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規則系學霸-第三百二十三章 《費馬猜想的進一步簡化》熱推

規則系學霸
小說推薦規則系學霸规则系学霸
智能与自动化实验室,二楼角落的小办公室。
钱虹正在测试路由设施联网的拦截功能,比照着运行程序反馈的数据,不断的做着记录,简单来说,她是在调试程序,让拦截到的信息更有效。
这就是她的研究。
因为在算法分析上不完善,拦截到的信息就无法准确进行分析。
“还是没有进展!”
“必须要完善一下算法,可算法有点太难了……”
一步爱情
看着屏幕上反馈到的数据,钱虹用力抓着头皮,还是忍不住看向手边的笔记本电脑,那里正打开着一个文件,正是赵奕发过来的算法框架内容。
钱虹看着就很生气!
她确实是和赵奕谈过自己的研究,但不是让对方直接帮忙,赌坊也是说‘指个方向’,总归还是让她自己做研究。
结果呢?
对方直接发来一个算法框架!
“这也太不尊重人了吧!”
“直接发来框架算什么?是当我自己设计不了吗?有框架了,还用我干什么,当专业的打字员?”
当然了。
她自己确实设计不了。
可事情的关键不在这里,她是感觉自己的能力水平,遭受到无情的怀疑,对方不止是发来了算法框架,还在每个步骤旁边,标注了很详细的讲解……
“这是怕我看不懂?”
钱虹越想就越难受,她感觉自己成了小学生,问一个算术问题时,对方就直接给了答案,还给了详细的讲解,可事实上,研究答案才是她的研究。
一切都有了,只需要按照去写过程,那还是她的研究吗?
钱虹扫了几眼就干脆不去看,而是自己来到实验室做调试,也希望能依靠自己的能力,去想出完善算法的办法。
结果……
反正到现在依旧没什么进展,和之前几个月都是一样的。
钱虹顿时有些气馁,她扫向笔记本电脑屏幕,安慰自己说道,“算了,反正已经找赵奕帮忙了,他帮了,我就看一眼,看看大体的内容,然后就自己想!”
她深吸了一口气,仔细看向屏幕上的算法框架。
每当看完一个小阶段后,她是想自己去理解,可‘答案’就标注在旁边,总是忍不住扫上一眼。
然后……
很容易就有了清晰的理解!
“这个框架太完美了!”
“不愧是赵奕!”
“导师设计的都差很多,简直就是为我的研究量身打造……”
钱虹只看了一小部分,就觉得把握了很多内容,当继续看下去的时候,心里忽然警醒了起来。
不对!
不对劲!
“我本来是打算自己做研究,怎么能直接看‘答案’?”
“那就不是我的研究了!”
“这样不行!”
“该死的!都怪赵奕!”
钱虹咬牙切齿的强迫自己不看,还干脆把笔记本电脑关掉,她脑子里充满了矛盾的烦恼,嘴里不断念叨着,“赵奕!该死的!都怪他!都怪他!”
她‘噌’的一下站起来,气冲冲的朝着职工宿舍走去。
同时。
赵奕连续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的研究,终于利用“列比消元”,完成了简化费马猜想过程中,最为复杂的计算转化部分。
换句话说,他成功简化了费马猜想。
费马猜想的定义是–
当整数n>2时,关于x,y,z的方程x的n次方加上y的n次方等于z的n次方没有正整数解。
早在1816年,巴黎科学院就把费马猜想简化,归结为n是奇素数的情况。
换句话说,费马猜想被简化过一次,只要能证明n是奇素数的情况,就能证明费马猜想成立。
现在赵奕再次完成了简化,让因子x,y只取值奇素数。
总结在一起就是–
只要证明x,y,n,均取值奇素数的情况,就能够证明费马猜想成立。
这肯定是很大的进展。
赵奕看着稿纸上的证明过程,顿时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整理内容,然后把其正式发表出来。
“咚!咚!咚!”
房门忽然被敲向了,而且用了很大力气,好像是什么仇人上门了?
赵奕慢慢的走到门口,打开了猫眼朝门外看了下,“呼……”
他打开了门,抱怨了一句,“用那么大力气干什么。虽然门是学校的,但手是你自己的啊!钱虹的姐,撞疼了……我也很心疼啊!”一句调侃的话出口,收获到的只有白眼。
“哼!”
钱虹的内心毫无波动,只是气势汹汹的定着赵奕,“你把我当傻瓜,对吧?”
“什么?”
赵奕有点发愣。
他还以为钱虹指的是刚才的调侃,比如,纠结一下他具体心疼还是不心疼,没想到紧接着就听道,“你发的框架!还真是框架啊!还有详细写出来的注解!”
钱虹咬牙说道,“你把我当傻瓜,对吧?还怕我看不懂,特意详细标注了每一段内容,可那是我的研究……”
她说着音调越来越小,到最后都有些听不到了。
当赵奕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候,钱虹突然踮起了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轻琢了一下,随后转身快速跑开,大声的说了句,“谢谢!”
赵奕顿时感觉有些好笑,还是跟着大声说了一句,“是该我谢谢你的,你的研究对我的帮助很大,我在做一个相关研究,一直没什么头绪,你的研究理论和解释,让我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
钱虹听罢停在了楼梯口,转过头脸红红的道,“那就好,加油吧!”
“加油!”
……
赵奕可不是安慰钱虹,他确实在钱虹的研究中找到了灵感。
钱虹在路由信息拦截的研究中,是有一些小成果的,成果很小都很难引起注意,发布出来估计也没几个人关注,但也千万不要小看‘小成果’。
博士生在专业范围内的基础认知,已经达到了专业领域的极限。
有一个经典的比喻说,把人类的知识放在一个圆中,博士生接触到的知识,已经触及到了圆形的边界,而他们做的研究是在边界上,制造一个小小的凸起。
哪怕只是个非常微小、可以忽略不及的小凸起,也是打破现有认知的创举。
所以钱虹研究出的小成果也是非常新颖的,其方法可以用在计算机之间的信息交互中。
当然想要完成性能共享还是很不容易,赵奕的思路是完成理论的内容,实验的话就可以试着利用局域网,也就是让自己的电脑进行连接,测试其能完成的交互程度。
性能共享肯定不是现有的规则能完成的,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设定‘规则’,计算机网络的规则就是‘协议’。
‘协议’是最基本的。
每一台计算机要连接到网络上,有要遵守特定的协议,而协议就写在设备的框架里,修改协议就可能会无法进行信息传输。
赵奕的想法是在局域网测试,只要不真正连接到网络中,自己的电脑进行协议的修改,是完全可行的。
所以他需要撰写支持性能共享的信息传输协议。
这是很底层的研究。
越是底层的东西就越是复杂,设定规则是非常困难的,牵扯到的编译语言,也需要去研究研究。
赵奕倒是不在意写一些新的东西,对现在的他来说算不上什么,只是要消耗一些时间才能完成。
他干脆暂时搁置。
刚刚完成简化费马猜想的研究,无法快速投入到计算机类研究中,总归要稍稍休息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也是费马猜想,计算机的研究还是暂时放下。
第二天赵奕没有出门,而是利用上午的时间,完成了简化费马猜想的论文,随后就投稿到了《数学新进展》。
随后他准备休息几天,就直接回了学生宿舍。
傍晚时间。
赵奕到了宿舍里发现人都不在,他感到有些奇怪就打电话给了范雷。
“我们都在操场跑步!”
“来啊!”
“一起锻炼锻炼!”
他放下电话漫步去了操场,就看到气喘吁吁的范雷,还有远处悠闲走着的李仁喆,他身边还有个胖胖的身影,不用多说肯定是黄文倩。
“你怎么想起来跑步了。”赵奕感兴趣的问道。
“这不是你不在么。”范雷郁闷道,“老李这家伙就说一起去运动,本来是说去打篮球,结果他就来跑步了。”
范雷指着远处郁闷道。
赵奕明白范雷的意思,就是说中途碰上了黄文倩。
李仁喆一直想帮黄文倩减肥,黄文倩似乎也希望能减肥,碰到去运动干脆就一起跑步了。
范雷也被拉着一起跑步,大概他也是一个人不想去篮球场混。
赵奕扭过头看向远处,发现李仁喆和黄文倩一边走着,还一边笑说着什么,朝这边看到他以后,才加快脚步赶过来。
李仁喆、黄文倩一起过来,和赵奕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围着操场走。
赵奕也干脆和范雷一起跑,边跑边八卦着李仁喆的情况。
“老李也不害羞了,就公开和黄文倩一起。”范雷郁闷道,“我想调侃两句,说出来都没意思。”
“两人是真公开了!”赵奕点头表示同意。
“现在老李脸皮都变厚了,大概也是习惯了?我觉得他是真喜欢上了黄文倩,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日久生情啊。”
“……你说的很有道理。”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哈哈~~”
范雷笑着都能看出有些郁闷,他说道,“现在真是,孟铮那小子早就有女朋友,李仁喆也有了,你……我就不说了,好像宿舍里就我自己没有,说真的,赶上大一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是第一个找到女朋友,因为我长得最帅。”
“切~~”
赵奕鄙夷的撇了下嘴,但他觉得范雷说的有道理,倒不是什么帅不帅,范雷这张嘴比李仁喆强百倍,人长得也算是可以,穿着打扮放在学生中也拔尖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还是不能同意,“如果你也找个‘黄文倩’,我觉得应该不难吧?”
“……还是算了,单身真好!”
“是啊,单身真好!”
“不行,我要努力。”范雷忽然道,“赵奕啊,能不能多给我份工作,我打算多做做兼职,体验一下工作的感觉,提前为毕业做准备,但是自己找的,只能是那种发传单、排队,或者什么活动当志愿者之类的。”
他说着直摇头。
大学生自己去找工作,大部分也都是类似的兼职,最多锻炼一下和人说话,很难找到对毕业有帮助的。
赵奕思考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你等一段时间,让我想想。”他认真道,“有份工作适合你,但怕你做不来,不过我得提前问问。”
“那行,先谢谢了。”
……
一周时间过去了。
理学院。
周立还在对着几张A4纸埋头苦思,他怎么也搞不明白,其中倒是有什么逻辑支持这样进行推导。
A4纸上的东西,真是每一个符号都认识,放在一起就完全看不懂。
他还偷偷的问过胡志斌。
胡志斌思考了一段时间,给出了个小建议,“要不这样,周教授,你去问问赵奕?或者我拿着去问?”
“别,别!我还要脸呢!”周立赶紧拿过稿纸拒绝道。
胡志斌转过身撇撇嘴,他不觉得问赵奕数学问题,有什么丢脸之类的,反正研究方面根本比不上,问一问也没什么大不了。
周立就继续独自思考,一直到现在他都快放弃,甚至想用其他思路去解决,把几张稿纸干脆放起来。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胡志斌有些激动的进门,手里拿着个最新的杂志道,“周教授,你看了吗?赵奕的新研究,费马猜想!”
“赵奕解决了费马猜想!”
“那倒不是,是简化了费马猜想,很厉害啊,尤其这个数学方法,列比消元,看上面审稿人的点评说,‘列比消元能让很多复杂数学问题变得简单,比简化费马猜想的意义更加重大’,我看过了,里面说的确实很有意思。”
“拿来,我看看!”
周立赶紧拿过胡志斌手里的《数学新进展》,仔细看起了赵奕的那一篇论文–
《费马猜想的进一步简化》。
论文的标题是简化费马猜想,但有一半儿的内容都是在说‘列比消元法’,后续只有三分之一内容,是简述简化费马猜想的过程,所以论文的重点点,还是‘列比消元法’。
周立大致浏览了下,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看不懂那几张稿纸了。
赵奕是用一个新的方法,帮助他完成了列式简化,所以不是他水平太差,是对方用了新方法。
周立长呼了一口气,心态终于放平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