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6odb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神話版三國 墳土荒草-第三千六百五十六章 步驟閲讀-ewycz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虽说我刘备双臂过膝,体型有些像是大马猴,可你不能就因为我的长相,将我当猴耍吧,还为民请命,真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领头的都是老头?”陈曦挠头,伸手就拉已经有些暴躁的刘备,最惹不起的就是这群碰瓷的老头,刘备这么怒气冲冲的冲出去,有理都有可能说成没理啊。
“是的,有十几个老头,扶老携幼而来。”许褚点了点头解释道。
“看吧,所以冷静,先喝喝茶。”陈曦从一旁倒了一杯茶递给刘备说道,“仲康啊,你去问问那些人啥情况,本地官僚又咋了,对了,他们要告的是县令,还是郡守,说一个听听,我给他们介绍合适的处理人员啊,我们不好插手地方的事情啊,不能跨层指挥的。”
许褚有些懵,这是什么鬼道理,以前陈曦不是很喜欢处理这种事情吗?而且这次这么多老人,而且是告官,陈曦按照以前的情况,不管如何都应该会去看看,了解了解,怎么这次?
“快去。”刘备推了推许褚,他已经明白陈曦的意思了,而许褚就是个憨憨,这些东西根本不明白。
“噢噢。”许褚瓮声瓮气的离开,然后刘备端起陈曦倒得茶准备喝,可还没有入嘴,就放下了。
“我刘备这几年还真没受过这个气,这群人绝对是和地方官僚有所勾结,否则不会这么快就出现在这里。”刘备气呼呼的说道。
“当然啊,之前公主殿下说了那么多,状子都递到士刺史哪里了,要不是地方宗族和交州官僚一条心,没这么顺利的。”陈曦神色平静的说道,“且看着,后面说不得还有别的操作。”
“还有什么看的,我明天就带人开始查抄。”刘备怒气冲冲的说道,喜怒不形于色?不需要,愤怒就让你们明白,才能让你们记住。
“这不是查抄的问题啊,是首恶的问题,谁是首恶呢?”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要是能找到首恶,陈曦早就派人剿灭了,这边的地方官僚不是首恶,这些来告状的老人也不是首恶,暗地里面那些愣头青,无知百姓也不是首恶。
可头疼的就在于,这三群智障搅合在一起,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就是他们的,那么该怎么让他们明白,他们是错误的。
总不能真的全敲死吧,问题在于就算是敲死了,本地的习俗不发生改变,这就不是个例的问题,而是循环往复,迟早再来一遍的问题。
“首恶?”刘备闻言皱了皱眉头,思考了一圈,这还真的是一个问题,又想了一圈,眼光落到了陈曦身上。
“别看我,我是真的想让他们过得更好,而且我也确实是做到了,虽说我投入的东西,让他们认识到了这个厂子的价值,让他们掌握了技术,认为撇掉我也能干,进而生出这本就应该由他们管理的想法,但你这么看我,我很有压力。”陈曦一番话说得刘备差点喷了。
“我再怎么着也不可能把你当做首恶。”刘备没好气的说道。
“利益滋生罪恶,虽说他们本身就很罪恶,可利益让他们变得更为罪恶。”陈曦双手一摊,颇为淡定的说道,“所以还是现实一些比较好,我先想想怎么解决再说吧。”
“有解决的方案吗?”刘备有些烦躁的询问道,这种没有首恶的情况,杀都不好杀,早知道让……算了,李优来,那就不是奔着解决问题来的,那是奔着解决人来的。
虽说从某种角度讲,将人解决了,问题也就差不多解决了,但这事不是这么处理的,中原人口也不是这么瞎消耗的。
“先理顺这边的情况。”陈曦平静地看着刘备,“至少要捋顺这边的运作节点,知道官僚之中鼓动将交州这些国营厂子转地方的家伙是哪些人,总是有个牵头人的,底下人就算有想法,也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且看着吧。”
“其实你好像并不抵制自己建立起来,打通各项渠道之后厂子转手卖给别人是吧。”刘备突然询问了一句。
“我都卖了不少了。”陈曦点了点头,他并不抵制这个,他抵制的是在这个过程之中耍流氓的家伙,你好歹给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啊,占了厂子不给钱,靠未来的产品抵押,你这不是耍流氓吗?
再还有一些本地宗族霸占,不好好在厂子之中干活,磨洋工,私设关卡,封锁上下游物资运输,煽动本家人对抗长安下放的管理人员,然后逼这些人员下台,之后报官接手。
各种下三滥的手段不胜枚举,故而陈曦对于交州这边的玩法很是不爽,知道你们喜欢钱啊,可你把我们当傻子呢!
要不是看在交州在未来是非常重要的港口,我早就跟你们一拍两散,撤走所有的人手,让你们回归以前百越猴子状态了。
“玄德公还是实地去了解一下地方的情况,我这边翻一翻卷宗,和其他人员透点风声,看看能不能看出点什么。”陈曦态度平和的说道,对于交州的玩法,陈曦倒没有什么愤怒,终归是你付出什么获得什么,既然这么干了,就做好被收拾的准备。
追求更美好的生活,那是人类的天性,可你所使用的手段至少要在符合常理的范围之内。
“你亲自去,不会暴露吗?”刘备看着陈曦,虽说对于陈曦的能力刘备是异常的放心,可陈曦亲自出马,那些人真的敢迎上来?
“怎么说呢,我这边的口子,应该是唯一一个合法可以购入某些资产的地方,特种经营资格证书,得我加印啊,那些在门口举文书状告地方官员的,只是最普通的宗族族老,他们根本不明白法律,只是以为拿到了,自家不说话,官员不找茬就是自己的了。”陈曦笑了笑说道,说起来,也就陈曦在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刘备闻言若有所思,而这个时候许褚又进来了,表示那些人不走,而且还在门口进行宣传,现在已经有不少围观的人员了。
“哦,看吧,他们其实连我们的身份都不知道。”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他们最多是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有人来了,不知道是谁,甚至在他们看来,我在那里建设的工厂,使用的人手都是他们的人,那么那个工厂就应该是属于他们的,至少大半如此。”
刘备闻言那叫一个气啊,这连棋子都不是啊,要是棋子剁了至少能出口气,这群家伙甚至连棋子都算不上,剁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现在行为算是冲撞天子仪仗吗?”刘备气着气着,突然笑了,然后对着陈曦反问道。
“公主这不是没打仪仗吗?”陈曦笑着说道,“我给你明说吧,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你就是打了天子仪仗,风传到那些人那里,他们也还是回来的,他们认为,他们占礼啊!”
刘备这次是真的笑了,也没有置气的意思了,遇到这种情况,还真不好继续生气,于是摆了摆手,“仲康,去给这些乡亲那些吃的,喝的,再给他们准备上午饭,吃完让人送他们回去,告诉他们这事啊……”说着刘备沉默了一会儿,看向陈曦。
“十天左右就出分晓了。”陈曦思虑了片刻说道。
“嗯,告诉他们二十天之内就解决了,让他们等等,最近吃好喝好,对比两下十年前和现在,要对国家有信心啊。”刘备笑着说道,然后打发许褚去处理这事儿。
“这次我是真的气乐了。”刘备笑着对陈曦说道,“来的时候就知道这群人可能犯蠢,但没想到是真的蠢。”
“嗯,回头我和地方上接触一下吧,那些底层的宗族就算能接触到郡级的层面,也不知道经营这些厂矿是需要准入资格的,他们拿到手也是无用,只是看的钱生钱,想要赚钱而已。”陈曦平静的说道,“我可不信郡级以上打这个主意的人,不知道这些。”
不知道是不可能的,哪怕这些人有多余的想法,甚至已经动手有截留的行为,可如果能洗白上岸的话,他们绝对不会放过。
至于说这会不会是陷阱,说实话,陈曦从东巡开始,确实是售卖了不少的厂子,尤其是兖州、青州和徐州,不少运营良好的厂子都被陈曦以比较合理的价格处理掉了。
用陈曦的话说就是这些厂子布局不合理,当年打天下的时候,要考虑袁术和袁绍两个家伙,故而并不是完美布局。
虽说真正意义上的绝对完美布局,陈曦也不知道,但问题比较突出的陈曦还是能一眼发现的,砍掉重练,效率加百分之十以上,那还不如趁早出手,所以陈曦表示要切割交州的厂矿,种植园,本土那些官僚必然会有行动,到时候谁真谁假,一眼可辨。
“官场处理完毕之后呢?”刘备看着陈曦询问道,“到这一部分只能说是将问题押后了,并不是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