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uu7好看的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js2ba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张亮说到这个时候,带着酒意的诸人才终于察觉到了一丁点不正常起来。
今日张亮的话,过于入骨了。
程咬金忍不住嘟嘟嚷嚷道:“张亮,你这厮胡说什么?”
张亮却不以为意,唇边勾起了冷笑。。
大家都醉了。
这闷倒驴就是最好的蒙汗药啊!
方才大家肆意畅饮,这酒下肚,虽然还有人能保持住理智,可实际上……许多人已经摇摇晃晃了。
众人虽然说不上是烂醉,却也已战斗力减去了七八成。
张亮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扫视了一眼,眼中透出几分不屑,咧嘴道:“胡说?是我胡说吗?此后你们跟着李二郎,俺也跟着李二郎,俺虽不如你们立这么功劳,可是苦劳却还是有的。你们是国公,俺也是国公,可是你们可曾正眼瞧过俺一眼吗?”
秦琼性子倒是温和,只低斥道:“张亮,不要再说了。”
“有什么不可说的,今日就要说个清楚明白。”说话间,张亮已是豁然起身,四顾左右,顾盼自雄的模样,得意洋洋的继续道:“就说李二郎吧,他又如何对得起俺这老兄弟呢?想当初,俺为他受了这么多皮肉之苦,才有了他今日做天子,天子……天子,他是做了天子了,可又给俺带来了什么好处?”
九州仙侠传 流云18
李世民抿唇不语,可目光已经变得锋利和阴沉。
他虽也喝了不少酒,却也瞬间恢复了理智,甚至下意识的,想要去摸腰间的佩剑,可他很快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将佩剑带来。
而这本就是私宴,随来的禁卫是没有资格在此的,李世民一时竟是又惊又怒。
似李世民这样绝顶聪明的人,其实想让他上当,哪里有这么容易?
当然,李世民最大的弱点便是自大,就如当初他在军中一般,身为主帅,最爱做的却是亲自侦查敌营的动向和冲锋陷阵。
这许多年的军旅生涯之中,他不知多少次将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他却自认自己的骑射功夫好,久而久之,更是认为自己得了上天的庇护,就越发不想危险当做一回事了。
李世民没有意识到上当,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即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张亮居然敢如此大逆不道。
这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李世民不蠢,正因为不蠢,他绝不会认为张亮这厮居然敢谋反,因为谋反对张亮没有任何的好处,他张亮真以为轻易就能够成功?可一旦失败,付出的代价却是极为沉重,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张亮会有这个胆子。
这就好像一个下棋的高手,遇到了一个打王八拳的臭棋篓子,非要马走田,象走日。你说棋不是这样下的,他说老子就这样下。你说你别这样,我们下象棋是有规矩的。他说不行,我说规矩是什么就是什么。你若瞪他一眼,说一句你这人到底是不是来下棋的。结果对方突然拿出了一把刀来,说你侮辱了我。
张亮此时得意洋洋,啐了一口吐沫,接着道:“俺可没从李二郎这里得什么好处,这天下合该就是他李家的吗?谁说就一定是他的?历朝历代,还没有一个姓张的天子,人们都说俺面带紫气,有天子相。他李二郎做得,我张亮为啥就做不得?等俺做了天子,你们谁还敢笑俺?”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足够露骨了,程咬金等人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张亮。
前妻,束手就婚
这人……疯了。
李世民此刻竟是想笑,偏在此刻,他又笑不出来。
难道他的一世英名,竟是要折在这里?
李靖已是拍案而起,预备要动手了。
“谁也别乱动。”张亮道:“谁动一动,便先宰了谁。”
张亮一声大喝。
就在此时,外头已有数十人蜂拥而入,这数十人,多是他的养子,他们有的提着刀剑,有的提着弓弩,弓弩的箭矢已经上了弦,四五张弩直接对着李世民。
张亮看着众人难看的脸色,面带得色,手指着李世民道:“不对,应当说,谁敢动一动,俺就先宰了李二郎。”
惡魔校花闖情關 破繭的蝶
这一句话,果然很有作用,所有人竟都不敢动弹了。
李世民此时却是笑了,他觉得头有些昏沉,勉强撑着身体,眼睛打量着张亮道:“张卿家,你没有想过后果吗?”
张亮撇撇嘴道:“后果就是我张亮做天子,谁敢不从,便宰了谁!俺这辈子,还没有尝过做天子的滋味呢!反正我见你这天子做的快活……”
赤龍決
李世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当初和自己并肩作战,出生入死之人,如今……却是到了今日这个地步。
李世民冷冷道:“朕如何对不住你?”
千歲戀人
张亮冷笑道:“不说从前,就说近前的事吧,那窦家的案子,俺这么大的功臣,他窦家被抄没了,俺拿个二十万贯,有什么不合理的?可是你呢,竟纵容那个邓健,非要逼着俺将这钱拿出来。俺跟着你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你做了天子,难道不该给我享福吗?这二十万贯,你也和俺计较?”
李世民面色冷峻,话说到这里,他其实已经很清楚了,和这张亮,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李世民身子绷着,只觉得有些头晕目眩,倘若没有喝酒,或许……状况会好一些,可现在……
他冷冷道:“弑君之罪,你可想过后果吗?”
张亮不以为然地看着李世民道:“你可以杀兄弟,我如何不能弑君?”
这话说出来,真令李世民一口老血要喷出来,他心中已是狂怒。
程咬金大叫:“禁卫,禁卫!”
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片刻之后,一个禁卫中的校尉进了来,却是朝张亮行了个礼:“孩儿见过养父。”
张亮也乐了,面上红光更盛。
他得意的看了程咬金一眼,乐呵呵地道:“你是说那些带来的禁卫?这些禁卫……不听话的,都吃醉了酒,被俺的干儿子直接宰了。其余的人……不明就里,要嘛就在庄子外头呢……这阖府上下,统统都是俺的人,所以现在俺叫你们生,你们便生,教你们死,你们便得死。不对……今日你们非死不可。不过临死之前,李二郎,我需求你一样东西,你给俺写一份圣旨,就说你自知罪孽深重,要还政太上皇……赶紧的……”
…………
在这张家庄子外头,这张家好似是风平浪静一般,绝没有人想到,此时此刻,里头已是翻了天。
最外围的禁卫,主要是防止有人偷袭张家的庄子,因而驻扎了数百人马,个个明火执仗的警戒。
妾大不如妻 一个女人
却在此时,一队骑兵却是轰隆隆的来了。
叛逆少爷的克星女友
领队的校尉一看,顿时打起了精神。
这个时候,如此异常的兵马调动,这极有可能是哪里出了乱子。
于是,校尉低吼:“警戒!”
数百禁卫,瞬间拔刀,有人上马。
——————
却见那地平线上,一队队骑兵却已呼啸而来。
为首的人,正是薛仁贵。
镇齐门
薛仁贵的左右,苏定方、黑齿常之、陈正业也都率先来了。
而陈正泰的马术差一些,只好和邓健等人在后押阵。
此时,步兵营和炮营速度太慢,只好暂时舍弃他们,带着护军营和骑兵营这千余人率先赶来。
一察觉到对方有禁卫,陈正泰立即打马火速上前,口里大喝:“我乃韩国公陈正泰,今奉陛下旨意,特来接驾。”
这领军的禁卫校尉哪里肯信这样的话,只是当着韩国公的面,他却不敢造次,只好远远打话道:“我事先未得到这样的旨意,陛下就在庄子里……”
“他妈的……”此时陈正泰比谁都要紧张,忍不住口里骂出话来。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
事情紧急,容不得一丁点犹豫。
陈正泰回头,却见武珝和邓健二人打马在自己的身后。
邓健抬头看着陈正泰,随时听候陈正泰命令的样子。
而武珝却是毫不犹豫道:“恩师,既然调兵出了营,那么没罪也是有罪,今日到了这个地步,就决不能拖泥带水,不至庄中亲见陛下,那么谁敢阻拦,就统统立杀无赦!”
異界萌靈戰姬
面对这样的情况,武珝比任何人都要冷静理智,在她看来,任何的规矩都是可以打破的,事情只有成功,任何失败,都将带来致命的后果。
直到现在,陈正泰其实心里还是有些虚。
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就算是穿越者,也不过是多了一个前世的人生经验而已,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他会像所有普通人一般,会有顾虑,会犹豫不定。
而武珝一言,顿时让陈正泰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于是他目光霎时冷了几分,大喝一声:“骑兵营!”
“在!”
众人轰然回应。
这些骑兵,虽是百工子弟,可是这半年来,每日操练,军中规矩森严,一日又一日反反复复的列队操练,早已让人绝不容许自己违背主将的心意了。
陈正泰大声道:“随我杀入庄中,都听好了,我陈正泰来带这个头,到时若是有罪,尔等也是依我陈正泰的命令行事。现在……挡我者死!”
死字出口,陈正泰率先迎着这些禁卫策马狂奔。
后头数不清的骑兵轰然应诺。
无数的战马,轰隆隆竟如剑锋一般,朝着警戒的禁卫风驰电掣一般的如离弦箭矢一般一头扎入禁卫的队伍之中。
这些禁卫……是万万料不到陈正泰敢做这样事的,他们虽是警戒,可实际上……防备心里还是远远不够,何况在这里遭遇到了骑兵……瞬间队伍便冲了个七零八落。
骑兵营没有理会他们,一队警惕心不足的禁卫,其实根本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只是每一个人都很清楚,一旦对禁卫动了手,那么……谁也回不了头了。
乌压压的骑兵,宛如乌云一般,一路狂奔,等终于赶到了张家的庄子前,张家的人下意识的想要关上府上的大门,可是……
一切都来不及了。
薛仁贵的马最快,趁着他们不备的功夫,便已率先冲入府中,许多张家的护卫,其实是外送内紧。
表面上,这府门是洞开着,显出像平常的样子,可实则,为了防止消息泄露,引来救驾的兵马,所以里头早已预备了不少人。
薛仁贵入府,顿时头皮发麻了,只见乌压压的都是人。
他竟一下子的兴奋起来,甚至没有半点犹豫,骑在马上,直接放马狂冲,手中的长刀随意挥砍。
突然来了这么一个猛人,埋伏在此的张家部曲被杀了个措手不及,等他们反应过来,将薛仁贵围住,后头无数的骑兵,却已顺着门洞,呼啸而来。
…………
此时,在张家庄子里头,一张白纸和笔墨,由一个战战兢兢的女婢搁到了李世民的案牍前。
李世民被几根弓弩指着,此时他心里已经明白,自己算是真正的阴沟里翻船了。
他甚至觉得可笑。
血色迷梦
自己这凌云壮志,竟到了最后,落到了这些小人们的手里,怎么想,他都满心的不甘。
只是……他觉得自己头沉得有些厉害,酒劲已经开始发作了。
当然……最可怕的是那几个指着他的弓弩,不难想象,或许只在一息之间,便可将他置之死地。
弓弩的威力虽然强劲,李世民也并非是没有挨过箭矢的人,只是他很清楚,既然张亮今日敢如此做,在这大堂的外围,只怕不知埋伏了多少的兵马。
想到这里,李世民已知道……自己已绝无逃脱生天的可能了。
此时,张亮不耐烦地厉声道:“快给俺写。”
李世民抬头,却是朝他笑:“张亮啊张亮,你跟随了朕这么久,何时见过朕为了苟且偷生,而会屈从于贼的?”
“你敢说俺是贼?”张亮面带狰狞,这时候,他已彻底的疯了:“今日非要将你大卸八块不可。”
只是这可字的字音刚刚落下,外头……喊杀声却已传出。
张亮面上一愣,一时之间,觉得匪夷所思。
………………
第一章送到,今天三更,明天争取四更把债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