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b8b人氣言情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旅心僧-第965章 陸寒的力量鑒賞-lsxej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65章陆寒的力量
温娴此刻的脸上,多了一抹诡异的淡绿色,双眼失去神采,更多还是懊悔之色,身躯和两个凶物造成的震颤一起抖动。
她藏身的大树,树顶早已被撞断,中间部分也开裂,难以支撑多久,唯独距离地面五丈左右,因为太过粗壮,以及根部牢固,似乎不会被全部拔起。
但被巨翅席卷而来的狂风,裹挟蟒蛇乱喷的毒雾,就从两侧呼呼飘走,她藏身在盘根错节之间,几乎三面通风。
没错,温娴中毒了,即便她早已屏息,仍然沾染了毒雾,非但脸上逐渐变色,全身上下如蚂蚁爬过,一道道墨绿色丝线,正从脖颈向各处蔓延。
“该死的孽畜啊,快滚吧!”
距离藏身之地仅有三百丈,两棵残破的树根之间,一株奇花看似非常孱弱,仅有两尺高,三瓣两叶,花茎紫红色。
周围草木,在已经齐根被削断,到处狼藉一片,几种数万年的仙药,也各个惨不忍睹。
但此花只是随风摇曳,并未遭到明显损害,因为有一层半透明的氤氲灵光,正将此花护在其内。
更诡异的是,这株奇花还在移动,如温娴一样,尽量在贴近树干,并且花瓣枯萎,花叶和根茎在萎缩变小,似乎随时都会凋零死亡。
“我的仙药啊……不对,还有陆道友的神药啊,就要自己跑掉了。”
本来是在右前方的小山洼旁,温娴要弄走两株九万年份的仙药,但她却在山洼内发现了那株奇花,里面相阳光,内部荆棘环绕,只有几尺宽的缝隙。
此花正在缝隙间摇头晃脑,肆意享受温暖照射,似乎附近较为静谧,又有锋利密刺防护,正是吸收至阳精华之时。
但才采下一株仙药,就有这条路过的大蟒,从山岗上发现自己,恶狠狠快速扑来。
庭院深深春欲晚 煙青色
那只双头恶禽,还算此女的半个救星,未等大蟒扑下山岗,高空又掠来一道黑影,接着就开始干上了。
蟒蛇左右扭曲摆动,拼命想挣脱,但除了造成一块块鳞片被扯落,血肉模糊而痛楚嘶鸣外,并无法改变命运。
双头恶禽每一爪抬起,都向前再次落爪,并且抓掉几块鳞片,大蟒足有数十吨中,但恶禽也分量不差,双翅边缘如刀锋般,几尺粗的树碰到就断。
因为是玄仙之躯,法体密实的犹如铸铁般,剧毒渗入较慢,但体表已经遭到腐蚀性破坏,有几处开始发黑,尤其是双腮,小块肌肤即将蜕皮。
“这两个孽畜,不能等它们分出死活了,我去将神药趁机弄到手,并引开恶禽的注意力,你尽量揪出温仙子!”
陆寒摸了摸鼻梁,然后大踏步走出,向山下纵越而去,殷元基再次扶额,心忖那大翅膀只需一扫,就能带走半条命,然而他还是跟了出去。
那朵奇花枯萎的只剩半尺,并且即将没入树根中,氤氲光罩噗的碎裂,附近裸露的树根,缓缓向一旁移动,似乎遭到诡异压迫。
其他地方再无遮挡,除了缓坡就是坑洼,连巨石都无法存在,狂风呼啸,所过之处开始掀起地表,仙药早已粉碎失踪。
陆寒拿着黝黑短棍,距离枯萎掉的奇花还有千丈,便融入飞沙走石之中,不时有东西打在身上,砰啪乱响。
他的脚下,也开始出现脚印,每一步都逐渐加深,似乎身负山岳。
‘嘎——!’
‘嘶!嘶!’
那只双头恶禽,目光无比锐利,另一脑袋立即转动,想靠近的陌生动物看去,凶光随即跟上,发出威胁之音。
而大蟒则张开大嘴,向恶禽最前方那只利爪咬去,似乎已经无法忍受剧痛,然而恶禽另一个脑袋,岂会放弃大好良机,猛地向下啄到。
另一个脑袋,也被带着同时向下,眼睛里瞬间失去了陆寒身影,那对狂扇的巨翅,也出现短暂停顿。
大蟒张嘴反扑,但在半路猛地掉转方向,脑袋忽然向上,喷射出几道腥臭刺鼻的污秽黏液,然后再次向利爪咬去。
恶禽怪叫,急忙扭头规避,那几道黏液将虚空都腐蚀的冒出白烟,似乎是杀手锏。
可惜又被成功躲了过去,但恶禽那只利爪再没有好运气了,仅仅抬起几丈高,就被大蟒成功咬住,锋利獠牙立即钉死在上面,毒液开始向外疯狂输出。
嗖!
变化再起,一道寒光从斜刺里飞来,旋转着从大蟒七寸处划过,如犀利无比的金属风轮,又落入下方狼藉草丛。
正死死咬住恶禽右爪的獠牙大嘴,立即失去了力量,粗壮身躯几乎差点分家,只剩下方尺余厚的肉皮相连,霎时血水飞溅。
恶禽猛的弹腿,巨大头颅跟随来回甩动,反复几次才被甩开,一块足有几尺大的肉皮,也同时脱落而下,也带走了才注入的剧毒。
轰!
就在这时,那棵老朽的粗壮树根,被一股巨力硬生生打歪,陆寒影城及到了附近,挥拳运气,无比刚猛的一击,他和双头恶禽的右侧羽翅,仅仅距离十丈。
‘嘎!’
前方,此刻也多了个身影,正蹲在断树下方,将另一个人拽起,两人迅速向远方跑去,一个纵越足有几十丈。
恶禽:‘……?’
轰!
枯朽树根尽数歪倒,地面被拱起数丈,那株藏匿的奇花,跟随一块土块抛向了天空,土崩瓦解,神药现身。
那是仅有三尺长,通体散金色泽的孪生赚,类似两个胡萝卜的东西,彼此纠缠在一起,还有几根筷子粗细的血线,从顶端蔓延到根须处。
‘嘎!’
双头恶禽一眼看到,立即四目放电,充满贪婪和狂热,奋力转身扑来。
然而陆寒更快,身躯率先纵起,在几丈高处探手将神药抓到,但恶禽锋利的长喙也不慢,已经连他也作为目标,一起凶猛啄来。
左手的黑色短棍,只好迎上去,抡圆了带着力量,狠狠砸在坚硬长喙上。
砰!
恶禽脑袋被砸的偏移数尺,与陆寒擦肩而过,但另一个脑袋也凶狠啄到,那株神药也发生异变,通体一阵流光闪动,表面冒出一股粘稠之物,无比顺滑。
陆寒竟然无法抓住,导致此药挣脱大手,其成功落地,立即滴溜溜转动,硬生生钻了个洞,很快没入半个身躯,眼看即将在眼皮底下逃脱。
但他必须挥动拳头,还要对付第二张大嘴,已经腥风扑面,恶禽的两只爪子,也放弃了垂垂将死的蟒蛇,正奋力一抓地面,全力对付自己。
爆寵前妻:老公,不可以
‘哼!’
一声不高不低的冷哼,从陆寒鼻孔莫名传出,就见恶禽那四道凶狠的目光,立即迷离起来,并且纷纷翻白,整个莫大身躯,顿时失去力量。
神魂攻击,瞬间低下了头颅,当场昏死。
陆寒迅疾转身,右拳更改方向,狠狠砸在下方地面,这一拳,用了法体的最大力量。
重生鬼手毒醫
轰隆——!
数十丈内,都被震得粉碎,地面非但没有下限,反而被尽数抛起,多达十几丈的厚度,被巨大力道抛入半空,而且都成了齑粉尘沙。
那株神药,也神奇的钻到了两丈深处,一层淡淡灵光护体,速度越来也快,然而巨震中,神药跟着哆嗦了几下,就变得黯淡无光了。
被直接震晕!
然而上方黑暗压下,庞大的双头恶禽,在惯性中,铺天盖地向陆寒压来。
再想规避已然不急,他只好将再次到手的神药,迅疾咬在嘴里,双手高举,接住如山岳般的重量,双脚陷入地表。
一股真元灌入全身,整个法体如钢筋铁骨,舌尖盯住上颚,双膝微微弯曲,爆炸般的力量在积蓄,几个呼吸之后,猛然向前抛掷。
‘那只恶禽真讨厌,陆兄虽无凶险,但肯定会受伤,速去救援。’
温娴挣脱了被拉住的手臂,立即飞身冲向大战之地,但她的身躯踉踉跄跄,似乎法体已经受损,尤其是整张脸都绿了,气息开始衰败。
‘你不能去啊,还是躲起来,小心其他凶兽,我一人足矣。’
有些急躁的殷元基,速度后发先至,越过温娴后回头喊道,他本想说你去了也会拖后腿,只需放哨警戒即可,但终究改了方式。
‘哎呀!那只恶禽要飞走,肯定抓了陆兄,快用这把刀砍死它,决不能这畜生腾空,否则再无回旋余地。’
那把短刀被温娴用力一掷,迅速划过虚空,殷元基接过,双脚狠狠踏地,整个身躯腾空十几丈,如猿猴跨越山涧,双手巨刀就要落在恶禽脊背上。
然而让他惊讶的一幕出现,双头恶禽向前滑翔了一小段距离,双翅并未挥动,顺着下坡飘了下去,似乎哪里不对。
划过后的地面,有个身影陷入地面,腰部以下已经看不到,双手攥着两把羽毛,鼓起的肌肉形如虬龙,爆炸性的力量正在退缩消退。
—————
‘……?!’
双头恶禽被扔出去,飘了几十丈,又摩擦一段距离才停下,仍在昏迷。
“妖畜的神魂,本就差得很,这次算我作弊。”
陆寒坏笑,他在刹那间,动用了一抹法力,否则硬撼此獠,还真是有些凶险。
花都狂少
玄仙的法体,其实要收拾这些飞禽走兽,如捏豆腐一般,但仍需要法力作为支撑,仙灵气缭绕,真元逆转全身。
此刻法力皆无,只用真气运转,是最羸弱的状态,他们调动的真元,仅有玄仙能动用的万分之一,仿佛看着偌大宝山,却无法全部带走。
噗通!
寻龙探穴那些事
温娴被绊倒了,窘态不堪入目,但眼神里仍是欣喜的,被陆寒的力量震撼到,可惜四肢正被毒素麻痹,逐渐陷入僵化。
一炷香时间后,在两座山之间的狭窄深沟里,陆寒放下温娴,拿出四五个小瓶,其中两个扔给了殷元基。
巨星 七七家d猫猫
“一瓶解毒,一瓶疗伤,你的神魂未恢复前,基本已经无法效仿我,用冲击筑基的纰漏,从储物戒里取出东西。”
“温仙子彻底恢复后,完全可以尝试一二,你们两人就在此地找个小型洞府暂且躲避,陆某要出去走一走,争取以最快速度查清附近形势,最好找出离开这里的方法。”
“也好!反正我二人,难以给陆兄当个合格的辅助,反而处处拖后腿。”
“温仙子说得对,我们自保和防御绝对无虞,若真能找到出处,只需陆道友回转通知一声即可。”
极品美女请站住 单口吹牛
两人颇为惭愧,温娴身上的速度,需要药力从体内挥发,然后向外逼迫出剧毒,并滋养经脉和肌肤。
但不能用法力导引,真气调动药性非常缓慢,如常人服用中药般,彻底恢复至少需要数日。
陆寒才不会过分浪费时光,他和两人本就没有交情,如今已经仁至义尽,甚至毫不吝啬的说,一株最差的神药,也比他们的性命重要。
翩然离去!
他的背影,开始恍惚,他的动作,逐渐飘逸洒脱。
‘嘎——!’
“陆兄要干什么?”
“他要驾驭那只恶禽吗?”
嘶!
一声凄冷尖鸣,接着还有狂风呼啸之音,然后一只双头恶禽,狂扇翅膀滑翔而起,但他的背上却多了个白衣身影。
温娴见此情形,顾不得身躯不适,猛然站起来,满脸震惊的低呼。
殷元基瞠目结舌,怔怔望着这一幕,脑海里有些空白,似乎无法理解。
转眼,千丈高空,苏醒的双头恶禽,一阵摇头晃脑后,将晕乎乎的感觉甩掉,接着就凶狠起来,因为它背后有人。
翻腾,俯冲,转动……无所不用其极,只想将欺负自己的家伙甩掉,然后用爪子撕碎,一点点吞进腹中。
“孽畜!再敢放肆,一击毙命!”
陆寒紧紧抓住羽毛,任凭恶风冷冷,天旋地转,眼神里杀意迸现。
‘嘎!嘎——!’
恶禽凌云,无法甩开背后的累赘,感受到威胁,逐渐惊惧惶恐,直接插入云霄,如离弦之箭消失于天际。
他体内的仙婴,原本正在沉睡,一道**出现,嗡嗡开始转动,仙婴蓦然睁开眼睛。
也有一道强大至极的神念,瞬间一放而收,两三万里的情形尽数掌控,然后恐怖威压稍微外泄,**停转,缓缓消失。
双头恶禽惊恐莫名,立即抖若筛糠,有一根黑漆漆的短棒,从头到尾亮起又熄灭,泄露出阴煞气息。
“去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