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867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笔趣-第503章 麗桑卓現身讀書-62u43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火焰侵入沃利贝尔的身体,祂身体表面的毛发开始出现大量焦黑。
奥恩用来锻造的火焰融合了世界上大量的火种,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大陆最为强大的几种火焰,就连最坚固的金属都扛不住这火焰的熔炼,更何况沃利贝尔?
“吼!”
沃利贝尔狂吼,两手仍然死死抓着奥恩的羊角,全身激荡起雷霆跟火焰抗衡。
两股能量冲击产生连环爆炸,沃利贝尔要比奥恩更为狠辣,祂完全不顾被侵蚀的身体,反而强行按下奥恩的头颅。
“就你?!”
迎着火焰,祂的身后猛地炸开一圈气浪。
奥恩立刻感觉到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力。
“你果然……”奥恩脸色大变:“夺走了艾尼维亚的力量!”
沃利贝尔冷笑不答,身上神纹亮起耀眼白光。
紧接着一熊一羊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火红的尾焰,朝着地面跌落。
沃利贝尔占据了主动,他双臂擒住奥恩的羊角,身上森寒的冰霜之力强行镇压住了奥恩本体拥有的神纹,天空中的尾焰,都是奥恩失去控制的神力。
柴安平一边冲杀,一边眯起眼睛看向天空的神战。
其实他们的存在对于凡人有着强烈的压迫性,等到他们真的现出真身之后,战场上的弗雷尔卓德战士反而不敢看了,否则他们都能被精神冲击冲成白痴。
当初塞拉斯靠近拥有阿刻戎气息和本源的蒙多医生就险些自己崩溃了,奥恩和沃利贝尔的位格只会比蒙多还要更高!
战场上能够直视这场战斗的人很少,能够插手的就更寥寥无几了。
不过这样的剧变不知为何也没有影响到霜卫骑兵的进攻,他们仍然在顽强的推进,颇有几分摧枯拉朽之势,也因此他们自己同样产生了大量的伤亡。
而柴安平他们这支目标明确的雪狼骑兵同样脚步不停,在这样的惊天变局下他们的突破变得更为简单。
有柴安平隔绝了奥恩和沃利贝尔的气息,雪狼没有腿软,反倒是凛冬之爪的军队心神恍惚,两腿发软。
“轰隆——”
落下的“流星”轰然砸在一座高山上,跟随在两者身后的还有无数劈下的雷霆。
峰顶上炸开一道烟尘,紧接着大量的积雪被震动演变成了雪崩。
漆黑的山体成片的裸露出来,但很快这些山岩便被烧成了炙热的岩浆从山巅缓缓滚落。
“咕噜……”
柴安平可以感知到附近大量吞咽口水的声音,就连拉克丝也被这凶残的画面吓得不轻。
那座冰山附近的天空已经被火焰染成了红色,其中还有大量的雷霆交织落下,巨大的震击声从山巅上传荡出来。
从天空落到地面,众人对于两尊神明的对决体会也更为深刻起来,脚下传来的强烈震动感表明着远方正在进行着多么剧烈的战斗。
“这他妈的……怎么有种火影忍者终结谷的既视感?”柴安平呐呐无语。
甚至于这两兄弟的血脉关系还要比鸣人佐助亲密得多!
好歹人家只是千年前的大筒木一家。
他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奥恩和沃利贝尔会一言不合打起来,也不知道奥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倒是分外有看热闹的感觉,这可以让他更具体的了解弗雷尔卓德神系的水平。
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在奥恩和沃利贝尔的战斗,柴安平注意到他们和霜卫骑兵两支队伍已经快要在瑟庄妮的王帐前会师了!
当然,他们所要面对的压力连对方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这支骑兵倒是很果断……”
他判断出了这支骑兵的目的,但瑟庄妮的脑袋只有一颗,因为有定律硬币的影响,他还是希望可以抢在这些人之前先截获战果。
不过这支直属于丽桑卓的军队突兀的出现,而且还有如此明显的目标让柴安平产生了一丝疑惑——
他记得游戏背景中丽桑卓明明对于两大部族的战争是乐见其成的啊!
为什么还会跟自己有相同的目标呢?
一场局势突变的战争实在是牵扯出了太多的疑惑,这种无知让柴安平有些烦躁。
弗雷尔卓德发生的事情果然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水深,这场战争总让他有种诡异的不安感。
但箭在弦上,已经是不得不发,不论如何……反正他已经获取到了大量好处,现在灵魂里那一大团能量还在不断融合呢!
今天过后,曾经属于沃利贝尔的那片残破雷霆符文,注定要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上了。
而且他大不了最后掀了桌子,看遮遮掩掩的所谓“古神”到底埋藏着什么祸心!
……
极北的霜卫城堡,丽桑卓已经悄然离开了久居的城市,如果是长久居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便会发现领地的防守似乎……缺失了许多。
祂化作了一片浮动的冰棱在地下穿行,并飞速朝着大战爆发的地方赶去。
祂的速度极快,在任何人都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就皆有之冰层赶到了目的地。
“咔……咔咔咔。”
在一个冰冷的山洞中,一块块湛蓝色的冰晶缓缓从地下“生长”出来,并迅速拼合成一个人形。
丽桑卓冷漠的脸出现在山洞中,祂只露出了下巴,青色的嘴唇很薄,显得刻薄。
察觉到祂降临的守卫快步冲进洞中,接着恭敬的向丽桑卓跪地行礼。
“费尔顿,祭坛准备的如何了?”祂轻声问道。
“启禀圣母,已经全部准备就绪!”
霜卫骑兵首领费尔顿恭敬、虔诚的跪在地上说道:“时机已经快到了……但是奥恩和沃利贝尔正在战场附近争斗。”
“呵——”
丽桑卓无所谓的笑了笑:“不用介意祂们兄弟之间的事情,至少祂们都不会影响我准备的仪式。”
“需要提防艾尼维亚的出现吗?”费尔顿问道。
“并不。”
丽桑卓想起之前在王座上见到艾尼维亚的场景,意味深长的一笑:“祂的状态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在凝聚足够的力量之前不可能出现在祂的‘兄弟’面前。”
祂似乎很相信自己的亲信,对于这些秘闻毫不顾忌便说了出来。
“那伙诺克萨斯人呢?”
“他们……已经联合好潜伏在阿瓦罗萨的本部,只要我们一发动他们立刻就能响应。”
“贪婪的外来人。”
丽桑卓感慨了一声。
曾经也一度被“贪婪”支配的祂此时颇有感触。
“那边等待战争的结束吧……她们追求荣耀,而我……呵,则需要她们的‘帮助’。”
“霜卫永护卫您身侧!”
费尔顿再度行礼,静默的拱卫在丽桑卓身边,等待着启动仪式的时刻。
丽桑卓脚下浮冰挪动,带着祂来到山洞之外,一处可以俯瞰战场的悬崖。
“真是激烈啊……”
虽然目不能视,但感知战场的细节对于丽桑卓来说并非难事。
与雪地中稍有不同的深色冰霜纹络已经随着祂的脚步逐渐向外扩散,就像是一张蛛网朝着乱战战场笼罩而去。
……
在付出了将近一半兄弟的代价之后,雪狼骑兵终于来到了瑟庄妮王帐的百米开外,众人已经看到了那头大名鼎鼎的居瓦斯克野猪“钢鬃”,瑟庄妮正骑在钢鬃身上,凤眸冷冽的扫视着这支骑兵。
她决定亲自杀死这群胆大妄为的阿瓦罗萨人。
凛冬之爪的大好战局急转直下,就算有熊人族的帮助也无济于事,因为丽桑卓不仅召唤来了巨魔支援,还派出了霜卫中的精锐。
事实上为了这一次机会,丽桑卓基本已经派出了城堡中的全部力量。
所以瑟庄妮现在已经没有太多可以调动的力量了。
乌迪尔失去了音讯,而奥拉夫则被艾希的血盟捅穿了胸口,就连这个消息都是当时见到了奥拉夫倒下的士卒传报回来的。
不过她还有血盟!
还有亲卫!
想要解决这支疲惫的雪狼骑兵绰绰有余。
“呼——”
瑟庄妮缓缓吐出一口白气,杀意凛然:“难道是我太温和了,让阿瓦罗萨感觉不到恐惧?”
钢鬃感觉到主人的愤怒,顿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杀死他们!”
随着咆哮声,大量的冰裔战士和冰霜法师将目标对准雪狼骑兵。
其中不乏堪比“万夫长”的高手,凛冬之爪能够占据大片的疆土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他们在和诺克萨斯的战争中积累了大批的高手!
超神学院之时王 若风流雨
这些人,固然比不上曾经可以屠龙的勇士“辛”,但其实也具备着极大的威胁性。
其中不乏受到神明眷顾,拥有着高超冰霜天赋的天才。
柴安平双眼骤缩,这些人可不是雪狼骑兵可以对付的存在……
“该死,我们可不是来给霜卫顶缸的。”
他赶紧率领着队伍避开这些精锐,幸好对面的霜卫骑兵也不是吃干饭的,察觉到凛冬之爪的防守有些进退失据,指挥官毫不犹豫就让手下爆发全力冲破了防线。
“杀!”
借着这股混乱,霜卫立刻展开了无情的杀戮。
“什么?!”
瑟庄妮震惊,这支霜卫骑兵竟然还藏着余力!
“该死……”
她眉头紧锁,今天的战斗处处不顺,让她感觉分外烦躁。
新纪元1912 无语的命运
但霜卫的威胁远大于屁股后面的雪狼骑,她只好调集真正的精锐扭头先去扑灭霜卫的攻势,只要扼制住了他们的冲势,以他们这样孤注一掷的冲锋,那局势立刻就能逆转。
毕竟他们凛冬之爪的兵力目前仍是战场最强!
柴安平这边也没少被关照,足有上千人的冰裔战阵包围了他们,威力巨大的冰霜魔法已经快要酝酿完毕。
“寒冬哀嚎!”
衰老的冰霜法师高举法杖,协同着附近的同伴释放组合魔法。
雪狼脚下的地面立刻扭动起来,头顶上还有拳头大的冰雹裹着寒风往下砸。
“还是太勉强了……”
“我来!”
拉克丝大喊。
她强打精神,一边往嘴里灌了一管药剂,一边再次运起魔力。
一个巨大的光盾以她为中心飞速向四周辐射扩散。
“全部进入护盾!”
柴安平立刻下达命令,一边赶紧给拉克丝渡魔力,也用炼金魔力的效果来压制魔力反噬。
拉克丝咬牙,双手光明绽放。
巨大的光盾不断扩大。
“那是什么……!”
她还将不属于同阵营的敌人抵挡在了护盾之外,如同一个性质分明的“斥力场”,将大量扑来的冰裔挡了回去。
“轰——”
大量的冰霜魔法砸在护盾上,拉克丝的脸色“唰”一下惨白。
柴安平握紧刀把,等到对方的第一轮攻击结束,他立刻让拉克丝收起护盾,紧接着几百雪狼骑趁着对方火力停滞快速冲出杀入人群。
因为拉克丝都收了不轻的伤,柴安平此时也肝火大盛,内心不再犹疑。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沃利贝尔都能打着熊人族的旗号插手战争,他妈的……他稍微用点炼金魔力肯定没问题的吧?!
炼金魔力本身堪称虐菜外挂,要说大范围AOE那可真是当仁不让头号兵器,当初奎克·莱斯利都能凭借炼金魔力屠光了上千人的村庄,在经过柴安平的培养之后,复制了药效的炼金魔力更是大范围杀伤性武器!
将大量毒气送进冰裔的阵线,现在的他想要控制毒气不波及己方人手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将魔力和形意散发的神念再次组合起来就行,他一个念头这些能量就能自己区分敌我。
“没事吧,殿下?”
“嗯……格雷西,我没事。”
拉克丝声音有些萎靡,但心里实际上充满了自己能帮上忙的喜悦。
“殿下……”
“嗯?”
“没,等战争结束再告诉你。”
柴安平手伸到后面搓了搓拉克丝的脑袋。
柴安平现在真他妈想抱着拉克丝狠狠亲上几口啊,可惜现在不是好时机。
这丫头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对面原本气势汹汹的冰裔突然感觉浑身一软,就连体内的冰霜能量都萎靡了下去。
“什么情况……?!”
这些瑟庄妮的血盟和亲卫大惊,但还没来得及后撤,柴安平的刀锋便已经划过了他们的脖子,带出一抹鲜血。
“这可是‘精灵之羽’!”
柴安平心里暗自冷笑:“敢打伤我家殿下,这不得给你们最高规格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