dp87q人氣言情小說 無限神裝在都市 萬事皆虛-第1014章、分形幾何結構熱推-wsdih

無限神裝在都市
小說推薦無限神裝在都市
“希夷,带路,我要弄死那玩意!”
捏捏拳头,指骨发出清脆爆响,李瑞迫不及待的催促。
从进入这个鬼蜮起,他一身神力就无处施展,心里已经憋屈得不行。
点点头,双眸燃起紫黑色玄光,绫希夷像是一个雷达探照车,带着众人飞快在迷宫中穿梭。
他们时而冲入房间穿墙而过,时而打爆天花板爬到“楼上”,亦或者击穿地板钻入“楼下”……
————
不断的上上下下,左右横穿,千篇一律的走廊房门无限重复循环,众人已经完全失去方向感,五感都逐渐变得麻木。
但就在他们以为这种烦躁的奔跑会一直持续下去时,绫希夷毫无征兆的停在了一个房门面前。
破旧木门没有任何奇异之处,与他们之前经过的数以万计的房门毫无区别。
花開落誰家 陌曉玖
廁所少年 不種馬不後宮
如果不是绫希夷的指引,李瑞估计自己看都不会看它一眼。
“找到了,通往底层的主干道……”
轻轻扬起嘴角,绫希夷推开房门,露出满意笑容。
还是那个熟悉的房间,但在不起眼的角落,多了一扇破旧房门。
众人眼睛爆发出激烈神光,经过这么久的折腾,他们终于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了!
深吸一口气,李瑞脸上露出狰狞笑容,发白的伤口翻卷而出,牵动钻心剧痛。
官路沉沦
伸手阻止王磊打头阵的想法,他运起【永恒不灭无量劫】,缓缓推开房门。
出来混要讲信用,说了打爆伽椰子狗头,就要打爆她的狗头!
然而映入眼帘的景象却让他脸上的狞笑缓缓消失。
豁子的生活
没有什么震撼人心的画面,只有一间熟悉的漆黑房间被他散发的光焰照亮。
請開始表演 營養師
密与魔之血 愿洞察之父理解我们
“走啊,堵在门口干什么?”
在绫希夷的催促下,李瑞走进房间,发现同样的角落里还有一扇房门。
再次打开房门,外面不是他想象中的走廊,而是完全没有变化的房间。
回头看看身后的景象,再看看前面,李瑞缓缓蹙起眉头。
白嫩小手推在背心,他跨过第三个重复房间,打开第四道房间的大门。
李瑞:“…………”
还是如出一辙的画面,四个房间就像是一个田字形,组成了可以无限循环的封闭空间。
左拐、左拐、再左拐……那不就是回到原地了么?
但……走廊哪去了?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绫希夷微微一笑。
“你以为我们回到最初的房间了?”
“如果我的方向感没错的话,应该是这样才对。”
“呵呵,在这种脱离现实的世界,连物理法则都会失效,人类的五感常识更是不可靠!”
说着,她指了指角落的木门。
“如果我们回到最初的房间,那扇门应该是开着的才对。”
深吸一口气,李瑞压下心中的别扭与荒谬,深深看向绫希夷。
“如果连五感常识都不能相信,那我该相信什么?”
扬起嘴角,绫希夷点了点自己的眉心。
“唯有灵觉能识破虚妄,而【混沌归源紫煌劫】更是能洞穿一切混沌表象,直达本源!”
心中微微一动,李瑞想起了自己的紫金龙瞳,若有所悟。
浅水之龙 aglyboy
“你以为这是一个田字形循环空间,因为每个房间的大小在你的认知中都是一样的。”
“但在我眼中,这是一个具有分形性质的空间,每一扇门都通向一个完全一致的房间,但其实每个房间都要比上一个房间“小”很多。”
说着,绫希夷手指射出一抹幽光,在地面上画出一个长方形。
然后,她在长方形内切出一个正方形。
“这个就是我们最初进入的房间。”
像是平面示意图一样在正方形内画出两道“门”的位置,绫希夷继续在剩下的小矩形内切出一个正方形。
“这是我们进入的第二个房间。”
接着,无限循环,螺旋向内延展,越是深入的房间就越小,最后化作一个黑点。
“就像是旋涡……”
李瑞看得莫名有点心寒,喃喃自语道。
“准确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分形几何结构。”
绫希夷收起指头,身旁的王磊忽然面色凝重的举起手。
“道理我都懂,那能不能一斧头把它劈开?”
绫希夷:“…………”
你懂个锤子!
痛苦的捂住额头,绫希夷沉默片刻,根本懒得回答他。
“不能用斧头的话,我可以用脑壳!”
赵幼萱积极的跳出来,拨开刘海,露出自己寒光闪闪的白皙脑门。
“这不是工具的问题……”
绫希夷哭笑不得把她摁回去,无奈解释道。
“这种空间结构严谨而脆弱,环环相扣,一旦将其破坏,就相当于打断了我们通往下一个房间的道路。”
“所以,只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穿过,无法取巧?”
汉娜老师皱起眉头。
“嗯,把它想象成一个三维螺旋向下的通道,我们每前进一步,其实都是在深入更底层。”
绫希夷的手指在空气中划出一个章鱼触手般的螺旋弧线,缓缓停在一个点上,
“而我们的目标,就藏在最深处的最后一个房间!”
“那还在等什么?走!”
兴奋的挥舞拳头,李瑞打开房门,大步流星。
他最怕的就是找不到目标,如今能看到明确方向,剩下的莽就对了!
不灭天帝 相沫渝
然而一个多小时后,他兴奋的情绪就逐渐熄灭了。
“呕……小李子,我想吐。”
黄俊材捂嘴干呕,不仅是他,所有人都被不断绕圈子的路线搞得脑袋发晕。
无限重复循环的画面更是让大脑产生严重不适感,连李瑞都感觉胃里微微有点泛酸。
“再坚持一下,应该快了,希夷,这是第几个房间了?”
“第3871个。”
内心涌起一股烦躁,李瑞挠挠脸上的伤口,发现泛白的血肉逐渐发黑,渗出了丝丝脓水。
上一次被诅咒搞得这么狼狈,还是因为蚀灵蠕虫。
即便因为主场优势,伽椰子的潜力也比想象的更加可怕……
面色阴沉的思索,李瑞阻止了妹妹徒劳的加血,这种概念层面的伤害不是两个小奶妈能解决的。
又过了几个小时,就在众人都快要麻木的时候,前方的绫希夷忽然唰的一下定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