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xzw精华玄幻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1073 猥瑣鑒賞-urifo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说起来奥斯曼人和白人之间也是世仇,因为宗教引发的十字军东征持续了200多年,在奥斯曼帝国,信仰基督教的亚美尼亚人毫无社会地位可言,基督徒的证词法院通常都不会接纳。
世界大战期间,奥斯曼帝国在崩溃之前,还不忘解决境内的主要问题,1914年4月24日,650多名亚美尼亚知识分子和显要人物被逮捕,然后被处决。
接着奥斯曼帝国部队中的亚美尼亚裔军人被甄别,然后被分批处决。
与此同时,当时的独裁政府对小亚细亚半岛东部诸省进行扫荡,短短一个月内,这一地区亚的美尼亚男性人口全部死亡。
5月底,奥斯曼帝国下令将全部亚美尼亚族裔“押运”到两河流域的沙漠地带,有姿色的妇女或低龄儿童被掠为奴隶,其余的在历经劫掠、屠戮之后,抵达预定地区时,数十万亚美尼亚人已不足原先数目的20%。
两个月后,同样的命运也落在奥斯曼帝国西部省份的亚美尼亚人头上,他们的遭遇与东部的亚美尼亚人一模一样:菁英人物先被斩杀,残余人口又被强掳。
在押运过程中,闷罐车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被大规模使用,沙漠中,奥斯曼帝国建立了25个集中营,大约70万人被不断地从一个集中营转运到另一个集中营,一年后,就在奥斯曼帝国覆灭前夕,这些集中营最终被“清扫”干净。
在不到一年半时间内,至少有100万亚美尼亚人遭到奥斯曼帝国的集体屠杀,有人认为被屠杀的人超过150万,世界大战开始时,奥斯曼帝国境内大概有200万亚美尼亚人,奥斯曼帝国覆灭后,除了部分亚美尼亚人通过各种方式逃往国外,奥斯曼帝国境内没来得及逃走的亚美尼亚人几乎无人幸存。
这里罗列这些数据,并不是为了证明哥萨克部队对奥斯曼人开枪的正义性,只是为了证明话语权的重要性。
二战期间德国对犹太人的屠杀几乎人尽皆知,一战期间奥斯曼帝国对亚美尼亚人的屠杀又有几个人知道?美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又有几个人讨论?
连美国大流感都成西班牙大流感了,再荒诞一些似乎也不是不能被世人接受。
和世界大战期间的亚美尼亚大屠杀一样,惠特利小镇发生的意外没有引起任何波澜,百十人伤亡的集体事件,在奥斯曼帝国真的司空见惯,协约国正在对世界大战期间发生的亚美尼亚大屠杀进行审判,多人证实世界大战期间,奥斯曼帝国曾经将数千人集体烧死,残暴程度前所未有。
所以罗克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惩罚。
虽然结果很严重,但是责任并不在维和部队,惠特利小镇的奥斯曼人首先开枪,造成维和部队一死一伤,然后维和部队才奋勇反击,这个因果关系要搞清楚。
当然罗克也没忘记提醒安琪,要极力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对付一些村民,居然还能造成一死一伤,维和部队的战斗力实在是堪忧,哥萨克看上去似乎也不是天下无敌。
这个评价传到塞浦路斯之后,都不用安琪要求,两个山地旅再次开始大练兵,军官们的要求严格到近乎自虐的程度。
范曜和普尔曼也在自我反省,尤其是范曜,他把那名哥萨克阵亡的责任归咎于自己身上,那个可怜的孩子只有18岁,还是个孤儿,抚恤金都不知道该给谁。
“万尼亚是我们在君士坦丁堡捡来的,他是亚美尼亚人,父母都在亚美尼亚大屠杀中被奥斯曼人杀死,万尼亚靠乞讨才生存下来。”谢尔盖表情黯然,受伤的哥萨克已经送往塞浦路斯治疗,阵亡的哥萨克只能就地掩埋。
万尼亚是“伊万“的昵称,只有亲人或者是亲密关系才能使用,伊万这个名字在哥萨克人里很常见,就跟美国的汤姆差不多。
顺便说一句,“谢尔盖”这个名字的昵称是谢缪沙。
范曜把伊万安葬在萨潘贾湖畔,这里风景秀丽,阳光明媚,伊万一定会喜欢这里。
“中尉,你不用自责,这不是你的责任。”普尔曼试图安慰范曜,自从伊万阵亡后,范曜眼里的悲伤,普尔曼都看在眼里。
“不用安慰我普尔曼,该是我的责任,我绝对不会推卸。”范曜才不需要安慰呢,从军这些年,范曜已经习惯了死亡,如果不擅长心理调节早就崩溃了。
哥萨克们也已经习惯了死亡,营地内的秩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不过外出巡逻的哥萨克们都小心了很多,连带着带回来的奥斯曼人也是以女人和孩子居多,成年男性很少见。
其实营地内已经不需要太多工人,一百多人的部队,雇佣当地人组成的后勤部门也超过一百人,这些当地人大多都是没有多少攻击力的女人,她们工作认真负责,颇受好评。
返回家园的奥斯曼人也越来越多,或许是感觉距离军营近一些更有安全感,很多本地人选择在军营旁边居住,没有房子不要紧,随便支个窝棚就能安身,这个时代的平民,对于环境的要求真不高,只要能活下去就行。
维和部队存在的价值就在于恢复秩序,一片一片的窝棚也确实是影响观瞻,范曜和普尔曼商量后,决定逐步规范对居民的管理工作,这原本并不属于维和部队的工作范围。
“中尉你好,我是安琪长官派来的苏河,负责萨潘贾湖周围的民政工作。”苏河也是参加过世界大战的退伍军人,年龄看上去很年轻,估计不超过20岁。
“欢迎你苏河少尉,如果需要我做什么不用客气,我们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范曜这段时间的压力有点大,一条船上的蚂蚱是个什么比喻。
苏河穿的是便装,在奥斯曼帝国穿军装还是更敏感一些。
“萨潘贾湖的情况怎么样?”苏河对萨潘贾湖的了解不多,不过印象还不错。
毕竟是有山有水的地方,周围又有很多无主荒地,只要能保证治安稳定,要恢复社会秩序真不难。
“不太好,世界大战期间萨潘贾湖周边发生过激烈的战斗,本地人要么死要么逃,现在只剩下五六百人,还大多是女人和孩子——”范曜轻松愉快,总算是把和烫手山芋送出去了。
成年男性在战争期间是稀缺资源,要么是被拉了壮丁,要么远遁千里,那些无力逃走,又不能产生价值的女人和孩子就只能听天由命。
当然这地狱苏河来说并不是坏事,至少女人和孩子比成年男性更容易管理。
而且在绝境中,女人爆发出来的能量其实不容小觑,瓶盖都拧不开其实是给男人表现机会,没男人的时候煤气罐都能扛六楼。
“明白了,那么我们就从最基本的开始——我需要一些劳动力——”苏河用充满希望的眼神看范曜,希望范曜能出手相助。
于是谢尔盖小队就被派过来辅助苏河工作,保护苏河的同时,还要帮苏河解决各种麻烦。
其实劳动力还是有的,谢尔盖跟着苏河出去转一圈,就顺利找到了二十多个成年男人。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幸存者偏差罢了。
二十多个成年男人被苏河组织起来,首先逐步清除营地旁边的棚户区。
苏河同时开始整理萨潘贾湖周围的资料,那些幸运的逃过战争,没有被摧毁的房屋全部登记,然后以维和部队的名义分配给那些失去家园的难民居住,萨潘贾湖周围的无主荒地也被统一登记,不过这些土地的处理明显要更慎重一些,打土豪分田地这种事在奥斯曼帝国明显是无法实现的,就以维和部队的名义统一管理,幸运的是食物暂时还算充足,不过考虑到冬天即将来临,适当的储备还是得有。
随着维和部队控制区的不断扩大,范曜部队的兵力捉襟见肘,无力控制萨潘贾湖周围的庞大地区。
塞浦路斯司令部在八月份又派了一个中队来到萨潘贾湖,这个中队全部是由日本士兵组成的。
范曜对增援部队的到来表示欢迎,晚上在营地举行宴会,为增援部队接风洗尘。
“这些日本人一个星期前刚刚抵达塞浦路斯,本来他们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才能执行任务,安琪将军考虑到这边的情况比较紧急,才把我们直接派过来。”增援部队的指挥官迪伦·休斯同样参加过世界大战,军衔和范曜一样都是中尉。
“没关系,可以一边执行任务一边训练,这些日本士兵的素质怎么样?”范曜对日本军人的素质感到好奇,世界大战期间,日本虽然也是参战国,但是并没有参加欧战。
迪伦·休斯做了个鬼脸,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突然宴会厅角落里传出一声惊呼。
迪伦·休斯和范曜看过去,发现一名侍女正捂着屁股满眼泪光。
旁边一名日本军曹正看着楚楚可怜的侍女正色眯眯的淫笑,还把手指头放在鼻子下面搓一搓闻味道。
哎呀,这个样子别提多猥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