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3xf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的一天有48小時笔趣-番外二 勇氣2(感謝盟主磨針井人)分享-jdxeo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小說推薦我的一天有48小時
陈帆见到洗手台前的两人胸口就有点发闷,因为对方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应该就是学校里那些不好好学习,抽烟喝酒,还跟社会上人士有来往的不良少年,陈帆之前就有看到过类似的家伙课后的时候去某个班级门口堵人,又或者带着自己的小女友在走廊招摇而过,看起来威风凛凛。
虽然其中绝大部分人在高考后都会迅速被社会淘汰,毒打,但是至少在高中的这段时间,他们的确是位于金字塔上层的存在。
都市縱橫之猛將出動
而相比之下作为路人甲的陈帆,则无疑就是塔底的地砖了,所以在听到对面跟他说让他不要在这里上厕所的时候,陈帆没有质问这里明明是公厕,为什么不让他进,而是很明智的准备听话离开。
但就在他准备转身走人的时候却听到了厕所里传出一个激动的声音。
“那球就是一个好冒,我根本没有打到你的手!周围的人都可以作证。”
陈帆的身子一震,因为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很熟悉,那是王睿哲,跟他一个小区长大的最好的朋友,跟陈帆不同,王睿哲从小就有点多动,再加上刚刚16岁就已经长到了1m77,他虽然学习一般,但是体育成绩一直很好。
尤其篮球,突破犀利,三分神准,再加上防守强硬,每次他一出现在篮球场上,立刻就能吸引到不少异性的目光,还不时会有女生给他送水,再加上他的长相也不差,就好像是漫画灌篮高手里的流川枫一样。
幾度深愛成秋涼
而且这个流川枫还不像原作里那么高冷,很是热心肠,在同班男生中也很受欢迎,至于陈帆,从小到大更是没少受王睿哲的照顾,陈帆还记得自己初中的时候,他被附近的小混混勒索,就是王睿哲为他出的头。
上了高中后两人虽然不在一个班,但是王睿哲也会不时的问问陈帆的近况,看他有没有遇到麻烦。
只是陈帆没想到自己没遇到什么麻烦,王睿哲倒是先遇上了。
厕所里王睿哲的声音刚落,就有另外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你小子打球手上动作不干净也就算了,嘴巴怎么也不干净,刚才我们不是已经问过周围的人了吗,大家都说看到你打手了。”
“那还不是因为他们害怕你和你的那些……唔!”王睿哲气愤道。
不过这一次他话还没说完,似乎身上就挨了一拳,发出一声痛哼。
“md,还tm嘴硬,之前打球的时候就看你不顺眼了,一副迪奥到不行的样子,看着就欠收拾!”
陈帆听到了里面拳头落下的声音,还夹杂着王睿哲的零星反抗,但是似乎双拳难敌四手,他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不过他并没有呆立太久,很快身体就被人推了一把,之前那个让他去别的地方上厕所的不良男生又开口道,“看什么看,你也想进去一起挨打吗?”
我真的是宰相兒子
陈帆听到这句话,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了。
事后无数次,陈帆曾希望那时的自己可以再勇敢一点,只要一点就好,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那里,被那个看起来就很凶恶的不良给一起拉进厕所里陪王睿哲挨一顿打,也好过像当时那样真的被吓到后退。
可惜时间没法重来,这个世界上也不存在如果。
師傅越來越幽默
那时的陈帆完全被恐惧所包围,这是食物链底端的小型食草动物在面对顶端的肉食猎食者时天然的恐惧。
而对面见陈帆后退脸上的神色也很得意,“你也别想着去报告老师或者学校的门卫,我已经记住你的长相了,你要敢把这事儿告诉别人,那以后我们每遇到你一次就打一次,知道吗?”
陈帆听到这句话心中最后一丝勇气也消失了,只觉得浑身的肌肉都变得无比的僵硬,只是在本能的作用下机械的点了点头。
然而对面不良却似乎并不满意,“艹,你是哑巴吗,我tm问你话呢。”
君心難再求
“知,知道。”陈帆唯唯诺诺,声音比蚊子还小。
“大声点!”不良不满道。
然而现在的陈帆整个人就像是被卡住了脖子,他根本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生怕被厕所里的王睿哲给认出来,就在不良的不爽值累积的越来越多,就要发作的时候,他的另一个同伴,看起来稍微好说话一点的家伙开口道,“算了吧,他应该已经知道厉害了,让他走吧。”
说完他又看向陈帆,“还傻愣着干嘛,不快点滚?”
陈帆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如蒙大赦,低头快步又从篮球场前走了过去。
他这一路上都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打开书包拿出了作业本,想写作业,可却一个字也写不进去,中性笔的笔尖悬在空白的纸张上,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了陈帆的心头。
他就这样抛下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那个愿意为他出头的朋友!!!
任由后者在那个厕所里被人殴打,可是他却什么也没做!
陈帆不知道厕所里的王睿哲有没有听出他的声音,又或者那边的篮球场上是不是有人认识他,会把之前发生的一幕告诉王睿哲。
一直到这时陈帆才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失去自己最好的朋友,而这还不是最让他感到害怕的,最让他害怕的是不得不直面自己心底的懦弱,承认自己是个没有勇气的人。
而这,才是陈帆真正难过的地方。
…………
陈帆抓紧了手中的自动铅笔,下课铃已经响起,讲台上的老师也开始布置起了作业,但是陈帆已经没有心思去听他具体在说什么了。
他收拾好了书包,等到老师宣布放学后就第一个冲出了教室,甚至都没有像往常一样装作不经意的跟在短发女生的身后再目送对方离开。
按照陈帆的习惯,他在离开学校后一般都是直接回家的,但是这一次他也没有这么做,只是漫无目的的在学校附近的商业街上游荡,直到天色暗下来,就像是一只大庙不收小庙不要,又找不到自己坟头的孤魂野鬼一样。
这个世界上,被别人讨厌并不可怕,但如果连自己都嫌弃自己,那才是真的无可救药!
陈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了一台盲盒机前。
现在很流行这种东西,商家们先是搞出一点吸引人的噱头来,然后再把一堆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塞进自家的盲盒机里,消费者实际上能抽到有价值东西的概率比猪场的那些氪金手游抽到ssr的概率还低。
平时的时候陈帆是不会去给这种东西交智商税的,但是今天他却鬼使神差的停在了一台盲盒机前,掏出手机,扫了上面的支付码。
随后,就见一只盲盒就从货架上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