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無限先知-第兩千六百七十一章 時鐘塔閲讀

無限先知
小說推薦無限先知无限先知
阿特拉姆这边的合作意向也是初步达成。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虽然这个中东金毛脾气恶劣,各种缺点数不胜数,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是有着一位合格魔术师的精神。
在徐越这边表现出了碾压级的地位之后,自然是会乖乖的。
同时也开始运用自身的资源与手段,开始布局全球。
特别是他准备的术式被徐越改进了一下,效率翻了好几倍后,更是如此。
也顺势接着这个机会,为徐越办了个在港城隐居的调律师身份。
毕竟他本来就是来港城调查异常的,发现没问题的报告都才刚刚发回去。
直接一边利用金钱开道,又利用自己本身的职责完成这一点简直是完美无缺。
一说到调律师,就要又谈到魔术家系最重要的传承魔术刻印了。
魔术刻印是一代代魔术师一生钻研的结晶,本身甚至已经与器官类似,哪怕是后辈血脉都有匹配的问题。
这种时候通常就需要调律师进行一定的帮助了,能够大幅降低那种排异性。
而且又因为如今很少有新世代的魔术师,再使用以前那种高风险低回报的魔术刻印方式,所以通常会选择依附其他强大的魔术家系。
可以利用魔术刻印移植出阉割版的分株来形成分家,牢牢拴在主家身边,形成强大的共同体。
移植分株本身,也同样会对魔术刻印有所损伤,依然也是需要调律师的帮助来进行加速恢复。
除此之外,因为各种意外导致的魔术刻印损伤,也都可以由调律师进行修复,根据情况不同时间也不同罢了。
比如远坂时辰的魔术刻印,在远坂时辰死掉后是由时钟塔回收了,随后移植到了天赋超群的远坂凛身上。
再又如封印指定级别的卫宫家刻印,也是移植了部分到卫宫切嗣身上。
这两种移植中,都有着调律师的身影,而调律师本身也算是时钟塔里较为稀少的一种稀有职业。
可以说阿特拉姆为徐越安排的这个身份,却是刚刚好。
毕竟调律师通常来说是属于偏后勤的文职,而且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通常任何魔术家系都不会选择随便交恶一位调律师。
就比如埃尔梅罗学派的原君主肯尼斯,在被切嗣那专门克制魔术师的起源弹轰中后,哪怕最后也有回收,能用的部分也仅剩下一成。
其实也正是这个原因,内外势力才会选择瓜分埃尔梅罗学派与阿奇博尔德家系的利益。
最契合的继承者才七岁,而且魔术刻印只剩下一成,简直是吃绝户了,几乎没有后顾之忧。
这种时候不下手还什么时候下手?
不过徐越有稍微在阿特拉姆这里了解了一下,目前这一场瓜分盛宴已经接近了尾声。
能够瓜分的都已经瓜分了,甚至不少分家都宣布脱离,如今能够残存的,也就是韦伯因为内疚等心态出钱保下来的埃尔梅罗学派教室,纯粹只有名头的埃尔梅罗学派君主头衔,以及一大笔的债务。
因为魔术界的传统,埃尔梅罗学派和阿奇博尔德家系都有保留,而且和远坂家一样都依然还会认定为贵族,甚至埃尔梅罗学派的君主之位都依然还有,但毫无疑问的是,因为魔术刻印的缺失如今可是比远坂家还要惨。
如果不能尽快的修复魔术刻印,很可能整个家系都要被除名。
可只剩下一成的刻印,最基础的本源构造都被起源弹打爆,想要修复起来就算是有调律师出手,也得起码要三个世代。
毫无疑问,对于目前已经弹尽粮绝的埃尔梅罗学派来说,这是完全承担不起的。
在解释这情报的时候,阿特拉姆甚至自负的表示,不出五年,他们就会在那庞大的债务和压力下丢掉君主的头衔,以此来换取最后的苟延残喘……
……
飞往伦敦的飞机上,徐越只带上了满脸忐忑的何金银,唐牛都被留在了港城主持大局。
本来徐越最初的计划,是等卫宫切嗣离世后才会前往时钟塔继承他的魔术刻印。
不过因为阿特拉姆这家伙的出现,他倒也觉得可以提前前往时钟塔刷下存在感了。
毕竟,卫宫家的魔术刻印再怎么也是封印指定级别,等到临时的过去取多少也会出现一些波折和麻烦。
有合适的身份过去,提前刷一刷的话,倒也会方便点。
至于风险……
不说现在徐越利用现有的魔力能发动的极限力量,就说徐越这调律师的身份,也能够自动的过滤掉许多麻烦。
这也是他会现在就过来的原因。
“阿银是第一次出国吗?”
离开机场,将诸多空姐赛的小纸条丢到垃圾桶里,徐越看着旁边满脸好奇之色的何金银也笑着说到。
“是啊,以前我就是送外卖而已,攒不了多少钱,传闻中的伦敦,这还是第一次到。”
不得不说,作为老牌西方列强,伦敦的确是有一种厚重感,似乎还残存着工业时代的气息。
而港城在没回归前,和英方的关系就不用说了,甚至因为一直的教育问题,不少港城人都会对伦敦有一种说不出的向往。
何金银多少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听说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最近感情不顺利,也不知道他们那些大人物到底在想什么。”
重生之棋逢对手
有些亢奋的何金银,嘴里也开始逼逼叨叨了起来。
“我觉得,戴安娜王妃应该要退一步,查尔斯王子可是王储,正值壮年,而伊丽莎白女王已经七十岁了,作为马上就要加冕为王的未来英皇,戴安娜王妃没必要闹这么大,互相都留点颜面多好。”
何金银有些叹息的说到,真是看不懂那些上流人士。
“或许吧,谁知道呢。”
徐越莫名的笑了笑,随后便是带着何金银直接前往了时钟塔。
有着阿特拉姆安排下来的身份,徐越这么一位崭新的调律师抵达时钟塔,还是获得了专门的接待。
更多的是进行一些了解与登记,毕竟徐越这算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隐藏魔术家系。
算起来,有名有姓的魔术家系应该都会有自己的名头才是,这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再加上调律师的身份,还是多少能吸引一些眼球的。
“新世代的初代魔术师?”
“第一代的魔术刻印吗?这可真是太少见了……”
————
今天就一章了,明天出差三天培训,尽量只咕一章吧……看到宾馆有木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