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z8wq好文筆的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第688章 時代巨浪熱推-n8l71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张楚随第二胜天进入中元州。
进入中原州后,为了照顾张楚这个第一次出燕西北的土豹子,二人改御空飞行为骑行。
第二胜天为尽地主之谊,领着张楚信马由缰、穿州过省,逢山便入、遇水换船,在中元州各地游历。
在中原州游历了七八日,张楚也的确有大开眼界之感。
就他所见,八百里中元,的确撑得上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平坦而坚实的马道,下至乡镇。
随处可见身穿皂衣的典田小吏,卷着裤腿、扛着锄头,在田地间穿行。
随处可见负刀携剑,骑着高头大马的游侠儿,挥舞着鞭子在马道上奔驰。
连相间老农,面无菜色,满口之乎者也,一副读过圣贤书的模样……
这才是一个泱泱大国应该有的气象!
这令张楚不由的想起了当年的玄北州。
那时候的玄北州,或许教化程度不及中原州。
类似于梧桐里那样的贫民窟,也真是穷得卖儿卖女都卖不出个好价钱。
但这毕竟是极少数。
大多数的玄北州百姓,还是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吃上一口饱饭。
官府也还算得力,境内或许有山贼流寇,但背景深厚如顾雄,也都被官府打压得要为粮食发愁。
公允的说,那时候的玄北州,大体上还算得上是太平、安乐。
民众的日子虽然苦,但也还有一点奔头。
哪怕只是争取一个月吃上三两回荤腥呢?
那也是奔头儿不是。
玄北州是从什么开始变坏的呢?
哦,对了。
是从北蛮人大举入关开始。
北蛮人攻占了北四郡,杀得山河变色、人头滚滚,无数玄北百姓被迫远走他乡,流离失所。
北四郡百姓们的日子,肯定是毁了。
但南四郡,也因为大量的战争难民涌入,物价崩毁、治安崩毁、道德崩毁……平安、安乐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哪怕如今北蛮人已经被他们赶回草原上,玄北州损失的元气,也不是三天两天就能恢复的。
那北蛮人是怎么跨过的永明关呢?
哦,对了。
是因为镇北王霍青,卡在二品晋一品大宗师的瓶颈,再加上寿数到头了,才孤注一掷,携北蛮南下之势,与高坐京城之上的那位九五之尊,隔空下了一盘大棋!
自古君臣多猜忌。
似镇北王这等功高震主,且经营北疆数十年,树大根深的领兵大将,遭君主忌惮是常事。
前代冠军候霍云战死天极草原。
当代镇北军少帅霍鸿烨入京为质六载。
这都只是君主削弱权臣的基本操作而已。
若是换个时间。
霍青不一定敢如此逼迫朝廷。
朝廷也不一定会受霍青如此逼迫。
说到底,封霍青为镇北王,稳定北疆局势,只不过是饮鸩止渴而已。
如今镇北王为一品大宗师,尾大不掉,头疼的还是朝廷的当权者们。
可不巧。
天地界限将开。
九州动荡。
四邻不安。
霍青敢孤注一掷。
朝廷也不敢直撄其锋,只能以安抚为主。
一言蔽之,玄北州的水深火热,不过只是天地界限大开风起云涌的前奏。
某种意义上。
他张楚还是这一番前奏的受益者。
昔年锦天府青龙帮内的韩擒虎、步风等人,乃是郡兵曹陆安狄的亲兵。
而陆安狄,则是霍鸿烨回归北疆,整顿镇北军扫出来的渣滓。
包括当年被侯君棠顶替掉的那个郡贼曹王大人,也是受霍鸿烨整顿镇北军的牵连,才主动“病退”。
若无陆安狄与那位王大人之间的博弈。
张楚没那么快坐上黑虎堂堂主的位子。
若侯君棠没有替掉王大人,走马郡贼曹。
张楚也没有那么快脱离青龙帮,自立四联帮。
包括后边。
若没有北蛮人兵临城下,逼得张楚不得不放弃锦天府,远走北饮郡。
以他家里蹲的性子,他估计会在锦天府做土霸王做到再也藏不住掖不住,才会向外扩张。
如此。
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太平会、北平盟。
连带他开气海与立地飞天,都会往后顺延很多年……就他当年那好逸恶劳的性子,若没有后来这么多的外力逼迫,由着他自己安安稳稳的修行,哪怕有饕餮之体相助,他也得多花费十,甚至是二十年,才有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
还只是有可能!
毕竟不同的际遇,不同的人生。
他如今这一条路是走通了,但不代表换一条路,他依然能走得通,坟头草都三尺高了也说不定。
虽然张楚并不想要这一番“际遇”。
这些际遇也换不回死去的那些人。
但他一直都承认,自己的确是时势造英雄的产物。
他并不特殊。
哪怕他有着异时空的记忆。
哪怕他有着饕餮之体的金手指。
他依然不特殊。
换个人站到他现在的位子,只要选择不错,也能取得他现在的成就,甚至比他做得更好!
毕竟他不够狠。
也没有什么大志。
而直到如今,张楚才陡然醒悟,他所认为的时势,其实只是时代的巨浪上一朵小小的浪花。
在远远的眺望京城,感受着京城上空那庞大得遮天蔽日的万民意。
张楚忽然感到渺小。
感到敬畏。
也感到振奋!
不能再这么咸鱼下去了。
时代的巨浪的确无可抵挡。
但我再也不要做那随波逐流的浮萍!
哪怕是做不了渡骇浪如履平地的万吨巨轮。
也要做博浪的弄潮儿!
……
京城。
宇宙宫大十万亩,日月殿高九丈九。
大离第四位帝王启明帝,头戴四方平天冠,身披赤焰九龙冕服,高坐龙椅之上,清瘦的身躯隐没在一片氤氲的金色光晕之中,从殿下往上望,却只能见到一道如百丈大佛的巍峨人影,站在龙椅之八阶台阶上的司礼太监,与那道巍峨的人影相比,就如同站在巨人脚边的蝼蚁。
殿下衮衮诸公,分文武两班,垂手而立。
从殿上望下出去,人长如龙,数过三百。
按照大离“凡京司文武职事,五品已上及供奉官、员外郎、监察御史、太常博士,每日朝参”的官制,殿下这三百人,最低也是六品气海!
这么多放个屁都能甭塌一座物的强横武者齐聚一堂,气氛却干净得宛如稚子学堂,没有任何人的威压在殿内横扫。
连站在文武前方的三公九卿,气息都平和得如同人畜无害的邻家老叟。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司礼太监高声唱喏道,尖锐的嗓音在空旷的日月殿内拉扯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司礼太监的唱喏声刚落。
堂下就有一道身披朱紫蟒袍,骨架极大的苍髯老者出列,手持朝笏,铿锵有力的沉声道:“臣冉林,再请置四方总督,分镇八州,还四海靖平、八方安宁!”
“臣傅准,附议!”
“臣蔡季,附议!”
“臣文岳,附议……”
苍髯老者话音落,大殿从者如云。
然而多是位列文武两班中段的大臣们在附和。
位列文武两班前段的几位皓首老者。
不是半眯着双眼,形似睡眼朦胧、还未睡醒,
便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听不见也看不见的神游天外之姿。
此起彼伏的附议声之后,殿内已有过三分之一的大臣,站到了苍髯老者身后。
接着便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殿上那片氤氲的金光之后,终于传出了一道淡淡的声音:“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