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t27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討論-第2036節 王的祝福分享-plzym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颜常武自布尔萨启程,经盖姆利克城、亚洛瓦城、卡拉米塞尔城、科贾埃利城、盖布泽城等,这些城市,有的不完全近海边,而是近路,但包头佬没有阻挡,让他一路顺利。
驾临博斯普鲁斯海峡,在海峡两边留下多则趣闻!
到得海峡边,见其下海潮翻滚,他兴致勃勃地对诸将说道:“我邀请诸位与我一起在伟大的奥斯曼海峡中撒尿!”
诸将有总参谋长戴维先生、副总长张家玉,海军大将肖长荣,御林将军王国玺、魏勇、高必正、金声恒、柯永盛、郭天才等及伴驾的第六军之李成栋、颜田、杨彦昌、胡一青欣然从命,一拥而上,到得海边,大家一起放水,射进海峡里,颇是壮观!
撒毕,众人哈哈大笑!
难为军中夫子要为上位者掩饰此举,在史书上记载:“帝临奥斯曼海峡,与诸将同射同乐。”
同射是什么?
过得多年后大家就不清楚了,以为是开枪或者射箭,此乃春秋笔法,虽掩饰了帝与臣将们的不雅之举,但没有体现出帝之真实用意。
结果随军记者汤正杰的报导深得帝心,他就明明白白地写出当时的情景,全军就他一个人!
对帝的表现描述为有力、射得远,射得够男子汉,汤正杰认为此举不仅是雄性的特权,还有宣誓主权的意思,表达“这里是我的地盘,给我滚远点的!”
颜常武见到报导不由大喜,派人赏了一枚金牌给汤正杰。
金牌就是颜常武随手赏人的小玩艺儿,上有国徽与颜常武的龙印,18K金打造,含的杂质是银,较为坚硬。
汤记者如获至宝,请了军中的高手匠人用上一条金链系着金牌,挂在胸前,自吹自擂说:“其他人的饰物谁都不够我的金牌贵气!”
其他记者妒忌无比,怪自己当时没这样的勇气,可惜过了这村没那店,颜常武不再有这样放浪之举,记者们再不能出彩。
……
颜常武过海峡,深蓝的海水起起伏伏,浪花翻涌,海风附耳,碧蓝的天幕下,海天一色,海鸥在海面上轻盈的飞过,两岸风光如画!
不知不觉中,颜常武的眼中噙满了泪水!
谁都不敢问,唯有深知他的戴维先生道:“陛下,可曾想起了往事?”
“是的!”颜常武哽咽着道。
出人意料地,戴维先生手指海边一处和缓的海岸道:“那里有桥,可过海峡?”
颜常武给他伸出一个大拇指点赞,没错!
所指的地方,在颜常武的来处,确实有座桥。
颜常武来过!
想起当年见过的那座桥,是欧洲第一大吊桥—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这座大桥长1560米,气势雄伟,如一条长虹横跨海峡两岸,勾通欧亚大陆。
海潮不断,大桥却不在了。
光怪陆离的一幕,颜常武只觉得在梦中一般,古今往昔汇聚在此处。
而他的近侍官兵们听得简直是不可思议,心忖自家老大,难道真的是神人天降?
……
平安地过了海峡,颜常武见到了正等待着他与戴维先生的张家玉,他先行过海,没与颜常武一道,按军制,高级将领不应同船,以免出事。
颜常武的兴致很高,对戴维先生与张家玉道:“接下来的军事行动,你们想想,谁怎么办?”
戴维先生提议道:“我等且不说出来,各自写于手内,看同也不同。”
不错,颜常武就教取笔墨来,三人各自写了,而戴维先生似写得多,大家移近,各出掌中之字,互相观看,皆大笑。
原来颜常武手书乃“奥斯曼堡”字,张家玉掌中则是“加拉太”,而戴维先生写的是“金角湾上放大炮!”
英雄所见略同,大家的意思都很清楚,欲破伊斯坦布尔,则应先剪其羽翼,即与伊斯坦布尔城隔了一个金角湾的奥斯曼堡,旧称加拉太,它与伊斯坦布尔城之间系有大铁链堵塞海路,戴维先生写的“金角湾上放大炮”是必须破掉奥斯曼堡。
近水楼台先得月,伴驾的李成栋请命道:“陛下,臣将原去破奥斯曼堡!”
“去吧!”颜常武挥挥手道:“祝你成功!”
有他这句祝福,李成栋想不成功都难,他不由大喜,喜形于色!
于是原本想去伊斯坦布尔的第六军主力转向,前往奥斯曼堡,将这座城堡与海上的战列舰一道,彻底包围起来。
没有多说废话,即时围攻奥斯曼堡。
围绕着这座不大的城市,数万民夫分成三班,昼夜不休的修筑炮台,为东南军炮兵部队的攻城重炮修筑炮垒。
他们不缺乏物资,有数千骡马大车流水马龙辗转往复,运送物资,后来,干脆建起了轨道。
这轨道是好东西啊,铁轮上有车,运送物资量大,工程进度非常快,奥斯曼堡西门外的炮台逐一完工,东南军给李成栋准备了十五门伊城大炮,还有大大小小的24磅炮、18磅炮、12磅炮和6磅炮达到了三百门之多,还有百多门的飞雷炮和上百架投石车!
东南军的实力雄厚至极,当炮兵齐射时,别说奥斯曼堡的敌人噤若寒蝉,伊斯坦布尔的守军同样是无话可说,两眼呆滞!
“开炮!”
“开炮!”军官、士官吼叫着,炮弹咆哮着离膛而出,巨爆声此起彼伏。
奥斯曼堡吃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凶悍的攻击,投送的火油弹让堡垒处处燃起了明亮耀眼的橘红色火焰,火炮打出了交错闪烁的弹道
攻击是通宵达旦,烈焰熊熊,大火映红了夜空,焚烧发出的劈啪声,逃命者的惨号彻夜不止,隔了一个金角湾,伊斯坦布尔的军民们清晰可闻!
奥斯曼堡太小了,在饱和攻击下根本无还手之力,原本守军以为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宗教信念,能够精神战胜物质,岂料是根本不可能!
狂攻奥斯曼堡,对东南军来说是一次蔚为壮观的史诗般的进攻,对包头佬来说,则是一场无法想象的空前劫难。
堡垒的城墙被打塌,东南军可以攻进去,但他们没有进攻,而是继续炮轰和炸弹、火油攻击,把奥斯曼堡打成了残垣断壁,彻底摧毁。
守军二万几乎阵亡,逃生的的包头佬精神失常,而第六军的部队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五天速下奥斯曼堡,撤去拦海铁链,东南军的战列舰编队进入伊斯坦布尔北面的金角湾,与处于南面马尔马拉海的战列舰编队,以及位于伊斯坦布尔西面的陆军火力,一起向着伊斯坦布尔倾泻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