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笔趣-第一千五百十六章 任何事!推薦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兄弟二人吃完了这顿晚餐。
李北牧提议出去散散步,消化一下。
李星辰没有反对。
他也没有任何反对的资本。
李家能有今天,是李北牧在背后支持的。
用的,是李北牧的资源。
靠的,也是李北牧的影响力。
不论是当年还是现在。
李北牧在红墙大佬的眼中,都是有强大影响力的。
一个足以改变帝国大选的超级大鳄。
哪怕是红墙大鳄,又岂会不亲近?
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华夏人。
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红墙中人。
哪怕他已经三十多年没回来了。
可红墙内对他的评价,依旧是极高的。
在李星辰眼中,他也是一座不可撼动的神祗。
红墙的夜晚,风景迷人。
微风徐徐,吹拂在兄弟二人的脸庞上。
李北牧的五官是硬朗的。
整体看上去,哪怕是年近六十,依旧精神奕奕。也能依稀看出他年轻时的丰神俊朗,潇洒风流。
而不论是当年的楚殇,还是现在的楚云。
都不是一个外貌出众的男人。
在这一点上,李家还是很有优势的。
至少在基因上,比老楚家强大多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李家吗?”李北牧随口说道。口吻十分地淡然。
李星辰迟疑了一下,摇摇头,又点头说道:“大概能猜到一些。但不敢肯定。”
“你快退了。”李北牧很直白地说道。“甚至在长老会眼里,你未来的这几年,要做的就是为自己的将来考虑。而不是继续争夺什么。”
“你应该如此。其他几家,也应该如此。”李北牧说道。“这就证明了一个问题。新一代掌门人,长老会已经选好了。有你们的人,但更多的,是长老会的人。”
李北牧说的这一切。
李星辰都是了解的。
正如李北牧所说。
下一代掌门人,多数都是长老会甄选的。
与他们这代人的关系,并不大。
顶多就会安排少数几个上来。
算是给他们这一代基本的面子。
而在往常,这样的现象并不明显。
长老会,也并没有把手伸的太长。
为什么?
因为长老会在收权。
在剥夺掌门人手中的力量。
也正因为此。
新老势力之间的对抗,才会如此的势如水火,才会如此的胶着。
“你依旧可以安心地去做你想做的事儿。包括你的所有安排。我也会支持你。”李北牧说道。“不论是安顿你妻子的娘家人。还是为你自己留后路。我都不会反对。”
“但李家。从今晚开始,我说了算。”李北牧说道。“这个家,你当了大半辈子的掌门人。接下来几年,我来掌舵。”
“小弟。你有问题吗?”李北牧很直截了当地夺权。
更甚至,他所说的这一切,就仿佛是一句命令的话语。既不是商量,也不是考量。
“没有问题。”李星辰的手心,渗出了汗珠。
他的内心,也有着强烈的情绪冲击。
他不确定自己究竟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不安。
他经营了一辈子的家。
在这最后的时刻,却要拱手让给李北牧了。
哪怕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李北牧赐予的。
哪怕李家能有今天,他李北牧至少要占据七八成的功劳。
但自己拿两三成,就不是功劳吗?
就可以被忽视吗?
可在面对强大如神祗的李北牧时,他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服从,甚至是臣服。
“我知道,你会因此而不满。”李北牧点了一支烟,眼神却凝视着远方。“觉得我太心狠,根本不考虑你的心情,不关心你的利益。”
“但没有我。”李北牧说道。“你连这点东西,都拿不到。官家会证明给你看。很多豪门的下场,你也一定会看到。”
李星辰闻言,忍不住追问道:“这场变故的结局,究竟是怎样的?”
他有点懵了。
难道在李北牧的计划中,他要针对的不仅仅是长老会,不仅仅是薛长卿。连当前的这群豪门,也不会有好下场?
“难道很难理解吗?”李北牧反问道。“是你能承受长老会的吞噬,还是官惊雷可以?薛长卿出手,你们谁坐得住?谁又能善终?”
李星辰惊愕万分。
却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是的。
一旦薛长卿出手,那红墙内,势必爆发山洪。
而除此之外。新老势力的对抗,也必将进入最顶峰。
到那时,谁又有把握自保?
谁又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李北牧出手,其毁灭性,又岂会比薛长卿小多少?
“你亲手打造的李家,不会衰败。只会屹立东方,而不倒。”李北牧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转身朝李家走去。“我的房间,打扫干净了吗?”
“你不在的这些年,每天都有人帮你打扫。和当年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是的。
李家三代,都住在红墙内。
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远古红墙。
是从建国到现在,都不曾衰落的豪门。
否则,宋靖又岂会带李谪仙一起玩?
看重的,无非是李家的底蕴罢了。
“那就好。”李北牧淡淡点头。
可还没等他走远。
李星辰两步跟上来。忍不住问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你会杀我吗?”
李北牧闻言,停下了脚步。
转身,深深看了李星辰一眼:“为什么要这么问?”
“因为李谪仙。”李星辰说道。“他的死,对我冲击很大。”
“我说了。他不是我杀的。”李北牧说道。
“没什么区别。”李星辰说道。“伯仁非你所杀,却因你而死。”
類似 愛情
“那我的回答,也没有什么区别。”李北牧淡淡说道。“你是我唯一的血亲。我不会亲手杀你。”
“不论我做什么事儿?”李星辰说道。
“任何事。”
李北牧说罢,缓缓朝李家走去:“我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在家里睡觉了。”
今晚,李北牧应该能睡一个好觉。
尽管李谪仙死了。
但对他来说,也只是一时的伤痛。
他可以很好地处理所有负面情绪。
这也一向都是他的强项。
如果连这么点伤痛都走不出来。
他也不配拥有黑暗之王的称号了。
李北牧回到他原来的房间。
躺在床上。盖上被褥,安静地闭上了眸子。
红墙。今晚必定无眠。
李北牧,却睡的格外香甜。
三十多年来,最香甜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