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mbt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巖忍者日誌 夏侯龍城-第六十四章 殘酷看書-z3dlj

巖忍者日誌
小說推薦巖忍者日誌
无孔不入的白绝让各个战场都陷入战事焦灼之中,连天空都不能避免白绝的渗透,白绝强大的伪装能力可以伪装成任何人的样子,连白眼都无法察觉到其异常。
虽然上原提供的关于白绝的翔实情报让联军早早做了准备来应对白绝的渗透,但这只能避免联军被打一个措手不及,减少些伤亡,并不能完全反制白绝的渗透。
一处医疗营地之中,尽管每个帐篷都塞满了伤员,但帐篷已经不够用了,在帐篷之外,一排接着一排的担架就地放着,担架上面躺满了身着不同忍者服的各村忍者,密集的担架让下脚地都快没有了。
到处都是或轻或重的压抑不住的呻吟声,没人过于大声的惨叫,这些伤员都是忍者,忍耐力很强大。
惨叫声或许也有……
一名手臂中了毒整只手臂都变得黑紫的木叶忍者被送到这里救治,医生没用医疗忍术也没用麻药,也没跟伤者提醒,直接拿着一把锋利的斧头咔嚓一声就把木叶忍者中毒坏死的手臂砍了下来。
惨叫就是在这时发生的。
“你惨叫的声音会吸引更多的白绝来到这里,再敢发出奇怪的声音,我会宰了你的。”拎着一把血淋淋的斧头神情阴冷的角都如是说着。
庶女神偷
木叶忍者对上角都看猪仔一样的眼神,默默咽了口唾沫,连动都不敢乱动了,生怕惹怒了角都角都给他来一斧头。
“……谢……谢谢帮我处理伤势,那个……我已经可以战斗了,该返……返回战场了……”说着,木叶忍者不顾刚被砍了手臂血淋淋的肩膀,就要离开,这个医生简直可怕,不能在这里呆了。
“我,”
“让你走了吗?”角都张开了嘴巴,无数的黑线从他嘴里吐了出来,黑线组成的网把想逃走的木叶紧紧的缠了起来,包裹成了一只黑色的茧。
木叶忍者连救命都没来的及喊出来,他眼睛中满是恐惧,木叶忍者大概认为自己是要死了,要被变态的医生杀掉了。
混世主宰 玄幻魔法
假婚真愛100天 妖夢凡塵
用地怨虞之术禁锢住了麻烦的伤者,角都从腰间一排的封印卷轴中抽出了一支写着“臂”和“左”的卷轴,然后随手捡了一只鲜血淋漓还带着体温的手臂——这只手臂是几分钟前刚从一名忍者身体上拆下来的,那个伤者送达医疗营地里就已经死了。
一分钟后,角都解开了地怨虞之术。
处于恐惧之中的木叶龙套忍者甚至没感觉到手臂的痛苦。
“给你换了另一条手臂,治疗结束,你可以走了。”角都挥手让木叶忍者赶紧滚,他很忙。
冷情總裁請斯文
木叶忍者愣了下,然后他就感觉到那个有着粗糙缝补痕迹有些异样感的手臂。
试着用新的手臂握了一下拳头,奥霍,十分的灵活。
天皇巨星是怎樣煉成的 梅菲斯托大人
真是怪人啊,木叶忍者奇怪的看了一眼已经走远了的角都的背影后,赶忙离开了此地。
民國特務的靈異檔案
本来很麻烦的毒,被角都以简单粗暴的方式给治好了——直接把中毒的那只手臂砍了再换一只不就行了?
单以效率而言,角都的治疗速度比纲手还快很多倍。
那名木叶忍者离开医疗营地不一会儿又返回来了。
“那个……前辈,”木叶忍者举起了自己新的手臂,“你好像给我移植成了女生的手臂了,能再换一个吗?”
果然,木叶忍者新接上的手臂很纤细和白皙,皮肤极好……
“前辈?能不能……”
“不能,滚!”
角都赶走了烦人的木叶忍者,凑合着能结印能扔手里剑就行了,要啥自行车?
角都就这样以他自己的方式,极快速的救治了很多联军的伤员,效率为这处医疗营地所有其他医疗忍者之和。在角都的治疗下,很多负伤的忍者们很快恢复战力并再次返回战场。
角都的治疗方法基本只有一种手法——缝合。
被起爆符炸的多个内脏都破裂的伤员,被角都徒手把伤员开膛破肚,在伤员恐惧的惨叫声中,角都把伤员腹腔内碍事的肠子一股脑拽了出来,然后用地怨虞之术缝合了破裂的肾脏。接着换掉了损坏更重的胰脏,随后再把这个伤员肺部的穿刺伤顺手处理了,最后角都把目睹着自己被开肠破肚脸色苍白的伤员的肠子再塞了回去。
地怨虞之术的黑线从角都嘴中,胸口,手掌手指等各处飞了出来,密密麻麻的黑线不知到底有多少,这些黑线一同开工完成缝合任务,不一会就完成了手术最后一道缝合环节。
“治疗结束,你可以离开了。”角都把血淋淋的往伤员胸前擦了擦,然后就提着伤员的肩膀,像捏一只鸡仔一样把他提溜到一边。
来自雾隐历经过血雾时代的雾隐忍者脸色苍白的打了个哆嗦,雾忍的瞳孔仍然因为恐惧而紧缩着,他颤抖的嘴唇以及有些发软的双腿,无不显示着他内心的极度不平静。
雾忍逃离似的离开了医疗营地。
角都最为擅长的,还是涉及心脏的手术,已经有四名心脏附近动脉受损的伤员被角都救了回来。最严重的一个,心脏被千本给刺穿了,抢救时间只有不到十秒的时间,愣是被角都救回来。
那是半个小时之前,一战队秽土转生的忍者摸到了医疗营地附近,负伤的是医疗营地的守卫忍者,角都也恰巧在附近。
角都又来到了一名忍者身前,那么多来救治的伤员,角都一个都不认识,终于,角都遇到一个眼熟的了。
一个空忍,角都加入科学忍具六人议会时,分配给角都的一个助理。
秋流到冬盡
一个被角都称为废物的忍者。
对角都这样的人来说,没有对他重要的人,但帮角都处理过很长时间繁杂事务的年轻人,应该比所有不重要的人又重要了那么一点。
獵行江湖
“小鬼,这场战争对你这么弱的家伙而言,太残酷了一点。”角都自语着,面无表情的把手从空忍废物的胸口放下,这个空忍废物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大脑也已经死亡,救不回来了。
伤口是在颈部,手里剑的痕迹。年轻人眼睛瞪大大的,张着嘴巴,脸色是血液流尽而失去血色的苍白。颈部被割断的动脉已经没有多少血流出来了,连血管都在变得发白。
又是一具新鲜的尸体。
角都开始重复做了很多遍的动作,先用斧头砍去尸体可用的四肢,而且尽可能从关节处砍开,保留肢体的完整性。
然后再摘下眼睛,留着给其他眼睛负伤的忍者移植。
嗤拉一声,角都用手撕破了尸体腹部的皮肤,黄的白的脂肪流了角都一手。
体内器官都完整,角都依此取下两个肾脏,三个肺叶,肝脏,脾脏,胰腺……
一个完整的人,顷刻间变得如同躺在屠宰台上的牲畜一样被开膛破肚变得血肉模糊。
最后一步,角都把完全失活的心脏取下拿在了手中。
“够了!!”
小樱愤怒的冲了过来,她扯下手上还沾染着鲜血的橡胶手套,拳头握的咯吱咯吱响,小樱眼睛里满是怒火,隐约还有泪光深藏着。
青樓探花 無宇天
“这些战斗至死的忍者们,他们是战场战争的英雄,我绝不允许你再亵渎英雄们的尸体!”
营地里,离角都远远的绕着角都走医疗忍者目光也频频往这里看去。
“小樱是吗?”角都手中抓着一只噗噗跳动着的心脏缓缓向小樱走去,他表情很冷,“这就是我的方法——以最大效率救治伤者,尸体只是必须的材料而已。”
“小鬼,我是这支医疗部队的指挥官,如果下次再敢质疑我,我不介意把你变成尸体。”
角都从小樱身旁走过,小樱握紧的拳头无力的松开了。她很想哭,这处医疗营地里,跟屠宰场一样,好多被分尸的本该妥善保护起来的忍者们的遗体。
天空,又一艘来接应重伤员的医疗舰冒着黑烟栽落在很远处,联军的医疗基地为敌人破坏的重点,从战争一开始,袭击就从没有停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