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80l2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第2093章 趁機要挾熱推-oxyor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刘封将关内需要准备之事以及暗号都嘱咐戚华瑶,让她见机行事,商议已定,二人不敢多耽误,戚华瑶先走,刘封假意追赶。
帝國巨星
戚华瑶干脆扔了头盔,假装战败回阵,此时两军还在对峙,看到二人回转,戚华瑶丢盔败退,疏勒军一阵骚乱,想不到那招魂铃居然会对刘封失效,难道这就是大汉麒麟王的实力?
戚渊德见势不妙,赶忙接应戚华瑶引兵退入关里,汉军也接应刘封也收兵撤队,双方各自罢兵,一切又归于平静。
戚渊德撤队回到帅府,挥退众人问道:"丫头,今日与刘封交战,为何那招魂铃失效?
""我也不知道其中缘由,"戚华瑶秀眉紧蹙,"这刘封果然深藏不露,女儿早时不服气,用尽全力也非他对手,便想用招魂铃对付他,岂料他只是暂时眩晕,却没有掉落马下,等追到山中,反被他杀败,若不是走得快,差点就回不来了。
"“你能安全归阵就好!”
新婚難眠,總裁意猶味盡
戚渊德吃了一惊,忙问道,"你仔细检查一下那铃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所幸你还安全归来,如若不然,老夫虽九死不能赎罪!方才是我太过着急,丫头你千万莫怪。
""我也知道爹爹救人心切,不会怪你!"戚华瑶摇摇头,忽然招呼一名亲兵过来,那人才躬身施礼,她掏出铃铛一晃,那士兵便应声而倒,蹙眉道:“这铜铃无事,真是奇了怪了。”
“快给他解药!”
戚渊德哭笑不得,叹道,“传言刘封身怀绝技,此人果真神秘。”
戚华瑶俯身救人,心中却暗自高兴,等那人醒转之后抬头问道:“爹爹,如今太子被俘,我们该如何是好?”
戚渊德还未想出对策,五名监军和优勒王子的侍从便闯了进来,听说太子被俘,一个个神色惊慌,不由分说就催促戚渊德立刻发兵救人。
大堂上吵作一团,戚华瑶借机请命去守城,戚渊德被这些人吵得焦头烂额,又担心汉军会来偷袭,匆忙答应,命她紧守关门,不可出战。
那几人围着戚渊德吵闹不休,终于激怒了老将,大喝道:“出战都是尔等为太子出谋划策,此时被擒,老夫已经尽力相救,小女几乎遇险,汉军守备森严,只能缓之。”
驚世大海難
先前的李公公阴声道:“老将军该不会是因为太子这几日有所冲撞,故意不肯全力救人?”
戚渊德大怒,指着他骂道:“李公公,老夫将全城兵马都交由你掌管,你去救太子,如何?”
“你……”李公公脸色一变,却说不出话来,他本想把责任推到戚渊德头上,哪知道这老家伙看起来耿直,却也不会轻易上当。
戚渊德冷笑道:“出战之事,都是诸位向太子献策,老夫多次阻拦无果,才中了刘封之计,此事人人得见,老夫自当如实上奏,请大王圣裁。”
李公公一阵干笑,忙说道:“大将军息怒!无论如何,眼下还是商议如何救出太子要紧,毕竟这是在骆驼岭,太子被俘,若有危险,大将军也难逃干系!”
“对啊,人是在骆驼岭出事的,大将军你也有责任。”
“要是大将军亲自临阵观战,太子也不会被人所擒。”
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一边将戚渊德拉下水,一边劝慰他,他们也都明白,如果真的惹怒了这老家伙撒手不管,先被问责的肯定是他们几个,要想救出优勒王子,还要倚仗戚渊德才行。
戚渊德终究还是忠心耿耿,也不可能当真放弃优勒王子不顾,忍了怒气与几人商议对策。
但眼下兵力不足,打又打不过,人在对方手里,随时都有危险,几人也是一筹莫展,讨论了半天也没有个稳妥的办法。
就在众人无奈之际,忽然亲兵进来禀告,刘封派人送来书信,戚渊德赶忙接过来观看。
看了一眼之后脸色阴沉:“刘封欲用太子换骆驼岭……”“岂有此理,这是要挟,赤裸裸的要挟!”
漢兒不為奴
李公公闻言扯着嗓子大叫道,“天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
戚渊德将书信摊开,叹道:“但太子被俘,刘封以性命要挟,谁敢拒绝?”
李公公神色一滞,他也不敢拿太子的性命乱说话,万一将来太子活命,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其他几人也都低头不语,虽说是疏勒王派他们来监军,有参赞军事的职权,但平日里指手画脚无关紧要的事情头头是道,到这等关键决策还是不敢说话。
放弃骆驼岭意味着疏勒无险可守,汉军长驱直入,到时候问责起来同样是死罪,还会成为疏勒的罪人,谁敢做这个决策?
戚渊德冷然扫视几人,缓缓道:“刘封在信中说明太子身份非同等闲,恐我等不能做主,已经派人直接去疏勒城向大王交涉,我们在此等候消息即可。”
“这个刘封,还真是诡计多端。”
李公公暗中松了一口气,摇头苦笑,接过戚渊德手中的书信一看,惊呼道:“他还不让龟兹援军靠近?”
戚渊德点头道:“不错,在大王回复之前,非但龟兹援军不得靠近骆驼岭,我们也不能出兵,否则太子性命不保!”
“好毒的计策!”
李公公一阵咬牙,大骂刘封卑鄙无耻,将书信递给其他几个监军。
重案緝兇
剩余几人凑过来一看,见除了用太子交还骆驼岭之外,还告诫戚渊德在此期间不得派兵外出,若是汉军斥候发现骆驼岭出兵,立刻将优勒王子斩杀。
另外请戚渊德立即向龟兹援军送信,在疏勒王回复之前,龟兹援军不得靠近骆驼岭,一旦龟兹援军进入骆驼岭五十里以内,他们也将收到优勒王子的人头。
几人看罢书信一阵默然,除了怒骂之外别无他法,此事已经无法挽回,太子在汉军手中,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一切只能按照刘封的要求照办,先保住太子性命,至于如何抉择,等候大王旨意就是。
“诸位先去歇息,老夫立刻派人与龟兹兵马联络。”
戚渊德长叹一声,将书信放在书案上,快步走出帅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