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第586章 爲首座芬蘭城市奠基展示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那些各村庄献出的女人纷纷运抵罗斯人的营地,大量的皮革也都到货了。
留里克在苏欧米人的核心领地狠狠搜刮了一笔,为了消灾本地人宁愿花一笔大钱。
那确实是一笔大钱,只因在苏欧米人的社会中,松鼠皮就是一般等价物,是一种货币。
见得他们是如此的顺从,恭顺得如同猎犬,留里克这番也不是一毛不拔。
他赠与首领乌科一只玻璃碗,一把有钢制的切肉匕首,以及一把双人锯子。
玻璃器在罗斯已经不算稀奇,放在苏欧米人这里实为珍宝。钢匕首是一种餐具,双人锯则是单纯的生产工具。
如果说有一个礼物最为贵重,莫过于留里克授意扔下一条老旧的、船身满是划痕的龙头战船,以此作为被册封的“苏欧米战争酋长”现在的“坐舰”,一来是彰显高贵,二来也是借由这条船,向所有苏欧米人展示罗斯人实力的永在。
计划的出发之日就在明天,罗斯人这番也趁得最后的时间好好休整一番。
到处都是点燃的篝火,大军的战士们肆意烤鱼,除了立即果腹,也有意将一些切片的去骨鱼肉烤成肉干,以备未来航行只用。
那些苏欧米人亦没有闲着,因为罗斯大军仍在这里,是否发飙仅在于其一念之间,若是伺候不周出了事态就太糟了。
苏欧米人被迫为罗斯军加工一些口粮,实为制作鱼干与鹿肉干。他们倒是也种植少量的农作物,譬如洋葱头。
最令留里克惊讶的是,他本觉得这群家伙的主要食物就该是湖中之鱼,想不到他们也开垦了一批农田种植黑麦。
这里的气候条件和梅拉伦湖区半斤八两,只是他们粗犷的农业,就算种植黑麦能有什么收成呢?
苏欧米人倒是提供了很少量的黑麦麦饼,口感粗糙又酸爽无比,就这东西若不是饿疯了谁会愿意碰?
留里克实在对黑麦有一点顾虑,倘若这中间打孔可用绳子穿起来提溜的黑麦饼里混有黑麦特有的麦角菌,那真是吃到肚子里就犯迷糊。
至少黑麦是抗寒的作物,苏欧米人能够少量耕种,日后罗斯收取这方面的贡品也很有必要。
说实话,搜刮一个原始部落,除了勒索一批毛皮外还能有多大的油水呢?只有他们变得富裕一些,罗斯公国才能更好地盘剥,那么转移一点罗斯的“高科技”让他们生产效率提高一些,对自身是有利的。
这一切都是后话,现在的留里克只想快点找到正确的水道进入南方的大海,再落实一个计划——建造一座苏欧米人的城市。
如今,苏欧米的概念已经让位于芬兰。
无论的苏欧米人还是塔瓦斯提亚人,他们本是一路人,留里克将所谓瓦良格人对这群人笼统的称呼正式化、法理化,芬兰就此确定。
他们实质上以封臣的形式存在于罗斯公国的整体下,显然当下的关系界定还是颇为模糊的。
为了让它化作人人看得到可以感受得到的现实,芬兰需要第一座真正的城市,也是“芬兰侯爵领”的都城。
留里克已经想好了名字,便是在某条通向南方芬兰湾的河道入海口兴建城市,大抵就叫做赫尔辛基吧。
不过,一定要叫做赫尔辛基?
这一名称不过是两个词汇的合成词,取自苏欧米人语“新”的词汇,以德意志的“伯爵”为中间词,以“领地”做结尾,三个词合起来就是“新伯爵领”之意,等于说此乃一位瑞典贵族的封地城堡与配套的采邑发展而成一座城市,对其名字再美好的解释都是附庸风雅。
如此名字也太随便了吧!那就再想一个美妙一点的名字?
权衡一番留里克又有了主意。
罗斯大军忙着吃烤鱼,那些将分给其他罗斯人做妻子的苏欧米女孩,这番也都捧着手里的烤鱼,情绪换乱地默默啃食。
在留里克的帐篷外,以乌科为首的多名村庄首领成为座上宾。
能被年轻的前途无量的罗斯首领宴请,可谓一个巨大的光荣。
人人看得出罗斯人还有新的安排。
“乌科,你们的配合我很满意,现在唯有一件事,你们所有人必须为我做好。”
对此大家毫不意外,毕竟是瓦良格人,胃口自然要比熊与狼更大。
乌科勉强点头示意:“只要是您的安排,我一定会做。”
“呵!”留里克一个战术后仰,又拧一番脖子,高抬起下巴,“你们还是担心我继续盘剥?算了吧,我是讲究契约的。你们今年的贡品我很满意,未来每年都按照这个来。不用担心,我会许可你们到我的领地做贸易,我也会要求更多的罗斯商人到你们这里贸易。跟着我们,你们会繁荣安定。”
留里克客套话没少说,瞧这少年高傲的态度,乌科觉得自己反而成了三岁小孩只有听大人驯导的份儿。
“为了以后贸易的稳定,当我抵达南方的河流入海口,你必须为我兴建一座城市,一个滨海的贸易据点。”
“啊?”乌科大吃一惊,其他人亦是如此。
“这……真的很有必要?”
留里克使劲点点头:“很有必要。这样,我们游弋的船只就能看到你们,便能找到正确的航线。你可知晓?你们正处在一条内河航线上,如若海上海上波涛汹涌,我们罗斯人的船队自然要经过你们的家园,在你们平静的湖泊上安稳航行。”
他说到这儿便指着北方:“湖群在西北方有一个入海口,那里就是我们罗斯人的科文斯塔德。我要你们在南方的入海口建立新城市,那会是所有芬兰人的珍宝,就叫做赫尔敏基(Helminki)吧。”
“赫尔敏基?”一瞬间,乌科就懂得其中的深意。罗斯人居然要用自己女儿赫尔米的名字为一座城市命名?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为什么?是我女儿的名字?”
“为什么不呢?你是战争酋长只能传给你女儿的后裔,等于说赫尔米就是被我册封芬兰统治者之一。那座滨海之城当时未来芬兰历代战争酋长(伯爵)的居所。你们这群人也不要藏匿在湖中的岛屿上,这里绝非安全之地,反而让你们成为水池中的小鱼根本不知海洋的广阔。你们应该要明白这个世界非常广大,远远超越你们的理解。”
乌科被说得一愣一愣得。
留里克扔在提要求:“我即将发动新的远征,你要给我挑选出一百个优秀的男人为我打仗。”
“远征?攻击谁?卡累利阿?”
“不。那些人当然要攻击,但不是今年。给我一百个男人,他们将被耶夫洛带领。我喜欢你的男人,他们表现得羸弱是因为缺乏优秀的统帅。放心,他们不是奴隶。你们既已臣服,就理应派人为我卖命。再说了,跟着我去远征,归来之后他们也算战功赫赫,变更更好的包围领地避免被卡累利阿人袭击。”
此事留里克放到最后才提的确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他有些后悔没有第一时间要求他们交出一批男人做仆从军。
一座新城市、一群移民、一百名仆从军战士。
此三件事苏欧米人都可以落实,乌科与他的朋友们简单商量一下,都觉得罗斯首领的要求对自己也是有利的。
如果单纯的为罗斯人打仗,谁不担心自己会被当做消耗品率先被未知的敌人杀死?
倘若自己的指挥者是那个耶夫洛,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苏欧米人的日子总是单调而质朴的,他们觉得漂泊到瓦良格人社会二十年的耶夫洛仍是自己的族人,基于这方面的关系,给罗斯军队当仆从算是一个选择。
因为苏欧米人的社会里不乏一些胆大的青年,既然一个耶夫洛能混得风生水起,能与年轻的罗斯首领一道开怀畅饮,为何自己就不行?
次日,万事俱备。
狭长的湖泊上,一支罗斯船队整装待发!
龙头战船拱卫着墨丘利号,在船队身后又有一支苏欧米人构成的独木舟大军。
双方的军事冲突已经消弭,此次苏欧米人紧跟罗斯人,就是要到河流入海口兴建一座不逊于湖心岛贸易集市的新城市赫尔敏基。按照苏欧米人的理解,那就是他们的“宝石城”。
留里克站在最高的船艉甲板,他随意眺望,瞧瞧那些长船,除了自己的战士们,船只中心亦是坐着大量的女人。
五百个苏欧米少女都在这里,她们即将离开故乡,换位思考一番,留里克突然有一点伤感。
但对于罗斯人,此行就是胜利大凯旋。
回到罗斯堡必然是六月了,谁能想到自二月底冰海冻结之际科文人发来战争警报,三个多月的持续战争,东方之地业已征服,并以罗斯治下的芬兰之姿态存在。
长时间作战的人们希望回到罗斯堡好好休整一番,可休整注定是奢侈的。
大家都知道他们就算尽量早地回去也不会修养多久,只因公爵大人已经下达了命令。
君主的命令是不会轻易调整的,命令几乎就是绝对的!针对富裕不列颠的征讨,以及途中必然在丹麦人眼皮子底下耀武扬威之事,都是罗斯人必须要做的。
墨丘利的船舱里塞满了皮革,许多长船上除了安置女人,仆从的苏欧米佣兵,也安放少量皮货。
这场迫于形势扩大化的远征罗斯人的物质收获颇丰,只是一批兄弟押运着大量俘虏缴获缓速北上中,他们应该能安全地走回科文斯塔德吧
见得万事俱备,墨丘利号的桅杆飘扬起罗斯的旗帜。
有人吹响牛角号,整个船队开始运动。
两条长船多达一百二十支大桨划水,牵引着满载皮革的墨丘利号前进。
一艘又一艘龙头战船同时划桨,惊人的场面深深震慑住后方的苏欧米人,他们战战兢兢尾随罗斯人,很快竟发现自己的航速仍不及他们。
此行可有向导?向导就是乌科本人。
很多苏欧米渔夫懂得通向南方大海之路,只因那里存在一些村庄,当地人也属于苏欧米部族联盟的犯愁内,他们经营着煮海水熬盐的工作,再把粗盐贩运到湖群里换取牲畜和皮革。
可以说留里克希望开辟的商业航道本就为苏欧米利用了许久,船队实在航行于苏欧米人非常熟悉的航线。
单机版大武
渐渐的,空气中飘荡起奇异的气味,它带有一丝咸味。
留里克精神亢奋,所有的罗斯人都意识到那是海洋的气息!
“前面就是大海了。”乌科不厌其烦地指路,事到如今也确实不再需要一个明确向导。
来自湖群的水正源源不断注入海洋,罗斯船队走在一条还算宽阔的河道内,此水道足够深,近乎满载的墨丘利号航行也一切正常。
已经不需要刻意划桨,河水托举着船队安详地漂到大海。
终于,一切化作海阔蓝天。
大海已经到了!看到他留里克并无太多兴奋,再见自己的部下、族人,大家皆是高举着双手欢呼雀跃。
船队静静地漂到近海的浅滩处,不远处还有非常明显的五座离岛。
“真是奇怪,以往的索贡航行怎么就无人注意到这个入海口?是因为岛屿遮蔽?还是因为它太小了?至少以后这里会首先变成航行中继站。”留里克幻想着一副美妙画面,便是罗斯船队可从“北波罗的海十字路口”的奥兰群岛的墓碑岛出发,再赫尔敏基停靠补给,最后一路冲到涅瓦河入海口的新罗斯堡。航海再不必是多日的漂泊,航线里有着多个停靠站,航海安全性不也大幅提升?
大军就在这浅滩纷纷登岸,人们点燃篝火露宿却也仅仅在此逗留一夜。
夕阳西下,慵懒的人们忙于围着篝火啃食肉干。
留里克背着手,在精干侍卫陪同下饶有兴致地站着平坦的沙石海岸。
乌科恭维地站在他身边悉听尊便。
“乌科。”
“在。”
“看看西边吧。”留里克伸手指着夕阳,“那里,一天或两天的航程就是我们罗斯人的墓碑岛,是我们的海中堡垒。”
他又指着东方:“那里是我们的新罗斯堡,一座正在快速兴起的巨大城市。你们芬兰人……唔。苏欧米人,就是在我们罗斯人夹缝中存在的,被我们统治就是你们的命运。”
“是。”
“如何?”留里克又转过身,夕阳照在他俊朗的脸庞,整个人何其自信,甚至还有傲慢。
乌科对世界的理解实在模糊,根本不知道北欧的地理构造,既然罗斯首领如此解释,自己相信也就罢了。
留里克又说:“我们仅仅是暂时离开,以后我们每年都会光顾这里。你和你的人必须建设一座贸易城镇,必须建成赫尔敏基。”
“遵命。”
“那就开始吧。”
“开始?何意?”乌科吃了一惊。
“莫惊。是我策划了城市的建设,是我赐予她一个名字,也当由我为城市立上第一根木桩。我们挖个坑,迈上一根木杆,你们未来就以此木为中心建立据点。”
留里克说到做到,最终也是他亲手奋力抱起一把长柄战锤,象征性的对安置在突击挖掘的泥泞不堪的土洞中的木桩猛砸一下,以此作为奠基。
虽然这里仍是一片滨海荒滩,望一眼夕阳,再见这木桩,留里克仿佛看到了一座木头围墙包裹的城市,还有码头处停靠的大量船只,乃至海面上漂浮的作业渔船。
那不是梦幻,必然是不久后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