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jtk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449章 我們急需一個森林公主鑒賞-3ifbh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山村操还以为池非迟是担心他们走不出头神森林,忙道,“别担心,别担心!你们刚才要扶的这座石像就是用来镇压邪灵的前倒地藏,只要不把它扶起来就没事,不过据说要是把它扶起来,就会招来邪灵,所以它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倒在那里!”
毛利兰吓得后退了一步。
山村操又笑眯眯道,“既然我们都要去葵屋旅馆,那我就带你们一程吧!”
“不……”毛利小五郎刚想拒绝,毛利兰已经嗖一下拉开后车门坐了上去。
山村操也飞速下车,在灰原哀身前,认真伸手鞠身,“公主殿下,请!”
灰原哀:“……”
这个警官脑子真的没问题吗?
一群人上了车。
毛利小五郎去副驾驶座,池非迟抱着柯南,和毛利兰、灰原哀挤后座。
“哎呀,没想到能看到森林公主,真是太幸运了!”山村操持续兴奋。
“其实小哀是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祭品。”池非迟说了个冷笑话。
“哎?池先生也听说过那个传说啊?”山村操有些意外,又自顾自地说道,“这还是我从我奶奶那里听来的,跟国外森林公主的童话故事不同,这里的森林公主传说,是说很久以前啊,有一个小女孩,被当成了祭品,穿上如彩虹一般的纱裙,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这么献给了森林里的邪神,小女孩当天晚上就被邪神吃掉了,不过她的灵魂呢,就化成了对抗森林邪神的森林公主……”
灰原哀侧目。
话说,非迟哥是不是早知道这个传说……
柯南侧目。
还把灰原打扮成这样……
毛利小五郎侧目。
这小子……
毛利兰侧目。
想法有点恐怖哦……
池非迟:“……”
这是巧合信不信?
祭品什么的只是他随口一说。
“池先生能把自己的妹妹献出来,我想这里的村民都会感谢你的!”山村操笑眯眯道。
池非迟低头问自己抱着的柯南,“袭警判几年?”
柯南:“……”
“袭警?”山村操接过话,“我想想啊……”
“算了,直接说打死要判几年。”池非迟道。
“这个么……那就是杀人了吧,”山村操认真思索着,“酌情从轻也是15年,还要看是不是计划性犯案、情节够不够恶劣、有没有自首……”
“那如果用前倒地藏石像把他砸死呢?”池非迟问道。
“那就有点恶劣了啊,”山村操道,“而且这样可不行,会让地藏石像附上怨灵,说不定会诞生什么可怕的妖怪……”
毛利小五郎心里都泛起了无力感,连他都听懂池非迟的意思了好不好,有这么个警官,真为群马县的人民担心,“咳,我们还是说一下那个案子吧。”
“啊,好的……”山村操又转而说了一下那个案件。
毛利小五郎静静听了一会儿,“哦?发现尸体的是魁屋旅馆的员工啊?”
“是啊,听说是那个员工去采野菜的时候发现的,”山村操认真了些,“不过那具尸体很奇怪……”
毛利兰又觉得背后有点毛毛的。
“奇怪?”毛利小五郎追问,“哪里奇怪了?”
“身上明明有车钥匙,却没有驾照,”山村操回忆着,“有香烟,却没有打火机或火柴,而且,他是在夏天死的,身上却穿着冬天穿的毛衣。”
“你怎么知道他是在夏天死的?”柯南忍不住问道。
“因为死者背的登山包里装有鲜奶和红豆包,”山村操回答道,“有效期正好是四年前的七月十二日,虽然死者跌落到地面时,背包里的鲜奶跟红豆包都摔烂了,但钱包里还有一张在这附近便利店购买这些东西的收据,所以应该错不了!”
“跌落?”毛利小五郎疑惑。
“死者的脖子上套着绳子,身旁还有绑着那条绳子的树枝,”山村操道,“那根树枝大概是在死者吊死后才折断的……”
“听起来好像只是普通的自杀案件……”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道。
池非迟低头看柯南,发现柯南也在抬头看他。
确认过眼神,都是发现了不对劲的人。
池非迟记得这是一个事件,但对凶手有些印象模糊。
不过,从山村操的描述来看,也能推断出:这人绝对不是自杀,就算是自杀,在人死后,也有人到过尸体旁边,拿走了一些东西,也留下了一些东西混淆死亡时间。
“是啊,”山村操倒是也认可了毛利小五郎的推断,“所以我想再去问问那个旅馆的员工,知不知道那些奇怪的地方是怎么回事,你呢?毛利先生,你又为什么到那里去?”
“哦,我是因为那个旅馆的老板说,他曾经见到过那个穿红衣、留长头发的男人,所以……”
毛利小五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山村操惊呼打断。
“什么?!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说是在五年前的十月份,那个穿外套的男人突然造访旅馆,并跟旅馆老板说……”毛利小五郎回想着。
【我给你十万日元,请帮我保管这个公事包和这封信……一年之后,就算是我死了,也会来拿!】
“公事包和信封?”柯南疑惑。
“是啊,那个男人好像跟他说,‘一年之后,如果是我过来拿,就把公事包给我,如果是其他人来拿,就把信封给他’,虽然不确定被发现的尸体是不是那个穿红外套的男人,不过……”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道,“他好像一再叮咛旅馆老板,千万别忘了他的红外套和长发,所以应该错不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五年前的秋天,那个男人把东西给旅馆老板,说即使我死了也会回来拿,大约一年后的夏天,他打算回来这里拿东西的时候,就在森林里自杀了,”山村操说着,自己把自己给吓到了,“哈哈……那个男人真蠢,死了还怎么去拿东西……”
“所以那家旅馆的老板才会请我去调查啊!”毛利小五郎忍无可忍地吼了一句,“因为他收了那个男人的钱,答应了那个男人不告诉警方,所以才一直没说出去。”
“叔叔,”柯南出声问道,“那个公事包呢?到最后都没有人去拿吗?”
“不,听说那家伙把东西放在旅馆老板那里的隔天,有一个男人自称是他的代理人,”毛利小五郎道,“那个男人戴着帽子和墨镜,而且满脸都是大胡子,老板虽然有点犹豫,但还是按照那个红衣男人的嘱咐,把信封给了他,可是他拿出信封里的信看了看,就很生气地将信撕碎丢进垃圾桶,走出旅馆就再也没有回去了……”
“那、那张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啊?”山村操结结巴巴问道。
“嗯……旅馆老板也很在意,所以就从垃圾桶里把纸条碎片捡出来,拼凑成原样,那封信上只写了七个字,”毛利小五郎墨镜下的双眼直视着山村操,“像是用血写上去的七个红字……我会诅咒你死掉!”
“啊!”毛利兰终于一把抱起身边的灰原哀,惊叫出声。
灰原哀:“……”
她真的不是娃娃……
山村操被尖叫声吓得差点将车开翻,一个急刹停下。
毛利小五郎差点扑到前车窗去,坐起身无语道,“真是的,害怕你就不要跟来嘛。”
“没事的,”柯南安慰毛利兰,“只要让老板给我们看看那个公事包,就能解开谜团了。”
“那、那个公事包里装着的……”山村操一脸惊悚,“该不会是那个男人的一头长发吧?”
“啊——!”毛利兰再次吓得惊叫。
“也可能装满了瓶子,瓶子里都是手指或眼珠。”池非迟语气平静道。
确认过,看来山村操也是在爷爷奶奶辈恐怖故事中长大的人……
毛利兰:“啊啊啊!非迟哥,讨厌,不要再说啦!”
“不要再说了。”被毛利兰紧紧抱着的灰原哀也无奈道。
池非迟:“……”
好吧,他本来还想说一下拼凑美人皮之类的故事……
……
好不容易到了旅馆,一个旅馆员工帮山村操去停车,一群人走了进去,跟发现尸体的浦川咏次了解情况。
尸体是在浦川咏次去采野菜的时候发现的。
这家旅馆里,是老板远田方郎、浦川咏次,和去停车的神保雅夫,三个轮流去采野菜。
每年夏天暑假之前,这家旅馆都会暂停营业、举办员工旅游,而每次旅行回来,都是浦川咏次负责去采野菜,因为来这片森林自杀的人不少,浦川咏次也不是第一次发现尸体了。
这一次,浦川咏次发现长发红衣男尸体的时候,尸体已经成了一堆白骨。
“要是有个传说中的森林公主,我们这里的自杀情况,说不定会好一点……”浦川咏次看了看灰原哀,忍不住感慨一句。
他们急需一个森林公主!
灰原哀默默往池非迟身后躲。
她怎么觉得待在这里很危险?
这群人不会一时想不开,把她拉去献祭了吧?
最好还是跟着他们的暴力担当、不要落单比较好。
毛利小五郎没说什么,看看他那个徒手碎水泥电线杆的徒弟,就不需要担心,“既然是自杀,看来就不用我出场了……”
“咦?”浦川咏次疑惑,“这位戴墨镜的先生不是警官先生吗?”
“啊,不,”山村操立刻介绍,“这位是连有事想隐瞒的小朋友都会闻风丧胆的名侦探!他……”
“是毛利小五郎先生的同伴,对不对?”浦川咏次笑道,“之前毛利先生好像说过,会再带四个人过来,我们早就在恭候大驾了!”
毛利小五郎一愣,“同伴?”
“不,你搞错了,”山村操道,“这位就是……”
“毛利先生比你们早一步抵达,他正在房间里等着你们呢!”浦川咏次激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