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n16b精华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章四六七 未成年人保護法鑒賞-vfgjb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三叔,侄儿给您拜年了。”李昭睿进了裕王府,见了裕王与裕王妃,笑哈哈的拜年。
“就拜年,连点礼物都没带?”虽说是侄子,但李昭睿比李君威还年长几岁,李君威笑着打趣他。
“带了,带了,让人送后院去了,是雀鸟局弄来的金刚鹦鹉,很是漂亮,侄儿专门托美洲开发公司的人弄来的,训练了个把月,已经会说几句吉祥话,能逗婶婶一笑。”李昭睿道。
香港黑夜
李君威说道:“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
“你们且聊着,我去看看鹦鹉。”裕王妃已经有些显怀了,停着肚子去了后院。待她走后,李君威问道:“人查的怎么样了?”
“信息都在这里了,三叔看一看。”李昭睿递上一个册子,李君威看了一遍,点点头,说道:“确实不错,还是个得体的人。”
我的純情總裁老婆
“三叔要是喜欢,派人上门提亲也就是了,哪里………。”李昭睿笑着说。
“跟你说别乱想,也别乱说,你又来了!我跟你说,昭睿,这可不是我的菜。”李君威提醒道。“是,三叔,萝卜里长白菜才是您的菜。”李昭睿笑着回应。
李君威是个多情的人,在中秋宴上,迪丽古丽略带讽刺的引用了一句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李君威就专门找了花农,把白菜嫁接到了萝卜上,给迪丽古丽送去,算是给了回应。
庶女攻略 完結1 吱吱
李昭睿继续说道:“三叔,人没问题,查过了,身家绝对清白,可是人际关系有些问题,南城那地方不少不三不四的混混围着转,有些麻烦,您看要不看我安排人处理几个?”
鳳臨九州 霜華
“这就不用你费心了,我会安排人处理的。”李君威摆摆手,不让李昭睿插手太深。
李昭睿只是点头,只是在一旁不住的搓手,显然是有求于人的,李君威早就知道他的意图,轻轻招手,示意他坐下。
李昭睿如今已经实质上接管了安全局,头等大事就是负责参与移民科案,除了勋贵和藩臣这类拥有贵族背景的,其余人员一概由安全局负责抓捕、侦查,原本这没什么,皇帝一直喜欢如此操作,为的就是避嫌。
但问题在于,移民科案照着这个法子处置下去,对于帝国来说会出现一个尴尬的局面,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勋贵、藩臣、官僚、商贾、乡贤收拾了一大堆,整个政坛动荡不堪不说,最后拯救的奴工等人也是要帝国出资发遣安置,当然,这些都是必须的,但却改变了移民科案查办的初衷——更大规模的向边疆移民。
涉案人员再多,查下来也不过一两万人,这种规模对于移民定额可是少之又少,而且移民机构原本寄希望于的各地养济院体系也因为移民科案被迫放弃。不管当初养济院里的孤儿们是通过什么样的非法手段离开的,但说白了,在这场大案之中,孤儿们是绝对的受害者,出于受害者同情,也难以追究他们的非法手段。
“养济院出来的人,不能动原因有两点,其一,他们是本案的受害者,原本非法利益集团就把他们奴役了一遍,帝国在发遣他们前往边疆,那岂不是再祸害他们一遍吗?这不符合咱们皇上仁君圣主的形象呀。
總裁嬌妻出逃中
其二,这群人已经通过认亲的方式获得了新的身份,虽然绝大部分都是假的,但假的太多了,也要变成真的,若发遣他们去边疆,那就是帝国苛政导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也是不对的。
荒原追蹤
这件事,难就难在这两点上,所以现在朝廷两难,用强不对,承认不甘。”李昭睿叹气说道。
李君威当然明白这些,说道:“所以,要想个办法,第一让他们从受害者变成违法者,第二,让他们自行承认亲属关系是假的。”
李昭睿点点头:“三叔,您说的这些侄儿都是明白,可如今的情况是不好干呀,哪里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办法。”
李君威笑着说道:“看在你这么孝顺你三叔的份上,今天就交给你一招。这事,只需要着落在你爹身上就行了,成王兄到底还执掌元老院,只需要他通过一个立法,一切就都解决了。”
“什么立法?”李昭睿满怀期待的问道。
李君威说道:“未成年人保护法。”
李昭睿闻言有些失神,这个法律一直在讨论之中,也是帝国法律几十年来完善和进步的一个缩影,帝国把十六岁作为成年的标准,十六岁以下都是未成年,总体宗旨是针对未成年的犯罪会被重罚,而未成年实施的犯罪会被轻判,并且吸取了其他法律条文的成熟经验。
比如元老院立法办公室里最新的修改之中,未成年相对于成年人只给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而未成年人暴力犯罪的审理和判决完全按照成年人标准进行,只是在实施上有所区别,比如未成年人杀人,原则上不会判处死刑,即便被判处二十年的监禁或者流放也会被搁置处理,也就是只判决而不执行,但是这种特殊的待遇只有一次,而当未成年人第二次犯罪时,哪怕只是打架斗殴判处一个月的拘役,也会把上一次的刑罚叠加一并执行,而且因为属于没有改过自新,所以原则上不予减刑。
但是李昭睿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项推动了七八年,最近才基本成熟进行表决的立法和移民科案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思路,至少一听就是对症下药过的,因为养济院涉案的人多是未成年,毕竟一成年,就要退出养济院了,但是他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于是只能请教李君威。
李君威则是说道:“移民科案中从养济院中非法逃出的大部分都是十六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对吧。推动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里可以加入这么两条,十六岁以下未成年的不允许单独借贷。而在出借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形成的事实借贷,则由其监护人或者父母承担还款义务。这么两条法律加进来,这场戏就好看了。”
李昭睿听了这话,认真考虑李君威的建议,发现果然是一条妙计,养济院出来的孤儿为了摆脱前往边疆的命运,首先是与出借方进行借贷,然后花钱买通一个家庭,认个假亲,就能离开养济院,只不过因为被出借方控制,被人奴役罢了。
在移民科案出了之后,帝国曾经想要让所有认亲离开的家属对帝国养育孤儿进行补偿,但是试点之后发现难以实行,最终导致的结果是,被解救出来的孤儿为了避免被问罪,只能是错上加错,用一个谎言就圆另一个谎言,他们只能去借贷更多的款项来保证自己的自由,结果就是刚刚从一场高利贷之中逃脱出来,只需要归还本金减去工资,而又陷入另一场贷款,甚至高利贷的陷阱之中。
虽然要求补偿这个要求在法律上是正当的,但是在大部分认亲是假的情况下,成本还是要受害者承担,那么就不具备操作空间了。
秘婚風波:追妻成癮
可是裕王这个法子就很简单了,如果这个法律形成,那么先前孤儿们所进行的借贷就要由成年亲属来偿还,而且必须由其偿还,那么这个孤儿去借贷暂缓燃眉之急,这个假的亲属也不愿意承担,因为法令出台后,孤儿们就无法获得合法贷款,只能借高利贷,导致的结果就是新的贷款也要让这些假的亲属承担,显然,如果亲属关系是假的,哪怕是关系是真的,亲情没有到一定程度,那么这些假的亲属也会尽可能撇清与养济院孤儿的关系。
只要这个关系被撇清,那么这些人口就仍然属于养济院,供养济院去支配,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茅山道
“三叔,我真是服了,您还真有法子。”李昭睿不免有些艳羡的说道。
李君威哈哈一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也就是给这件事擦屁股罢了。”
送走了李昭睿,李君威去了宫中,直接进了长寿宫,却见只有太后,问了安才是问道:“母后,父皇和母妃呢,怎么今天宫里这么冷清?”
“你父皇昨天兴致好,带着一群孩子和你母妃一起外出逛庙会去了,快过年了,听说有庙会和年集,很是热闹,那群孩子一听很高兴,大的小的都去玩了。”太后说道,她又补充说:“今天身子不爽利,我也就没去,你挺好热闹的人,怎么也没去?”
“嗨,这种热闹我是天天见,今天早上宫里的女官来通告,我还睡着呢,迷迷糊糊的说什么出去,都没听见是什么事。”李君威有些不好意思,又低声说道:“我这不是还有皇兄那边的正事嘛,母后,今天孩儿陪您吃午膳。”
“有门?”太后眼睛一亮。
李君威笑着把声音拉的长长的:“有,那可是很有呀。”
太后心情登时好了许多,让人送饭菜来,也不顾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一边吃着一边听李君威说:“原以为皇兄不乐意呢,谁知道,是那些人的作品不上台面,您让皇兄写的那团圆诗可是很好,所和之作里,有一首临江仙的词引发了皇兄的共鸣,那天恰巧封笔,我们兄弟就跟小时候似的,换了衣服去了茶楼。”
李君威把一张纸递给了太后,太后点点头:“这字虽然丑了点,但词确实写的极好,难怪对了皇帝的脾胃。”
“母后,那是我抄写的……..。”李君威一脸黑线。
符篆蒼穹
“哎哟,老三的字很有进步嘛,母后都认不得了。”太后连忙圆话。
李君威继续说道:“要说这文学青年的心思是让人捉摸不透哈,那姑娘没有署名,确实押了一朵兰花,而皇兄呢也是画了一根竹子,现如今茶楼里都传着兰女、竹君的故事,小年那天我们两个去了,皇兄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一门心思的想看看这位兰花姑娘是什么样的人,其实我也没见过,就坐在那里喝茶,厕所都去了三次,才等来那兰花姑娘,您猜怎么着,人家尚未留言,皇兄一眼就感觉那就是,母后,你说这是不是缘分,还是说他们文人有自己的道道儿?”
“两个人聊天了吗?”太后问道。
“没,你说皇兄也是唯我独尊的,那个时候却是退缩了,要是我,早就…….呵呵,许是文人和我这样的俗人不一样,但二人是看对眼了,只是那姑娘还不知道皇兄就是和她对诗的那个人,我家王妃说,这叫朦胧的美,啧啧,不懂。
不过我觉着,皇兄动心了,铁定的。”李君威保证到。
太后笑了笑:“不管动心没动心,单单是走出这一步也是极好的,总比整天闷在御书房里强,那姑娘怎么称呼,身份背景你查了吗?万一要成呢,咱们也好把把关。”
“姑娘名字母后就别知道了,万一忍不住去查,让皇兄碰上了,岂不是要好心办坏事。人我瞧了,模样倒也周正,要是好好打扮,也能算是美女,倒也不算……..。”
“你不能光看长相,人品和背景才更为重要。”太后更是感兴趣了。
李君威说道:“您放心,我能白吃这饭么,人我查了,背景绝对清白,是个孤儿,年纪十八岁,留养济院工作,是养济院里的老师,负责教授六岁到八岁的女童,人很善良,喜欢助人为乐,做事也周全。”
齐总管在一旁说道:“裕王爷,要在市井,这么好的姑娘,又是这个年纪,怕是不少人说亲吧。”
“嘿,齐姑姑,你可算是说着了,可是说也没用,她那个层次的人能接触到的文化人就不多,能和她唱诗做对的就更少了,那些说亲的,介绍的也不过就是些糙汉、粗鄙,哪里能入得她的眼睛,所以这事不用担心,而我已经安排人了,抢亲的事也不会有人做的出来,虽说不能保证准成,但至少走出了第一步了。”李君威说起来还算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