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5dd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 ptt-第七百六十五章 一定會來展示-qvusl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宗九鹏道:“说来奇怪,我和三头鹫的感应被切断了。”自从黄飞雪带走之后,他和三头鹫之间的联系也就完全中断,宗九鹏推测应该是黄飞雪和三头鹫重新签下了契约,将他取而代之,抢夺他人的灵兽,通常建立在绝对实力超出原来主人的基础上。
宗九鹏并不认为自己的外孙女强大到超过自己,最大的可能就是她传承了自己的血统,在黑血素的作用下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威力。
张弛甚至怀疑那些黑血素是独北峰故意留下的,也许独北峰早就知道黄飞雪是他的女儿,可虎毒不食子,如果独北峰早就知情,为何会眼睁睁看着女儿沦为奴籍而不闻不问,看来他早已泯灭人性。
宗九鹏和张弛换好衣服来到外面,屋顶一只乌鸦发出呱的一声怪叫。
宗九鹏看了那乌鸦一眼,乌鸦毫不惧怕地看着他,宗九鹏笑道:“这鸟儿居然敢跟我对视。”手指一动,一颗小石子咻!地飞了出去,他出手之前毫无征兆,乌鸦没有来及反应就被石子击中了头部,死于当场。
张弛心中暗叹,宗九鹏果然还是暴戾成性,那乌鸦又没招惹他,居然痛下杀手。
两名女郎听到动静匆匆跑了过来,看到那死去的乌鸦,高个女郎跺了跺脚道:“宗先生,这里是神庙,你怎么可以随便杀生?”
宗九鹏漫不经心道:“现在是杀鸟,待会儿要杀人。”
他向城墙的边缘走去,张弛跟他一起离开。
宗九鹏低声道:“那女人是个强大的灵念师,乌鸦是她的代目。”
张弛经他提醒这才想起,李双瞳的眼睛已经瞎了,强大的灵念师是可以通过灵兽拓展自身的视野和感知能力的,李双瞳正是通过那只乌鸦来观察外面的动静,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所以宗九鹏才杀了乌鸦,等于是给李双瞳一个警告。
宗九鹏击杀乌鸦的同时,李双瞳的身躯颤抖了一下,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低声骂道:“老东西,胆大包天!”
此时那名矮个的侍女进来,在珠帘外向李双瞳禀报外面发生的状况。
李双瞳道:“算了,一只乌鸦罢了。”她说完,又问道:“门口的那个小矮胖子是什么人?”
侍女道:“宗先生新收的徒弟,他说叫达令。”
李双瞳默默道:“达令?”奇怪,这个人我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
侍女不敢说话,心中却想不可能,你双目已盲,在这里幽居多年,跟外面几乎断了联络,怎么可能见过人家。
李双瞳道:“你心中腹诽我眼盲是不是?”
侍女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上人,奴婢怎敢。”
李双瞳道:“念你侍奉我多年的份上,我不跟你一般计较,别看我双目已盲,可你心中想什么绝瞒不过我。”
侍女吓得瑟瑟发抖,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李双瞳道:“你不去管他们,宗九鹏要什么你给他什么,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侍女道:“上人,今晚当真会有刺客前来吗?”
李双瞳道:“一定会来。”
数十只乌鸦从神庙的屋檐下四散飞走,张弛道:“一个人有这么多双代目,观察能力强大得有些变态了。”
宗九鹏扫了一眼那些乌鸦,不屑道:“李双瞳的确有些本事,不过终究是个女流之辈,她以为通过这样的方法就能提前发现独北峰?”
张弛道:“神庙地势较高,别说是鸟,你我在这里都能看清周围两里范围的情况。”
宗九鹏道:“若是独北峰遁土而来呢?那些乌鸦难道还能看清地底的情况?”
张弛心中一怔,难道宗九鹏已经察觉到自己安排曹诚光潜入神庙地下的事情了?应该不可能,宗九鹏现在和自己处于统一战线,他如果知道完全可以当面发问。
宗九鹏道:“你没把疾风之狼带进来是个错误,和独北峰战斗的时候还能多些帮手。”
张弛道:“你觉得独北峰今晚真会来吗?”
宗九鹏点了点头道:“一定会,他应该就快走火入魔了,不然也不会铤而走险,利用商队的掩护前来水晶城,能够帮助他的大概只有李双瞳。”
张弛道:“来了最好。”
宗九鹏道:“就凭你我恐怕还不是他的对手。”
张弛笑道:“你不是驭兽师吗?完全可以调动一支禽兽兵团,根本不用咱们出手就能决出胜败。”
宗九鹏道:“独北峰这种级数的高手,可不是普通的灵兽能够对付的。”
此时那矮个侍女又走了过来,向两人恭恭敬敬行礼道:“两位辛苦了,上人说了,等回头客人到了,麻烦两位在她身边护法。”
宗九鹏道:“客人来了吗?”
侍女道:“上人说了,一定会来。”
灵光交辉,日夜更替之时,一道黑影沿着石阶缓缓走了上来,他身穿黑袍,低着头,步伐缓慢,走到中途,就听到头顶传来乌鸦的叫声,抬起头,雪光映照出一张银色的金属面具,面具的反光刺入了乌鸦的眼睛,乌鸦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拼命扇动双翅,试图逃远,可无论它怎样努力都无法离开,似乎它的身体被无形的绳索缚住。
黑衣人望着乌鸦,低声道:“我来了!”
话音刚落,半空中挣扎的乌鸦整个爆炸开来,羽毛如飞雪般四处飘散,肉体在瞬间变成了血雾。
黑衣人吸了口气,空气中的血腥味道让他非常的享受。
一步步来到城墙的上方,看到建在那里的神庙,黑衣人歪了歪头,轻声道:“双瞳,你既然知道我来了,为何还不出来迎接我?”
地面上的积雪突然拱起,在黑衣人的面前形成一道雪墙,黑衣人笑道:“什么意思?是要让我回头吗?”
雪墙继续幻化,迅速变成了人形,雪人身高超过了三米,样貌轮廓分明和李双瞳一模一样。
黑衣人道:“双瞳啊双瞳,这些年我让你乖乖呆在我的身边,由我来照顾你,可你却偏偏不听,非要跑到这里来装神弄鬼,处处跟我作对,你心中还有没有夫妻的情分?”此人果然就是大将军独北峰。
雪人扬起右拳,照着独北峰的面门一拳击落。
独北峰不闪不避,任由那雪人一拳打在他的身上,雪人的右拳出现了一个头部的凹窝,独北峰的身体如同铁铸一般纹丝不动。
独北峰道:“这就是你给我的见面礼吗?我不想和你争执,有些话我说完就走。”
雪人又给了独北峰第二拳,依然毫无效果。
雪人抬脚向独北峰踢去,独北峰以不变应万变,硬生生承受了这一脚,然后他反手从背后抽出一把长达两米的大刀,一刀挥出,寒光闪烁,雪人的双腿齐膝断裂,然后反手又是一刀,砍断了雪人的头颅,那颗头颅滚落在地,独北峰抬脚就踏了过去,压根不管这雪人是不是和李双瞳一模一样。
雪人的头颅被踩得粉碎。
独北峰再往前走,看到两位女郎,她们将一张棋盘放在石桌之上,那高个的女郎道:“上人说了,如果你能破解这残局,就可进去见她。”
独北峰扫了一眼那残局,正是昔日他和李双瞳下过的最后一盘棋,夫妇两人没有下完这盘棋就反目为仇,李双瞳这么做分明是在提醒他念及旧情。
独北峰呵呵笑了一声,一刀劈过,棋盘从中被分成两半,石桌也从中断裂成为两部分。
两名女郎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面无血色。
独北峰道:“你我之间何须分出一个胜负?”他手持长刀继续向里面走去,两名女郎被他的气势所逼,哪里敢跟上去。
独北峰来到后院,看到一老一少两个矮胖子守在正殿门口,正是张弛和宗九鹏。
宗九鹏满脸堆笑道:“大将军别来无恙!”
独北峰冷笑道:“李双瞳啊李双瞳,难怪今日你这么有底气,原来是请了帮手。”
宗九鹏道:“大将军不要误会,我们来可不是要跟你作对,我们是要保护上人。”
独北峰道:“让开,我跟她的事情谁敢插手,休怪我刀下无情。”
张弛道:“独北峰,商队将你辛辛苦苦送到这里,你不知感恩,反而将商队成员屠杀殆尽,我得找你要个说法。”
独北峰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不是你命大,而是我答应了黄春晓,留你性命。”
张弛道:“如此说来,我还要感激你不杀之恩了,只是你想杀我未必有那个本事。”
两名远远跟着的侍女听到张弛说话,方才知道这个哑巴根本就是伪装的,这么明显的骗局她们都没有发现。
独北峰道:“看来你想试试。”他缓缓转向宗九鹏:“宗九鹏,你不想要你外孙女的性命了?”
宗九鹏闻言心中剧震,独北峰竟然知道他和黄飞雪的关系,这无耻的混蛋,他一直都知道有个女儿,也一直都知道当年他亵渎的女奴是自己的女儿,宗九鹏怒火中烧,一双眼睛被愤怒染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