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inz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左道傾天 風凌天下-第一百零八章 武者不能錯【第二更!】鑒賞-9wqns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不就是布置点作业嘛……看你们什么态度!
左小多被全班人看得心中发毛,心中不由有些不服。
以后文老师要是忘了,我一定提醒提醒……
当天晚上,文行天梅开二度,再临别墅,与左小多与李成龙分别对战,今天的手头明显比昨天又要增加了几分力量,弄得左小多惨叫不绝,此起彼伏!
但是在灭空塔里面,却是不虞被任何人看到,更加不会被听到。
文行天现在已经彻底掌握了左小多的极限,直接将左小多压到极限上折腾,无尽狂风暴雨,冲击那一条岌岌可危的防线。
打从一开始,左小多就处在这种极端打击之中,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
时间一到,文行天立即停手,没有丝毫延迟。
“这样的极端状态,一天一个小时就足够了,给你留点时间,在这里面修炼暗器拳脚步法身法,尤其是剑法。
你既然要做一个不断能拿出新底牌的特殊型武者,那么你前面的所有,同样要下大力气修炼磨砺才行!”
“底牌,是不能被轻易被逼出来的,秘密,最好是只留给自己,永远没有现世的一日。”
文行天道:“既然你天赋足够,那么就尽最大极限的压榨自己吧,如果你将够自己所掌握的所有手段,每一项都变成了你的底牌,那么,你就成了,足以应付任何场面,任何局面,任何形势!”
拍拍左小多肩膀:“只有足够强大,才有资格有底牌!不强大的时候,保留所谓底牌,很大机会会变成给别人准备的嫁妆!你要好好理解我这句话。”
左小多躺在灭空塔的地上,吐着舌头咻咻喘气,累得两眼都成了斗鸡眼一般,大腿胳膊一个劲儿痉挛,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那状态,简直比被那啥了还要凄惨,还要无助。
文行天淡淡一笑,闪身而出。
他还要去操练李成龙,一天应付两人,对他而言,不是事!
洒洒水啦。
左小多大口喘息,足足过了两分钟,这才勉力从地上爬起来。
文行天的话,一直在心中回档,左小多感觉,这几句话,实在是太有道理,至理名言之属。
不错,我为何非要将锤当做底牌呢?
所有的手段,都可以是底牌啊!
然后左小多拖着还没有恢复的身体,开始在这个灭空塔空间里布置暗器的靶子,左右自己现在疲惫欲死,趁这功夫做这些后勤事宜,正正好,可以一边做一边休息。
等到体力恢复到差不多的时候,再度展开高强度的训练。
这样才能做到,时间一点也不浪费。
一枚枚的小葫芦,小花朵,小飞刀……逐一出现、
不同的流速,不同的轨迹,不同的方向,不同的力道……
左小多竭尽心力,修炼半个小时的暗器运使。
然后趁着回气的功法,转而开始翻看何圆月所留的暗器书籍,揣摩其中的精要所在,汲取自己所吸收掌握到的部分,融为自己所有。
再过几天,就要接触潜龙武学了。
在接触新武学之前,尽可能的将原本这些尽数融会贯通,化为自身本能,才不会阻滞新修武学的进度!
一小时后,再为修练剑法。
再一小时,开始练习父亲交给自己和念念猫的功法,遁法,步法,身法。
然后在休闲的时候锻炼拳脚功夫。
在半小时后,力气恢复到八九成的时候才开始练锤,这玩意没有相对充沛的力气可是玩不转的。
脑子里面,各种技法,在不断的融合,不断地产生新的感悟。
然后再次开始练暗器,依时递进,一个一个的循环。
尤其是在文行天这种极限压榨之下,左小多发现自己心中的感悟,领悟,如同肥沃的土地上,刚刚下过大雨滋润,好似杂草一般纷纷的冒出头来!
而这边的才刚刚出头,那边又是冒出来一片绿意!
这一夜,他竟然直接没有睡,一直持续到了天亮时分!
直到最后一点领悟,也被他翻来覆去的演练,验证过了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出了灭空塔空间。
随即,惊讶的发现——
“我曹,居然已经五点钟了!”
虽然是一夜未睡,但自身精神却呈现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居然没有丝毫的困意。
更有甚者,自身修为也往前窜了一大截,现在,已经是实打实的先天巅峰,半步胎息!
丹田中,密云不雨,充斥着精纯的火红色元气,密密麻麻的挤压着,已经呈现出一种饱和状态。
这是元气充沛,随时可以冲击胎息境的表征!
左小多试着运起炎阳真经,动念之瞬,丹田中如同开锅一般,稍一运行,更是如同万马奔腾,大海涨潮一般,经久不息。
“左老大!起来了么?”李成龙的声音如同破锣一般的响起。
“起来了!”
“走!去上学吧?”
到了学校,开课之前,左小多就去找了文行天。
“文老师,有没有那种专门压抑真元气躁动,限制自我极限的专门功法?”左小多试探的问道。
文行天愣了愣:“你已经到了可以突破胎息境的地步了?”
“是啊。”
左小多很郁闷:“现在丹田已经有些胀,我担心若是某个时候一激动,只怕难以压制住突破,若是当真不小心直接突破了,对于后续进境影响太大,我希望在自身根基底蕴都去到极限的阶段,再进入下一个大境界。”
文行天探手摸上左小弟的手腕,一番探查之余,忍不住啧啧称奇。
昨晚上分明还没有到达这种地步,怎地才一晚上的时间,这小子就跟吃了天材地宝一般。
“说说呗,怎么回事?”文行天问道。
“就是……昨晚上,你一边和我对打,一边说的那些话……”
左小多皱着眉头,道:“尤其是您走了之后,我静下心来,逐寸逐分的点滴思索,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抵就是产生了很多感悟,很多领悟……我就将以往所学,尽都练了一遍,然后就现在这样了,其他的际遇,是真的没有了。”
左小多手一摊,一副我很也无奈的欠揍德行。
文行天笑骂:“瞧你嘚瑟的!”
口中说教,然而心底却全是欣慰之意。
左小多到底阅历浅薄,经验不足,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文行天又岂会不知道一朝顿悟对于修者的重大意义,以及因之而得的好处,更对左小多的远见大是欣赏,倍感欣慰!
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的自以为是,老师家长说的许多话,能够真正往心里去的,寥寥无几;至于真正身体力行的,更是万中无一。
绝大多数,都是等到自己遇到类似的情况的时候,才会产生同样的感悟,才会真正在这个方面,成熟,长大。
普通人这样,武者,亦是这样,纵然有力量方面的巨大差异,但归根到底,骨子里还不都是人,都拥有人类的劣根性。
而这一点,是老师们最为头痛的问题,不是你不懂,不是你不教,而是他们不学!
或者学了,根本不会予以实用,更别说触类旁通,举一反三!
这才是最无奈的事情。
普通人可以犯错,可以在错误之后改正,但是武者犯错,与普通人犯错却不是同样的概念!
这亦是拥有强大力量根基之后的弊端显现!
武者一错,往往终其一生都难得再有领悟的机会,丧失的,直接就是一条性命!
人生,哪有这么多犯错后,再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句话,用在武者身上,更加的契合!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这句话,不适用于武者!
对于武者来说,每一位强者向你传授经验,都是一份机缘。
你尊敬感激,并且领悟了,就能避免未来江湖战场上的一次次死劫之难!
而不懂得尊敬强者,敬畏强者,不懂感恩,更不去珍惜这份机缘的人……
死了,也就死了!
纵然是绝世天才,一时之选,亦是如此,所谓的中道夭折,实乃常态!
而左小多,却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能静下心来揣摩,进而产生感悟和领悟,这是很让人欣慰的事情。
感悟与领悟,其实是两回事。
感悟是开始有所感应,还没涉及到如何进一步付诸行动,而领悟却已经是完全了解,并且融会贯通!
“压制突破的特殊功法……还真没有那样的功法。压抑真元躁动,还真的只能靠自己憋。”
文行天苦笑一声,道:“这件事就只能看个人的毅力,耐力,受力,天赋,根骨。”
“话说回来,如果真有这种功法,那岂不是满天下都是天才了?”
文行天皱眉沉思着,道:“一会我传授给你一篇冰心玉壶心法,你每次压制真元躁动的时候,可以尝试用这种心法……这心法虽然不能帮你完成压抑自身极限,却能让你的心沉静下来,进入古井不波的状态,勤修此功,终身受益。”
左小多大喜:“多谢文老师。”
“但是,在平复躁动真元,限制突破这件事上,不能太过依靠冰心玉壶心法,压制突破这种事,归根到底还是要靠你自己的耐性,韧性,坚持。”
文行天道:“你现在内视一下自己的丹田,确认一下现在的元气是什么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