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ml7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 ptt-226,曖昧的風情畫:第二章(1)鑒賞-58qk3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1
马聪看着吴运可怜兮兮的样子,觉得刚才那样揶揄地想象,不免有些过了。
马聪当然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他是周凝雪的情人。他只是心里变态,那样在心里讥讽吴运。不过这样还是有失体统,他应该有所歉意才对,可他在他灵魂深处,搜寻不到一丝他所谓的歉意,他反而觉得周凝雪的死是她自找的,吴运被戴绿帽子是他的命。
穿越之酸爽的田園生活
陈耀向吴运出示了警察证,然后隔桌坐到他的对面,马聪拿着记录本,坐在他的旁边。
陈耀开门见山道:“吴先生,虽然你和周凝雪结婚好几年了,但你们平时很少住在一起,这是事实吗?”
吴运好像不愿意提起这个问题,说道:“我今天来见你们警察,是想来问问,我的太太是被谁杀害了的?”
陈耀一下被他的问题拦到了,茫然了一阵,才说道:“这个还得我们警察做深一步调查,不幸的事情刚刚发生,你得给我们警察一点时间,我们会竭尽全力帮你太太到找凶手的,也算是我们警察给你一个交代。”
马聪心上觉得陈耀安抚吴运,真是足够啰嗦……
吴运好似并不需要他的安抚,冷冷道:“你是知道的,周凝雪是我们吴家的媳妇……本来凶杀案全世界每天都有发生,人被谋杀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周凝雪无端被谋杀,成了媒体的头版头条,搞得天下皆知,我们吴家出了命案,从而对我们吴家议论纷纷,猜测不断,这让我们吴家压力很是大。”
马聪这才明白,吴运摆出那样令人唏嘘的苦瓜脸,原来不是伤心太太被杀,而是受不了众人的议论。其实,周凝雪被谋杀不是最大的丑闻,吴运肯定不知道,老婆给他戴绿帽子才是大家津津乐道的八卦。如果那天警察找出凶手,是周凝雪暧昧不清的情人杀死他的,那才是爆炸新闻,当然前提是不能把他牵扯进去,不然那会是他人生的污点,杀人未遂的警察,还有资格当警察么?想想都可怖。
陈耀道:“我知道吴先生的压力,毕竟你们吴家是有名的家族,发生这样不该发生的事,确实会影响到你们家的名声。所以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警察做一些调查,毕竟你是跟你太太走的最近的人,知道她平时的喜好和人际关系。”
战国征
吴运默然,仿佛陷入了沉思,脸上的阴云自始没有散去过……
陈耀道:“我看明月山庄的别墅,平时就你太太周凝雪就一个人住在那里。”
吴运道:“是的……平时就她一个人住在那里。我工作很忙,无暇顾及她,一个月也去不了那里别墅几次。”
半路史记 席牧
陈耀问道:“你太太平时有什么爱好,跟什么人交往,你总该知道吧?”
吴运道:“我们是相亲结婚的,没有深入了解过,就走进了婚姻殿堂。婚后我一直忙于工作,很少跟她谈心,这是我做丈夫的失职。要说她有什么爱好,就是爱钱,平时只要给她足够的钱就可以了,她就会像小孩一样,玩自己的,不会吵着你,让你烦心。至于她平时跟什么人交往,这个我没有问过她。你问她的邻居,可能比我还了解的多。”
陈耀听他这样说,好像从他嘴里问不出周凝雪的什么来。真是一对奇怪夫妻……好像根本就是两个陌生人。
陈耀不知道吴运那样说是不是他的托辞,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不过从周凝雪的住处来看,她的房间里,确实没有她丈夫的用品,他们应该是长期处于分居状态,丈夫不了解妻子平时的所作所为,也说的通。
陈耀道:“你太太不是被人捅破心脏那样简单,可能这之前,被人谋杀未遂,而真正致命的是捅破心脏的匕首。你太太平时有什么仇人吗?有那么多人要这般残忍地杀害你的太太。”
足球往 windkin
吴运冰冷道:“周凝雪深居简出,能有什么仇人!”
陈耀道:“你的意思是,她的交际圈很单纯了?”
吴运道:“周凝雪是吴家的媳妇,她必须单纯,不然她在吴家的地位会不保。”
陈耀咧嘴笑了一下,说道:“我理解你们豪门的规矩,都是比较严格的。那你认为你的太太,是因为什么,才遭遇不幸呢?”
吴运沉默了一下,说道:“从家中贵重财物被盗来看,肯定是凝雪意外遇上了入室抢劫的人,才被杀害的。”
陈耀道:“你坚信是这样?”
吴运道:“不是坚信是这样,但愿是这样!”
吴运的话,让陈耀一惊,他竟然说出那样的话,好像他不希望他的太太是因为别的原因被杀害的,总之就是无论什么理由被杀害,就是不能败坏他们吴家的名声。
陈耀这样理解着吴运那句干巴巴——却又意味深长的话。
吴运看起来是一个谦虚的人,可跟他沟通起来,他的盛气凌人和对他太太的冷漠,让陈耀没法从他那里得到关于周凝雪生前的一些重要信息,就像吴运说的,去问周凝雪的邻居,可能还会知道更多关于她的信息。
符法逆天
不过,陈耀不相信,吴运是忙于事业,才忽略了他们的夫妻生活,肯定背后有不为人知的缘由。
陈耀问道:“你和你太太结婚几年了?”
吴运道:“结婚六年了。”
陈耀道:“有孩子吗?”
吴运摇了摇头。
梦鬼说 恋小七
陈耀暗思,像他们这种豪门,应该非常注重传宗接代,培养优良的下一代,继承他们庞大的财产。他们结婚那么久,怎么会没有孩子呢?难道是有一方不能生育?如果是女方不能生育,吴家应该早抛弃周凝雪了,莫非是吴运那方面有问题?当然这个问题,他不能直接问吴运,如果是他的原因,会伤害到他的自尊心,而是失落地说了一句,他会竭尽全力找出凶手的,给他们吴家一个交代,他们今天的谈话就此结束。
等吴运走了之后,马聪道:“吴运对太太被谋杀本身好像不关心,他更多关心的是他们的家族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