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875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43 困局不改熱推-2e37o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没有枪声的子弹?
祝沁源显然没办法看到这种无形攻击的弱点,至少她无法捕捉子弹都是从什么地方攻击过来的,甚至连子弹都没看见。
同样在声音方面专长的早未也表示没有听到任何攻击,仿佛伤口就是直接出现在人的身上一般。
无论人们怎么警戒,都无法防御这样的直接伤害,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又有三个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此时已经没人认为是劫匪的问题了,很多人都站起身来,用一些手段仔细检查着周围的车厢,甚至有人呼叫乘务员。当然这里也有些人明显意识到回转列车会出现这一类的问题,倒是没有几个人真的惊慌失措。
“坐车的总会有点心理准备。”邵瞥了众人一眼,翻过手掌,洁白的棱刺浮现于手心。
这是……维拉没有来得及解决的时间现象。陆凝依然在冥思苦想着,维拉已经处理掉的时间现象相当多了,这里面最简单的那些不可能是地狱连弹的真正问题所在。复现过去的伤痕?肯定不是。呈现未来的伤势?或许可能。
她已经借助忽然昨日倒回了一段时间观察弹孔的出现,确实是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在那里,就像是没有任何渲染效果生硬剪辑在一起的片段一般。她也没能从中抽出任何空白的时间段来,这也就意味着不是什么时间跳跃之类的把戏。
难以判断——
陆凝猛然感到腰间微微一痛,她立刻伸手碰了一下,果然已经有鲜血正在缓缓流出,伤口产生的同时就已经在黑刻的体质下开始愈合了,但这个贯穿伤完全没有被攻击到的感觉。
“没有!”
“没找到什么隐藏的东西!”
刚刚在周围搜索的乘客们也纷纷喊了出来,这些人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些不确定感,当常识已经无法判断的时候,人们会开始陷入恐慌。
就在这时,车门一开,一名身穿深绿色制服的列车员走了进来,向众人鞠躬行礼:“各位乘客,刚刚是有人呼叫乘务员,有什么事吗?”
“我们这里发生了奇怪的枪击!”马上便有人回应道,“没看到有人开枪,子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射的,不,甚至连子弹都没有,就有人受伤了!”
乘务员显然对此训练有素,她抬手安抚道:“请不要惊慌,回转列车上原本就会发生一些时间现象,我会先为大家检查一下这里的时轨是否还正常。”
说着,乘务员从口袋里取出一个仿佛怀表一样的装置,打开后对着各个方向观察了数秒,随后合上怀表:“这里除了一些缓时效应以外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诸位能否让我看看子弹射击的地方?”
那个胳膊受伤的乘客马上走了过来,将袖子撩开,把手臂上的伤口给乘务员观看。
“是标准子弹一型留下的贯穿伤口,新伤……还有别的人受伤吗?”
另外几个人也凑了过来,展示了一下身上的伤,乘务员很快就认出了伤处对应的子弹类别,居然都不相同。
“诸位受伤是事实,而这次的情况也有些奇怪,我没有观察到任何时轨变化,哪怕是真的碰到大型事件,时轨的变化也会很明显。”乘务员取出一个通讯装置,“我会向车长和其余车厢的乘务员确认是否有同样的情况发生。”
“快一点啊!万一下一发打在脑袋上不就完蛋了!”
乘务员迅速拨通了联络,条理清晰地将这个车厢里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就在她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众人听见了一声响亮的爆炸声,那个通讯装置就在乘务员的面前炸开了,她敏捷地一个后仰躲开了大部分碎片,但脸庞上还是不免被划了几条血痕出来。
陆凝听到有几个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确实是危险的现象,只是暂时还不能认定为本次回转列车的大型事件。”乘务员掏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血痕,神情严肃:“诸位,我没有得到回应,不过就之前的联络反应来看,别的车厢内应该还没发生事件,如果担心自己安全的话,现在可以转移到别的车厢中去。”
“好!我可是下个外城就下车的,不想在这里碰到需要回转的大型事件呐!”一个口音有点古怪的男人马上起身拉开了车厢后方的门,但他的动作马上顿住了,浑身抖了一下,慢慢转过身来。
众人赫然发现从他的脸上到胸口的位置出现了一排整齐而密密麻麻的长方形弹孔。
男人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无力地倒在了地上,血从那些小伤口中流出,很快在地上积了一滩。乘务员摇了摇头:“是封锁性的事件,看来要想离开也是件十分危险的事,甚至我也不确定刚才和我童话的是否是真正这个时间的列车长了。”
“那怎么办?你们Dacapo应该有相关对策吧?”
“非常抱歉,各位,如果这是回转列车级别的事件,我们也无计可施,诸位只能祈祷在抵达下一站之前自己不要死去。”
“什么?你们真的一点都不能处理?”
“乘务员并不是外务官,诸位,我们会帮各位解决各种乘车过程中的问题,但遇到事件我们也和各位一样,如果不能接受这种结果,那么从一开始诸位就不必乘坐回转列车不是吗?”
很多人都开始抱怨起来,这时陆凝却悄然起身,走到了那具尸体旁边。车厢门已经因为无人拉着自动关闭了,但陆凝却可以回放出之前车厢之外的状况。
那并不是正常的列车连接处,而是一条比较陈旧的短厢。在登上这辆列车之前陆凝也是看过一眼列车结构的,以复古蒸汽机车构成的车厢之间是用简单的棚子罩住的连接区域,根本就没有什么小车厢一说。换句话说,目前的状况已经有一定的空间错乱感在里面了。
至于男人的死亡倒是没什么线索,和别的伤口一样,他也是身上突然多了这么一排弹孔,随后便失去了性命,完全没看到射击线。
“地狱连弹……子弹有了,地狱在何处?又怎么‘连’起来?”陆凝正在思考着,一抬眼看见柳云清那几个人也已经起身走了过来。
“你好。”一个看上去年纪略大一些的男子开口道,“请问……你已经检查过尸体了吗?我们也想调查一下这里的情况。”
陆凝让开了位置。
“多谢,我叫李移居,也许此后还有联手的机会。”男子蹲下来,伸手按在了男人的头部,他衣袖上的一圈纹路立刻亮了起来,不算特别显眼,但陆凝认得出它的特殊。
“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吗?”柳云清问道。
“他对自己的死亡同样不明所以。不过他之所以会回头是因为看到的并不是通往另一节车厢的路,而是一个空荡荡的短厢,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连接在门后的。”李移居摇着头,“时间现象必然导致一些空间异常,光凭这些我们还无法破解此次现象。”
这时候,晏融几个人也已经来到了陆凝旁边。陆凝把自己发现的东西说了出来,现在依旧是线索太少的状态。
“我们甚至不能确定是不是子弹攻击……”早未抓着自己的衣襟小声说道,“我没发现任何声音,只有攻击命中,仿佛此前的一切都不存在一样。就算是时间现象也该有些端倪吧?”
不幸的是并没有。如果是那种简单容易理清的时间现象恐怕也不会让维拉解决不了,如今留下的恐怕都是最麻烦的那一类,车厢里已经逐渐多了一些血腥味,越来越多的乘客受了伤,幸好除了那个要逃离的以外还没人受到致命伤。
乘务员也在尽心尽力地帮助众人包扎伤口,治疗伤势。她确实在自己份内做到了最好,加上她也受到了攻击,在最初的指责之后众人也不再责备乘务员了。
陆凝扫了一眼受伤的人群,知道这样的状态只是暂时的。不过她的目光掠过那两个已经重新因为这个不知名状况坐回座位的劫匪时,却发现这两人虽然浑身发抖,却没有被击中过。
是的,车厢里还没被击中过的乘客很多,可是每个座位周围或多或少都出现了一些弹孔的痕迹,相比之下,那两个劫匪旁边可就显得太干净了点。
陆凝拽了拽晏融,两人径直走向了劫匪的方向。
这两个劫匪现在缩在座位上什么都不敢做,再傻的人都能看出这个车厢里有很多他们不能惹的人存在,他们根本想不到这时候居然还有人找上自己。
“你们两个。”陆凝用俯视的目光看着两人,晏融也拎着长枪站在一边,煞有介事地上了一层暗红色的光。
“是!是……”
“武器给我。”陆凝伸出手。
枪没被破坏的那人马上从包里掏出来双手递给了陆凝,一点都没犹豫。陆凝接过这把微冲,卸下弹夹看了一眼,使用的是轻型弹药而非标准弹药。陆凝目光一瞬,启动了忽然昨日的记录,时光立刻在她的眼前以胶片状展开,发生在整节车厢内的过去再一次呈现于陆凝的眼中。
“第一发子弹。”
色调黯淡的过去世界已经比完全融合之前要优质了不少,现在整个车厢的过去都被记录了下来,而不是必须陆凝一直注视着才行。她将时间迅速倒退回了劫匪的枪被一刀解体的那一刻,伴随着整把枪的粉碎,原本在里面的子弹也因为弹夹裂开而弹出了几颗。
继续往后数秒钟,第一枚弹孔出现,位于一名女性乘客的座位下方,完全不显眼,如果不是陆凝定格慢放检定变化甚至也很难发现。弹孔穿透了皮革的座椅,打入了椅子靠背,没有伤到任何人。
再次数秒之后,第二发子弹的弹孔出现在两名正在对坐谈话的乘客桌子侧面,这次虽然明显了许多,但由于没有命中声音,依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孔洞的出现。
第三、四枚也是类似的情况,第五枚便是陆凝看到的那个。时间间隔没有共性,几秒或几十秒都有可能。看过这些之后,陆凝一个响指回到了正常的世界当中,然后便走向了那位女性乘客。
“女士,请问您携带了武器吗?”她用比较有礼貌的态度询问。
那名乘客的心情不是太好,不过还是没随便发火,只是满脸不悦地点了点头。
“能否请您取出来?我想看一看武器型号。”
“为什么找我?外城的人多少会买一件武器防身吧?又没有火力管制!”
“和那些无关,如果您不想给我看到,说一下是什么样的武器,如果是枪械的话子弹类型是什么也可以。”
女性乘客显然懒得废话,从自己的提包中取出了一把女士手枪,造型精致小巧,陆凝接过看了一眼里面,用的居然是特制穿甲弹头,和外形完全不相符的暴力。
“谢谢。”她将手枪还给了对方,马上走向两名之前在聊天的男性。
验证勉强还算顺利,在依次确定过几个目标身上佩戴的武器之后,陆凝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猜测,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那里。这番举动同伴们当然也关注着,让微笑道:“看起来有所发现?”
“不错,射击的子弹全部来自上一个射击目标。我想所谓的地狱连弹也就是这个意思,被击中者成为下一个开枪的人……但是这仅仅解释了子弹发射的逻辑,对下一个目标的选择以及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发射逻辑还是没什么头绪。”
“这样就可以了。”
“我们如今能总结的只有……在一轮射击结束之前,已经被攻击过的人不会再次成为射击目标,所以现在受伤的和被袭击过的人反而是安全的,最危险的是那些……”
陆凝的话音未落,猛然有人捂着心脏大叫一声,从座椅上歪倒在地,他的指缝间冒出了焦糊味和血液,只是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
“……没被攻击的人。”
新的死者产生,人们最后那一丝“只要不试图逃离最多受点伤”的幻想也被打破了,甚至有几个人围住了乘务员,大声叫嚷着要让她拿出点办法来,否则就用她来挡枪。
局面依然没有任何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