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s2a优美都市小说 我的一天有48小時-番外二 勇氣1(感謝盟主infinityykz)讀書-vuxqs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小說推薦我的一天有48小時
据说陈帆的父母给他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希望他能像大海上的风帆一样无惧风浪,勇敢前行。
但是陈帆却觉得自己和这个名字一点不搭,他觉得自己更应该叫陈凡,在人生的前十六年里他一直表现的平平凡凡,一路从幼儿园念完初中,他都是班上最普通的那个孩子,学习不好不坏,成绩在班里属于中下游。
既不是那些被老师天天挂在嘴边称赞的重点苗子,但也没差到要三天两头被请家长的程度,自然也就没有堕落成那种整天打架斗狠,满嘴江湖义气,被很多小姑娘觉得痞帅,能分泌荷尔蒙的不良少年。
再加上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体育和才艺项目,长相更是平平无奇,他觉得自己就像动漫里那种纯粹被用来充数的路人,而且赶上画师想偷个懒或者制作组经费不足的时候,连五官都懒得画,直接放个白板在那里糊弄观众,还美其名曰意识流。(这里点名几原邦彦监督~)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陈帆觉得自己从小到大和勇敢一点也不沾边,尤其是几天前发生的那件事情。
囚鳥之舞
升上高中后,他的日子和之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虽然换了新学校,换了一批新的同学和老师,但是他依旧在兢兢业业的扮演着自己的路人角色,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合群,努力附和着周围人的每一句话,即便他的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
和大家聊一样的体育比赛,假装自己是某热门球队的球迷,哪怕他并不喜欢那只球队,兴致勃勃的谈论这电影动画中哪个女性角色的胸看起来更大,听周围的男生发出阵阵怪笑,尽管他觉得这样并不太礼貌。
每次聊到类似的东西,他都会有些紧张的望一眼斜对面桌的那个短发女生,害怕对方听到了他的话,会对他感到失望。
鐵雁霜翎
但其实陈帆自己也清楚,短发女生根本不会在意他说什么,就好像动漫里的女主角不会在意偶然跟自己同框的路人甲脸上有没有五官一样。
然而或许每个在苦苦暗恋的小透明心中都怀有着一丝侥幸,觉得自己只要还没有开口说出那四个字,没有被对方明确拒绝,那么就还有可能,因此哪怕是三路被破,英雄读秒,整个基地只剩下一颗光杆水晶,可就是固执的不肯在聊天栏里打出GG。
未來手機 伏醉
陈帆有时候也会觉得这样不上不下的自己真的很傻,盘算着要不干脆把心一横,赌一把大的,明天就去告白,无论成败至少都能得到一个结果,就算是死也能死的明明白白,再说了,不是还有那万分之一活下去的概率吗?
可是他准备好了情书,对着镜子演练了无数次告白时要说的话,甚至想好了放学后该怎么让对方留下,却依旧没有勇气踏出那最后一步。
每次事到临头他都会告诉自己,明天吧,明天就去,因为对路人甲来说,明天永远是最好的时机,然而从初中,到高中,再等将来上了大学,他所等的那个明天永远也不会到来……
陈帆觉得,自己和勇气那种东西,真的就好像是绝缘了一样,白瞎了父母给他起的这个名字。
最近班上忽然开始流行起了一本名为《我的一天有48小时》的小说,为了融入集体,陈帆也看了,本来只是抱着能和大家有共同语言的想法才点开的,但是随后陈帆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本小说。
他很喜欢小说里的那些千奇百怪的故事,喜欢小说的主角,那个叫做张恒的男生,对方和他完全不同,永远那么冷静,而且充满了勇气,不管前方有多少危险,哪怕被逼入绝境,那份勇气也都不会消失,帅气的好像英雄一样。
张恒就像是陈帆一直希望成为的那种人,成熟,可靠,他甚至不需要光和热,因为他自己就能发光!
末代天策 蘇漁川
还有十分钟,台上的老师才能上完最后一节课宣布放学,陈帆百无聊赖的用自动铅笔,在笔记本上画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线条,假装在记笔记,但是实际上他的思绪却是已经飘到了三天前。
那天正好轮到他们小组做值日,老好人加路人甲的陈帆那天是最后一个走的,还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写了会儿作业,原本打算直接去搭公车,但是走到楼下的时候临时起意,又决定去上趟厕所再走。
肅肅花絮晚 一把蘑菇傘
而那也是陈帆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情,如果有可能他愿意用一切代价来换自己改变那个愚蠢的决定。
豪妻的億萬老公 夜影妖
那天的陈帆,因为已经下到了楼下,所以他去的是操场旁边的那座公厕,那里刚修不久,造型宏伟,足足有两层,女厕在上,男厕在下,一度被人戏称为小布达拉宫。
豪門隱婚:蜜寵甜妻99天
当然学校的女生其实不怎么喜欢这座厕所就是了,虽然减少了被偷窥的风险,但是每次上厕所还要爬楼梯,在校领导眼中大概觉得你们年轻人嘛,有活力,应该都不在乎这点路,但实际上对于年轻人来说,熬夜可以,爬楼哪怕多爬几步都有可能会要了自己的狗命。
重生之星光璀璨 雁舞流年
陈帆这一路上都在胡思乱想着短发女生的事情,想到了她今天跟男班长多说了几句话,陈帆之前就怀疑两人之间好像有点什么,因为短发女生和男班长说的话都快超过她跟其他男生讲的总和了,但是陈帆又安慰自己他们一个是学委,一个是班长,会聊些工作上的事情也很正常。
而正是因为他的走神,在经过篮球场的时候没有发现那里的异常,打球的人明显比平时要少,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而且其中一个篮球架还空了,要知道这在为了抢篮球架都有可能打起来的高中里可不是什么容易见到的景象。
可惜陈帆运动神经一般,平时也不打篮球,顶多在班赛的时候给大家跑腿买买水加加油,所以也没意识到篮球场这边的异常。
直到他走到厕所前,注意到了洗手池那里站着的两个高年级男生,其中一个看起来就一脸凶相的人对他说,“喂,去别的地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