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p2a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米奈希爾之力 起點-0642章 虛空之海讀書-juzju

米奈希爾之力
小說推薦米奈希爾之力
勃尔索克·龙翼百无聊赖地看着那光怪陆离的天空,自这个世界破碎之后,他都快忘了碧蓝而纯净的天空是什么样子。
同样快忘掉的还有他曾经的肤色,他已经有种自己生来就是红色皮肤的错觉了。
身后的坐骑发出可怕的呼噜声,勃尔索克随手扔过去一颗紫黑色的水晶,让它安静下来。这种名为虚空龙的大家伙能够直接以能量为食,可以说是波尔索克所见过最省心的畜牲。
这个兽人老兵是黑暗之门关闭前随其他兽人撤回德拉诺的少数龙喉氏族成员之一,在战争后期的溃败中他失去了他的坐骑龙,不过自身并没有丧身于狮鹫的利爪之下,在被一群血环溃兵救下后只能无奈地随着他们穿过了黑暗之门。
再然后就是不断更换效忠对象,从耐奥祖到玛瑟里顿,再到现在的霜烬女王,他对此并不是很在意,邪兽人自然不必再保留兽人那种朴素的荣耀观念。
龙翼是个光荣的姓氏,代表了氏族中精英地位,龙喉氏族惯会与在飞在天上的大块头生物打交道,从德拉诺的本土生物双头龙,到红龙,再到现在的虚空龙,勃尔索克都能让它们乖乖听话,也正因为如此本身实力并不算出色的他混到了统领级,手下是数百个虚空龙骑士,而像他这样的统领还有六个。
近五千的龙骑兵,这是一个恐怖的数字,相比之下当年龙喉氏族即便控制了红龙女王训练出来的龙骑士数量也只能算是零头。虚空龙也是巨龙,但成长飞快,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它们长到成年体型的速度就和兽人婴儿脱离哺乳期一样快。
勃尔索克认为这是一股能够横扫整个外域的力量,这还不算霜烬女王麾下的其他效忠的势力,那些德莱尼人绝不会是对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们的圣光孱弱的可笑,而刀锋山的戈隆只不过是一群没脑子的蠢货,赞加沼泽的那些孢子人更是不值一提。
只要霜烬女王愿意,她随时可以成为外域之主,就像当年的玛瑟里顿一样。
但战争却并没有发生,事实上这几年德拉诺竟然迎来了久违的“和平”,德莱尼在不断地探寻这个世界仅剩不多的宜居之地,并不来地狱火半岛找麻烦,毕竟这里已经是一片不毛之地,而霜烬女王似乎也没有对外扩张的想法,她甚至严令部下离开地狱火半岛区域。
当然有人会对此表示不满,无论恶魔还是邪兽人,体内都燃烧着暴虐的血液,但将这种不满表露出来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主意。勃尔索克看向一旁那座名为幽光堡垒的巨大建筑,他现在身处于一座山峰之上,但即便是俯视角也能够完全地体会它的恐怖与威压,而在其周围城墙的尖刺上挂着不少正在风干的尸体,这就是挑战霜烬女王权威所要付出的代价。
这座堡垒由魔铁铸成,通体都有那种莹莹的邪能光芒,因而被称为幽光堡垒,它像一只巨兽一般盘踞在地狱火半岛之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象征着霜烬女王对这片土地的绝对统治。
与那些蠢货不同,算是半个高层的勃尔索克还是知道些内情的,和平并不是出于女王的意愿,而是来自于更高层次的意志,至于那个能让女王俯首称臣的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了。
勃尔索克其实并不介意和平,虽然他是一个完全受到邪能侵蚀的邪兽人,但他依然非常看重自己的生命,战争总是有风险的,应该珍惜当下的时光,毕竟一旦女王决定发起战争,他没有任何拒绝命令的权力。
将注意力再度转移到天空,勃尔索克的精神有些恍惚,他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休息的时间就快结束了,再过几分钟他就要返回训练场去督促属下们继续训练,随时做好为女王赴死的准备。
替身恨妃
總裁的天價小妻子 韓降雪
……
幽光堡垒并不只有人们所能看到的地表部分,在其地下同样有一个巨大的空间,而这片空间中充斥着与邪能截然不同的能量。
霸愛小妻 夏沫微然
数块彼此间有特殊联系像是一个整体的黑色晶体悬浮在空中,而另一边则是一个被粗壮锁链束缚的巨大心脏,甚至还在隐隐地跳动。
黑暗之星与亚煞极之心,在它们之间是一个身材修长的黑色身影。
“一切皆是虚妄,你必须看清本质,你过往所坚持的东西毫无意义……”
耳边是翻来覆去的低语,艾萨克斯感到有些厌烦,“既然我们已经达成了合作,又何必再对我用这些低级的手段呢?”他向虚空中那个存在发问道。
几秒钟之后絮语停止了,“是我疏忽了。”埃蒙给出了回应,“这只是用来坚定皈依者意志的小法术,并不是我们亲自在说话……确实没有必要再对你用这种计俩……”
虽然埃蒙轻描淡写地说是小法术,但当年这种低语可是直接逼疯了大地守卫耐萨里奥。
对埃蒙的回应艾萨克斯不置可否,他的身躯缓缓悬浮起来,举起双手,一手对着黑暗之星,另一只手对准亚煞极之心,几乎是瞬间,萦绕在两者之上的虚空之力宛如水龙卷一般地向他汇聚而来,注入他的体内。
黑暗之星震颤着,发出低鸣,晶体竟然开始缓缓褪色,宛如融化般的迅速缩小,而亚煞极之心猛烈地晃动,发出低吼般的声音,那是亚煞极的残存意识在咆哮。
但这并不能阻止什么,只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黑暗之星便彻底破碎,而亚煞极之心则干瘪萎缩,直至化为尘土。它们的力量已经全部归于艾萨克斯的掌控。
即便对泰坦而言也很难处理的古神,在面对真正的虚空时也只不过是待宰的猪羊而已。
吞噬了两者的艾萨克斯看起来却相当不满意,“太弱了,这些力量。”他摇了摇头。
“一个处于终止形态的纳鲁,只是简单地进行了向虚空方向的转化,另一个则是我们某个造物的残骸,这两者本身就不具备多少能量。”埃蒙解释道,似乎很善解人意。
“终止形态的纳鲁?”艾萨克斯突然发现了什么,“你们和那些所谓的‘光之碎片’有什么联系吗?还是说你们本质上是同一种存在?”
“现在知道这些对你没什么好处,当你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之时,自然会知晓一切。”
“我现在的力量至多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并且还失去了世界守护者的身份。”艾萨克斯冷冷地道:“这就是虚空能够给予我的?”
“你应该能够理解,从虚空灵境向实体宇宙传递能量本就比光之海洋困难的多。”
“所以呢?”艾萨克斯的语调依然冰冷。
“别急,虽然没有办法向你传递太多力量,但你要明白一点,虚空真正的强大之处在于转化。”埃蒙显得非常耐心。
“转化?”艾萨克斯有了点兴趣。
“没错,虚空能够将任何能量转化为虚空,只要你能够找到足够的能量源,你的力量自然就可以轻易超越你信仰圣光之时。”
“这样吗?”罩帽之下,艾萨克斯微微眯起了眼睛。
艾泽拉斯目前可获得的最强能量源自然就是……
玄幻之武幻 今凡
“没错,那些精灵的世界之树。”埃蒙说出了答案,显然他或者他们已经关注了这个世界很久,掌握着非常详细的情报,“转化了世界之树,你就有能力夺取剩余那两个造物的力量,进而同化艾泽拉斯,晋升虚空,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
“这么慷慨吗?”艾萨克斯呵呵一笑,“你们就允许我占有艾泽拉斯的力量?”
絕品廢材大小姐 夏喬木
“我们原本是希望那四个造物中的某一个能做到这一步,现在只不过是换成你来而已。”埃蒙的语气平淡,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我们本质目的是让艾泽拉斯的力量归于虚空。”
艾萨克斯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一次的交谈到此结束,埃蒙的精神讯号消失无踪,很快就感知不到了。
“世界之树?”艾萨克斯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本以为这个世界不再会有海加尔之战,却没有想到替代阿克蒙德的竟然会是自己?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堕入虚空让他实力大减,同时还失去了世界守护者的加成,自然是不太可能一人对抗所有的暗夜精灵,更何况现在他堕落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艾泽拉斯,到时候很可能不得不与整个世界为敌。
他需要一支军队,而这显然并不是什么难事。
“进来吧,卡莉亚,你在外面已经站了半天了。”艾萨克斯突然说道。
身后厚重的大门被轻轻推开,卡莉亚缓缓走了进来,她此时是半恶魔状态,宽大的恶魔之翼舒展,墨蓝色的眼中带着些许的审视。
“我需要你的帮助。”艾萨克斯转过身,有些随意地说道。
情深不渝
卡莉亚原地停了一会儿,突然展颜一笑,走到艾萨克斯跟前,两人的距离很近,“你变得不一样了,我的哥哥,但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拒绝你的任何要求,我的一切都将为你奉献……”
她呢喃着,伸出手,缓缓掀开了艾萨克斯的罩帽。
露出的是依然金色的头发和白皙的皮肤,只不过双眼中时常有黑光闪过,给这张英俊的面孔平添了几分邪异之感。
“怎么?”艾萨克斯微微歪了下头,“是担心我变成脸上长触须的怪物吗?”
“是有点。”卡莉亚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她自然是故意扯下艾萨克斯的罩帽,不过说的那些话却是真心的。
“我并不是被虚空控制。”艾萨克斯转过身,留给卡莉亚一个傲然的背影,“诚然我的核心力量被转变,也被那些存在引导着从更高层次看待问题,但我依旧是我,我与他们更像是合作关系,或者说我现在只是加入了虚空阵营而已。”
“我觉得现在的你更有魅力了呢。”卡莉亚掩嘴轻笑,“反正我是个女恶魔,要说堕落也早已堕落了,你要做什么我帮你便是。”
“先不急。”艾萨克斯再度转过身,伸出手轻轻搂住卡利亚的腰,“我们先解决德拉诺的事情。应该先有一个稳定的后方。”
“你的意思是……”卡莉亚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与惊喜。
“我突然发现曾经的我是如此的可笑,因为太多的顾忌而惧怕改变并且忽略了事实。”艾萨克斯的语气逐渐变得冷冽起来,“相反的立场是不可能和谐共存的,德拉诺虽然只是一个破碎的世界,但也必须只有一个声音。”
“是啊,那些德莱尼和他们的纳鲁终究与我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只有解决了他们,这个世界才会真正属于我们……”
半恶魔少女温柔地搂住艾萨克斯的脖子,在他嘴角温柔一吻,接着轻轻一推艾萨克斯肩膀,借着反作用力身体没入身后陡然出现的传送门中,下一刻她就已经出现在了幽光堡垒最顶端。
萨格拉斯权杖高举,磅礴的邪能冲天而起,接着向四周扩散,这是一个信号,传达给整个地狱火半岛的信号。
正在无聊逗弄坐骑的勃尔索克自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他猛地颤抖了一下,心神恍惚差点让灵智不高的虚空龙一口咬掉手腕。
他自然明白这个信号代表着什么,畸形的和平已经的结束,新的动乱即将降临。
詭異死亡事件 一線牽73802
勃尔索克只希望这个世界还能够承受的住。
地狱火半岛各处,无数的恶魔与邪兽人发出嚎叫,他们已经压抑的太久了,渴望战斗与鲜血,
勃尔索克也翻身骑上了自己的坐骑,作为一名统领,不管怎么说他都必须先和他的部下汇合,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毁灭浪潮已经开始在地狱火半岛形成,很快它将横扫整个外域,沙塔斯的光辉或许能够阻止,但更大的可能是被直接淹没。
古老的黑暗正在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