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vk6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司禮監 txt-第二百四十一章 將軍可比蘇定方相伴-46337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只是军心士气可用不假,但这建州的路却是真的难走,尤其是这阿布达里岗方圆数十里山高林密,往往走上一两里的平路就得翻上一两座山头。
前一阵还降了一场大雨,这让刘綎部哪怕求战心切,行军的速度却是异常的迟缓。前两日每日行军竟然只有十二三里。
另外,建奴虽然不敢正面来攻刘綎部,但其小股人马却多趁明军不备时袭击。这些个建奴袭击得手之后利用对地形的熟悉逃之夭夭,让明军追都追不上。
几番来回,刘綎大怒,命令其部祖天定、周文等将各派精锐沿途搜剿建奴窝穴,但有发现,不问兵民尽数屠戮。
可惜,周遭一带的建奴早就远遁,留下的不过是些行动不便的瞎子、瘸子,这些人死了倒是帮助建奴解决麻烦。
除了这些麻烦外,刘綎部明军多是南方兵,所穿棉衣在南方还算保暖,但到了这关外苦寒之地却是不能起到御寒作用,尤其是最近的回寒冻伤了不少士卒。
细算起来,这一路深入建州斩杀建奴不过两百余,但自身伤亡倒有了七八百,敌我损失一比四,实在是让明军欢喜不起来。
大军是昨天才到的牛毛岭,此地是阿布达里岗的一处较高之地,再往前走就是四十里开外的家哈寨,过了家哈寨就是建奴老巢黑图阿拉了。
从辽东都司制于嘉靖二十三年的地图来看,黑图阿拉距牛毛岭不足八十里,但这八十里地依现在刘綎部的进军速度,恐怕得走上至少四天。这还是建立在刘綎要舍弃部分辎重的前提下,不然,最少得五天。
考虑到自己已经深入三百里,却仍没有遭遇建奴主力,加之部队也是疲乏,刘綎遂下令在牛毛岭扎营休整两日。
同时,刘綎派人去联络南路从鸦鹘关出发的李如柏部,该部按战前部署应当在刘綎部以西三四十里地的乌鸡关。此关地处托和伦河西岸,为辽东与建州女真地区往来交通门户,地势极其险要。如果李如柏已经攻占乌鸡关,便能成为刘綎部和从抚顺出兵的杜松部钮带。
战前经略杨镐希望杜松能和刘綎、李如柏三部会师于萨尔浒,所以刘綎便必须取得和李如柏的联系,不然他难以知晓西北战局如何。
监军康应乾倒是希望刘綎能够直接率部攻入黑图阿拉,焚了建奴老巢后再南下萨尔浒,和杜松来个南北夹击。
这个方案十分的诱人,因为刘綎这一路并没有遭到建奴阻截,并且种种迹象表明建奴主力应该是被杜松那里吸引过去,那样的话直捣黄龙是有很大胜算的。
但是,想到经略杨镐的严令于萨尔浒会师,刘綎内心便是犹豫不决,他想从李如柏那里了解杜松部的情况再作决定。
可是派往李如柏部的使者尚未返回,担负后军押运粮草辎重的金州游击尚学礼却急报其部北侧发现建奴探马。
“初数骑,后数十骑,再至百骑之多,有打黄旗,有打蓝旗,恐建奴大队人马。”
尚学礼上报之后便命其子尚可进率兵追杀建奴探马,生擒一俘虏,审问得知有建州大将扈尔汉领兵马万余在阿布达里岗东北一带活动。
这个情报引起了刘綎的重视,遂令浙江兵备周翼明率浙兵数千往东搜敌,但并未发现尚学礼部所称的扈尔汉部,只斩杀了几个建奴细作。
监军康应乾分析东北方向可能真有建奴兵马活动,可未必是尚学礼所报的万余,可能只有很少人马,当与大军先前所遇建奴托保部一样,不过是建奴为了迟滞东路军所派的疑兵。
“倘那扈尔汉真有兵马万余,早就当挥师来攻,岂会跟个毛贼一样鬼鬼崇崇,不敢露面呢。”
康应乾的分析很有道理,刘綎也认为朝廷四路大军进逼建州,各路多则近三万,少则也有两万,那奴酋哈赤哪怕稍懂用兵,也会将主力聚集等待战机,不会分兵四出。
因此,命周翼明率浙江兵退回牛毛岭,各部多加警戒就是。
今日,已是在牛毛岭扎营第二日,若今天还不能和李可柏取得联系,刘綎便准备明日向家哈寨方向进军。
昨日狂风骤起,吹倒了不少明军营帐,刘綎于营中巡视之后便命亲兵将自己的镔铁长刀抬出,此刀让他在武举考试中一举成名,力大天下闻,但此后征战沙场却是极少用,原因便是他对众将所说的马不能负。但也非他所说从来不曾使,步战时此刀还是饮过不少人血的。
刘綎将镔铁刀取出,却是想着与诸将较一较力气,好再提升一些军心。此招果然堪妙,一众将领纷纷上前试着举刀,举是个个能举,但舞起来却是不是个个都能。
南京六营都司姚国辅挥了几下,就觉吃劲。
“老夫也是多年不曾动这刀了!”
刘綎哈哈一笑,解去甲衣便去提刀,几圈下来竟是半点喘息也无。但毕竟七旬老人,面色变得潮红不矣。
“老了,老了。”
刘綎将刀放下,对监军周应乾感慨道:“宝刀不老人已老,看来打完这场仗老夫真得弃甲归田了。”
“将军可比苏定方!”周应乾赞道。
“哈哈,战功比不得,年纪却是能比。”
刘綎笑了笑,抬手一直持刀侍立帐前的养子刘招孙:“你老子这辈子没给你留什么好东西,这把刀了从今天开始就归你了。”
“多谢父亲!”
26岁的刘招孙说完便上前提刀,看着竟是轻松的很,把在场的诸将都给看傻了。
刘綎得意的问周应乾:“我这义子如何?监军可知他赤手都能打死老虎。”
“这么厉害!”
周应乾又惊又喜,“老将军真是后继有人啊!”
“哈哈,非如此,我能把刀给他!”
刘綎又是哈哈一笑,寄予厚望的看向义子:“除了刀之外,老子还给了你名字,打完这仗你要不给老子日个孙儿出来,老子便当没你这儿!”
“父亲!”
刘招孙在诸将的哄笑声中面红耳赤,他力大无比,武艺也是高强,可这面皮却是薄的很。
刘綎不再打趣自家养子,看向北方,有些凝重道:“却不知杜松那里进展如何?此人勇猛不在老夫之下,一生可谓从无败绩,如果稳打稳扎,老夫并不担心,只是怕他轻敌。”
“杜总兵自抚顺出,西有马林,东有李如柏,其部更是四路之中最精锐,军械火器也是最多,便是不能退敌,自保也当无虞。”康应乾道。
“但愿吧,”
刘綎摸了摸胡须,“若是杜松能拖住建奴,我部倒是能如监军所说直捣黄龙。”
“将军,我部深入过远,粮草已是不济。这些日子不过破了几处小寨,所得等若没有,不若先破黑图阿拉…”
康应乾是真的希望刘綎能够直接进军黑图阿拉,并非完全是他想抢这头功,而是因为军中的粮草消耗过大,一路上基本没有什么补给。
要是按战前部署去萨尔浒和杜松合兵,粮草压力太大。那黑图阿拉怎么也是建奴老巢,若是破了缴获必多,届时就不必担心缺粮了。
正说着,卫兵来报,说是金州游击尚学礼有要事求见。
“他有什么事?难道是发现那扈尔汉了?”
刘綎对尚学礼印象不深,只见过一两面,因为尚带来的金州兵人数少,所以便让其担负押运粮草的任务。
但对那个从皮岛来的东村却是印象深刻,因为这个东村竟然是倭人。而刘綎麾下就有四百多他当年从朝鲜带回来的倭兵。
尚学礼不是一人来的,与其一同来见刘綎的是大明皇帝亲军的千户大队长沈世魁。
“皇军?”
看完沈世魁带来的大明皇帝亲军提督太监魏良臣的亲笔信,刘綎和康应乾起初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这个皇军是哪路的神仙。
“将军稍等!”
康应乾想起一事,匆匆回自己帐中取来一封半个多月从沈阳发过来的公文。
这封公文倒不是什么重要内容,只是辽东巡抚转来的一份关于粮草交接的公文,但在公文最后辽东巡抚有一语,称皇帝新任内臣魏良臣为辽东镇守太监,这个魏太监手里有一支隶属御马监的亲军将和朝鲜军一同参与平叛。
康应乾是文官,对于镇守太监自然不感冒,加之当时他已随刘綎启程,上面又没有明确朝鲜兵和那支亲军是否同他东路军一同作战,所以便没有太过重视此事。
只以为朝鲜方面不过是出于象征性的尽藩属义务渡江摇个旗呐个喊,而那什么魏太监的亲军则纯粹是来混个军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