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63d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武神 線上看-第二千七百五十章雁過拔毛,一根不剩熱推-0lsiz

蓋世武神
小說推薦蓋世武神
最重要的是,在这魔皇杀招中蕴含着杀戮领域之力,这种力量是灵魂攻击,每一次王鹤被击中,神魂都会失去控制g。
杀戮领域之力是无法伤到王鹤的精神本源,但他想要从杀戮领域中挣脱出来,却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每一次王鹤才清醒过来,宁川的魔皇杀招就又攻击到了。
若是这样下去,王鹤一定会被宁川给活活劈死,王鹤的眼珠乱转,寻思着破解之法。
等他再一次反应过来,便大声叫了起来,“幽冥,还请住手,有话好说。”
只可惜,他的话还未喊完,就又被宁川的一击攻击给控制住了神魂。
随后,又是再一次的清醒,王鹤再次大吼了起来,“幽冥,住手,你能不能听我说两句话啊。”
此刻的王鹤哭的心都有了,这个叫幽冥的家伙,还真是一个幽冥啊。
又是一击攻击而来,王鹤再一次被攻击的飞了出去,等王鹤再一次清醒过来之后,这一次,就没有攻击落下来了。
王鹤用手抹了抹嘴角上的血迹,开口说道,“幽冥,有话好说,好说。”
宁川冷冷的看着他,却是没有说话,手中的血煞战刀发出了刺耳的“嗡嗡嗡”的声响。
“幽冥,我们两个之间可有仇怨吗?”王鹤注目看着远在百里外的宁川,开口问道。
宁川淡淡的说道,“没有,我就是想杀人了,杀你还需要理由吗?有屁快放。”
“我们也没做什么啊?你为何要杀我们?”王鹤一脸郁闷的说道,同时,他的脑筋一转,突然就想起了那些惨死的女人,急忙又道,“那些女子都是一些寻常女子而已,他们又是敌对势力的女眷,所以,我们才做出了那等事。”
“你也知道,我们都是一些流寇,脑袋放在刀尖上过日子,兄弟们的心情紧张,需要发泄一下,所以……”
说到了这里,王鹤偷眼看了看宁川,只见,宁川的眼神依旧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他脸上的黑色面具在这样的眼神下,显得格外的冰冷。
此刻的宁川,就如幽冥地狱中的杀神一般,让人心生惧怕。
见王鹤不再往下说了,宁川这才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说完了吗?”
“幽冥,你别动手,只要你留下我的性命,我什么都可以做,求求你,你就给我是一条活路吧。”见宁川要动手,幽冥急忙单膝跪在了虚空中,开口说道。
他们两个人在这边大战,引来了很多探子的关注。
在这附近区域的一些小势力的武者,也都关注起了宁川和王鹤两个人的这场大战。
这边的战斗波动太大,他们不敢靠的太近,但远远的也能探查到这边的动静,王鹤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全都落在了他们的眼中。
当他们看到王鹤单膝跪在了宁川面前的时候,众人全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在心中暗道,“这个幽冥到底是什么人?他的实力怎么会如此强横,居然能让王鹤这个凶悍的家伙低头求饶。”
要知道,王鹤可是这附近海域最有名的流寇,能让这样一个亡命之徒下跪,那就只能说明一点儿,这个幽冥的实力远远高于王鹤,王鹤想要活命,这才如此。
宁川嗤笑了一声,冷冷的说道,“怂货,你想要活命也不难,拿原石和宝物来换命吧,你给出来的宝物若是能令我满意,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宁川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杀人夺宝,这件事他自然不会忘记。
一听了宁川的话,王鹤顿时就高兴了起来,只要宁川不杀他,要原石什么的完全没问题啊。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给了就给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跟性命比起来,区区一些身外之物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过,很快的,他就反应了过来,宁川说的话很是不对啊,让他满意?这什么鬼?
他的这些原石和宝物若是达不到宁川要的数目,他还不是得死。
想到了这里,王鹤的眼珠乱转,他伸手一抹,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小塔,丢给了宁川,“幽冥大人,这里面装的东西,是我这些年来所得的宝贝,您拿去吧。”
这个小塔是一件空间法宝,宁川自然识得,他的神念扫视了过去,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一抹森寒的杀机,“你这是在打发要饭的吗?你可是流寇头子,你就只有二十万原石?既然你不想活,那我就要了你的性命。”
王鹤急忙说道,“大人,你听我把话说完啊,我们来这里就是想要干大的,在来这里之前那,我们所得到原石全都用来买兵器了,我手下用的兵器穿的战甲,您也知道,这些东西全都是花大价钱买来的。”
宁川冷冷的扫了一眼储物戒,当他看到了储物戒中的兵刃和战甲的时候,也是微微皱眉,这些兵刃战甲的确都是好东西,有很多件上都有道痕符文,但这并不能说明王鹤说的话都是真的。
想到了这里,宁川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你给我的东西,我很不满意,所以,你必须要死。”
见宁川如此,王鹤的眼珠又是一转,他伸手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羊皮卷轴,还有一把流光四溢的长鞭。
他把手中的两样东西丢给了宁川,开口说道,“幽冥大人,这羊皮卷轴里面记载着一种秘术,若是能修炼成此秘术,击杀皇者之境的武者也不在话下,价值非常。”
“这根长鞭名为降魔鞭,为上古苍龙的龙筋所造,蕴含着天地灵气,更有天道道痕铭刻在其上,价值百万原石。”
“我身上就只有这些东西了,若是这些东西还不能令大人您满意的话,那你就劈死我吧。”王鹤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说道。
宁川看了一眼手中的两样东西,他的心中就是一动,那羊皮卷轴上面铭刻着道痕符文,这些道痕符文极为特殊,跟他之前见过的那些道痕符文完全不同。
不止如此,里面的那些文字也都是一些古篆文,宁川根本就看不懂。
不过,从这些倒是不难看出,这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东西。
那把长鞭流光溢彩,上面的道痕符文释放出来的力量上有淡淡的紫气环绕,不得不说,这降魔鞭,的确是好东西。
宁川冷冷的看向了王鹤,开口问道,“你真的没有东西了吗?”
听了宁川的话,王鹤哭唧唧的拿出了储物戒,他伸手一抹,光华闪动,一大堆法宝丹药灵草等东西就浮现在了虚空中。
“幽冥大人,我的东西全都在这里了,你随便拿。”王鹤偷眼看着宁川,开口说道。
宁川伸出了手去,一只虚空大手凝聚而成,他也没客气,把虚空中的那些东西全都收了起来,等他收好了东西,这才看向了王鹤,开口说道,“你手上的储物戒指拿来给我,身上的战甲就留给你吧。”
此刻的王鹤,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眼前的这个家伙是想要把他的毛都给拔掉啊,这么多东西,就给他留了一件战甲,这真是太过分了。
见王鹤没有动作,宁川的眸光就是一寒,他的声音如幽冥杀神一般,冰冷的让人浑身打颤,“你少废话,赶紧把储物戒丢过来,若是再不动弹,我就弄死你。你若是死了,就真的毛线都没有了,好赖我还给你留了一件战甲不是。”
王鹤无奈,就只能把储物戒丢给了宁川,宁川动用神念之力扫视了一下,不禁冷笑出声。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货的确藏了东西没拿出来。
宁川收好了储物戒,再次转目看向了王鹤。
王鹤以为,这一回宁川应该能放过他了,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宁川还有后手等着他了。
宁川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带我去你们藏东西的地方,把那个地方搬空了,你就可以活命了。”
听到了这里,王鹤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他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宁川会想要这么多。可他你能说什么,就只能说道,“大人,我们都是流寇,哪里有藏宝的地方啊,我们的宝贝都随身带着的。”
宁川冷笑出声,“这都是我玩剩下的了,你还跟我玩这个?”
他没弄死王鹤,就是想要把这个货给挖空了,若不是如此的话,他又何必跟他浪费时间,直接把他给弄死不就得了。
这些家伙一定有藏宝的地方,就算是他们被截杀了,只要能逃出一些人,有了那些宝物,他们还能从头再来,这样的把戏怎么能瞒得过宁川呢。
宁川想要去沙鲁海域,需要大量的原石,他现在劫掠的这些还远远不够。
他好不容易抓了个肥羊,肥羊却在跟他哭诉,他没有那么多原石,这让宁川怎么能高兴得起来。
若是不给这个货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不知道死是什么滋味。
宁川的目光一寒,一抹幽冷的寒光顿时就浮现在了他的眼底之中,他抡起了手中的血煞战刀,狠狠的劈向了王鹤。
王鹤惨叫了一声,再一次被宁川给轰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