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hid人氣都市异能 人魔之路 起點-第1116章 須彌空間(求訂閱)讀書-hjd8i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手持令牌踏入漩涡后,只是片刻间的功夫,北河就感受到周围的禁制之力消失了。
他试着将魔元从手中的令牌上收回来,当令牌上散发的黑光消失,他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禁制波动。
看来他已经成功的度过了那个漩涡大阵了。
看了手中的黑色令牌一眼,只见此物并没有什么变化。于是他将令牌收起来,而后注意力专心的放在了周围。
只见在他的周身黑漆漆的,而且没有丝毫的魔元。
不止如此,他还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四周的空间极不稳定,一股股空间波动,宛如水波一样不断荡开,轻轻的冲击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身形都给冲得不断改变方向。
冷面首席呆萌妻
北河任由自己随波逐流,而后他就发现,他开始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向着下方沉去。
他向着下方一望,黑漆漆的一眼望不到底。
就在北河以为,或许他要往下沉不知多深的距离时,他目光一凝,看到了脚下数百丈,出现在了一片大地。
与此同时,他还感受到了一缕缕浓郁的死亡气息袭来。
这些死亡气息倒不是因为危险带来的,而是因为死亡法则的原因。
北河吸了口气,内心也随之警惕了起来。
随着他的不断下沉,那股死亡气息越发的浓郁,当他下沉了数百丈后,双脚就踏在了地上。
四下望去,只见他所在的地方,是一片看起来极为普通的戈壁。
不过这片隔壁却是呈现暗黑色的,给人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不止如此,在他双脚踏在地上后,那股死亡气息宛如轻风一样,一阵阵吹拂在他的身上,即便是北河都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如果被这些死亡气息侵入肉身,应该不会好受。
北河四下望去,但是周围极为荒芜,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端倪。
但紧接着,他就看着死亡法则吹拂而来的方向,并一路向前行去。
在这片须弥空间中,死亡法则跟散发出生机法则的生命树相邻,所以只要向着死亡气息吹拂而来的方向走,就能找到那株生命树。
在此地除了空间极其不稳定之外,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其他修士。
当然,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人敢在此地干杀人夺宝这种事情的。有资格踏入此地的人,修为至少都是无尘期修士,而且身份上来看,也绝对不是普通人。
众人来此地的目的,都是冲着生命树,可不会因为杀人夺宝分心。
最主要的是,如果在此地动手,很容易引起空间坍塌,除非是嫌命长,或者是脑子有问题,不然的话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一路向着前方行走之际,北河突然发现,空间波动越发的剧烈了。于是他立刻放慢了速度,并且在空间波动袭来的时候,还会顺着那股波动,将身躯律动一下。
如此的话,他就能够顺利的继续向前行走了。
在此地空间不稳的程度,就连走得太快,都可能引起动荡。
摇了摇头后,北河有些无语,他只能一路慢慢走了。
当走了小半日,他陡然就想到了什么,对着腰间一只皮袋一抓,从中将一只灰扑扑的小兔给拿了出来。
看着手中的此兽,只听他道:“去看看这地方是不是有什么天材地宝。”
说完后,他就将此兽向着地上一抛。
仙土小兽落在地上后,身上黄色灵光一闪,就钻入了大地中。
虽然在北河看来,眼下这处须弥空间,处处都充斥着死亡气息,按理来说不可能有任何的活物亦或者是灵植。可越是条件苛刻之地,越有可能出现一些神奇之物。
反腐倡廉第一课2016 田力夫
反正将仙土小兽放出来,他也没有什么损失。看眼此兽钻入地面后,北河这才收回了目光,并继续一路向着前方行去。
生命树的距离,比他想象中的可要远不少,北河一连走了三天,都没有看到前方有什么变化。
海賊之我是天龍人啊 魑魅須藏
而在第四天到来之前,他就施展了土遁术,沉入了数百丈的地底。开辟了一件简易的密室后,他放出了那九只伽陀魔蝗,而后又祭出了五光琉璃塔。
将此宝一催之下,这件五行之宝体积大涨。北河身形一动,就踏入了此宝底部的漩涡,当他再度出现时,已经在五光琉璃塔的内部。
这时他就看到,在五光琉璃中,除了一具尸骨之外,师弟陌都盘坐在那具尸骨的上方。
这些年来,北河一直在用尸解化元大法,将那具天尊境修士的尸骨给炼化,使得这具尸骨的精元,尽数被陌都吞噬吸收。
从北河归来到现在,眼下的陌都,在有一具天尊境修士肉身吞噬的情况下,已经成功突破到了无尘中期,而且他的修为比起北河还要高深一些的样子。
照此下去,要突破到无尘后期也是迟早的事情。
这么多年过去,那具天尊境修士的肉身,在经过了季无涯和邢军的吞噬,又经历了陌都的吞噬后,但让人惊奇的是,自身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当北河出现在此地,陌都缓缓从打坐当中睁开了双眼,只听他含笑开口:“师兄。”
“嗯。”北河点了点头,而后道:“师弟觉得如何。”
“顶多需要百年,我应该就能够突破到无尘后期。”
“百年吗……”北河喃喃,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突破到无尘后期,这让北河一度怀疑,陌都会不会根基不稳。
但是一想到尸解化元大法,本来就是适合炼尸修炼的,而且低阶炼尸吞噬高阶修士尸身内的精元,不会有任何的冲突,他就点了点头。
用这种办法,能够让炼尸的修为,没有任何迟滞和后遗症的不断提升。
尤其是陌都跟那具尸骨的主人,修为差距过大,吸收这具尸骨的精元提升修为,对他来说效果更是明显。
“眼下我等已经踏入那处须弥空间了。”这时又听北河开口。
说完后他又神色微沉的继续道:“不过我体内那道禁制,也即将爆发。就按照之前商议好的,师弟为我护法吧。”
“好。”陌都点头。
有关于生命树,还有体内禁制的事情,他都没有对陌都隐瞒,因为在这处须弥空间中,他需要师弟陌都的帮助。
巧合的是,几乎是北河话音刚刚落下,只听一阵咔咔声,从他的身上传来。
在陌都的注视下,北河的身躯开始结冰,最终化作了一座晶莹的冰雕。
虽然北河看起来极为“安详”,但是被冰封的他,却时刻都在承受着痛苦。
如今的他,就像是凡人当中的重病之体一样。体内不但中了冥毒,还有千眼武罗残留的气息,如果不根除会让他的魔元都无法运转。不止如此,他还被血灵界面的那位,给种下了不知名的禁制。
区区一个无尘期修士,却受到了来自不同的三个界面的迫害,说出去也实在是够惊人的。
在陌都的守护下,一日过去,北河身上的坚冰开始消融,只是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他就恢复了过来。
“呼……”
这时的他,长长吐了口气。
虽然随着解封,他体内密密麻麻针扎一般的痛苦也随之消失,可一回想起来,北河脸色依然有些难看。
“师兄,你醒了。”
眼看他苏醒,只听陌都道。
在北河被冰封的这一整日中,他一直在默默地守候着。
如今的他们在数百丈的地底,外面不但有伽陀魔蝗守护,而且还处在坚固无比的五光琉璃塔法器中,所以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史上最牛門神
北河点了点头,而后道:“嗯,师弟继续修炼吧,为兄要继续赶路了。”
说完后,他就离开了五光琉璃塔的内部空间。
当回到开辟出来的密室中,只见那九只伽陀魔蝗蹲坐在地上,身上的气息不露丝毫,极为幽冷的样子。在北河出现后,它们睁开了双眼,露出了一双血红的双眼。
北河将这些灵虫收了起来,又将五光琉璃塔给咽入腹中,这才施展了土遁术,一路向着头顶的方向掠去。
当他回到地面,发现跟一日前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是黑沉沉的,而且四下都呼啸着死亡气息。
北河顺着死亡气息,一路继续前行。
智慧创造奇迹——四十五计 幸福美好
接下来,他足足走了两个月,承受了十几次被冰封的痛苦,这才看到在正前方,出现了一股巨型的龙卷。
那股龙卷足有千余丈之巨,看起来极为凶猛。即便是相隔极远,可依然能够听到阵阵呼呼之声。
奇异的是,那股龙卷竟然是黑色的。当中更有一缕缕纤细,但是又极为明显的黑色丝线,顺着龙卷的呼啸在不断的穿梭。
这些黑色丝线,赫然是死亡法则。
到了此地后,北河发现在他的左右两侧,有数道人影站立着。
在他的左侧,有一个身着黑衣,就连面容都被遮掩起来的男子。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他随着洪轩龙来到此地时,碰到的那位。
当初此人在发现洪轩龙是一位天尊后,立刻就以最快的速度踏入了漩涡中。
而在他的右侧,还有另外两人。
这两人一男一女,其中的男子是一个剑眉星目,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让北河意外的是,从外貌上来看,这似乎是一个人族修士。
不过北河明白,不能单纯的以外貌来判断一个人的族类。
再看那个女子,是一个皮肤呈现淡绿色,还有一头蓬松长发的少女。
此女除了关键部位用衣衫遮掩之外,纤细的柳腰,笔直的玉腿都露了出来。
但奇异的是,此女的衣着,并没有那种暴露感,也没有给人带来那种欲望和冲动。
虽然身上有异族修士的特征,但是此女的容貌,看起来跟人族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而观这些人的修为波动,那黑衣男子依然无法查探。
至于右侧的中年男子,是一位法元初期修士。绿肤女子,则有着无尘后期的修为。
在北河出现后,这三人也看到了他,并且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将他给上下打量了一番。
下一刻,这些人就收回了目光,没有过多关注他的样子。
看了看眼前的这些人,北河又看了看前方的夹杂着死亡法则的龙卷,摸了摸下巴。
思量间,他就向着左侧那个黑衣男子行去,最终来到了此人数丈之外站定。
眼看北河走来,黑衣男子明显露出了警惕。
当来到此人面前后,就听北河道:“这位道友,在下有一事不解,想要请教一番。”
“你想问什么。”
黑衣男子看着他问到。
他虽然见过北河还有洪轩龙,但是面前的北河,他却没有丝毫印象的样子。
因为北河体内魔元充盈后,容貌也恢复了年轻,而且他还用面具将面容遮掩,甚至换了一套衣衫,所以此人根本就认不出他来。
这时就听北河道:“在前方的龙卷中,应该就是那株生命树了吧?”
“不错。”黑衣男子点头。
“那为何道友等人不进去呢?”
闻言,黑衣男子有些疑惑,但最终还是道:“我等是在等着前方呼啸的死亡法则,稍微平静一些,不然死亡法则过于狂暴,踏入其中是极为凶险的。”
“原来如此,”北河了然,而后又道:“那不知前方的死亡法则,何时才会平静下去呢?”
“这个就不知道了,是没有规律可以寻找的。”
北河点了点头,略一思量后,又听他含笑道:“在下第一次踏足此地,不知道在此地是不是有什么是需要注意的呢。”
“我也是第一次。”
黑衣男子有些无语的看着他。
北河也不觉得尴尬,只见他拱了拱手,而后就告辞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接下来,他就驻足在原地,跟这三人一样,静静地等待着。
就这样,眨眼就是两日的时间过去。
在这两日中,前方呼啸的龙卷,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过当第三日到来,北河身形突然向后退去,最终消失在了三人的视线中。
三人都极为疑惑,不知道北河是在做什么。
但是很快他们就回过神来,继续将注意力放在前方的龙卷上。
就这样,一日过去后,北河再次出现了。
眼看他回来,三人更加费解,甚至看着他时,还毫不掩饰露出了怪异之色。
对此北河可没有解释的意思,又开始了静静的等待。
众人虽然极为疑惑,但是谁都没来过问他的意思。
眨眼又是三日过去,北河身形一动,又离开了此地,并且在一日后回来。
看着他的举动,众人越发不解。可他们依然没有过问的意思,而是静静地等待着。
就这样,北河一连离开了七次后,当他第八次回来,仅仅是半日过去,前方的呼啸的龙卷突然一顿,而后体积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到了数百丈。
见此,黑衣男子等人大喜。
只见黑衣男子取出了一只钵盂,而那绿肤女子,则拿出了一张符箓。最后的男子只是吸了口气,并没有取出什么宝物。
不消多时,前方呼啸的龙卷就不再收缩。
三人身形一动,纷纷向着前方掠去。
北河眼中神采浮现,这时的他并未立刻跟上这些人的脚步,而是睁开了符眼,向着数百丈龙卷的内部看去。
取出他只看到了混乱的狂风,但是随着他神识之力的鼓动,他隐隐看到,在混乱的狂风中,竟然浮现了一抹翠绿之色。
“生命树。”
仅此一瞬,他的内心就为之激动了起来。
逼上符眼后,他取出了洪轩龙给他的玉佩,而后身形一动向着前方的龙卷掠去,最终踏入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