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23i超棒的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 起點-第一千兩百零七章 魔源推薦-ao3e3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
柳清欢背上的那片黑色印迹,较之之前又深了少许,就像一团缓缓散开的污渍,有扩散之态。
或许是时间太短,柳清欢自身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但没有异常本身便是极为异常的一件事,慈祖总不至于只想在他身上盖个章就了事,因此他才会一回到摩云涯,就提出要去半山书院寻找破解之法。
济世盘坐在他身侧的蒲团上,此时正一只手置于他右肩处,柔和的佛光徐徐散开,倒是照得济世那张不怒自威的脸多了一些佛家的慈悲。
济世现在应该是罗汉果境界,罗汉果就相当于道修的大乘,是真正的得道高僧。
柳清欢能感觉到佛力在自己右肩下流动,过了大半个时辰才渐渐退去,再一看济世,他收回了手,额上竟渗出一层薄薄细汗,脸色不太好地陷入沉思。
“大师?”柳清欢心里一紧,发声问道:“您可辨出我中的是何种咒术?”
济世面露迟疑,道:“你中的,是咒术,但也不是咒术。”
柳清欢大吃一惊,不由偏头看向自己肩头:“大师此话何解,难道这不是咒术法痕?”
“看着是,但不完全是。”济世道。
“还请大师为我解惑。”
济世垂下眼帘,捻动着手腕上的佛珠,沉吟道:“贫僧曾听闻,魔物为了引那些心性坚定、持守严正之人入魔,会悄然潜伏于左右,先将一丝魔念种于其心间,再一步步诱惑,使其堕魔,而你身上这印迹中,就含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魔念。”
柳清欢闻言,不禁眉头紧锁。
“种念之说我也有曾听闻,但是,那不是对待凡人或低阶修士的手段吗?”他说道:“但就算那慈祖是大乘魔祖,区区一缕魔念又如何动摇得了我的道心。更何况,晚辈并没感觉到道心有所松动。”
济世道:“所以你身上的这丝魔念恐怕不会那么简单,其至阴至邪至极,恐怕……是一道魔源。”
“魔源!”柳清欢脸色变了变。
“所谓魔源,与你们道修的道心有些相似,但也不尽相同。魔源是更具体的东西,就像你身上这丝魔念,蕴藏着一个大乘魔头的修行本源,而你被他种下魔源……”
“会怎么样?”柳清欢急切问道。
济世看向他,眼中含了一丝怜悯,道:“轻则道心受损,重则,堕入魔境,成为他的傀儡。”
柳清欢的脸都黑了,沉沉地道:“傀儡!”
想了想,恳切地道:“大师,您可有破解之法?”
济世叹息一声:“我试试吧,魔源在刚种下时最易驱除,然而你身上这个已种下月余了吧?如今已然是耽误了时机,恐怕不易拔除。”
“大师愿意出手帮忙,晚辈已是感激不尽。”柳清欢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那就有劳大师了!”
“我佛慈悲。”济世双手合十念道,随后又笑道:“我帮你,也是看你把魔族的巢穴烧了的份上,之前我就说过,能让那几个老魔栽个大跟头,所有佛门子弟都会感谢你。”
相比道家的清净无为、专修此身,佛门的宗旨是慈悲为怀、普渡众生,所以也更愿意出手帮人。而且那慈、悲、喜、舍四大魔祖用佛家四无量心给自己取名,显然也惹得这些佛修十分恼怒。
济世取出一只金钵,另一手却拿出一把降魔杵,道:“魔源不可能乖乖任我们拔除,必然会极力挣扎,所以过程可能会很痛苦,还可能出现意外状况。”
他想了想又道:“还可能失败,如果遇到那种情况,便只能一点一点将之分化、湮灭。中间你一定要紧守住心神,别让它有机可趁。”
柳清欢点了点头,背过身去:“我知晓了,请大师开始吧。”
佛光再次在静室中绽开,渐渐将两人包裹其中。而外面,焚灯和广藏真人依然坐在原处,没有离开。
不断有修士进出着这处洞府,被调派到崖上各处增加防守,又将魔都覆灭的消息传回青冥,等安排着诸般事宜,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半晌无言。
焚灯将手上空了的茶盏放到一边,开口道:“上面这次恐怕会严查魔修如何通过摩云涯进入无边魔海一事,你可想好如何应对了?”
广藏掀了掀眼皮,面无表情地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我心知肚明,此处又无别人,何必再装。”
焚灯淡淡道:“是谁下令青霖小友前往魔海深处的,他现在毁了破碎魔都,又救回了人,进去这么半天还没出来,想必他身上那咒术有些棘手。更重要的是,他在魔海中发现了很多魔修活动的痕迹,必然会引起青冥的重视,是不可能再遮掩得过去的。”
柳清欢在他们面前对答时,虽然对自己强行被派往魔海深处连提都没提一句,但魔族被改良的灌魔井、由魔修经营的血魔殿等,是串起整件事的关键点,如何也回避不了。
九天仙盟那些人也不是傻子,他们掌管着整个青冥,要查什么查不出来。更何况,柳清欢是半山书院的人。
半山书院在青冥之上有着特殊的地位,那是个不仅暗地里在各界都设置有隐秘据点、明面上也背负着监察之责的机构。
最主要的是,要是寻常事或许还能压一压,破碎魔都的覆灭真相是不可能压得住的。
广藏冷哼一声:“说得好像你一点没沾手一样,别忘了,你当初没说话,也等同于默许,谁也不干净。”
顿了顿又道:“自然是当初谁下的令,谁去领罪,我事先也对他被派往魔都一事一无所知。”
焚灯深深看了他一眼,便闭上了眼。
两人又继续枯坐,这一等竟然等了三天,静室的门才再次开启。
焚灯目光落在柳清欢身上,只见他面无血色,脚步也有些虚浮。
又看向济世,问道:“怎么这么久才出来,难道……”
济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向柳清欢说道:“你以后每隔七日便来我处一趟,如今只能一步步来了。”
此话一出,另外两人便知情况不太理想,但又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广藏脸色则变得更加阴沉。
柳清欢低声应了,又躬身作揖道:“多谢大师!”
就像他们先前预料的那样,慈祖的手段又怎会那么容易破除,那魔源一经种下,便跟生了根一样,在拔除过程中,几次猛然爆发,每次爆发,柳清欢心中便如坠魔域。
一会儿仿佛再次回到了无边魔海,身边妖魔万千,让他只想尽情杀戮;一会儿又仿佛身处血山血海之中,尸横满地……
好在他道心着实坚定,便是痛苦万分,也不为所动。只是,一次将魔源清除的计划最终还是失败了,甚至因为惊动了对方,魔源藏得更深。
济世虽然长得凶恶犹如一尊怒目金刚,却无愧于他的佛号“济世”二字,竟愿意长期为他驱魔,令柳清欢心中十分感激。
因为如此,柳清欢便向焚灯辞了先前接下的,带队前往无边魔海巡查一职,改为与其他修士一起防守摩云涯。
而就算是防守也不太轻松,因为魔都被毁,可以预见的魔族暴动很快来到,暴怒的魔物们仿佛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拼命冲击摩云涯。
崖上战火一时激烈如荼,青冥不得不紧急加派修士军,以抵御魔族的进攻。
于此同时,青冥也没忘了派人悄悄潜入无边魔海,前去确认破碎魔都是否真的被毁,等发现魔都的大火依然还在熊熊燃烧,柳清欢的声名也悄然在修仙界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