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gwa9優秀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 txt-第0235章 柳大師死!看書-pqli1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江跃脸上挂着微笑,看上去满满都是胜利的陶醉,似乎没察觉到柳大师的算计。
柳大师的两个保镖察言观色,貌似心有灵犀,秒懂了主子的想法。
只是他们怎么都想不到,他们的这点心思,江跃通过窥心术,同样是秒懂。
慢说那些鬼物近不了江跃的身,就算鬼物能近身,以江跃的反应速度,扣动扳机的时间也是绰绰有余的。
江跃笑盈盈坐在沙发上,双脚在地上一蹬,屁股底下的沙发就跟装了轮滑似的,一直滑到角落。
这么一来,整个公寓里其他所有人都落在了江跃的视野之中。
“说吧,我到底该称呼你杨大师呢,还是柳大师?”
柳大师身体微微一颤,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你……你果然是云山时代广场那个家伙?”
“所以,你这算是承认云山时代广场的事,你也是参与者之一吗?”
马车票
柳大师心中叫苦,嘴里却叫着屈:“那件事我的确是财迷心窍,想骗点钱花花,我愿意退钱,双倍退……”
“又不是我的钱,你退不退关我什么事?”江跃笑呵呵道。
柳大师眼睛一亮:“对啊,我都忘了,你不是星城行动局的。我记得,事后行动局还关押你,查过你吧?他们就这尿性,过河拆桥。照我说,咱们之间无冤无仇,也何必斗死斗活的?以阁下的身手和本事,如果咱们能够联手的话,未来别说是这星城,满世界还不是任咱们横行啊?”
联手?
这个脑洞开得还真够大。
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觉得我会跟你联手?
江跃心中鄙夷,嘴里却不说破,嘴角始终挂着诡异的微笑:“就你现在这个处境,跟我谈联手是不是太自信了?”
一听这话,柳大师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暗暗欢喜,听这口气有门啊。
在柳大师看来,天下的事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谈的。只要利益到位,杀父夺妻的仇人也能把酒言欢。
眼珠子一转,柳大师当即有了主意。
“这一步棋是我输了,我认。所以,阁下觉得怎样才有的谈?只要阁下开条件,我必全力满足。”
“什么条件都行?”
“都行!”柳大师非常肯定地点头,“要钱?十个亿够不够?要路子,我柳某人有的是路子。”
“钱和路子我都没兴趣,我就对你的子母鬼幡感兴趣。”
子母鬼幡?
柳大师顿时犯难了。
他这段时间辛辛苦苦,花费了无数财力精力,全心全意就是为这一件事,如今总算有个好的开头,还没大成呢,这就拱手相让?
这横刀夺爱未免有点太狠了。
江跃见他犹豫不决,漫不经意道:“看来也不是什么条件都行嘛!看来你对子母鬼幡确实很有爱,也很有信心。是不是这东西让你产生错觉,那些鬼物能无声无息靠近,紧急之下救你一命?所以你跟我扯皮拖时间?”
江跃说着,咧嘴一笑:“正好,我也想看看你这子母鬼幡到底多厉害,是那些鬼物能不知不觉从枪口救下你,还是我一枪打爆你的脑袋瓜子。”
最后的翻盘算计,被江跃一口道破,柳大师顿时感到一股透心凉。
不过这厮的确是个角色,苦笑道:“服了,服了,这回是彻底服了。阁下这子母鬼幡,我给你。还有尸傀的制作方法,我也给你。山水有相逢,只求阁下高抬贵手放过一马。”
江跃依然不置可否。
柳大师见江跃不为所动,继续追加筹码:“还不够吗?我可以再加钱,还是那个数,十个亿。”
江跃轻轻摇头。
还不兴?
柳大师心里焦急,这厮胃口也未免太大了。
当下苦恼道:“朋友,你干脆开个价吧。”
“你刚才说的那些我都要,我还要个东西。”
“什么?”
“我要一个名字。”
“什么名字?”柳大师莫名其妙。
專守唯妻
“云山时代广场幕后黑手的名字。”
柳大师一个激灵,眼睛瞪得老大:“这我哪知道?我都说了,我就是去趁火打劫,想骗点钱而已。”
“你出得起十亿的人,会为了区区几千万去冒险?会去操弄手段屠杀行动局的人?都是聪明人,行还是不行,说句痛快话。”
江跃声音始终是淡淡的,口气听起来很温和。
但柳大师却听出了语气中的决绝。
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打交道。
云山时代广场那一次,两人虽然没有直接交手,但也算彼此领略了对方的手段。
杀起人来,那都是不手软的凶人。
想到高处长的死,柳大师心中突突直跳,知道对方绝不是随便说说,一个应对不善,对方真会开枪。
一时间,柳大师陷入犹豫当中。
“我的耐心有限啊。”江跃轻叹一声。
毫无征兆,江跃忽然抬手就是两枪,两旁虎视眈眈的两个保镖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就纷纷中弹倒地。
枪声震得柳大师耳膜嗡嗡直响,一旁的老董更是抱头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五秒为界。”
“五……”
柳大师叹一口气,森然道:“名字我可以给你,但你确定可以找得到吗?你确定想招惹一个庞然大物吗?”
“我连只苍蝇都不想招惹,但前提是别先招惹我!”江跃冷冷道。
“招惹你?”柳大师意外,“云山时代广场的事,是你自己介入的吧?这银渊公寓楼也是你找上门来的吧?何曾招惹过你?”
“呵呵……”江跃笑了笑,他当然不会告诉柳大师,云山时代广场那些人当中,有他至亲的人。
柳大师显然是有意恐吓震慑江跃,冷笑道:“你既知道我背后有庞大势力,那我也不瞒你。是的,我背后的确有个可怕的势力。别说是你,就算是星城行动局,乃至整个星城官方,都不可能对抗得了。如果你想和我背后的势力为敌,我劝你理智三思,这绝对是个愚蠢的选择。”
“所以,这些日子星城发生的那些好事,都是你们的手笔?比如绑架觉醒者?”
柳大师神秘一笑,居然不加否认。
“朋友,你也别指望从我这里套到太多的信息,就算是我,知道的也只是九牛一毛。这个组织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任何一个参与者,他永远也只了解冰山一角。就好像一盘复杂的棋局,我们只是一个个棋子,到底谁是下棋的人,我也不知道,甚至没几个人知道。”
腹黑總裁天價萌妻
“那你刚才说可以告诉我名字,看来是消遣我?”江跃冷冷道。
“不,名字只是代号而已。我的确知道上峰的名字,但那是不是真名,具体是谁,连我都不清楚,更别说你。”
“这么说,你在我这里,已经没有价值了啊。”江跃忽然笑道。
柳大师骇然变色:“事到如今你是真听不懂,还是故意装傻?你要是杀了我,那就是和这个组织为敌。”
“你有这么重要吗?我杀了你再取而代之,你觉得如何?”
“不可能!只要沾了我们的血,那就是敌人。一日为敌,终身为敌。”
江跃指了指那两个保镖:“血已经沾了,如此说来,也只能为敌了。”
絕世寵物 玩美
“不,他们这种小角色不算的!但你真不能动我!再说咱俩也没有不死不休的死仇吧?你何苦一定要杀我?要招惹天大的麻烦?动机何在?什么事都要讲个动机吧?”
“你猜?”
“你不会是为了行动局吧?你又不是行动局的人,不至于这么傻乎乎给他们卖命,图个啥?名还是利?行动局连个名分都没给你,何苦来哉?你要是投靠我们,官面上你要什么位置,都能想办法给你弄到。咱们黑白两道通吃。你要说图利,以你的本事,混上几年,什么钱赚不到?别是十个亿,翻十倍也不在话下啊。世间之事,还有什么能胜过名利?”
柳大师口气谆谆,听起来似乎十分有道理。
在他的眼里,这世界上最理所当然的逻辑就是名利。
为了名利,在所不惜。
天下难道还有比名利更重要的事?
江跃面无表情,柳大师以为自己已经动摇了江跃的心志,继续道:“你是聪明人,也看出来了,这世道变了。原来的秩序不管用了。这时候不把自己的本事拿出来兑换,绝对是傻子。这年头,聪明人都在疯狂为自己攫取利益,让自己越来越强大。这世道,只有强大的人才有资格活下去,只有强大的人才能活得好。”
“所以,你是强大的人吗?”
柳大师苦笑道:“在遇到你之前,我觉得我是。”
“所以,你觉得你有资格活下去吗?”
柳大师忙道:“你不会还想不通吧?还是那句话,我们之间没必要不死不休吧?”
“那好吧,为表诚意,把你和上峰接头的方式告诉我。”
“你……你疯了吧?”
“你想祈活,这点诚意都没有吗?”
柳大师算是看出来了,敢情自己说了半天都是废话,对方显然不为所动,并没有被说服,甚至一点都没动摇心志。
禁忌魔主
问接头方式,这不是摆明的事吗?还是要继续找他们晦气!
他此刻真是纠结了。
他素来不是什么硬骨头,宁死不屈这种事一向和他无缘。
可要是这么轻轻松松吐露机密,回头要是被上面知道,他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甚至会死得很惨。
不过,权衡利弊,以后没好日子过,总好过眼下就被一枪爆头。
犹豫一阵,柳大师一咬牙:“好,好,既然你要作死,我就告诉你接头的方式。回头你弄个家破人亡,可别后悔今天的选择。”
“我兜里有个手机……啊!”
柳大师刚说到一半,忽然空气中传来biu的一声,一颗子弹从角落里直接射向了柳大师的脖子。
子弹带出一道血肉,噗的射穿。
柳大师只来得及惨叫一声,脑袋一歪倒在沙发上。
开枪的人,竟是一直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老董。
这混蛋!
江跃百密难免一疏,他的心思更多是留意那几个武装人员,其中两个保镖被他开枪打倒。
还有两个在门口僵持。
只是江跃怎么都没想到,那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的老董,居然开枪!
而且一枪射死柳大师,稳稳当当命中。
七零之悍婦當家
天地至尊 滄海鯤鵬
老董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对着江跃嘶声吼道:“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为什么?”
江跃一脸莫名其妙看着老董。
特么的我这难道不是救了你?
老董咬牙切齿,两眼射着凶光,死死瞪着江跃,仿佛江跃才跟他有天大仇恨似的。
江跃也不惯着他,身体猛然弹起,上前两个大耳光子呼了上去。
老董被打得原地直转了几个圈,双眼充血,抬手就朝江跃连开几枪,子弹啪啪啪啪一直打到弹尽,才一个劲地扣动扳机。
“你特么疯了?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发作嘛?”
在江跃看来,老董也是受害者,他虽然是杀人犯,是银渊公寓第一头鬼物的制造者,可说到底他是杀人犯,但事先应该跟柳大师不是一伙的。
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一步,他应该是被柳大师胁迫的。
如今这个局面,按理说老董应该感激才对,怎么会这么反常?
老董咯咯咯疯狂地笑了起来,这笑声听着让人头皮发麻,怎么听都不是正常人的笑。
“我疯了?我是疯了,我早疯了!如果你儿子女儿落在别人手里,你特么也会疯!”
儿子女儿?
据柯总说,这老董不是单身么?
看我玩轉江湖
不过江跃随即想到,以老董这个年龄,就算单身应该也是离异或者丧偶,有儿女倒也正常。
可他的儿女却落在谁手里?
至尊農女千千歲
僵屍俏妻
是柳大师背后的势力?
不过,江跃却没打算追问,轻蔑将老董推向墙角。
“所以你的儿女是儿女,别人的儿女就不是儿女?银渊公寓这些死者,哪一个不是别人的儿女?”
老董疯狂嘶吼:“老子才不管别人,他们的死活关我什么事?你觉得你是圣人吗?你救得了谁?整个银渊公寓,你救得活一个吗?你以为,你杀了这个神棍,整个星城就太平了吗?你太天真了!还是那句话,你们每个人都要死!哈哈哈,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