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bj1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只想安心修仙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一章:阿鼻界看書-0lini

我只想安心修仙
小說推薦我只想安心修仙
空尘子先是出手试探了一番,轰击在了那血碑之上。
“咚嗡~”
巨大的声响,传递四方,并且朝着这阿鼻界的天地之内扩散而去。
虽然只是试探一击,但是空尘子早已今非昔比,就算是一颗星辰,在这一击之下也得崩掉一大块。
但是此刻空尘子的力量落在了血碑之上,瞬间被摊匀了朝着天地内部的各个角落传递而去,如此庞大的力量被分散到了亿万处,就算不得什么了。
“合道?”空尘子立刻看出来了,这是一方已经被合道了的天地。
这方天地已然被炼化,内部的天地法则都已经发生了改变,天道合了一门大道,统御所有法则进行运转。
如果说原本的天地只是一块玉胚,如今这方天地已然被祭炼成了一件法器,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破绽。
这方天地明显是有主的,但是空尘子就直接闯入了进来,围绕着这方天地转了这么久对方都没有现身,表示这方天地的界主肯定不在。
“这血碑好似和整个天地合在了一起,想要攻破这封印,就必须将这一方天地全部都给轰碎了。”
“得想个办法,既能不破坏这天地之门和一方世界,又能够打开这封印。”
明显是一方合道老祖不在的天地,而且看着血碑定然也不是什么道德真修的洞府,空尘子哪里还会跟他客气。
天罚之眼显化睁开,后天祸福神光一刷消磨着这血碑的力量。
既然不能够强硬攻打开来,空尘子就和他慢慢磨,这石碑总有磨穿的一天。
然而从血碑之中,顷刻间冲出的滔天血海,阻挡着后天祸福神光的力量。
这是天地之内的生灵也发现了外面有人在想办法闯入天地之内,立刻运转起了天地之内的一座大阵,阻挡着空尘子。
后天祸福神光的力量一扫血海便消磨一大片,但是这血海源自于天地之内,源源不断滔滔不绝,仿佛怎么消磨也耗尽不了一般。
空尘子顿时一愣:“这血海?”
“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云中界之中,当那滔天血海冲出天地之内,从血碑之中涌出的时候。
赤帝神山之内的邪魔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开始剧烈颤动。
仿佛想要挣脱束缚,冲入那血海之中。
“这邪魔怎么回事?”
“今日竟然突然冲击封印,想要从铜山之内重出来。”
“这是还没受够苦头吗?”
负责照看和封印这赤帝神山和邪魔的赤霞元君听到了动静,立刻飞了上来,再次催动赤帝神山之上金桩之上的一枚又一枚先天法则之符。
这数十枚先天法则之符不知道出自于何人之手,专门克制邪魔,瞬间化为了大日金焰将铜山之内刚刚恢复了一丝力量的邪魔给烧得痛呼乱吼,再也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不过这一次,空尘子也进来。
空尘子身形显化,落在了云层之上。
面前放置着一座赤铜神山,周围一重又一重禁制,防止任何人闯入这里。
道人抬手让赤霞元君停下了动作,其优哉游哉的走到了赤帝神山之前,好似至交好友一般的和铜山之内的存在闲聊着。
“多日未见,道友近来可好啊!”
这一次,赤帝神山内被封印的邪魔再也不装什么高人了,开口就露出了无边恨意,字字透着杀机。
“你这小贼,这赤帝神山千载万年都没能杀得死我,你能奈我何?”
“本座乃是不死不灭之身,终有一朝能够脱困而出,到时候就算追到无尽虚空的尽头,也要将你给宰了。”
空尘子哈哈大笑:“道友对贫道的偏爱,真是让贫道受宠若惊了。”
说到这里,空尘子话语一转:“广阳子道友?”
“回家的感觉如何?阿鼻界可还有着诸多门人部下在等着你归来呢?”
空尘子一句话,立刻让里面的邪魔安静了下来,半点动静都没有,
然而正是其这动作,让空尘子肯定了些东西。
此刻这赤帝神山内的邪魔如此激动,顿时让空尘子联想到了二者之间的关系。
“这阿鼻界极有可能就是这邪魔的老巢”
“怪不得这魔头之前冒用这天浮界主广阳子的名字,原来他就住在这天浮界主广阳子的隔壁,将自己的合道天地藏在了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
空尘子接着以一股十分理解对方的语气说道:“道友不必说,不说也没有关系,你目前的心情,我懂的。”
赤帝神山内的邪魔气得吐血,但是知道自己就算不承认,也没有用。
面前这道人发现了阿鼻界,不论如何都会尝试打开这方界域,闯入其中。
其再度震荡着赤帝神山,朝着外面怒吼,语气之中仿佛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你这小贼。”
“本座的阿鼻界,岂是你想进就进的。”
空尘子却已然看出了这赤帝神山内的邪魔气急败坏是假,激他冲击阿鼻界是真,话语之中包藏祸心。
不过空尘子也不以为意,笑道:“道友也不必激我,道就进给你看。”
“贫道这一次不仅仅是想进就进,还能进去为所欲为,让你干看着。”
“等贫道将这你这阿鼻界拿下之后,到时候就把你的生死拽在了手中,想把你揉圆搓瘪还是生杀予夺,皆看我的心情。”
赤帝神山之中的邪魔嘴上怒骂,心中却暗喜。
其还不知道空尘子已经得了这后天祸福大道之,还只当其是之前那般的普通的炼道境存在,连被封印在铜山之中的他,都险些逼得其入末路。
“本座在阿鼻界留下了忠心耿耿的几位弟子,还有亿万部众运转血海,以这小贼区区炼道境界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打开阿鼻界的封印,更破不开本座的阿鼻血海大阵。”
“其若是冒然冲击血神碑,到时候本座那些弟子定然会启动阿鼻血海大阵,将其困入其中,趁机杀了这小贼。”
“到时候本座就可彻底脱离困境。”
“本座到时候还得谢谢这小贼,竟然直接将我送回了阿鼻界,到时候得好好感谢这小贼一番,就把这小贼的门人部众全部炼为祭了血海,再把这小贼的神魂抽出来,化为血神。”
这邪魔正想得美滋滋,没想到转瞬间空尘子已经抓住了赤帝神山之上的锁链,将其拖入了虚空之中。
邪魔见状,先是一愣,随后狂笑:“这小儿狂妄自大,竟然将我带到了阿鼻界旁边,简直就是在找死。”
其立刻催动仅剩的力量,朝着那阿鼻界内轰击而去,想要勾连出天地之内的血海。
只要阿鼻界内的血海和赤帝神山勾连在一起,其就能够借助阿鼻血海大阵的力量,想办法办法脱困而出。
然而道人牵扯着锁链,喊出了一句。
“天罚之眼。”
其举手抬足显化出了巨大的神眼,以合道级别的力量,罩住封印了赤铜神山,其力量半点都传不出赤铜神山之内。
这一下,其彻底傻了眼。
这邪魔仿佛看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如同见了鬼一般的狂呼乱叫。
“合道?”
“怎么可能?”
“你这小贼哪里来的合道境界的实力?这才几日,你就合道了?”
空尘子没有理会这邪魔,其做这一切不是做给这邪魔看的,而是做给阿鼻界之内的生灵看的,给那些运转阿鼻血海大阵的存在看的。
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和声音,一道道目光透过了天地之门朝着外面看来,首先看到的便是那巨大的赤铜神山。
修行之人看人不仅仅是看相貌,识别一个人更重要的事看其身上的力量,根据赤帝神山内邪魔的声音和散发出来的力量,阿鼻界内的人立刻认出了自家老祖的身份。
“血神子老祖?”
“您出游几万年,如今终于回来了?”
这些人看到赤帝神山内隐隐露出的邪魔影子,顿时吓得话音都有些发颤。
这血神子的四个弟子看到自己师尊归来,完全不像是欢喜的模样,反而更像是惊恐。
四个人如同条件反射一般,率领着自己的部众在血海之上行礼,头都吓得缩到膝盖里面去了。
“杀天、杀地、杀生、摩妃恭迎血神子老祖。”
而空尘子也目光隐隐透过了血海,看到了主持阿鼻血海大阵的四个人,三男一女。
其中两位男子身形高大丑陋,一人生有双翼如同恶鬼,唯有其中的女子和人族没有什么两样,生得婀娜多姿千娇百媚。
涛涛血海之中,更是站着数以千万计的生灵,里面主要是分为血海修罗一族和血海夜叉一族。
乍一看,突然觉得这修罗夜叉一族出现得也太频繁了,
不过这并不罕见,这些族群在诸天万界也是颇有些来历和强横的一族,时常有大能老祖级别的存在,收服这些部族成为自己的部下。
不仅仅这里有血海修罗、血海夜叉。
魔族之中也也有入魔的阿修罗和夜叉,梵界佛门也有八部天龙,其中就有阿修罗部和夜叉部。
空尘子想要破开这血神碑的封印以及阿鼻血海大阵的力量,确实不太容易。
就算最后得手,也得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还会对这方天地造成巨大的破坏,很有可能让空尘子偷鸡不成蚀把米。
从外面解封,这血碑会将力量扩散到整个天地之上,让天地和其一同受力,除非一击将整个天地击碎,要不然没有任何作用。
而从内部解封也不大可能,这血神碑对于内部的克制更加严厉,本身就是为了防止天地内部的生灵冲出阿鼻界。
只有内外合力,才有可能完好无损的打破封印。
所以空尘子才将这赤帝神山给拉了出来,便是为了震慑和屈服这阿鼻界内的生灵。
“哐当!”
这个时候空尘子手中锁链一抖,发出巨响。
那运转阿鼻血海大阵的杀天、杀地、杀生、摩妃这才注意到虚空之中站着的另一个渺小的身影,其身形虽小,但是却操控着巨大的赤帝神山。
一目了然,自家老祖早已成为了别人手中的鱼肉。
而再看向其随手幻化出的天罚之眼,更是对阿鼻界虎视眈眈,合道级别的力量,足以碎裂星辰湮灭天地,让这四人心中惶惶。
“血神子已经落入了本道君手中,如今这阿鼻界也在本道君手里,你们这位老祖已经穷途末路。”
“只是本道君不愿意多造杀孽,所以才给你们个机会。”
“你们若是不从,本道君就只能斩开这方天地,到时候你们恐怕就是与界俱焚,尽数化为灰灰的下场了。”
那赤帝神山之内血神子这个时候也彻底慌了,若是阿鼻界落入了这个小贼手中,自己恐怕真的就要陨落了。
其声嘶力竭迫不及待的高呼:“你这小贼休想,老祖对几个徒儿恩重如山,他们绝对不会背叛老祖我的。”
“杀天、杀地、杀生、摩妃……”
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外面涌动的血海突然间收了回去。
那在血神子口中忠心耿耿的四个徒弟,不过相互对视了一眼,立刻就做下了决定。
隔绝了血海之力,那血神碑再也阻挡不住后天祸福神光的磨灭。
天罚之眼全力运转,后天福运紫气和后天祸运神光合为一体,化出了一轮星斗轮盘,释放出无穷无尽的力量与血神碑之上。
“轰~”
刹那间,血神碑灰飞烟灭,天门轰然大开。
血神子的几个徒弟,和空尘子内外合力,打开了这一方天地的大门。
献界而降。
空尘子见状,不由得哈哈大笑。
“好好好!”
血神子又惊骇又愤怒,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他诅咒空尘子,破口大骂这些徒子徒孙和背叛他的部众,然而此刻话语之中此刻充斥的,只有无能为力和软弱。
其血神大道被这赤帝神山克制得死死的,一座座金桩亮起,将其意识焚灭,又一次让其陷入了沉寂之中。
只是在其陷入沉寂之前,看到他那些忠心耿耿的徒儿一个又一个冲出阿鼻界,跪在了自己的生死大敌空尘子面前。
“杀天拜见空尘老祖!”
“杀地拜见空尘老祖!”
“杀生……”
“摩妃……”
血神子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小贼、内贼、狗贼。”
“全都是贼!”
话音刚落,其便没有了声息。
空尘子一挥手,也将赤帝神山再度封印进入了云中界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