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px3熱門都市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 ptt-529裘芷仙4熱推-8lzu3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灵云和英琼倒是没想到芷仙一脸的怔忪不是因为修炼法诀的问题,反而是因为是刚才身上的那一圈五彩霞光,生怕自己等众人以为是不告而取的,却不知峨眉此时并未开府,原本封存的大量法宝、灵丹都还没有到出世的时候,就算是灵云,都是想要而不可得。而其他数件衣服一类的防护性法宝,都是有数有主之物,根本就没有封存在仙府之中,而这些有主之物,也不是芷仙能到手的。
那么,芷仙身上的这件仙衣,都不用多想,就知道这必定是哪位前辈真仙看中了芷仙,提前下手,给了小姑娘一份保证,一份安心,就待时机成熟,可能就会上门收徒了。再说此前还有那位只记得存在,却越想面貌越模糊的老祖的吩咐在先,说不定芷仙身上的这份机缘就是与他老人家有关呢,灵云可不会自以为是的觉得芷仙的东西来路不正,甚至心生谋夺,谁知道那位老祖宗有没有留下别的手段呢?
不过此时先下手与芷仙处好关系,却是灵云能做到了,虽说当年长眉祖师有言“三英二云,吾道大兴”,可是有了那位老祖宗掺和,未必不会再多出“一仙”来呢。
英琼看着芷仙因为修炼入门,显得容光焕发,精神健旺,心里高兴的同时,却想起此前失去联系了的余英男了。
營造良好政治生態大家談 紅旗東方編輯部
当初英琼遇到赤城子的时候,就听赤城子说过,他的师姐名唤阴素棠的到山前强收了一个女徒,然后被阴素棠带往云南修月岭枣花崖,原本英琼以为自己又能与好友相聚,却不料中途变故频生,自己终究还是回到了峨眉故地,而英男去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如今怎样了。
銀色音符
戰國風雲之朱雀將軍
说起英男,英琼和灵云倒是有了聊天的话题,不一时,竟然连朱文和金蝉、若兰都凑到了一起,芷仙和刚结束第一次修炼的彩霞也坐到了英琼的身后。
愛我不必太癡心
英琼这一聊,可就打开了话匣子,从自己与老爹李宁流浪江湖一直到在峨眉定居,再到如今又回到峨眉,中间掺杂着与轻云的见面,还有与英男的交往,连带闯荡莽苍山,巧获朱果等等故事,不知不觉就是一天过去,彩霞和芷仙哪里有英琼等人的精力,早就听得神困精疲、酣然入睡了。
第一庶女 愛心果凍
正当英琼讲得精彩,众人也一个劲儿鼓掌时,原本躺倒在英琼身后熟睡的芷仙和彩霞先后在梦中发喊,一个是喊着“不要丢下我”,一个喊的是“不要赶我走”,众人是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到是英琼因为经过了斩杀鬼道人乔瘦藤以及后来进入山洞的经历,急忙给众人解释了一番,还特地提起了芷仙的奇遇。众人对芷仙和彩霞都充满了同情,哪里想到赶人下山,尤其是彩霞,就连老祖师都没有说什么,大约是默认了收下彩霞吧?
倒是金蝉作为此地唯一的男生,倒是对芷仙身上的五彩霞衣倍感好奇,虽说英琼和灵云也转述了芷仙说出的霞衣的功效,但男生嘛,不自己亲自试过,肯定是不甘心的。就在众女纷纷表示要在自家师长面前求情,留下彩霞的时候,金蝉已经悄无声息地摸到了只显示身边,一把就抓向了芷仙的皓腕,然后,就是杯具了。
五彩霞衣自动护体的功能可不是说笑的,对于男生,那自是绝对防御,休想靠近半分,只有对于女生,才会有分辨敌意与否的功效是被激发的,所以金蝉偷偷摸摸一伸手,距离芷仙皓腕还有二寸开外,就已经触动了五彩霞衣的自动防范机制,五彩奇光乍现,金蝉即使早有准备,但一样没有躲开光针的针刺,就好像摸到了毛毛虫一样,手上扎着五颜六色的光针几个大步退出了足有七八丈远。
金蝉的惨叫着实把围坐一团的众女惊到了,一时间青金色遁光冲天而起,还有一道紫色光龙乍现,转眼间竟然扩张到了四五十丈粗细,围着下方的三女形成了一道紫色光环。
“没事!都怪我不好。大姐啊,赶紧帮我那颗丹药,这可是太痛了!”金蝉知道因为临近开辟出通往凝碧崖的通道,而开辟通道之后不久,按妙一夫人的仙示,就会有群魔来袭,所以近日来众人多少都有些精神紧张,要是因为自己的动作,叫众人误会,可就不好了。
幻魔魂
絕世風華:妖嬈馭獸師
總裁妻子太迷人 圖拉紅豆
灵云、朱文和若兰都是能御剑飞行的,此时听了金蝉的叫喊,才知道是虚惊一场,急忙降下剑光,来看金蝉的手臂——五彩奇光是一闪不见了,此时再看金蝉的手臂,只能看到一片红肿,就连触碰都不能,更不要说往手臂上抹药了。灵云嗔怪地看着金蝉,金蝉瘪瘪嘴,还是开口了:“不是听说芷仙姊姊身上五彩霞衣十分神奇吗?所以我就去摸了一把,结果……”
灵云等人是哭笑不得,可是又不能对金蝉不管不理,毕竟要想开辟出通往凝碧崖的通道,金蝉的这个男生,可是少不了的苦力哦。
“解铃还须系铃人,”英琼看着灵云眉头紧皱,金蝉一脸的可怜巴巴,就连朱文都是眼神黯淡,急忙给灵云提醒道:“这是还的看芷仙姊姊有没有办法啊。”
灵云恍然:“是了,是了,虽说芷仙妹妹现在还不能对这件法宝使唤的如臂使指,但是毕竟得了全套的法决,应当有治疗的手段,免得误伤了同门。”
朱文心急金蝉受疼,虽然从云南桂花山回来之后,就有意无意地开始疏远金蝉,但情愫早生,真看到金蝉受苦,却怎么也无法旁观了,闻听英琼和灵云先后认定了芷仙会有办法,早就一溜烟儿跑到芷仙身边,轻轻摇晃芷仙的身体,想让芷仙清醒过来。
芷仙和彩霞一样,都是经过了一番大悲大喜,心情虽然开始平静下来,可是一样紧张的要命,即使熟睡,也是警醒万分,而芷仙与彩霞两个中彩霞因为是真的失了元阴,更是自惭形秽,不等朱文走到芷仙身边,彩霞倒是先醒了过来,看朱文轻摇芷仙的身体,就知道有事,急忙掏出一块手绢,在身后的水盆里沾了,轻轻给芷仙擦了擦脸。
冰凉的手绢沾面,倒是让芷仙立刻警醒了过来,看到朱文一脸急色,芷仙也是急忙发问是出了什么事情,朱文立刻就把金蝉的囧境说了,芷仙也是挠头,这种事情没有处理过呢,心急之下,轻咬着红唇,也拧起了眉头——修炼时脑海中自动浮现的功法口诀,不修炼时芷仙可不知道怎么找啊!
朱文心急,看着芷仙拧着眉头一脸的愁苦,以为是芷仙没有办法,差一点眼泪就流出了眼圈,抓着芷仙的手也稍微用了些力,芷仙虽然吃了英琼前后三枚朱果,也修炼了一回峨眉练气决,可毕竟刚刚入门,如何与朱文这等能御剑飞行的准散仙相比,那手臂可是受不了朱文的力气,只听“哎呦”连声响起,却是芷仙被朱文抓的疼了,而使得五彩霞衣再度发威,就连朱文也被几只五彩光针刺中了掌心,先后叫起疼来。
这一下可是让芷仙慌了手脚,急忙喊到:“我没想扎你啊朱姊姊对不起啊,这可怎么办啊?”喊声中带着一种绝望的味道,听得灵云心里就是一紧。不敢怠慢,灵云急忙问道:“芷仙妹妹,你不知道如何控制身上的霞衣么?”
芷仙急道:“灵云姊姊,小妹只是知道这么一篇东西,可是没有记住,现在又怎么找出来看呢?”
穿越之我是庫洛洛 安琪爾
“哈!”灵云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到一阵无力,可不是吗,英琼还好,此前灵云给英琼讲解了很多修道的知识,但是芷仙和彩霞因为地位未定的缘故,可是没有人给讲这些常识,怪不得芷仙扭扭捏捏的什么都不讲,不是芷仙不愿意,而是根本无从说起啊。
灵云急忙给芷仙讲了一遍如何回忆功法口诀等手段,芷仙这才小脸通红地打出了此生第一个手决,呈兰花状的五指一收,好像是花苞一样,随即食指从花苞中伸出,其余四指盘绕在食指之旁,一道青茫茫的光束从食指发出,落到朱文肿胀起来的手掌上,顿时就是一阵清凉,朱文肿胀的右手也肉眼可见的恢复了原状,不仅如此,这只右手甚至还变得更加的晶莹起来。
朱文忍不住呻吟一声:‘真舒服’,声音虽小,却被大家听了个分明,让朱文也不觉得脸上飞红。见得朱文没事了,金蝉立刻就凑了过来:“该我了,该我了,芷仙姊姊刚才是我不对总想试试你这件宝贝的威力,如今苦头也吃了,还是赶紧帮我止疼吧,哎呦,可是真受不了啦。”
看见金蝉天真烂漫,虽说是金蝉自找麻烦,又是针对自己,可是芷仙却是觉得很舒心,这要不是把自己当做是一家人,金蝉可是不会这样说或者这样做的,芷仙可是见过金蝉手指两道红紫剑光与英琼的紫郢剑相斗的风采,知道金蝉不是个善茬,此时金蝉扶弱,又不见外,芷仙也是横了金蝉一眼,而手中法决也是同时生变,食指收回,而中指突出,一道灰黑色的光芒落到了金蝉手臂上,同样的清凉包裹住了金蝉的手臂,红肿也是如响斯应的消退了下去,恢复了金蝉精光莹白的本来面貌。
这一下不只是金蝉,就连朱文和灵云、若兰还有英琼和彩霞都围住了芷仙,对这件五彩霞衣,嗯,更多的是对操控五彩霞衣的这篇法决十分感兴趣:这解除五彩奇光的法决竟然还有美颜美容的效果,可是把除了金蝉这个男生之外的所有女生都吸引了——就算是修道人,嘴里说着不在乎相貌、青春、肌肤,可是口嫌体正直,大家还都是颜控啊!
英琼此前随着神雕佛奴到过凝碧崖,但是那是从一处云蒙雾锁的崖洞中冲过,却没有步行的经历,对于妙一夫人的仙示,也是满是兴趣,看着朱文和金蝉都被芷仙解除了疼痛,就有些亟不可待地催促起了灵云,还是先打通通道才是。
我的群員是大佬
本来就是英琼的旧居山洞,众人原本实在洞外闲聊,英琼这一提议之下,众人都欣然同意,随即又钻进了山洞,直往深处走去。
英琼在山洞生活数月之久,知道山洞尽头是一块石壁,原来因为老父李宁生病、拜师,而后仅剩自己独自生活,却又多了英男这个好友,这山洞深处却也从来没有注意过,如今听灵云一说妙一夫人的仙示,这才晓得原来山洞深处的石壁竟然别有枢机。
看到石壁,自然是若兰取出紫烟锄,然后金蝉出力,向着石壁劈砍,只是几下之后,石壁上就有大大小小的石块掉落下来,随后轰然一声大响,石壁坍塌了一半,露出一个六七尺高两尺来宽的门户。金蝉心急,一马当先窜进门户,却发现这里原本就是后洞洞门所在,只是人为用石块砌成石壁封印了起来,整个石壁后仅有两丈进深,还是一个向下的斜坡,斜坡下,就是万丈绝渊,云封雾锁的,一眼看不到底。
门户之后,地洞的正中央,还有一块方圆丈许厚有三四尺的巨石,上边有层层的金光符箓包围,那通往凝碧崖的门户,应当就在巨石之下了。若兰从金蝉手里抢过紫烟锄,对着巨石就是几下,直打得巨石火星四溅,金光乱闪,但巨石却纹丝不动,就连一星石头渣子都没有落下。
灵云急忙伸手止住若兰,这石头能扛得住紫烟锄这等法宝的劈砍,绝不是巨石本身的缘故,这里曾是白眉和尚驻锡之地,那么就应当是有白眉禅师的佛法封锁。当下灵云一把拉过英琼,二女对视一眼,双双在巨石前对倒在地,虔心向白眉禅师祷告,而后英琼接过若兰手中的紫烟锄,只轻轻一挥,偌大的巨石就碎成了一地,被灵云双手一扫,都扫出了门户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