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1iw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六章.蟠桃會熱推-2u0qw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算算时间,瑶池那边的蟠桃会也该开始了,老君,佑圣真君,不如正好与朕一同前往?”玉帝出声邀请道。
老君自无不可,应声道:“正有此意,陛下,请。”
玉帝点了点头,当即便从凌霄宝殿外唤来值守仙官,起驾瑶池。
陆植一路无言,只是落于老君身后,听着老君与天帝闲聊,没过多久,瑶池便到了。
瑶池,历来都被誉为仙境,在无数文人墨客的华丽辞藻描绘之下,就算未有人真的亲眼见证过,但一提到瑶池,脑海中依然能浮现出一幅幅华丽秀美的绝美景象来。
而陆植如今倒是有幸能亲眼见识到了这瑶池的美景。
瑶池之中,仙光氤氲,有仙莲绽放,摇曳生姿,岸边有白玉为栏,雕刻云纹金凤,华美至极,当真能称得上是一句奥妙仙境。
而那瑶池露台之上,早已经坐满了仙神,有云裳飘带的仙娥托着玉盘,盛放蟠桃琼浆穿梭在客座之中,为宾客奉上琼浆玉液,蟠桃瓜果,露台中央,亦有仙娥翩翩起舞,为众人助兴,倒是好一副热闹景象。
“陛下到…”
场中众仙家听闻瑶池的仙官唱喏,纷纷起身来迎,将玉帝与老君迎进了瑶池,而跟在老君后方的陆植虽然也被众人注意到了,但不知就里之下,也无人开口相询。
玉帝被众神拥护着坐上主位之后,本想开口请老君坐在身旁,不过老君却是已经带着陆植在下首落座了。
“老君。”身旁之人纷纷向老君出声致意,老君也一一笑着点头回应。
陆植被老君安排着坐到了一名白发老翁模样的老神仙身旁,因为不知其神位尊讳的缘故,陆植也只是向其行了一礼。
那老翁见陆植与玉帝,老君一同前来,倒也十分客气,笑着冲他点了点头,以作回应,然后才看向了陆植右侧的老君,出声道。
“老君。”
老君出声回应,然后与陆植说道:“青植,这位乃是符元仙翁,乃是上古年间便得道的先天神圣,还不快快见礼?”
符元仙翁?这尊号陆植似乎有些印象,但却并不是很熟悉,似乎并不是后世传说中出场活跃的神圣。
“小道陆植,拜见符元仙翁。”
符元仙翁点头回应过,然后才又与老君说道:“老君,这位神君该当是老君门下的弟子吧?”
“不错,青植乃是老道门下二弟子,得蒙天道垂青,玉帝下诏,如今倒是得了个正神果位,被封佑圣灵应真君。”
符元仙翁惊奇的瞥了陆植一眼,然后笑道:“原是佑圣灵应真君,老朽有礼了。”
“仙翁客气。”
一番见礼之后,那符元仙翁便又与老君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陆植倒是没有什么插话的欲望,只是抬头随意的打量着这瑶池仙境中的美景。
不多时,蟠桃宴也正式开始了,一队队仙娥托着蟠桃琼浆而来,给在座的仙神们一一奉上瓜果酒水。
一身披华贵仙裙的仙娥用玉盘托着琼浆玉液,蟠桃瓜果,上前来为老君等人摆桌,倒是让陆植有些惊奇。
毕竟看这位仙娥,无论是姿态还是修为,都显得那些场中普通仙娥们与众不同,修为恐怕比陆植也不差几分了,应当是个有身份的,大概只是为了表达对老君以及符元仙翁等神圣的尊敬,才会亲自送上瓜果酒水。
“好美..”一声如同呓语般的轻呼声从身后传来,陆植不禁眉头一挑,这般盛会之中,竟还有这等孟浪之人?
他不着痕迹的往后方扫了一眼。
只见那位符元仙翁身后,站着一名小童…
也不能说是小童吧,那人年岁模样看起来也已是青年了,只不过却还如童子一般,身着红肚兜,脖间带银项环,头发梳做童子髻,眉间还点着一抹红朱砂…怎么看都让人感觉别扭奇怪。
那人一副目眩神迷的模样,只是看着那名仙娥,当真是失礼至极,让那名仙娥都恼了。
那仙娥眉头皱起,恼怒的扫了那‘童子’一眼:“无礼!”
这位仙娥显然也是个暴脾气,手臂一扬,便将手中的琼浆直接朝那童子泼了过去…然后连带着陆植与符元仙翁也受了无妄之灾,被泼了一身。
“放肆!”
符元仙翁猛地一拍身前的长桌,愤怒的起身道:“龙吉公主,你向老朽泼酒,是在羞辱老朽吗?!”
一瞬间,这一声高喝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众仙神纷纷侧目来望,就连主座上的玉帝和王母都瞬间看了过来。
那仙娥顿时面现惶恐之色,似是想要开口解释,但还未等她开口,那符元仙翁便直接转身朝向了玉帝的位置,拜道。
“玉帝陛下!龙吉公主无端失礼,以酒水泼于老朽面门羞辱,还请陛下为老朽做主!”
陆植:“….”
这一瞬间,他突然感觉,自己对这些仙神的想象,似乎有些太过‘仙神化’了啊,看着这符元仙翁那义愤填膺的模样,陆植脑中却只有一个念头…恶人先告状!
另外,眼前这一幕,也让他回忆起来了这位符元仙翁究竟是何人物。
封神大劫中,曾有玉帝之女,龙吉公主被贬下界,而源头似乎就是因为得罪了这位符元仙翁,然后以蟠桃会上失了礼数为由,贬下了凡间。
玉帝眉头一皱,转头看向了那位龙吉公主:“龙吉,怎么回事?为何失礼?!”
“父皇,我…”
“玉帝陛下!龙吉公主对老朽如此侮辱,若是陛下不对公主加以惩处的话,这天庭威严何在?!”
玉帝看着符元仙翁,脸色不变,但目光中却是带上了几分冷意,数息后,才又看向了龙吉:“龙吉,符元仙翁状告你失仪无礼,你有何话说?”
“我…”龙吉想要开口解释,但是要她当众说出那‘小童’言语轻薄无礼于她,她却也是羞愤之下说不出口,只得闷闷的闭口不言。
“陛下,依老朽之见,龙吉公主此番失礼,定是凡心未泯,这才生出了魔障之心,竟当中羞辱老朽,陛下不如便将龙吉公主贬下凡间,经历劫难,消去其戾气魔念,待她重归清净之心时,再行接回。”
闻言,玉帝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怒色,这符元仙翁,未免也太过得寸进尺了,竟还想要指使朕将女儿贬下界?!
但就算心头怒火滔天,玉帝脸上依旧不见别的表情,只是威严如故,他看了眼咄咄逼人的符元仙翁,相比之下,龙吉却是呐呐不言,而且众仙神都还在看着,不禁让他有些憋闷。
他身为天帝,自然不能徇私,而且龙吉自己也是一言不发,丝毫不解释,这让他要如何处理?
罢了罢了,不过就是下凡历劫一番罢了,这符元仙翁也是上古年间的先天神圣,在天庭中也算是位高权重,龙吉得罪了她,吃点小苦头赔罪,也不妨事..
但玉帝却是不知,今日这一切,其实都早在符元仙翁的算计之中了,包括安排那小童触怒龙吉也是…一旦龙吉真的被贬下凡了,那才是他的算计正式展开之时。
这一些纠缠算计,陆植是不知道的,但他却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就在符元仙翁暗自得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时,陆植突然出声道:“玉帝陛下,此事小神却是有话要说。”
“哦?佑圣真君你有何话,尽管说来。”玉帝未出声,倒是一旁的王母娘娘忍不住出声道。
“是。”陆植起身冲玉帝与王母行了一礼,然后才又说道,“关于龙吉公主失礼一事,小神便在一旁看得真切。”
“此事起因,全因符元仙翁的童子孟浪,言语无状冒犯了龙吉公主,这才使得龙吉公主将酒水泼于他,符元仙翁与小神在一旁不过是受了牵连之灾,应无刻意羞辱冒犯之意。”
一瞬间,众人不禁将注意力转到了符元仙翁身后那名红肚兜青年人的身上,那巨大的压力顿时让他双膝一软,跪趴在地,身子筛糠一般的抖个不停。
符元仙翁也是面色微微一变,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陆植,目光闪动间,竟让陆植有几分心悸之意。
就在符元仙翁心中心思转动之时,便见老君也转过了头来,面带笑意的看了他一眼。
符元仙翁当即转过了目光,不再看陆植,只是一脸肃然的看向了玉帝。
“陛下,老朽这童儿无礼,老朽定会惩处于他,但龙吉公主泼酒于老朽,也的确是因仙心不定,才升起忿怒魔障。”
“所以老朽建议,便将老朽这徒儿与龙吉公主一同贬下凡尘,历劫洗去尘心,恳请陛下首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