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8fp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升維之旅 起點-第0613章 間幕——和諧的戰爭和詭異的門童相伴-s2u2m

升維之旅
小說推薦升維之旅
被不可名状的视线舔舐灵魂的恐怖感觉,让程斌从噩梦般的无限坠落中猛然惊醒。
残留的心悸伴随着记忆的碎屑一同湮没,用手撑着翠绿大地坐起来的秃头青年脸上一片茫然,他甩了甩有些眩晕的脑袋,深呼吸后看了看刺痛右手心的东西——
在略微挪开的手掌和隐带蓝纹的绿色结晶大地间,是一枚朴实而精致的铜黄箭头。
“…我不是回归无限空间了吗?我记得…这是我之前刚刚兑换的‘箭’,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神醫仙妃
代表无限之主的神秘光球,突然“真实化”、发生剧烈扭曲的景象,浮现在程斌心底。
在这之后,记忆一片空白。
“什么力量能撼动那个大光球?我这是被卷入了不得的事件里了?”
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身体不知为何一阵阵发虚的程斌摸索确认了一下自己身体的状况,发现没有大问题后转头左右打量了一下。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画风相当离奇的地方——
澄蓝的天空中没有太阳,但却有柔和的光芒垂落照耀大地,有着坚硬结晶质感的翠绿平原却意外的隐带柔韧,透过其表层还可以看到内部如蛛网般密布的、明暗涌动的深蓝纹路。
地形的轻微起伏和部分奇怪的、规则几何状的地形挡住了视线,让程斌无法看到更远处的景象,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都肯定不在地球这种人类生存地附近了。
多少因无限之主的维生治疗而在本体上保留了一丁点能力的程斌,鼻尖一耸就大概明白了——他多半是穿越到了某个物质特性和地球不一样的地方,反正他所呼吸的东西绝对不是熟悉的氧气。
——这种与地球相比物质不同,甚至于物理法则都不同的地方,自己还能维持着人类的模样照常生存,可见自己的穿越行为背后有着深层原因…至少不用担心自己因为没用而随便死亡…了?
程斌回想起试炼世界里听闻的,那些由于运气或选择问题,结局不怎么好的悲剧平行个体,又有点不敢确信自己的猜测了。
但人总得往前走——程斌蹲下摸了摸,确认了一下翠绿大地的坚韧程度,就很清楚自己无法靠吃“绿土”过活。
将箭头塞入白大褂下的内层衣袋装好,程斌扫视了一圈,顺着心底的微妙直觉选了个方向迈步前行——
虽然耳朵没听到什么,但他心底总觉得这边有人…或者其他什么生命在“说话”,仿佛有谁在他脑海里超低声地碎碎念。
紫焰輪回
要是刚刚手被箭刺破的时候能觉醒替身就好了,可惜替身觉醒仪式这玩意儿匹配条件严格的离谱,自己都离开那边试炼世界了…这种陌生的环境下哪怕多一分可利用的资源力量也好啊。
看了眼右手渗血小破口的程斌,费力的爬上了最近的制高点——一个平顶金字塔一般的…建筑?
程斌有些不确定,这个与大地浑然一体没有一丝接缝、外形扭来扭去仿佛小孩涂鸦般的金字塔,到底是不是人工建筑。
不过爬上最高点、在视野开阔处往心底传来微妙声音的方向一看,程斌就确定了——这附近的奇葩地形和建筑,肯定都是人工产物。
蘆葦
只不过人工的这个“人”,稍微有点…奇怪——
用当前身高重新定义长度单位的话,大概一点五千米左右的远方,正发生着一场…战争?
一堆五颜六色的小点,和一堆漆黑的小点,如同两道波浪般涌动着撞击在一起,围绕着一条参差不齐的战线互相挤压渗透。
純念
这场景怎么看都像是战争吧?冷兵器时代那种。
本体常年待在阴暗实验室和电脑屏幕作伴,程斌当前的视力不怎么好,他虚着眼睛变幻焦点,勉强看清了一点参战者的轮廓——
那似乎,是一群质感与大地相似的…嗯,史莱姆?
無限幻想大冒險 飛翔炸雞腿
疑似穿越异界的状况,让程斌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了史莱姆这个名词,并在莫名的潜在意识中肯定了这个结论。
程斌观望了一阵战况,发现自己脑海里浮现的那些难以辨识的碎碎念,很可能就是这战场中无数史莱姆某种“战吼呼喊”的重叠——这个种族有着心灵传讯的能力么?
绕着金字塔略微倾斜的顶部平台走了一圈,程斌发现其他遥远方向都是广阔而平整的翠绿大地,看不到任何特殊的事物,只有他当前这片区域有着各种各样的奇怪地形和建筑,就像一座特意制造的城市。
電子神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程斌在这“城市”里看到了一些…疑似游乐场里云霄飞车的东西。
仔细观察了一圈后回到开始的眺望点,程斌发现那堆史莱姆组成的战线…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除了颜色完全混杂在一起了之外,整体规模和活跃程度似乎一点都没变。
似乎没有人员伤亡的样子…这真的是战争吗?
对自己第一判断有点怀疑的程斌想了想,还是向着那唯一有活物的方向爬下了金字塔。
竊月心
总之,靠近一点看清楚再说。
一公里左右的直线距离,平地上跑一趟要不了多久,但在这起伏不定、甚至有着各种障碍赛道味道的地形上,作为普通人的程斌还是费了很多精力和时间才跨越了过去。
若不是当前躯体不知为何体力良好到不像个常年蹲在屋里的研究人员,程斌可能还得花费很大一部分时间在休息上。
別說你愛
跨越各种折磨人的地形与障碍,以及各种因为体型原因算不上陷阱的陷阱后,跋涉良久的程斌终于来到了战场边沿的建筑上,他趴在倾斜的平台边沿,小心探头向着前方略微凹陷的广场看去。
这确实是一场战场——无数小型犬大小的史莱姆蹦来滚去,用触须卷着水果刀般的利刃或其他冷兵器,向着自己的同类疯狂挥舞。
但这场战场也很谐——被利刃刺到身体的史莱姆屁事没有,就算被砍了一大刀,那流质般的躯体也在利刃离体的瞬间就弥合修复。
青春幻想紀 小青不偽娘
致命邂逅我們終究錯過了
目前程斌观察到的,最严重的“伤害”,就是一只被“重”锤砸扁的史莱姆,被其他几个抽出空的史莱姆合作“分尸”抛远,残块在战场中蠕动着汇聚并不时的被流弹打断,恢复时间未知。
但随着倒下的史莱姆增多,激战双方空闲人手不够看管尸体的情况下,重新蹦起来的史莱姆总是会有的。
“…这得打多久?这场‘战争’到底有什么意义?”
对于眼前这幕离奇的景象,程斌一脸问号,完全摸不着头脑。
但没等程斌思考出下一步怎么做,一种强烈的死亡预感就碾过了他的意识——不,那不是死亡预感,那是已经被杀死、被碎尸万段的痛觉残留。
似曾相识的、于背后俯视自己身躯的视角一闪而逝,浓烈的死亡气息如同幻觉般消散一空。
不知何时从趴着变成站姿的程斌浑身不受控制的渗出冷汗,他僵硬的偏过头,就看到一个两手抱着后脑勺的人类小孩从背后绕到了他身边。
那是一个留着齐肩蘑菇头、年龄小到性征尚未出现的小孩,穿着有紫色条纹的蓝色朴素短衣裤,棕色头发与偏白的黄色皮肤表面有着一层隐约的朦胧,这让其样貌有种雾里看花的模糊感。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小孩笑到眯起的眼缝间闪过一丝猩红的流光,他对程斌双手合十,用稚嫩而满含歉意的声音说道,“由于预定的接待人员贪睡旷工,这边改由我充当门童引导你前往旧万神殿——
“虽然说时间这种东西,在这世界里没有多大意义,但会议缺席迟到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参与圆桌会议的那些…生命,都不怎么好相处。”
回味完之前死亡残留体验的程斌皱眉凝思了几秒,随后叹了口气:“你是谁?我要参加什么会议?”
“我的话…你们那边的‘人’,习惯叫我‘福’,”小孩福脸上一直带着不好意思般的可爱笑容,看态度非常热情活泼,“至于会议么,这一次的议题,应该是商量这次由谁使用、怎么使用你这把钥匙去给无限之主添堵吧?”
程斌表情凝固了一瞬。
“哦,顺便请教你一个问题,”带头向着建筑下方走去的小孩忽然回过头来,他几乎紧闭的眼缝微微睁开,用猩红的瞳孔看着程斌,“你已经进行过所谓的试炼了吧?请问一下…
“你对‘玩家’这个概念是怎么看的?你觉得,你们这些无限之主的试炼者们,在试炼世界中算‘玩家’吗?对你们来说,试炼世界的本土生命,算‘NPC’吗?”
死亡的气息仿佛沿着裤脚蜿蜒而上,冷汗从额头滑落的程斌莫名间有种感觉——这是一个送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