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48t优美都市言情 踏星 txt-第兩千三百四十四章 招搖相伴-8hnom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树之星空各个角落,不少人瞪大眼睛,目光泛红,陆家,回来了?
冒险王站在树干上抬头望着,长呼出口气,不用躲躲藏藏了。
那个曾在中平界帮过陆隐的种地老者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终于回来了。
一个个人如同获得新生,敬仰而又期盼的望着陆隐的身影。
中平界,种子园内,弄三娘,农烈等人震撼,“陆家回来了?怎么可能,四方天平会同意?”。
族长农崖瞳孔闪烁,“看来陆小玄遏制了四方天平”。
弄三娘不解,“凭什么?陆家整体被放逐,没人能帮他,四方天平随便一位老祖就可以解决陆小玄,他是怎么做到的?”。
倒不是说农家不希望陆家回归,而是如今看到的一幕太过震撼。
四方天平与陆隐达成协议又没有对外公开,他们这一刻遭受的冲击实在太大太大。
农崖也不理解,他当即联系老祖。
刘家同样如此,苍老的奕剑大宗师佝偻着腰,带着笑意望着陆隐屹立狱蛟头上,“当年的那个小子,真的回来了”。
“小石头如果还活着多好,原以为七英杰成就了一个白仙儿,现在我们要收回这话了,究竟成就谁还未知”,刘一手道。
更远处,章顶天握紧刀柄,抬头看着,回来了吗?真的站在同一片星空下了,然而差距真是太大太大。
中平界角落处,鬼渊一双双眼睛看着上空,“死神传承归来,静待老祖命令”。
顶上界,四方天平无数人看着影像陷入呆滞,无数人询问为什么陆家人可以安然无恙,为什么陆家余孽那般嚣张?
明明是要被整个树之星空追杀的对象,却傲视星空。
夏太笠气的跳脚,“打他,打他,老祖为什么不打他?”。
夏洛无语,这也太高调了。
武太白摇头失笑,有的人终究凌驾九天之上,无法比,比不了啊。
夏邢面色低沉,他体内的死神印法还没被解除,残刀被陆小玄拔走,他等于没有了以残刀证明自己的价值,外人不知道,他这种嫡系却知道。
分身取代主体是大忌,这是唯有夏家修炼九分身之法才知道的禁忌,没有了以残刀证明价值,哪怕之前拔动过,但残刀都没了,神机老祖会不会杀了他?他没把握。
这段时间夏子恒对他也有怀疑,主要是因为之前他帮陆隐圆谎,说过陆隐联系古言天师观礼,实则陆隐根本不可能联系古言天师。
他对夏子恒的解释是看到陆隐在联系,却不知道对方不是古言天师,是疏忽,然而夏子恒信不信是另一回事。
他这段时间过的很忐忑。
無限逆襲
而今看着陆隐逍遥,他心中更不是滋味。
寒仙宗,雨晨呆呆望着,眼中带着奇异之色,曾经她因为白少洪的死愤恨陆隐,而今,看着陆隐肆无忌惮的行走顶上界,或许,这也是一个机会。
角落处,一个男子玩命奔逃,身后追着一群巨兽要踩死他,男子惊叫,不时跳起来躲避攻击。
忽然的,男子看着上空扭曲的影像,看到了陆隐,“陆小玄?”。
他叫花贝贝,曾与陆隐在背面战场相识,不过他认识的是龙七,而随着龙七被揭露是陆小玄,他也就认识了陆小玄。
王妃女神探 蓬雨
现在的人这么嚣张吗?陆小玄居然光明正大在顶上界招摇了?
后面,一头犀牛样式的巨兽狠狠拱了他一角,花贝贝捂住屁股再次玩命奔逃,“救命啊”。
王家大陆,小残望着头顶,他认出来了,那是陆小玄,也是,龙七,他曾交易给他慧根,然而没过多久,此人就被揭露身份,整个树之星空追杀,而今居然能这么走在顶上界?
龙山之上,龙天握紧双拳,陆小玄,龙七,玉昊,都是他,都是这个混蛋。
伪装龙七,这个混蛋单挑四少祖,把他们困在坐忘之墟,抓走了龙夕,还把他的凝空戒都搜刮了,令白龙族蒙羞,遭受树之星空嘲笑。
伪装玉昊,这个混蛋更是看出了祖莽血的弊端,让白龙族名声扫地,尽管没有外传,但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尤其四方天平,以后在抢夺外姓修炼者方面,白龙族将毫无优势。
就是这个混蛋,为什么什么都是这个混蛋做的?
龙天很想跟他打一场,但也只能想想,这混蛋越来越变态了,竟可以凭三次源劫单挑四位半祖,他根本无法想象怎么做到的。
唯有星姐能媲美此等天赋了吧。
都市靈劍仙 巫九
守腦如玉 咪蒙
无数人看着此刻的陆隐,感受着他的张狂,感受着他回归的渴望,这一幕,陆隐等了太久,那些陆家遗臣也等了太久。
扭曲的虚空被撕开,来自白望远。
陆隐看着主宰界,“白前辈,不用这么小气吧,只是个仪式而已”。
白望远几人脸色阴沉如水,陆隐此刻越张狂,越体现他们四方天平的无能。
此刻,整个树之星空都知道陆小玄回来了,这意味四方天平拿他无可奈何,对于四方天平威信的打击无可估量。
然而事实已经发生,他们也没办法,唯有期待陆隐尽早达到半祖境,到时候再诛杀他。
“陆小玄,第四阵基已经空出,你再不接手,永恒族就打上来了”,白望远低沉道。
陆隐笑了笑,让所有修炼者登上狱蛟后背,一拍狱蛟,“冲”。
狱蛟张牙舞爪,祖境之力肆无忌惮的宣泄,摇曳顶上界,冲向背面战场。
中平界,文院长等人震撼望着影像消失。
“那是,陆小玄?”,唐先生骇然。
小文先生震撼,“是陆小玄,他回来了”。
“不可能,陆小玄怎么可能在顶上界自由行走,四方天平会放过他?”,郑先生第一时间否定。
然而众人看到的却没有错。
“不仅陆小玄,他还带来了无数修炼者进驻星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顶上界”,未先生惊叹道。
策东来与文院长对视,“那个山坳”。
文院长点头,“那是唯一与废弃之地连接的地方,少有人知道,只是四方天平为什么会放过陆小玄?难道陆小玄投靠四方天平了?”。
此话一出,他自己都觉得好笑,即便陆小玄放下仇恨投靠四方天平,四方天平也不可能放过他,这是无解的仇恨。
如今他出现,只有一种解释。
尽管众人不敢相信,但却被逼着相信,四方天平–服软了。
佞華妝
“他怎么做到的?”,策东来不解。
文院长也不解,他忽然目光一亮,“我继续拖住穆尚,你们赶紧联系陆小玄,看他能不能帮我忆贤书院”。
其余导师皆振奋,唐先生第一时间联系陆隐,一定要联系到,一定要联系到啊。
没人比槐先生更希望陆隐救忆贤书院了,他心里极其恐慌,书院一旦被摧毁,他就完了,看着穆尚破解原宝阵法,他很想站出去说一句投降,但现在投降也没人要,唯有跟书院共存亡。
一定要救他们呐,玉昊先生,你才是书院最受欢迎的先生。
顶上界最南方,遮挡背面战场与顶上界的是树之界。
背面战场太残酷,有些东西还是不让寻常修炼者看到的好。
树之界就将整个背面战场遮挡了起来。
狱蛟很快到达树之界外。
一个个树之星空修炼者呆呆望着狱蛟,不知道该怎么办。
染染軍婚記
狱蛟恐怖的气息让他们直发颤,他们也是经历过背面战场生死的人,但着实没经历过祖境压力,那是另一个层次的压力,不是不怕死就可以顶住的。
尤其狱蛟喜欢张牙舞爪,差点没把他们吓趴下。
陆隐刚要指挥狱蛟冲进去,云通石震动。
傲氣沖天
来了这方星空,他自然用起了云通石,无线蛊同样要用,可以与第五大陆联系。
一个无线蛊,一个云通石,不方便,还是都用无线蛊的好,今后他要将无线蛊推向树之星空。
“玉昊先生,是我”,唐先生影像出现,焦急看着。
陆隐诧异,“唐先生?怎么了?”。
唐先生道,“玉,不对,陆小玄,忆贤书院遭逢大难,不知你可愿意帮忙?”,他将云通石对准远方,文院长又进入了原宝阵法内想要拖延穆尚的解语,而远处还有五位半祖。
“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们也不想麻烦你,但”。
“唐先生,我也是书院导师,书院出事,只要有能力,自当帮忙”,陆隐打断了唐先生的话说道。
唐先生大喜,“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陆隐没有急着进入背面战场,就在树之界外静静听唐先生说着忆贤书院遭遇的困境,“这么说,只要书院有学生,就可以继续维持下去了?”。
“话是这么说,但即便有学生也要进的来才行,而且原宝阵法也维持不了多久了”,唐先生为难。
“原宝阵法还可以维持多久?”,陆隐问道。
唐先生看向策东来。
策东来道,“火凤暗凰消失后最多维持两天,这还是院长尽全力拖延的前提下,如果院长不拖延,今天就会被破,穆尚是原阵天师,他已经解语十天了”。
陆隐取出无线蛊,联系了–补天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