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南山堂-第995章 陽謀對陽謀 (大章,求月票)讀書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大唐股票交易中心,长孙冲和郑海同时跨出了大门,然后相视一笑,长松一口气。
“长孙兄,去五合居喝两杯?”
郑海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倒不是说他今天的股票挣钱了,而是之前已经接受了非常残酷的现实,结果今天的结果却是比之前想象的要好。
这就足够让他长松一口气了。
毕竟,能够多挽回两三成的损失,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结果了。
“好啊,正好这几天的压力有点大,可去去放松一下。要我看,也别去什么五合居了,我们直接去平康坊吧,找一家优雅的青楼,一边品酒,一边听姑娘们抚琴。”
长孙冲今天的结果显然也是比较满意的。
昨天,房遗爱一行人来到大唐股票交易所大规模的买股票,他立马就得到了消息。
但是因为不确定房遗爱他们这么做的背后有什么目的,昨天他按住了自己的手,什么操作都没有做。
等到晚上跟自己阿耶好好的沟通了一番之后,确定朝廷最近并没有什么新政策,估计房遗爱那帮人是去帮楚王府把交易所的行情给带动起来。
因为陛下已经对眼下的股市情况颇有意见了。
“没问题,今天得感谢房遗爱那帮自以为是的人,要不然我们还不能那么顺利的脱身呢。我看今天至少有几万贯的股票被抛出来售卖,希望他们能够接得住,要不然股价被这么折腾一下,估计下跌的还要更猛烈一些。”
郑海一边往外走去,一边跟长孙冲说着话。
“对了,长孙兄,你觉得那房遗爱、程处默、尉迟环三个,为何这两天步调一致的来到交易所购买股票?按理来说,这么个跌幅之下,短时间内谁也不敢随意的买入股票;前几天,不少以为股票价格下跌,自己的机会来了的人,很是信心满满的买入了大量的股票,结果却是把身家都给赔掉了大半。
如果是借钱买股票的人,那么更倒霉,他不仅把自己的家财给亏的差不多了,借的钱更是没有办法还上,只要对方一催债,基本上就是家破人亡的结局了。”
“我原本以为他们是不是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但是询问了我阿耶,也找人去各处打听消息,但是并没有听说有什么大事是我不知道的。唯一了解到的就是在房遗爱他们三个出手的前一天,他们都去了楚王府。”
“他们都去了楚王府?”
郑海一听到这里,就觉得背后应该有故事。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他们三个一起去了楚王府,然后第二天就疯了一样的来到大唐股票交易所,疯狂的买入各种股票。
精灵之柊吾时代 镜子的大怪物
那个手笔,跟当初大家抛售的时候有那么几分相似之处。
“是的,长安城四害齐聚首,也不知道商量了什么事情,但是莫名其妙的,他们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聚会。我怀疑李宽感受到了陛下给他施加的压力,拉着房遗爱他们几个去帮他把股票市场给重新搞火红起来。”
长孙冲想来想去,也就只能想到这个猜测了。
“大家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房遗爱他们就那么傻,真的愿意把真金白银拿出来打水漂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指不定人家在背后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呢。”
“房遗爱那帮人也太好忽悠了吧?李宽自己不下场买股票,却是忽悠房遗爱他们去买,这算盘打的,还真是啪啪响啊。”
郑海觉得自己有点理解现在的这种局面了。
看来,这两天的反弹,绝对会是佛光返照,到时候一旦房遗爱他们的资金支持不出股市里头的抛单的话,那么上涨会有多块,下降就只会更快。
“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房遗爱他们几个,原本都是不学无术的子弟,要不然也不会跟李宽一样成为长安城四害,但是,你看他们几个如今在各自家族中的地位,绝对是响当当的。
为什么这些年会发生这种变化呢?说白了还是因为房遗爱他们几个在李宽的带领下,跟着挣了不少的钱财,还把家族的产业拓展到海外。
几万贯钱虽然不少,但是对于这几家人这些年通过与楚王府合作而获得的利润相比,应该只是一个不那么夸张的数字而已。”
长孙冲越说越觉得自己说的话很有道理。
三界邪皇 幻糖公子
“这么解释,似乎也说的过去!算了,我们不管他那么多了,只要最终倒霉的不是我们,他们几个爱折腾就折腾去吧,我们在这里看戏就行了。”
长孙冲跟郑海各自登上了马车,然后在车夫的驱赶下前往平康坊。
……
颐和园,李宽再次被李世民叫了过来。
与此同时,房玄龄、长孙无忌、岑文本、萧瑀、唐俭、高士廉等人也都在养心殿之中。
“宽儿,这几天大唐股票交易所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了下来。但是这一场波动也算是暴露了交易所内的许多问题,今天召集各位爱卿过来一起商讨,就是要检讨一下应该怎么去完善交易所的相关制度。”
李世民开门尖山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然后就宣布会议开始。
接下来,他主要就靠听,只有在关键时刻才会发表自己的观点。
“陛下,这股市,简直就像是一个赌场,百姓们抱着买了股票可以升值的目的去买,实际上很多的股票都会有各种波动,百姓往往在高的时候买入了股票,然后立马就迎来了下跌,搞得大家都心惊胆战的。
要我说,这大唐股票交易所存在的意义就不是很高;因为需要资金的作坊,完全可以去大唐皇家钱庄借款,利息也不算很贵;如果大家都去股票交易所里面售卖一部分股票出来,那么手续可能反而更加的麻烦。”
李宽支持的,长孙无忌就反对。
特别是这一次抓住了李宽的把柄,长孙家又在这一轮的股宅中受到重创,长孙无忌肯定是要跳出来说道说道了。
“无忌说的有道理,股票这个东西,拿到交易所售卖,吸引了许多不明真相的百姓,他们完全搞不清这家作坊的情况,只是跟着别人去买或者卖,一旦出现什么风吹草动,就会有很大的波动。
如今大唐股票交易所里头交易的股票还不算很多,但是这一次已经带来了这么大的影响,如果在里面交易的股票数量再翻个几番的话,可能长安城都乱套了。
陛下,为了大唐的长治久安,最好就把大唐股票交易所给关闭了,要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出大乱子了,可不是今后所有的帝王都能有陛下您这么雄才大略的。”
子昭传之体坛大佬
高士廉跟长孙无忌一向是共进退,再加上高家这一次也受到了不少损失,心中有气,自然也是支持长孙无忌的提议了。
“股票的交易波动虽然带来了一些混乱,但是这只是因为股票这个东西是新出现的,大家对它还不是很了解,再加上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相关的规章制度还不是特别完备,所以才有了近日发生的情况。
从本质上来说,这并不是说大唐股票交易所是有问题的,更不是说股票这个东西是不好的。对于许多资金不是很雄厚的作坊掌柜来说,让自己的作坊的股份拿到交易所去交易,是一件非常方便的筹集资金的方法。
当然,无忌也说过,作坊缺钱了,可以去钱庄借贷;但是借贷是要利息的,也要还得,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身上背负沉重的还款压力,这对新作坊的建设是不利的。
大唐发展到今天,长安城各家作坊贡献的力量是有目共睹的。放在十几年前,谁能想象朝廷一年的赋税收入可以达到现在这个程度?
你们都是看过户部每年的赋税统计数据的,各个作坊和商铺给朝廷贡献了超过三成的赋税,并且在长安、凉州、登州等地,这个比例已经超过了一半。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朝廷发给大家的俸禄,有一半是这些作坊和商铺贡献的啊。
取缔大唐股票交易所,对作坊和商铺的发展将会是一个重大打击,对于大唐的赋税收入也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如果你们谁可以保证今后的赋税收入能够维持最近三年的平均增幅,那么取消交易所,我们户部就没有意见。
否者的话,还是好好的谈一谈怎么完善股票的交易制度,怎么尽可能的降低股票的暴涨暴跌带来的风险,怎么尽可能的让交易所进入到朝廷的掌控之中来的实在。”
唐俭也是大唐的老臣来着。
如今又掌管户部,再加上他已经知道李世民这一次找大家过来谈事情的目的,所以怼起长孙无忌和高士廉来,那是一点也不客气。
“几位说的都颇有道理。这就像是银币具有两面性,不管是那一面,都会有好有坏。大唐股票交易所这段时间给长安城带来了一些混乱,这是客观事实;但是交易所的存在,加快了一些作坊和商铺的发展,为更多的百姓提供了工作的机会,为朝廷缴纳了更多的赋税,这也是客官事实。
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什么东西出现问题了,就直接一禁了之。真要说问题,每年都会有一些地方出现旱灾和水灾,给粮食种植带来了一些影响,那我们是不是干脆让这些地方都不要种植粮食了,百姓全部迁移到其他地方去,这样不管这些地方是继续干旱还是继续洪涝,朝廷都不需要操心了。
很显然,不是这个样子的。一是一,二是二。交易所存在一些问题,我们要正视,但是交易所对大唐的发展有功劳,有意义,这个问题我们也不能选择性的忽视了。
所以我同意茂约的意见,今天应该好好的谈一谈怎么完善股票的交易制度,而不是讨论要不要取缔大唐股票交易所。”
房玄龄一向都是支持李宽的,再加上他也确实认为交易所的存在是利大于弊,所以此时也站出来支持唐俭。
毕竟,于公于私,他都需要跟唐俭站在一个阵营。
“陛下,各位国公,要不我们听一听楚王殿下怎么说?毕竟大唐股票交易所是楚王殿下建立起来的,股票这个东西也是楚王殿下鼓捣出来的,长安城中,估计没有谁比楚王殿下对交易所和股票的事情更有发言权了。”
岑文本很是取巧,自己不站在长孙无忌那边,也不站在唐俭和房玄龄那边,而是和稀泥一样的当了个中间派。
偏偏此时此刻,他这个中间派说出来的话,却是很符合李世民的意思。
极品梁山 月神鐮刀
“嗯,众位爱卿说的都有道理,宽儿,那你就说一说你的看法吧。”
李世民不置可否,没有表达自己到底是支持谁。
这也很正常,哪怕是很多人都猜测到了李世民的想法,作为帝王,没有到最后关头,都是不会轻易的表达自己的态度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为君之道了。
“谨遵圣命!”
李宽扫视了一圈,将众人的表情都看在眼中。
然后开始了自己的发言。
“股票的存在或者说是交易所的存在,有四个重大意义。首先,股票是作坊融资的一个重要途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从钱庄借贷到钱的,也不是每一个人手中的钱财,都知道该拿去干什么才能确保不贬值。
这几年,伴随着黄金和白银的不断流入,大家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货币是在贬值的,也就是你手中的一个银币,在十年前能够买到的东西,跟现在可以买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当然,有些人可能会拿粮食来说事,认为现在的粮价比十年前低,一个银币可以买到的粮食反而更多了。
但是除了粮食以及少部分原本没有办法大量生产,现在实现了产量爆增的产品,其他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变贵了。
十年前,你雇佣一个帮工需要多少钱,现在需要多少钱?十年前你在长安城买一套房子需要多少钱,现在需要多少钱?十年前,你去酒楼吃一顿饭需要花费多少钱,现在需要花费多少钱?
整体来说,大唐的金银是在贬值的。哪怕是不考虑货币贬值的影响,百姓们也是希望自己手中的钱财能够有一个增加的途径。
而股票的出现和股票的交易,既为作坊主提供了融资的渠道,也将社会上百姓手中的闲散资金给利用了起来,为百姓提供了财富升值的手段,为大唐提高了资金使用的效率,对国家的发展来说,是很有好处的。”
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李宽自然是要好好的给大家普及一下金融知识。
自己以后想要搞的东西,可不仅仅是只有股票。
如果单单一个股票就已经把大家折腾成寝食不安,那可不是李宽想要见到的场景。
“其次,股票的发行,也算是为作坊主提供了分散风险的机会。不管是什么作坊,经营起来总是有风险的。特别是一些新兴的作坊,做的东西是过往没有人做过的,风险自然也会非常的大。
很可能倾家荡产的把资金投入到作坊,结果作坊经营不下去了,这个损失肯定很多人都不愿意面对;当然,也有可能这么孤注一掷之后,作坊非常的成功,身家一下子就暴增了。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对于作坊主来说,他们很可能都不希望承担那么大的风险;而发行股票,拿出两三成,甚至更多的股票到交易所去交易,这样便可以降低作坊主的风险,也能给百姓们一个参与作坊投资的机会。”
“第三,股票具备投资功能。大家注意到了,我说的是投资功能,不是投机功能。股票的价格主要是来自于作坊本身的价值,作坊经营的越好,前途越好,股票的价格就会越高;同样的,如果经营不善,或者连年亏损,那么它的价格就会非常的低。
当然,不可否认,股票的价格还跟买股票的人的信念有关系。如果大部分买股票的人都认为一支股票好,那么这支股票的价格就会被炒起来;反过来股价就会下跌。每支股票的价格都随着无数购买股票的百姓心中的这份‘信念’而起起伏伏,循环往复。
陛下,众位国公,过去的这些年,在以陛下为核心的朝廷的坚强领导下,大唐百姓迎难而上,砥砺前行,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不管是勋贵商家,还是普通百姓,手中普遍都有了一些积蓄。
这些积蓄如果都存放在自家地窖之中,亦或是存放在钱庄之中,都是没有办法直接产生社会价值的。而股票的存在和股票的交易,为这些积蓄提供了投资的机会。
当然,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微臣不是鼓励百姓们去交易所买股票,只是说股票的交易给大家提供了这种机会。这对稳定大唐人心,其实也是很有好处的。”
李宽在那里说的头头是道,根本就不管长孙无忌和高士廉好几次欲言欲止,想要打断自己说话的场面。
“最后,股票和交易所的出现,是一种创新,是作坊和商铺发展的一种创新。与此同时,股票的交易,对于作坊来说,也算是一种广告,是提高自己知名度和曝光度的一种手段。
通过给股票交易征税,未来也有希望成为朝廷赋税收入的一个重要补充。虽然这一次的股票价格暴跌,起源是朝廷征税的传闻,但是这并不表示征税是错误的,恰恰相反,微臣完全支持朝廷向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的所有交易征收一些赋税。
与此同时,作坊和商铺通过股票融资获得的钱财,也有必要缴纳一定的赋税。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制定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来规范大家在交易所里的各种交易行为,如何制定一套制度来约束作坊主们欺瞒坑害股民们利益的行为,如何制定一套制度来保护持有股票的百姓们的利益,也要考虑如何制定一套制度,确保股票和交易所的发展,是在陛下、在朝廷的掌控之中。”
李宽洋洋洒洒的说了半天,直接就把股票和交易所的重要性给下了定论。
长孙无忌虽然很想站出来反驳,但是他对股票的了解并不深入,除了拿最近发生的事情来扯皮,他可以说的东西并不多。
再加上到了这个时候,他从李世民的表情变化之中,已经敏锐的察觉到李世民的态度,所以也就不再说话了。
看来,这一次借着股票来打击楚王府的做法,要夭折了。
“楚王殿下说的很有道理,股票和交易所的存在,不管是对于朝廷还是对于百姓,其实都是有好处的;我们现在要想的就是怎么制定一套好的规则出来。
老夫先抛砖引玉,提一条意见出来,然后大家再继续商讨。最近这段时间,想必大家都听说了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的股票价格变化的事情,有些作坊的股票,在短短的一两天之内,就从高峰的股价直接跌到只剩下两三成的价值;而在这两天,又有些股票的价格从最低谷猛地上涨了四五成。
不管是暴涨还是暴跌,老夫觉得都不是作坊本身的价值有了巨大的变化,而是交易所内缺少一种稳定人心的体制,让大家放大了一些风吹草动的影响。
所以我的提议就是要增加一条规定,今后所有的股票都必须在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进行,否者就是无效的交易;与此同时,我们应该限定一个条件,规定股票不管是上涨还是下跌,每天的涨跌不能超过两成,这样可以给大家更多思考的时间,不至于因为一个风吹草动就搞出大事出来。”
唐俭这话一出,立马就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实际的规章制度条款讨论当中。
相当于说是直接给今天的讨论定下来方向。
房玄龄立马就跟着发表了自己的意见,道:“茂约说的很有道理,股票是个新东西,大家对它都还不是非常的了解,有时候不管是买入还是卖出,都会带有很浓的情绪化色彩,让股票的价格偏离了他真正该有的价值。
所以说,给它限定一个涨跌幅,是非常有必要的。当然,这个涨跌幅到底是一成还是两成,亦或是三成,这个大家可以继续讨论一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除此之外,我也有一些建议。作为作坊的掌柜,他们对作坊的运营情况是最清楚的,对于各种各样跟自己作坊相关的消息,也是最早掌握的。
为了避免这些作坊主利用自己掌握的消息给自己或者给亲朋好友谋好处,在指定规章制度的时候,应该要求这些作坊主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及时的公布跟作坊有关的各种消息。
大唐股票交易所内,可以专门开辟一个这样的区域,供给各个作坊来发布相关的公告。与此同时,我们应该对作坊主及其身边亲近的人对股票的交易做一些限制,要不然股票就可能会成为他们非法谋取好处的工具,买了股票的百姓就会成为他们鱼肉的对象。
当然,具体要怎么限定,大家可以再商量一下,也可以后面征集一下其他的意见之后再制定,但是这方面的内容,我觉得是必须要考虑的。”
房玄龄这么一接腔,现场的讨论放心就算是彻底的进入到该怎么给交易所的股票交易设立规则的阶段了。
长孙无忌和高士廉对视了一眼,知道只能顺应大势了。
“陛下,现在哪家作坊的股票可以进入到大唐股票交易所交易,完全是由交易所管理处说了算,而朝廷对大唐股票交易所的掌控却是非常薄弱,对于里面相关的规定也是完全不懂。
微臣觉得当务之急是要完善这方面的规定,让大家都能清楚的知道到底什么样的作坊的股票可以进入到交易所交易,需要经过什么样的一个流程之后才能正式交易,是以什么标准来确定首次交易的价格。
要是不把这方面相关的制度给说明清楚,搞准确,那么就会让股票交易丧失公信力,让交易所的股票交易成为少部分人牟利的工具。”
长孙无忌不愧为深受李世民信任的重臣,撇开一些对楚王府的偏见和低劣手段不说,他的眼光其实是非常不错的。
眼下接受了讨论的现状之后,他立马就提出了非常重要的观点。
李宽明明知道他的这些观点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在对付楚王府,在给楚王府削减权利,但是却是不得不承认,长孙无忌的这个提议是很有道理的。
作坊的股份进入到交易所交易的审核程序,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之前大家都没有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地方。
现在长孙无忌一下就切中了要害点。
有眼光!
不过,李宽也不怕!
阳谋对阳谋。
制定规则嘛,又不是说完全按照长孙无忌的想法去制定。
到时候只要规则是相对公平的,其实最终还是符合楚王府利益的。
只不过长孙无忌给楚王府封掉了一些将来可能暗箱操作的途径而已。
就这样,一帮大臣在颐和园热烈讨论了半天,基本上确定了大唐的股票交易规则,算是为大唐的金融业发展奠定了一个新的篇章。
从今往后,谁也不能再质疑股票和交易所存在的意义了,也不会有谁在那里提出取消股票这个东西。
能够讨论的,无非就是怎么进一步完善规章制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