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5ak爱不释手的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926章 皇差分享-lxpx6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马车往西而行,过了华州城西门数里,向西转入州道,驶向西安。
通往西安的主官道还是不错的,比之前潼关出来的那坑坑洼洼的土路好多了。
这条路沙石铺路,上面的万岁泥还算平整,两边也种满了树木,每隔五里还有歇脚的八角亭。
马车一路平稳行驶,官道旁边尽多田地,种着各样作物,处处可见灌井和风车。
原本暴躁到手痒的朱慈烺,看到这些心情好多了。
他这一路上也没闲着,不断和车夫攀谈,打听民生情况。
车夫告诉他,现在百姓的生活好点了,种地的人开始减少,近几年西安府境内出现了不少畜场和矿场,还有手工加工厂,导致很多年轻人都想办法在外面打短工。
朱慈烺微微点头,这是好事啊,说明国内市场在扩大,渐渐进入商业革命时期。
这就是天武新政的目的,城镇手工业的发展不受限制,具有更加自由的环境,走到这一步是必然的。
接下来,随着市场需求的增大,工场手工生产无法满足市场需求时,大工厂生产的迫切需求就会增加,最终以机器生产的革命必然会爆发,也就是工业革命。
这条路虽然缓慢,但大明最终还是步入正轨了,开始一步步领先世界!
两天后,朱慈一行人烺抵达西安,他们在城中选择一家当地特色面馆,叫了几份臊子面。
西安,古称长安,先后有十三个朝代在此建都,明太祖朱元璋以“天下山川,唯秦中号为险固”,由都督濮英主持,在唐皇城旧城基础上扩建西安城。
驻防西安的是定武军,由西军都督府大都督卢象坤执掌。(在去年的大换防中,原定武军统帅周遇吉被调往征北都护府了)
朱慈烺一没去镇守西京的永王府,二没去西军都督府,三没去巡抚衙门,就在这家面馆吃起了臊子面。
西安城繁华无比,不下于江南一些大城,满街都是身穿西域各族服饰的行商,甚至还有些中亚国家的商人。
朱慈烺边吃边打听:“为什么城中有这么多西域商人?”
有人笑答道:“原陕西的商人地主,被上任陕西巡抚孙传庭都快杀绝了,以至势弱……”
朱慈烺无言,孙老头还挺狠,这都好几年了,本地商人还没恢复过来呢。
不过西域的商人也是大明的子民,都一样,只要老老实实经商,拉动经济就行。
提到孙传庭,周围的食客纷纷赞叹,说孙抚台手段硬,在陕西当政的几年,谁都敢怼,做过很多好事,是百姓们的青天大老爷。
朱慈烺有意无意的提起现任巡抚张同敞,想了解一下他的官风。
只听一名老者道:“张抚台虽然也为民请命,不过对比孙抚台,尚且缺乏手段……”
当朱慈烺准备详细了解时,老者却是闭口不谈,故意转移了话题。
朱慈烺不着痕迹的塞了几个银圆给老者,想要已深入了解,只听老者环顾四周,悄悄道:“抚台大人似乎有些畏惧太监……”
接着任凭朱慈烺怎么打听,老者就是不说,直接拿着银圆匆匆跑路了。
大街之上,车水马龙,人挤人,人挨人,忽然一阵急促的马嘶声传来,时而伴随着高喝声:“闪开,都给爷们闪开!”
这道声音有些阴柔尖利,怎么也不像爷们发出的声音,朱慈烺抬头一瞧,却是发现了两名太监策马横冲直撞。
一般这种情况下,会发生交通事故,果然,前面的胖太监一个收缰不住,把一位老大爷撞得踉跄几步,倒在了地上。
然而那名胖太监连正眼都没瞧那位被撞到的老人,反而大喝道:“胆敢当爷们的马道,快滚开!”
这一下,可就犯了众怒,周围的人群吵吵嚷嚷的。
有读书站出来指责道:“西京之地,太平盛世,朗朗乾坤,尔等骑马横冲直撞,撞伤了人却仍嚣张跋扈,岂有此理!”
胖太监阴沉着脸尖喝道:“瞎了你的狗眼,咱家是皇差,滚一边去!”
直到这时,读书人才看清骑马之人穿着的衣服,得知对方的身份。
一名年近五十、员外打扮的中年人走来,急步抢上前来,扶起了被马撞倒的老大爷,又是掐人中,又是摩挲胸口,好不容易,把老人救活了。
中年人冲那胖太监大喝一声:“下马!”
“哎呦,哪来的村夫野汉,没长眼睛吗?”
说着,胖太监翻身下马,昂着头俯视中年人。
中年人让身边的两个家丁将受伤的老者扶到一边,放眼打量了一番态度嚣张的胖太监,淡淡道:“你是宦官?”
“正是!”
胖太监轻哼一声道:“咱家是镇守太监马公公的人!”
闻言,围观的百姓们议论纷纷,连刚刚仗义出言的读书人也是脸色微变。
西京镇守太监马吉翔,那可是宫里来的,在陕西权柄极大,连永王殿下都敬他三分!
中年人皱眉道:“宦官就不遵王法了?”
胖太监摇着手中的马鞭笑道:“你这野夫是谁呀,都管到咱爷们身上了?”
朱慈烺结完账,已经加入了围观的人群中,他盯着中年人看了半晌,才发现此人便是陕西巡抚张同敞!
张同敞是张居正的曾孙,张居正死后被万历皇帝清算,直到天启二年朝廷才给他平反。
崇祯十三年,崇祯皇帝下诏追复张居正长子的张敬修官职时,授张同敞为中书舍人。
到了天武二年,朱慈烺任命其为四川巡抚,天武五年西征军灭叶尔羌汗国,陕西巡抚孙传庭因功封爵,调任征西都护府,张同敞便调任陕西接孙传庭的班。
近两年,张同敞九次上书请辞,告老还乡,皆被朱慈烺拒绝。
现在看来,这老家伙挺硬朗啊,哪里像奏本中提到的“多患病,无力为官”的状态?
还有这两个狗太监,竟敢打着皇差的身份为祸一方,给皇家丢脸!
面对咄咄逼人的胖太监,张同敞并未显出巡抚的身份,而是微笑对胖太监道:“要管,也是王法管你!”
“王法?”胖太监哈哈大笑道:“这么说,你这野夫是要带咱家去见官了?”
张同敞点了点头,道:“正是!”
胖太监一愣,不但不气,反倒笑了:“好好好!说得好,既然你想带咱家去见官,那咱家就随你去衙门瞧瞧!”
紧接着,氛围和谐了起来,只见张同敞亲自为胖太监牵马,一本正经的带着两个太监前往衙门。
胖太监骑在马上,以鼻孔看他,脸上洋溢着笑容,越发的觉得有意思了。
他倒想看看,是哪个当官的不识好歹,敢对皇差施以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