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 ptt-第一千二八零章 “綁票”推薦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重生浪潮之巅
见马库斯陷入到犹豫之中,别列佐夫斯基嘴角闪过一丝玩味的笑容。
这世间想要从别人手中获得什么东西,大都逃不过投其所好,以利诱之,以名惑之这几个方法。
这几个方法如果用好的话,大概可以说是无往不利,否极泰来。
毕竟只要是人,都必然会有欲望,无论地位身份的高与低,年龄的老与少。
“马库斯先生,我相信你也知道,如果任由奥利拉如此倒行逆施下去,那么诺基亚的传统产业将会被他一个不留的全部卖掉,然后将资金投入到电信业务的发展中,到时候即便诺基亚能够发展壮大,那世人也只会称奥利拉慧眼独具,别具一格,被万人赞颂……”
说到这,别列佐夫斯基话音一顿,瞅了马库斯一眼,神情诡异的继续说道:“而你们这些真正为诺基亚发展,付出血的代价的传统产业管理者,不但没人记得你们的好,你们的付出,反而还会嘲笑你们是一群不识时务,冥顽不灵的傻子。”
“然而此时,唯一能够证明你们是正确的,那就是将传统产业给发展起来,而且我相信诺基亚这些传统产业还是大有所为,人类无法离开的……”
连环咒贰
别列佐夫斯基话还没有说完,马库斯就抢过话来说道:“但是发展传统产业是需要钱的,而且不说现在的诺基亚没有钱给传统产业,就算是有钱,奥利拉也不会将钱投入到传统产业。所以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将电信业务给卖掉,这样的话,既获得了钱,也可以往传统产业上投入了,毕竟电信业务已经没了。”
“我说的对吗?别列佐夫斯基先生?”马库斯语气阴沉的说道。
此时此刻,别列佐夫斯基所有的想法他都已经明了,也不得不说别列佐夫斯基的这些想法着实说到了他的心坎中。
甚至思来想去,恐怕按照别列佐夫斯基画好的路子走,是唯一能保住传统产业的办法。
但说真的,他内心深处对于这样的办法是有些抗拒的。
毕竟这样做,的确是对传统产业好,但对于诺基亚来说,恐怕就是致命一击。
失去电信业务的诺基亚,他虽然有信心将其经营的很好,可不得不说,诺基亚腾飞的翅膀断了。
但他也不愿意看到,这些他熟悉的,甚至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年轻小伙子,小姑娘背井离乡的去别的城市,别的国家,做个孤苦无依的浮萍。
然而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奥利拉真的将传统产业给全部卖掉,那么整个诺基亚市将有很多人会失去工作,变得穷困潦倒。
更别说他的三个子女都还在传统产业任职。
现在,他的三个子女是体面的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如果一旦让奥利拉将传统产业都给卖掉的话,那他的子女就将成为落魄的失业者。
这种情况也是他万万不想看到的。
马库斯陷入了激烈的纠结当中。
“完全正确,并且到时候,我相信电信业务被卖掉之后,奥利拉肯定在诺基亚是待不下去的,那么董事长和总裁的位子也必然会空出来。”
风中飞过流星泪 九千君渡
“而这个时候,有能力,有资格,更应该坐上这个位子的,恐怕就非马库斯先生你莫属了?”别列佐夫斯基笑着说道。
魔界公主的完美爱恋 魅蝶and魅雪
马库斯自觉这个世界能诱惑他的东西已然不多了,没见刚才别列佐夫斯基说出一亿美元给他,他也很快缓过神来,头脑变得无比清醒。
可是听到,他可以成为诺基亚的董事长和总裁之后,马库斯还是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甚至他觉得在此时一片寂静的书房,都能听到他的心脏砰砰作响,就像是在敲小鼓一样,脸上更是一阵青,一阵白的,充满了挣扎。
他担任诺基亚董事已经十几年了,就连这副董事长也做了五六年的时间。
苏厨
当年跟西莫·奥利莱赫托这个混蛋竞争,输也就罢了,毕竟西莫·奥利莱赫托的资历并不比他弱多少,两人几乎一前一后成为轮胎厂和造纸厂董事长,也差不多是同时间进入董事会。
可让他居于奥利拉这个跟他儿子年龄差不多的小屁孩之下,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服气。
然而就在他觉得这辈子,他都无望成为诺基亚的董事长总裁时,别列佐夫斯基突然将这个机会摆在了他的面前,他怎么能不动心。
见马库斯陷入犹豫当中,别列佐夫斯基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的看着马库斯。
明 藥 小說
他相信,马库斯心中是清楚的,一旦没有把握住这次机会,那他将跟诺基亚董事长和总裁之位,彻底说拜拜。
毕竟,如果没有外部力量帮助的话,不是他瞧不起马库斯这些人。
别看他们掌握的传统产业,到现在还占据着诺基亚营收的70%,股份和投票权也差不多有70%的样子,但还真不是奥利拉的对手。
他更认同方总的判断,如果任由奥利拉继续下去,马库斯这些人不过是砧板上的一条鱼而已,随意奥利拉怎么宰割。
过了许久,马库斯面色凝重的看着别列佐夫斯基说道:“别列佐夫斯基先生,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大,我还需要仔细考虑一下,最好征求一下其他董事和股东们的意见,我相信你们也清楚,如此重大的事情,绝不是我一个人一句话,就能做决定的。”
说完这话,马库斯一脸警惕的看着别列佐夫斯基,以他对这位“莫斯科市宗主教”的了解,其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
传闻中对其的描述,更多则是喜怒无常,暴虐,翻脸不认人。
如果一旦发飙的话,他恐怕就要考虑自己的小命。
但只要他不死,又或者说死亡的阴影没有彻底笼罩到他的头上,他觉得这些话就是他该说的。
可谁知道,别列佐夫斯基居然点了点头,认同道:“我觉得马库斯先生你说的不错,所以还请稍等一下,我立马把这个问题解决一下,不用等到明天。”
说到这,别列佐夫斯基看一下手表:“稍等我十分钟就好。”
紧接着,别列佐夫斯基对着吴茂才耳语了两句,吴茂才点了点头后,便直接出去。
看着眼前这一幕,马库斯着实有种云山雾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但是想了想,他还是压抑住的自己想要询问的冲动,而只是让菲丽丝过来泡了两杯咖啡过来。
在咖啡浓郁的,提神的香气中,马库斯和别列佐夫斯基皆沉默不语,就仿佛两座雕塑一般。
甚至如果不是咖啡杯里持续不断的冒出一道道烟,恐怕还会以为时间在这一刻被冻结了。
然而就在十分钟即将到来的时候,大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菲丽丝下意识的看了马库斯一眼,而马库斯则看向了别列佐夫斯基。
见别列佐夫斯基嘴角挂着的淡淡浅笑,他可以肯定这就是别列佐夫斯基在捣鬼,又或者说别列佐夫斯基藏着的谜底终于到了要揭开的时候。
得到马库斯的准许之后,菲丽丝打开了大门,只见两个彪形大汉和一个小老头的奇怪组合,出现在门口。
定睛一看,菲丽丝顿时惊呼道:“希克斯!”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马库斯突然忍不住站起来,疾步朝着门口走去。
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一切,但是看到希克斯之后,马库斯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一脸愤怒的看向别列佐夫斯基,大声说道:“别列佐夫斯基,你这是绑架!是犯罪!”
面前这个叫做希克斯的小老头,也是诺基亚的董事之一,之前负责化工厂,所以理所当然也站在了传统产业这一边。
甚至因为资历并不比他小多少的缘故,希尔斯则也被称为是诺基亚传统产业的头面人物之一。
也是他刚才口中,需要商量的对象。
但他真的万万没有想到,别列佐夫斯基居然把人给绑架到他面前,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吧!
不过,这下他算是知道,为什么别列佐夫斯基说让他等十分钟,不用等到明天,就能把这个问题给解决掉是什么意思。
这人都已经被绑来了,那还用得着明天再商量。
“马库斯先生,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这不是绑架,更不是犯罪,我只是将希克斯先生从他的家中请到这里,而且等会马库斯先生,你会看到更多你此时想要见到的老朋友。”别列佐夫斯基笑呵呵的说道。
然而此时,别列佐夫斯基的笑容落到马库斯的眼中,只能用无耻这两个字来形容。
他想继续呵斥别列佐夫斯基,但是话在嘴边滚动了好几下,却都无法吐出来,甚至他的身躯,乃至于灵魂都在止不住的颤动。
他在诺基亚,甚至在整个芬兰都可以说是大人物,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但他本质上还是一个商人。
哪见识过,别列佐夫斯基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恐怖存在。
想要收购电信业务,不但大半夜的闯入到他的家,更把希克斯,甚至更多的董事都从家中给绑架到这里。
这简直就是土匪,强盗才会有的手段!
然而此时此刻,马库斯才算是真正知道别列佐夫斯基的赫赫凶名是怎来的了。
现在马库斯看向别列佐夫斯基的眼神,简直就跟看一头要吃人的老虎无疑。
至于一旁的希尔斯则不管不顾的从桌子上端起了马库斯的咖啡,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他要压压惊。
从惊慌失措的表情,凌乱的睡衣,乱糟糟的头发,显然吴茂才将其请过来的手段并不是那么的温柔。
没一会,比彻、瑟维斯、安德鲁、豪斯曼……等等,零零散散二十个人,诺基亚传统产业方面只要在诺基亚市的董事,大股东们,都几乎被吴茂才一一给请过来了。
将最后一名董事,放到马库斯的家中,吴茂才站在门口,看着这乱成一锅粥的客厅,书房,顿时有种头大的感觉。
说真的,刚才别列佐夫斯基给他交代的时候,他才算是知道,为什么别列佐夫斯基会带这么多人过来,并且各个都荷枪实弹的,合着就是为了做这事。
刚才别列佐夫斯基告诉他,整个诺基亚,说得上话的董事,股东都被安保二部的人给看起来了,让他去把这些人给带过来,然后顺便说一下擎天打算怎么做,并且安抚下这些人。
但现在来看,这些人似乎并不怎么领情,效果一般般。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时间紧任务重,着实没空跟这帮人磨嘴皮子,简单的说一下情况之后,就把人给带过来了。
要是碰到那些脑袋轴的,不太配合的,其中自然少不了一些不太文明的暴力手段。
没办法,虽说别列佐夫斯基已经提前打好了招呼,确保没有不长眼的会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们,而且这些安保二部的前克格勃们做事也算是利索,但总不能太放肆,还是要速战速决。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毕竟这里不是俄罗斯。
想到这里,吴茂才突然有些怀念俄罗斯,要是在俄罗斯的话,他们什么都不用担心,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但念头一转,吴茂才自嘲的笑了笑,如果诺基亚是俄罗斯的企业,恐怕打死奥利拉都不敢跟擎天作对,更别说拒绝擎天想要获得诺基亚手机生产技术授权。
不过相比于路上,他们已经算是安静多了,毕竟他们对马库斯家还是十分熟悉的,也知道他刚才所言非虚,不是骗他们,更不是要杀人越货。
见人齐了之后,别列佐夫斯基拍了拍手,场面顿时为之一静。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别列佐夫斯基……”
说到这,别列佐夫斯基环视四周,露出一丝自信,但是在其他人眼中,却跟恶魔无疑的笑容来。
对于这些人来说,大半夜的被强迫来到马库斯家,着实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不过,听到别列佐夫斯基之名后,不少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别列佐夫斯基的眼神顿时变得隐藏着一丝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