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p1e精彩言情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起點-355良民孟拂,認親(一二更)鑒賞-bwv6v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于老爷子老了,于永就是是于家的顶梁柱。
这种时候,于老爷子也想不出更多的办法了,江家人不回应,他直接拜托童尔毓。
GDL电影这件事在娱乐圈不算保密,知道的人很多,查不到孟拂下榻的酒店,却能查到部分工作人员晚上在这里吃饭。
也是巧了,罗家跟这边还算说得上话,认识这边的大老板又有许立桐带路,找到孟拂并不难。
这两黑衣人,也是这边的地头蛇借用给于老爷子的。
于永绝对不能有事,眼下这边也不是江家的地盘,于老爷子也不用顾虑江家,直接让人把孟拂绑起来。
在自己眼皮子下面绑人,李导等人也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直接起身,抬手,“这位老先生,不知道孟拂……”
于老爷子看向李导等人,黑漆漆的眼眸中装着的是冷,“这是我们的家事,还想电影好好拍下去的话,别多管。”
赵繁已经跟苏地说了这件事,她站起来,挡在孟拂面前。
孟拂却是笑着抬了抬头,“没事,繁姐,我跟他们走。”
“可……”赵繁咬了咬牙,这于家是疯了吧。
“反正我今晚是不得不跟他们走,”孟拂喝完最后一口酒,不急不缓的把酒杯磕道桌子上,一手搭在桌子上,一手搭着椅背,偏头看了眼于老爷子,“对吧,于老爷子?”
她这一声于老爷子听起来十分刺耳,于老爷子看她一眼,“我是你外公,那是你舅舅!”
孟拂瞥他一眼。
放屁,她舅舅是亚洲股神!
她不理会于老爷子。
两个黑衣人收到指示,直接带着孟拂走。
楼下停着两辆车。
于老爷子跟于贞玲等人坐到前面的车中,孟拂被塞到后面的车厢。
两辆车直接往机场开,于永不能等,晚一分钟,他成为植物人的风险就更大。
前面的车辆,江歆然跟童尔毓坐在后面,江歆然看着后视镜,正在跟童夫人打电话:“妹妹还记着以前的事,可再怎么说,那也是是她亲舅舅。”
孟拂自从考了个高考状元后,除了她的粉丝更励志了,媒体上她就没什么动态,也没爆出来她学的什么,眼下又一直呆在娱乐圈,倒是有不少人感叹她浪费了天资。
如今几个月过去了,她是高考状元这个热度又降下来。
手机那头,童夫人拧眉,与身边的谋士交谈,“这心可真狠,这要是我们童家人……”
童夫人这么一想心里就不舒服。
他们童家可没有这样的人。
**
这边,两个黑衣人在前面开车跟着于老爷子等人。
车子还在向机场开过去。
这个时间段接近九点,过了高峰期,机场偏,这条路的车并不多。
两个人车紧跟着前面于老爷子的车。
前面一个拐弯,开车的黑衣人正放缓了车速,跟着于老爷子等人的车,他正转着方向盘,忽然间方向盘被一道力道猛地转了两圈,车子在开要拐弯的时候,直接往路边的花坛冲了过去。
而前方,于老爷子的车已经成功拐了弯,没看到后面这一点。
“砰——”
车子猛烈的撞上了护栏。
熄火了。
“艹,你tm,”开车的人看了眼后面,探身就要一手抓住孟拂的头,“贱……”
孟拂直接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在狭窄的后车厢微微倾身,车内开了灯,将她的脸照得精致无瑕,头发松懒的垂下来,她猛地一用力,开车人整个人砸在了座位上。
孟拂探身开了锁,从后车坐下来。
前面的两个人反应过来,直接掏出了车上的刀下车,嘴里骂骂咧咧的,“你竟然打我!”
兜里的手机响了,孟拂接起来,是苏承。
“在哪儿啊?”
孟拂看了眼拿着刀朝她冲过来的两个人,“等我两分钟。”
她把手机搁在车顶,身体一歪,避开了一个人,抬起左脚脚,一脚朝左边的人踹过去,那人手腕一痛,手里的刀直接被踢飞。
右手抓住了另一人手上的刀柄,夺下了刀。
不过一分钟,两人“砰砰”摔倒在草坪上。
孟拂走到掉下来的刀边,捡起来刀柄,一脚踩着开车的黑衣大汉的胸口,低头,拿着刀背拍了拍黑衣大汉的脸,“刚刚包厢有监控,我呢,不想给我的粉丝们带了个坏影响。”
两个黑衣大汉抬头看红路灯口的摄像头,果然发现,这边是个死角!
他们胸口肋骨断了,看着孟拂的眼神只能用惊恐来形容:“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的人?还想再江北混吗?”
“管你是谁的人,扔到江里谁认识?”孟拂看着两人惊恐的面容,拿起了车顶上的放着的手机,看两个人黑衣人的样子,她吹了吹手机上不存在的灰尘,将手机抛了抛,朝他们睨了眼,这才不紧不慢的解释:“放心,我是个遵纪守法的社会良民,在境内不杀人的。”
境内不杀人……
难道会在境外杀人?
娘的,不是说就是个明星吗?面前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两个黑衣人平生作恶多端,手底下逼迫过不少良民妇女,但也不能这么风轻云淡的说出“杀人”二字,身体抖得不由更狠。
两分钟到了,后面有一辆车缓缓停下。
赵繁忙不迭的从副驾驶座下来。
看到孟拂安然无恙的回来,她松了口气,“你吓死我了……”
“没事,他们出车祸了。”孟拂挡住了赵繁的视线,搂着她的肩膀把她塞回车内。
后座,苏承从后座下来,接过了苏地的驾驶座。
“苏地要干嘛?”车子缓缓开走,赵繁见苏地没上来,不由朝后面看了一眼。
苏承声音又轻又缓,“处理交通事故。”
**
机场。
于老爷子跟童尔毓三人已经到了,他们在路边等了一下,却没看到跟在后面来的车。
一开始以为是红灯的原因,两辆车分开了。
可等了五分钟也没等到,于老爷子着急了,现在多等一分钟,对他都是煎熬。
他刚想说话,却听到了一阵警笛,没等到孟拂来,他们却等到了警察。
为首的警察拿着自己的警官证,看了三人一眼,“三位涉及一桩绑架案,还请配合一下,随我们走一趟。”
说着,他一抬手,也不给三人解释,让同伴将三人逮捕。
“什么绑架?”于老爷子立马想起来孟拂,他拧了下眉,怒气冲冲道:“那是我外孙女!”
警察摇头,“这些事,等我们回到警局,你再慢慢争辩。”
三人被抓到警车中,谁也没想到,孟拂竟然绝到这种程度。
“外公,没想到妹妹她做的这么绝,看来真是恨极了我们……”江歆然扶着于老爷子:“不过是她一句话的事,她也不愿意,是在怨恨舅舅当时没教她画画?”
“她有什么可怨的?”说到这里,于老爷子眉眼更加冷戾,“她有基础吗?读过基础宝典吗?”
江歆然低头,然后看了童尔毓一眼,“童大哥,你跟京城那位风神医有些交情?能不能请你帮忙看看我舅舅……”
“我会尽力。”童尔毓颔首。
于老爷子连忙对童尔毓表示感谢,听到江歆然又提起孟拂,他眉眼极冷:“眼高手低,好高骛远!我们于家没她这样的子孙!”
江歆然劝了于老爷子几句,于老爷子没听。
她叹了一声,然后低头,拿着纸巾掩着嘴角,却是微不可见的笑了下。
**
与此同时,江老爷子也知晓了江北发生的事。
“这于家人,真是混账!”房间内,江老爷子气得胸口生疼,“于家出事了,需要阿拂帮忙了,阿拂就是于家的子孙了,之前怎么不提让阿拂认祖归宗?”
别说认祖归宗,于老爷子怕是没正眼见过孟拂。
电话里,苏承安慰江老爷子,“江爷爷,别跟他们置气。”
“我知道,人哪能跟狗生气,”江老爷子在房间转了一圈,然后走到窗边,开了窗户,才深呼出一口气,“你休息吧,最近两天盯紧点,别让他们找到机会恶心阿拂。”
手机这边,苏承也挂断电话。
身边,苏地向他汇报警局的情况。
那两个抓孟拂的人,已经被翻出了其他作恶的证据,正在手审讯,反正这个大牢他是蹲定了。
“于家那几个人,”苏地冷笑一声,“于永的病情我让人给我说了一下,不太像是普通中风,不过就他那样的,中医基地罗老也治不好,他们去求求孟小姐说不定还有治愈的可能。”
孟拂一手出神入化的针法,至今无人能挡。
只是于家人太过自负。
求人也没个求人的样子。
不过这种事,他们自然不会去跟孟拂说,免得碍孟拂的耳朵。
**
翌日。
万民村。
杨管家坐在杨花的院子里,接过杨花递过来的茶杯,他也没喝,很有礼貌,只是声音冷淡:“宝珠小姐。”
杨花不在意他的冷淡,只坐到杨管家对面,问:“我想问问他的腿怎么了。”
“那年,他一个人打车去火车站的途中,被货车撞了,”杨管家说起旧事的时候,也平静起来,“整个人昏迷不醒,抢救了三天才抢救过来,醒来后,双腿再也站不起来了,那年先生正好考到了高中,因为这件事他没去上学。”
“啪——”
杨花手里的玻璃杯一个不稳,掉在了桌子上,又从桌子滚到了地上。
前天刚下了一场雨,地上还有些湿。
她坐在石凳上,呆呆的,什么也不说。
杨管家对她这个表情也不意外,只是淡淡抬头看着她:“先生有腿疾,因为血液不循环,常年腿痛,本来上个星期有个专家会诊,因为找到了您的消息,耽搁了。这边不适合他修养,他最近腿疾又犯了,医生在给他打止痛药水,你如果还认你这个哥哥,就跟我去看看他吧,他在镇子上的旅馆。”
杨管家说到这里,就放下杯子,起身往门外走。
杨花起身,送他出门。
门外,村长一手拿着旱烟,一手拿了个快递盒回来,看到杨花跟杨管家,他热情的打招呼,“阿拂给我捎了东西回来。”
杨花抬头看了眼村长,她心里很乱,只摇了摇头。
杨管家看了眼村长手中的纸盒,淡淡收回目光,直接往村口走。
他的车还停在村口,开车的是杨九。
杨花坐到后座,整个人还回不过神来,杨管家看了杨九一眼,“回旅馆。”
不多时,车子到达旅馆。
杨管家带着杨花去楼上找杨莱。
旅馆房间很小,杨莱躺在床上,医生在给他打点滴。
“先生,宝珠小姐来了。”杨管家带杨花进去,恭敬的开口。
听到杨管家的声音,杨莱手撑着床,猛地起身,看到杨花,嘴角有些嗫嚅:“妹妹……”
杨花向来要强。
这么多年,也就孟德死的时候她哭过一回,其他就再也没哭过,此时自然也没哭。
她只是看着杨莱的腿,抿唇,“你的腿,没事吧?”
“没事,”杨莱小时候最疼杨花,杨花肯好声好气的跟自己讲话了,他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只是摆手,有些故作轻松,一边让医生拔针头,一边道:“小事,比起你这么多年受的苦不值一提。”
医生在一边拔了针头,提醒,“杨总,您必须要回京城了,不然您的腿问题只会更大。”
看杨莱起来穿衣服了,杨花就出了门,在走廊上等着。
门内,杨花出门了,杨莱才看向医生,警告:“我不回去,不要在我妹妹面前提起件事。”
医生连忙低头,不敢再说一句话。
走廊外面。
杨花坐到走廊尽头的小板凳上,询问,“他的腿,再也站不起来了吗?”
“能保住已经是万幸了。”杨管家淡淡回。
“没有找其他医生看过,”想到这里,杨花忽然想起来什么,“杨管家,我们镇上卫生院的刘医生、刘医生他医术高……”
杨花最熟悉的就是刘医生,以前孟拂小时候,还教过孟拂认草药。
“宝珠小姐,”杨管家看向杨花,“这么多年,老爷各方面的医生都看过了,找的都是知名专家,不仅是您,我们都希望先生能站起来。”
杨花点点头,杨莱看起来不像是缺钱的,肯定是什么医生都找过。
她重新坐下,没再说话。
“你要是还愿意认先生这个哥哥,就劝劝先生回京城吧,他的腿疾犯了,不能再拖。”杨管家知道,这个时候,也只有杨花能劝得动杨莱。
**
孟拂这边。
她已经到了GDL的工作室,今天准备试角色。
在外面,正好遇到了许立桐,看到孟拂,许立桐往前走了两步,关心的询问,“孟小姐,昨天晚上没事吧?”
孟拂看了她一眼,礼貌的摇头,“谢谢关心,没事。”
有些冷淡。
“那就好。”许立桐也不在意,只是淡淡笑着。
手机震动了一下,她就低头看,是杨花跟村长发的消息。
孟拂打开微信,专心看消息,没有跟身边的许立桐聊天。
村长:【图片】
村长:到了(微笑)
孟拂看了眼盒子里的香料,给村长回了一句,然后认真的点开杨花的微信——
【阿拂,一个人腿瘫痪了三十年,还能治好吗?】
孟拂看了眼,挑眉,知道杨花说的应该是杨莱。
她想了想,也没立马打死,只是回——
【三十年,肌肉肯定萎缩了,有些情况下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可能性低,不到10%。】
10%,孟拂给的比较大的数字了。
她也没看到杨莱的腿,不能随意的下决定,不过人家一个亚洲股神,自然是什么名医都看过,孟拂对这件事也不敢打包票。
她估摸着有机会亲自去看看杨莱的腿。
可能性太低,孟拂也怕杨花失望,就没跟杨花提这些。
杨花看到孟拂的回答,心里乱,回了孟拂一句,就没说了。
前面赵繁在叫自己,孟拂直接进去,影棚中,导演跟便据在商量事情,他身边还有两个外国演员,看到孟拂过来,李导直接朝孟拂招手,“过来,先试公孙灵境的妆。”
公孙灵境,神魔传说的女主角,是神魔传说中神族的公主。
孟拂去化妆室让化妆师给她化妆。
神魔传说大电影,是根据游戏GDL(神魔传说)背景上加成的,妖族魔族大乱,女一公孙灵境寻找灵剑。
东方玄幻外加西方玄幻大杂糅,场景很大,也因此,投资大老板听说是这个游戏迷,斥巨资专门搭建了一个专门的影视城,想要拍好这部电影。
化妆师化妆,孟拂就低头翻了翻公孙灵境的人设。
使用弓箭作为武器的神女。
她往后翻,看到女二的人设,是个人间刀客,孟拂看着女二的人设,略微沉吟,女二戏份没有女主多,也是悲剧收尾。
化完妆,道具师看着孟拂愣了一下,然后把弓递给孟拂。
孟拂随手接过来弓,随意的拿着。
外面,导演正在跟一行人说完,看到周边似乎是静了一下,他才回头,就看到了拿着弓箭出来的孟拂。
孟拂平日里比较懒,脸上也是懒洋洋的,看上去十分好接近,对工作人员耐心很足。
公孙灵境是神圣的神女,一脸高冷不食人间烟火气息。
今天的妆容,孟拂没了那股慵懒,一双桃花眼折射出冰冷的光,整个人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好看,冰肌玉骨,危险又迷人。
冰冷又神秘。
骨相极好。
还原度极高。
李导眼前一亮,他反应过来,对身边的男人道:“莫老板,这就是我们这次的女主角,孟拂。”
他身边,被称为莫老板的青年男人嘴里咬着烟,他看着孟拂,吐出一道烟圈,眼睛眯了眯,目光没移开,只是笑着道:“李导,听说这神魔的女主是弓箭手,立桐学过一段时间射击,不如让她先给你试试?”
“这……”李导一愣。
不等李导说什么,莫老板直接偏头,朝许立桐看过去,“你去。”
许立桐直接走到旁边,拿了道具弓箭,手上拿了三根箭,拉开弓。
三根箭全中了八字。
动作跟表情都非常到位,本来很为难的李导看到许立桐这个表现,眼睛也亮了。
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十分意外,惊讶的看着许立桐的方向。
“你觉得许立桐小姐怎么样?”莫老板转头,笑着询问李导。
李导为难,莫老板是江北一霸,他得罪不起,但孟拂,他也得罪不起。
他身边,编剧看了李导一眼,又看看莫老板,连忙道:“向来能者居之,李导跟莫老板这么纠结,不如让我们孟拂也试一试。”
工作人员把三支箭递到孟拂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