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50q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新書 線上看-第141章 三窟看書-3dnme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且说半个时辰前,在王莽敲钟召集群臣之际,纳言府的元士耿纯忽然得了署中传唤,说厅堂来了一位光禄大夫,要征他同行去办公务。
耿纯满脸问号来到厅堂上,才发现等在这的,竟是他前几天才帮忙驾驶过亲迎副车的新郎官:第五伦。
“伯鱼?”
耿纯有些诧异,第五伦先前的官职不是太中大夫么?怎么……他目光下移,落在第五伦腰间。
没错,确实是银章青绶,很显然,第五伦入宫这短短个把时辰里,身份又涨了一截,在问对后,被皇帝拜为光禄大夫,秩比二千石。
这光禄大夫是闲职,也是块哪里需要哪里搬的砖,但毕竟是青绶大员了,耿纯少不得与他见礼,又奇怪第五伦遇到何事,竟要召自己协助。
第五伦笑道:“自然是前往伯山的故乡,冀州,同去么?”
耿纯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他家乃冀州大姓,上太学举孝廉才来到常安,又走了父亲故旧的关系,留任常安作为六百石元士。
可耿纯干了两年后,越来越不舒心,当今天下最受百姓唾弃的,除了五威司命外,就是管粮食田租、实施五均六筦的纳言官。耿纯在朝廷征发猪突豨勇北征之际,负责运送粮秣去鸿门大营,也见过不少惨事,深知军吏们吃空饷刮活人的狠毒,对这职务自然谈不上什么热爱。
而以他的年纪际遇,短期内又很难再往上升掌握实权,高不成低不就混了两年后,耿纯只觉得,还不如回去继承家产呢!
他早就想撂挑子了,之所以还隐忍不发,无非是父亲叮嘱,要他为宗族多留一窟:耿家根基在巨鹿郡宋子县,是为其一;父亲耿艾任济平(定陶)大尹,天下之中,是为其二;加上耿纯留于朝堂,是为其三,纵然一方出了问题,还有两处让宗族避祸。
可这世道渐渐不安,手里没权没兵心里发慌,人微言轻出了事也没处逃。耿纯寻思,与其守着这小官,还不如回去依靠宗族更安全。
那天在第五里婚宴时喝了酒,耿纯就叫嚣说要效仿第五伦,辞官归乡算球。
此事却被第五伦牢牢记在心里,今日便主动相邀,让耿纯借公务的名义回冀州去,何乐而不为呢?
耿纯为人洒脱,也是对第五伦足够信任,觉得他不会坑害自己,竟连具体的任务都不问,便欣然应诺,立刻去办离职手续。
不多时,等耿纯再来时,却告知第五伦,出大事了。
“南方官军进剿绿林,大败。”
“谁败了?”
“官军,如今江夏糜烂,南郡也有人造反。”
虽在第五伦预料之中,但这败得也太惨了。
耿纯道:“陛下将纳言鲁匡革职,迁为获降郡(五原郡)卒正。”
“伯鱼,你猜新任的纳言是谁?”
第五伦摇摇头,耿纯则笑道:”正是汝成婚时的主宾,严伯石。”
耿纯恭喜第五伦:“伯鱼在朝中,又有一位能撑腰的人了。”
靠山山倒,不如靠自己,这也是第五伦上次去接皇子那么卖力的原因,他必须表现卓著,才能继续升迁得到实权,而这一回,第五伦期盼已久的“第三窟”终于来了——虽然这洞居然打在了王莽老家里。
直到二人驾车离开时,耿纯才想起来问目的地,第五伦看着手中王莽亲赐的节杖和封印严密的印信文书,表示出城前暂时不能说。
耿纯却在一旁猜测开了:“去年冬时,冀州巨鹿郡大侠马适求等人,合谋想要举燕、赵兵反叛,亏得被大司空士发觉上报。三公大夫逮捕党羽,株连冀州豪杰数千人,皆诛死,此事余波未消,莫非与此事有关?”
这是耿纯故乡发生的大事,幸好他没参与其中,意味着冀州的情况并不比南方好,甚至还更差。
确实有那么点关系,第五伦摇摇头:“反正我和陛下说了,我不熟悉冀州,需要一个冀州本地人协助。”
耿纯嘟囔道:“冀州可大了,整整十一个郡,不说明白,谁知道你要去哪?”
二人出城时,正好遇到窦融苦着脸进得城来,与第五伦拱手行礼。
窦融看第五伦持节,头戴远游冠,一身出行的打扮,不由问道:“伯鱼此去何为?”
“去东方。”
第五伦给了一个模糊的方向,却见窦融一身戎装,好似要出征,诧异道:“周公此去何为?”
窦融哭丧着脸:“我可能要去南方。”
原来窦融和第五伦差不多,也是人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他被皇帝紧急封为“波水将军”,召入宫中来问对,打算让他作为严尤的副手,去豫州调兵遣将,再往荆州平乱。
二人辞别后,耿纯奇道:“我看窦周公一脸哭丧相,绝非吉兆啊。”
“岂不闻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第五伦笑道:“窦融,大概是和你我一样,舍不得家啊!”
……
待出得城后,天色已晚,二人在灞桥驿站休憩,打发仆从车夫去一旁,第五伦则与耿纯纵马到无人之处攀谈。
“是魏成郡出事了!”
魏成郡,就是前朝的魏郡(河北省南部),位于冀州最南边,这个郡地位很特殊,因为王莽的老家,就是魏地元城县,王莽年少时还在那边待过几年。
所以他在宫里和第五伦攀谈用的方言,当然不是普通话,正是魏地言语。
“有人向冀州牧监副举报,说魏成郡大尹李焉图谋不轨,让人抄录奇异谶纬,里面多有非所宜言之事。”
第五伦看了一部分谶纬内容,什么“汉家当复兴”,还有“李者徵火,当为汉辅”。反正就是李焉听信了这些谶纬,准备造反,让人抄录此言作为届时的宣传口号,却被人给告发了。
这件事传到京师来,让王莽大为震惊,这可是自十多年前东郡翟义举事后,第二起郡长官谋反。而且还是旗帜鲜明地反新复汉,据说还打算在举旗后去元城县掘了王莽祖坟,断老王家地脉。
这还了得?在王莽看来,此事的严重程度,更胜过没有文书、旗帜、口号,只是流动劫掠寇乱的青徐、荆州盗贼,是咎待优先处理的事项。
重生俏军嫂:首长,放肆撩
于是便点了第五伦的名,让他以光禄大夫身份持节前往冀州魏成郡,会同冀州牧、牧监副处置李焉,然后第五伦作为魏成假尹留任当地,一定要将李焉的党羽统统搜捕出来,赶尽杀绝!
王莽之所以这么信任第五伦,一来是第五伦曾参与剿灭卢芳的“大汉”,被王莽看做绝不会倒向复汉的人,而且还知兵,足以应付魏成复杂的形势。
其二,上次第五伦的差事完成得很不错,加上窦融对第五伦的吹捧,提高了王莽对他的评价,如此方能被委以重任。
谢谢你啊窦周公!
东方最后的消息是十天前的,眼下冀州形势未明,尚不知魏成郡情况如何。李焉可能被冀州牧和牧监副控制住了,有惊无险,也可能已经反叛,连州并郡,将新室江山捅了个大窟窿。
第五伦看着耿纯道:“总之,此番魏成之行,祸福难料,实情我已尽数托出,伯山可还愿意随我同往?”
这让耿纯确实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咬了咬牙:“伯鱼以为,我是胆怯之辈么?此次同行,且让你见识见识燕赵男儿的豪迈!”
“壮哉!”
第五伦又何尝没有犹豫呢?新妇的怀抱可是又暖又软和的,谁愿意时隔不久又风尘仆仆给王莽打工啊。
但魏成郡对他来说,既是挑战,也是在天下大乱前名正言顺掌控一郡军政的机会……可能是唯一的机会啊!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经过一番犹豫和挣扎后,第五伦决定顺势而为,且去试试。
这一趟,注定不像上回去南方旅游那么从容雅致,而是要面对明里的刀剑、暗中的算计,一着不慎就可能命丧异乡。
第五伦当然不是独自上路,王莽答应,他可以带上百名私从,但因事态紧急,总之就是催得人想跑。导致第五伦连家都没法回,只能让张鱼赶回去,给他新婚妻子一封信,然后通知臧怒带个百人队过来,族丁和猪突豨勇的军吏各半。
本以为要等抵达函谷关时,徒附私从才会追上来,却低估了他们保护宗主、将军的渴望。
二人次日飞驰至翊尉郡的郑县休憩时,天还未亮,臧怒就带人骑马驾车抵达了,同行的还有一位第五伦没料到会跟来的人。
凤目英姿,却是他的老丈人,马援!
原来,是马婵婵收到第五伦匆匆写就的信,上面说他奉皇命要迅速赶赴冀州,连去哪、干什么也没说,只提及安顿下来会接妻子过去。
这让对第五伦感情日渐加深的新妇大为揪心,看着族丁全副武装去追赶后,只来得及将第五伦的换洗衣裳和一些他爱吃的食物备好一同捎去。
左思右想后,马婵婵还是求助了自家父亲,希望他能随第五伦去看看,反正最近马援闲得很,整日在家走马斗鸡,就当是出门遛一圈了。
马援在外面野惯了,能出门自是高兴,可这趟女儿请求下的远行,马援一想到她泪汪汪的眼神就气不打一处来。
马援辈分大了一层后,也不给第五伦面子了,只抹了一脸冒雨赶路落下的水,骂骂咧咧道:“第五伯鱼,我究竟欠了你什么?”
若不是欠了他,为何又是嫁女儿,又要来给第五伦帮忙打下手,他究竟是岳父,还是保镖?
但你是嫁妆啊!
真龙仙帝
“丈人行……”第五伦觉得有些感动又好笑,冀州之行,有了马援这武力和颜值担当协助,自是如虎添翼,本想调侃马援几句,老丈人却不耐烦地一摆手。
“够了,老夫还是不习惯这称谓。”
马援道:“私下时,叫我文渊即可!”
……
PS:第二章在13:00。
第三章在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