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2fy精品玄幻小說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八百九十章 會獵安市讀書-kp4mq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辽东五月气候怡人,早晚清凉、午间温暖,艳阳当头亦不会有炙热之感。左武卫在安市城外衍水之畔安营扎寨,阵营严谨、兵强马壮,连续数里的兵营整齐错落,内外衔接、两侧呼应,探马斥候齐出,方圆数十里之内任何风吹草动都汇聚在中军大帐,敌情了若指掌。
衍水又称太子河,据传战国之时燕国太子丹派遣荆轲刺秦王,谋算不成,于是秦军大举攻打燕国,于易水之西几百燕国、代国联军,攻占燕国都城蓟,燕王喜与太子丹弃城逃亡,流落在衍水一代积蓄力量,谋划反攻燕国故地。
代王嘉这个时候对燕王喜谏言:“秦大举攻燕,就是因为太子丹的缘故。如献上太子丹的人头,秦国就一定退兵。”于是燕王喜派人杀了太子丹,但秦国并未就此罢休,仍然进兵追击,直到彻底灭掉了燕国。
燕国百姓为了纪念太子丹,便将衍水又称为太子河……
衍水流经安市城,在城外汇入辽东地区最大的河流辽水,两河归一,顿时水量充沛,形势滔滔。
营地内人喊马嘶,正在准备迎接李二陛下率军前来。
程咬金脱去甲胄,一身常服坐在中军帐中,喝了口凉茶,看着坐在自己下首的薛万彻道:“平穰城方面可有何动作?”
薛万彻顶盔掼甲,脸上尚有汗渍,很显然刚从外头回来,闻言道:“据斥候探知,平穰城已经聚集了超过三十万大军,其中半数都是精锐,骑兵更是达到三万之众。渊盖苏文已经下了死令,宁愿玉石俱焚,亦要死守平穰城。”
说着,吐了口热气,灌下去一杯凉茶。
虽然辽东的五月并不炎热,可毕竟也是夏天,这么一身甲胄在身,又出营巡视安市城的敌军刚刚返回,甲胄之内的中衣都已经湿透。
程咬金放下茶杯,感慨道:“当初陛下心心念念东征高句丽,吾等皆以为是陛下好大喜功,意欲完成隋炀帝未竟之功业,以此彰显自己英明神武,远迈前朝。然而越是了解高句丽,便越是心惊其强盛。”
当年,李二陛下曾指着舆图对大臣们说:“而今九瀛大定,唯此一隅。”将征服高句丽视作毕生之成就,希望凭此功绩能够超越秦皇汉武,达成千古一帝之宏图霸业。
适时,朝中对于李二陛下的这个“好战”的念头并不认可。前隋殷鉴不远,举国之力三度征伐高句丽皆铩羽而归,甚至导致国力衰退江山板荡,最终国祚断绝,岂可重蹈覆辙?
然而李二陛下矢志不渝、力排众议,终于达成东征之计划。
时至今日,大唐数十万军队已然踏上高句丽之领土,依旧有不少人认为这是穷兵黩武的表现。之所以没有太多人站出来表示反对,只不过是各方势力都将这一次东征视为军功的飨宴而已……
薛万彻也道:“是啊,高句丽幅员之辽阔,令人触目惊心,东西千余里、南北八百里,民风剽悍、骁勇善战,带甲数十万!若是任其发展,用不了几年,怕不是又一个突厥!”
程咬金摇头道:“高句丽可比突厥难对付多了,突厥人以游牧为生,纵然强盛一时,却无坚实之根基,一战而败,便只能举族迁徙,远遁千里,数十年难以恢复其元气。高句丽则不同,其虽为游牧民族而来,但是却融入太多汉家文化,国内更是效法汉家推行郡县制,绝大多数的百姓都以农耕为生,根基稳固,能够抵御天灾,不会因为一时之挫败而伤及根本。隋炀帝三度东征固然尽皆失败,可是对高句丽的国力却造成极大的打击,然而这才过了多少年?瞧瞧如今的高句丽,一旦面对大唐的入侵,依旧能够从容组织起数十万的军队来抵抗。”
为何历史上那些个曾经凶名赫赫、盛极一时的草原部族,诸如犬戎、匈奴、突厥等等,最终都渐渐消亡,却唯有汉人能够取得最终之胜利,始终屹立在中原之地,不惧强敌天灾,传承不绝?
其根本之原因,便是游牧与农耕之不同。
这几乎已经是当今天下尽皆赞同之观点,农耕文明的抵御风险能力、可持续性,比之游牧民族实在是有太多的优势。
薛万彻虽然不大懂得政治、经济等等,但是谈及高句丽之军事,却深以为然。
突厥之强盛,号称控弦之士四十万,东自辽海,西至里海,南自蒙古沙漠,北至贝加尔湖,东西长万里,南北五六千里,岂止是高句丽的十倍?然而贞观四年,六路大军攻伐突厥,一战便将突厥最精锐的军队斩杀殆尽,从此突厥远遁千里,一蹶不振。其残余虽然成立西突厥,但是国力相比其强盛之时,不可同日而语。
高句丽却不同。
历经隋炀帝三次征伐,国力损耗几近枯竭,亡国之祸近在咫尺,但是短短二十余年时间,却迅速恢复强盛,可以与大唐掰一掰手腕。
若是大唐将其视如蛮夷番邦不予理会,任由其发展三五十年,怕是又将成为另一个吐蕃,成为大唐心腹大患。
趁其未能崛起之时,及时予以歼灭,实乃明智之举。
两个人正说着话儿,忽然见到外头亲兵进来禀报:“大军已经行至衍水之西六十里,请大帅准备停当,前往迎驾。”
程咬金赶紧站起,脱去常服,让亲兵帮着自己穿好甲胄,与薛万彻一同走出大帐,翻身上马,带着早就集结完毕的一万骑兵,越过衍水上架设的浮桥,向着西方狂奔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行至一处山峦之侧,便见到远处山口之后奔出数十骑兵,看其装束,乃是唐军中的斥候。
这队斥候到了近前,最前一人翻身下马,施礼道:“见过卢国公!陛下统御大军前来,尚有五里便可抵达。”
程咬金颔首,命令麾下骑兵利于道路两侧,等候大军到来。
未过多久,
山口处烟尘滚滚,旌旗招展,潮水一般的军队汹涌而来。
程咬金带着麾下利于道旁,等着大军前头的骑兵走过去,见到簇拥在禁军当中的皇帝御驾。
皇帝出征,乃是天下至尊之仪仗,“日月为常,交龙为旂,通帛为旜,杂帛为物,熊虎为旗,鸟隼为旟,龟蛇为旐,全羽为旞,析羽为旌”,无数旗帜迎风飘扬,玉辂鸣鸾,九旗扬旆。
常、旂、旜、物、旗、旟、旐、旞、旌等九种旗帜,代表着《周礼》之中的煌煌仪仗、天下至尊。
程咬金当即甩蹬离鞍跃下马背,身后将校兵卒也紧随其后,动作整齐划一。
单膝跪在路旁,待到御驾行至身前,大声道:“微臣叩见陛下!”
唐朝礼仪,并无跪拜之礼,但是军中却以这种单膝跪地的方式,来表达对于上官的遵从与敬服,昭示着军队的服从性。
御驾乃是一辆装饰华丽的大车,这时候缓缓停下,李二陛下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卢国公平身,请登上车来,与朕同行。”
与皇帝同车,这是无上的荣耀。
程咬金道:“微臣遵旨!”
遂起身上前,将近六十岁的人却依旧身形矫健,轻轻一跃跳上车辕,随即解下佩刀交给车辕上的禁军,撩开车帘,进入车内。
车驾再度开动,向着衍水之畔的军营缓缓驶去。
后方山口之中,源源不断的军队如同潮水一般无休无止的涌出,军容鼎盛、士气高昂,整齐的步伐震撼山岳,就连不远处流淌的河水都泛起波澜,浪涛汹涌,似要掀起滔天巨浪。
马车上,李二陛下撩起车帘,看着外边连绵群山,浩荡大河,心情如河水一般翻荡起伏,汹涌澎拜。
东北一隅,强敌盘踞,威胁汉家江山。一旦其羽翼丰满,势必叩关而入、入寇中原。若是中原强盛,自可抵御外侮、保家卫国,然则若适逢中原板荡,外族则有窥视之机,趁虚而入烽火连绵,稍有不慎便可使外族饮马黄河,直指江淮。
吾辈虎贲,自当报效家国,覆亡强敌,何惧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