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xxym精品言情小說 《DC裏的天罡地煞》-第一百八十六章 恐慌感展示-afiya

DC裏的天罡地煞
小說推薦DC裏的天罡地煞
黑死帝愣了一下,看向了远处的迈尔斯,低声道:“你这是在跟我说话吗?”
“难怪你会这么容易就被击败!”那个声音不屑道:“我在你的灯炉里,是我,莫比乌斯,反监视者在给你说话。”
黑死帝低头看去,只见挡在他身前的灯炉里,莫比乌斯在灯炉底部瞪大了双眼,目无表情的看着他,他的姿势绵软,自然的被放在了地上。他曾经给莫比乌斯施加的禁锢还在,牢不可破。
“你醒了?”
莫比乌斯的嘴没法动弹,却有声音传来:“你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我自然感受到了。现在废话少说,把你这段时间吸收的能量九成给我,放我出去,我就救你一命,给你一个脱身的机会。”
黑死帝断然拒绝道:“不可能,这些能量我一分一毫都不会给你!我也不需要你救!”
“是吗?黑死帝,别人不知道你的来历,难道我还不知道吗?世界上永恒的黑暗,最初的黑暗,你最大的敌人就是光明。而现在,你的周身都是光明,一旦那个家伙醒悟出来这点,你必死无疑。”
莫比乌斯的声音里充满了笃定:“你该不会认为自己现在收集过来的能量真的能对抗光明吧?要是你真这么想的话,当初你是怎么消失在这个宇宙里,又是怎么沉睡的呢?”
他的话音还未消失,就看到迈尔斯的两只眼睛不断交错,黑白与光明慢慢缠绕起来,两者相撞之间,爆发出无穷的力量,两者相容之间,却又平静无波,散发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气息,超然而又和万物相容。
“蠢货,快点决定,不然我们两个人都走不了!”莫比乌斯的声音变得焦急起来,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三成,我只能给你三成!”黑死帝比他更着急,他身上的力量在快速的消散着,他比莫比乌斯更需要这样的力量。
“八成!”
“四成!”
“蠢货,如果我们两个都死在这里,你留着力量还有什么用处?七成,再少的话,你就去死吧!”莫比乌斯大声喊道。
“成交!”
黑死帝急忙将莫比乌斯身上的禁锢都弄掉,然后将自己用黑灯戒指好不容易收集起来的力量的七成给了莫比乌斯。
莫比乌斯如同一个瘾君子一样,将这些能量吸收一空,曾经受到的伤势也恢复了不少,他急忙跳出灯炉,看准了迈尔斯在将光明和黑暗融合的一刹那,调动全身的力量,向前轰出!
轰隆一声,黑灯灯炉炸开,瞬间爆发出了宛如核弹一般的力量,轰击向了迈尔斯。迈尔斯双目凝实,黑与白交织之间,将这些力量化解掉。
但这样一来,就给了莫比乌斯和黑死帝两个人一丝丝的喘息之机,他们两个人趁着迈尔斯目光凝聚对付黑灯灯炉的时候,一左一右快速逃走着。
“迈尔斯,他要逃走了!”神奇女侠戴安娜挥动灯戒,向前给迈尔斯标记了一个方向。
迈尔斯森然笑道:“他跑不了!”光与暗交错之间,将黑灯灯炉爆炸的力量完全化解,随即向着远去的黑死帝绞杀过去。
黑与白化作阴阳鱼,牢牢锁定着黑死帝,眨眼之间跨越了茫茫宇宙,追上了黑死帝,将他纳入到了阴阳鱼之中,阴阳鱼宛如磨盘一样,黑白交错,光暗相容,将黑死帝彻底的磨死在了这宇宙当中。
随着黑死帝的死去,还有黑灯灯炉的爆炸,遮蔽了整个太阳系的黑灯灯戒瞬间失去了能量的的支撑,变得如同玩具一样。
即使这样,神奇女侠戴安娜他们这些被存在之灵暂时支配的人也依旧奋起,将所有的黑灯灯戒绞灭一空。
良久之后,迈尔斯终于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把那道纯粹的造化之力吸收完毕,明了了什么是造化之道。
从今天起,他的造化之道算是入了门。
在他的丹田空间内,元神之上,阴阳能量盘旋往复,形成太极图,而太极图的最中间,则是造化之力的盘旋处。
阴阳道衍,
造化道成!
在光之子酒吧路西法看着天空中仿佛闹剧一般的黑死帝,简直哭笑不得。
这黑死帝声势浩大,几乎堪比达克赛德的入侵,但是他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灯戒,都被吓了一跳。毕竟光是一枚灯戒的力量,即使加上灯兽,在他的面前都不够看的。但那密密麻麻几乎整个太阳系都在遮蔽的灯戒,还是让他感觉到十分棘手的。
结果还没等他出手,地球上的力量就忍不住自己动手了,那充沛的力量,直接将他给震慑在了原地。
存在之灵是超越生命的力量,有了它,才有了生命。有了它,地球才是宇宙的中心。这种中心不是地理上的中心,而是在力量,情感变化上的中心。
“原来地球最特殊的地方是在这里,难怪在我的直觉中,我要到地球来,只有这里才能给我一些突破的灵感,那我的灵感是存在之灵吗?这抹纯粹的白?”
路西法还没感叹完毕呢,太空中发生的一切瞬间就颠覆了他的认知,存在之灵还会愤怒,还会害怕,而光明和黑暗竟然可以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且彼此不再冲突。
这是他一直追求的力量啊!
不是路西法不明白,实在是世界的变化太快啊!
他的翅膀蹭的展开,上面黑色一层层的退去,慢慢的变为灰色,只是在接近完全变灰的时候,卡住了。
“还差一点?究竟差了哪一点的呢?是什么束缚着我吗?还是我对这些东西理解的有错误呢?”路西法低头陷入了沉思。
神奇女侠戴安娜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刚刚那一瞬间,她感觉到迈尔斯像是要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一样,不,是和这个世界融为一体,然后飘然不知所踪。
这样的感觉让她心里感觉到了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