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漫威裡的德魯伊 騎行柺杖-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 拿下鑒賞

漫威裡的德魯伊
小說推薦漫威裡的德魯伊漫威里的德鲁伊
现在这些倒霉鬼中的毒,明显是带有活性的生物毒素,它们在以人体本身的能量作为燃料,像是癌细胞一样的快速扩散。
阿尔文作为猛毒花藤的主人,自然知道毒素的恐怖,同样也知道类似这种毒素必须要在活体中才能生存。
动植物的毒素不是放射物,离开活体之后的毒素会在环境中慢慢的被降解。
地狱厨房的下水道老鼠都很少,就是因为阿尔文会不时的安排猛毒花藤出击,每一次“清洗”之后,下水道中的老鼠都会消失上一个礼拜到半个月的时间,现在纽约的老鼠已经基本上不往地狱厨房跑了。
猛毒花藤把毒素的恐怖,根植在了纽约老鼠的基因当中……
不过就像老教授说的一样,没有控制毒素的办法,估计没人会把这么猛烈的毒素戴在身边。
阿尔文能控制猛毒花藤,想来共工也能控制那条泼洒毒素的青蛇。
说是“青蛇”,其实阿尔文连青蛇的毛都没有看见。
刚才那个死去的倒霉鬼只是大叫一声,就到底断气了。
听着老教授信誓旦旦的叫声,阿尔文再次贡献了两打解毒剂,让那些倒霉鬼在坚持一会儿,然后自己走向了一架人字梯,爬上去想要看看尸体的手腕部位到底有什么。
全副武装的阿尔文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巨人尸体的手腕处,看着一小块被揭开的珊瑚底部露出了一抹浓艳的绿色,他小心的催动“龙符”,召唤了一团水刀,想要打磨掉外面碍事的珊瑚和贝壳。
让阿尔文用手去碰那一抹绿色,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雪区刑天棺椁的遭遇,阿尔文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那是阿尔文第一次遭遇生命危险!
而且在阿尔文的记忆里,任何传说或者故事当中,共工都要比刑天高级一点。
面对这种未知的状况,阿尔文无论怎么小心都是应该的。
水刀小心的切割着那些珊瑚,缓缓的打磨出了巨人手腕的原貌。
看着那比自己的腰还要粗的手腕上,缠着一抹绿色的青蛇烙印,阿尔文催动“暴虐”形成了一根短棒,咬着牙对着那一抹青蛇烙印点了点。
这一碰就坏事了,倒霉的“暴虐”像是被岩浆烫了一下,惨叫了一声,迅速的把阿尔文身上将近一半的生物装甲剥离。
看着那些活体装甲迅速的失去了活性,阿尔文摸着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长出了一口气,这种毒素比他认为的还要可怕的多。
最少它不会因为生命的强度,而减少自己的致命杀伤力。
甚至“暴虐”身上的抗毒符文,在与毒素的原始接触下,都没有起到效果。
这就太可怕了!
阿尔文崇敬这些远古的大神,但是他从来不会妄自菲薄。
如果这种毒素对自己来说都这么可怕,没道理远古大神不把它当回事儿。
什么样的人会把这种东西戴在身上,不小心用手腕擦个汗,说不定就把自己给毒死了。
老教授说的对,这具尸体上肯定有对抗毒素的关键……
也许巨人的身体中的某种物质可以中和毒素,也许他有控制毒素的物品……
就在阿尔文思考着,怎么把巨人手挽上的青蛇烙印弄下来的时候,门外的张强突然大声的叫道:“小心!”
原来在阿尔文没有注意的时候,一抹绿色的虚影从巨人手挽的下方窜了出来,猛烈的咬向了阿尔文的胸口。
一直凝神戒备的阿尔文没有给青蛇机会,正在打磨珊瑚的水刀突然化成了一面水盾,高速旋转着顶住了青蛇的扑击。
随着阿尔文驱动“龙符”招来更多的水龙,想要困住青蛇的时候,巨人的另外一个手腕上的珊瑚突然裂开,一道白色的影子扎向了阿尔文的咽喉。
略微有点手忙脚乱的阿尔文身体微微的失去了平衡,他手持“龙符”的左手按在了巨人的手腕上……
然后阿尔文只感觉自己的脑中“嗡”的一声,四周的景象都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片莽荒世界。
阿尔文看到了一个脚踏黑龙的恐怖巨人,在空中跟一个脚踏火龙的红色巨人战在了一处。
地面上,是两帮身披兽皮的狂野武士在决战……
这一战不知道进行了多久,干燥环境中作战的共工最终不敌祝融的神力,被打伤了手臂,只得选择休战……
曾想嫁你天长地久
狂傲的祝融没有追击的意思,反而大肆的挥洒烈火庆祝自己的胜利,半径百里的范围内全部陷入了火海当中,无数生灵哀嚎着死去。
最终祝融的举动引来了一位持剑的“仙”……
眼看着自己的大敌被“仙”斩杀于剑下,兵败的共工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反而冲上去想要跟那位“仙”搏命。
嫡 女 策
那位面目不清的“仙”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制住了怒火攻心的共工,他伸手一招从祝融的眉心取出了一枚带着符文的骨头。
把骨头交给了那些停留在地面上的祝融族人,“仙”再次挥手,大地出现了一个裂缝,将祝融的尸体吞没了下去。
一切结束之后,“仙”低头看着共工,长叹了一声,说道:“我等与那万千生灵本无不同,都是网中之鱼罢了。你们又何故要做那命运的刽子手?”
说着这位“仙”放开了共工身上的束缚,他抬头看向了天空,用决绝的语调说道:“我等决意破开罗网,不胜者死。
汝可带领族人去海底自封,数万年后或有复生之机。”
共工踩着黑龙立于半空,怒火攻心的他对于“仙”说的话一句都听不进去,身上的战意一再升腾,甚至连周围的空气都跟着产生了可怕的波纹。
“仙”看出了共工受到了命运的影响,已经失了心智,他喟叹了一声,也不说话,就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等着共工发难。
谁知共工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他,这位怒火攻心生性决绝的大神怒喝了一声,像是瞬移一样的冲出了数百里,一头扎向了一座托举着庞大宫殿的高山。
之后就是轰然巨响,插天的高峰倒塌……
浑身浴血头骨崩裂的共工狂笑的看着天上的宫阙,想要看看它是怎么坠落的。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结果让他崩溃的是,那座庞大的宫殿群失去了山峰的承托,依然高立于九霄之上,自己造成了这么大的动静,那里面甚至都没有人下来看上一眼。
共工怒火攻心的喷出了大量的鲜血,彻底的燃烧了自己的力量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冲向了那座宫殿……
又是一声长叹传来,刚才那位“仙”出现在了共工的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脖颈,彻底的掐断了他的神力。
弥留之际,共工看着那位“仙”拎着自己的身体,挟裹着共工氏的族人一起进入了深海。
看着那位“仙”细心的安置了自己的族人,神力消退灵性归附的共工,像是大彻大悟一样的对着“仙”说了一声“多谢”。
最后扣下了眉心的符文交给了族人,然后坐化在了族人繁衍生息的海底大寨之外。
相比那位杀气冲霄的刑天,共工和祝融要死的悲剧的多。
他们显然受到了命运的影响,身不由己的做出了决定自身悲剧的选择。
大量的记忆涌入阿尔文的脑海,同时一枚血红的字符生成,一股能让天地为之倒悬的怒意在阿尔文的周身弥漫。
占地上百公顷的园林同时受到了影响……
陪着女友在海边闲逛的班纳博士,身体中仿佛有一个开关被打开……
巨大的浩克突然冒了出来,他把贝蒂·罗斯挡在身后,然后对着大院中心的方向,发出了一声怒吼……
随着怒吼的爆发,浩克的体型都在跟着膨胀,他脖子上的血管像是高压水泵一样的疏导着血液,鼓动的像是一条一条的蟒蛇。
如同钢丝搅成的肌肉一再的膨胀,驱动着浩克一拳打在了柔软的沙地上,形成了一阵小小的地震。
幸好这阵怒意来得快去的也快,大院中的阿列克谢正揪着弗兰克的脖子,想要打烂他的脸。
怒意消退之后,老牛低头看着一把插在自己大腿上的捕鲸叉,感受着弗兰克眼中冰冷的表情……
他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样,小心的为弗兰克整理了一下衬衫,对着旁边的雪莉干笑了两声,然后瘸着腿窜进了自己的房间。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问题的所在,福克斯带头冲向了第四进的院子,却被两眼发红的阿不思带着机器人士兵挡在了门外。
而此时的阿尔文如同熟练的工人一样,把那枚代表了愤怒极致的“怒”字符丢入了赫拉迪克戒指当中,同时在里面放了一枚龙骨戒指,然后发动了合成功能。
来不及去看合成的成果,回到现实的阿尔文刚想绞杀那一青一白两条偷袭的毒蛇,结果发现它们居然停在了自己身体前方半米处,摆出了一副恭顺的形态。
共工的记忆中有御使两蛇的方法,阿尔文也不用人教,他下意识的抓起了白蛇,催发魔力灌输进入,让白蛇喷出了几团雾气罩住了几个中毒的倒霉鬼。
收了白蛇之后,阿尔文看着那条三角脑袋红眼珠的青蛇,他强忍着毛骨悚然的感觉,伸手触碰了一下它的脑袋。
巨人两只手腕上的烙印,顺利的转移到了阿尔文的手腕上。
真的不是阿尔文贪图这两条蛇的力量,而是他很明显的感觉到,如果不给它们找个地方,任由它们游荡,它们随时都有可能杀死周围的所有人。
感受着来自“暴虐”的抱怨,还有肩头天使昔拉的瑟缩,阿尔文从人字梯上跳下来,看着手腕上不算明显的烙印,他长叹一声,无奈的说道:“老子身上怎么就成了怪物乐园了?”
阿尔文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东西在碰自己的脚踝,他低头看了一眼,跳起来骂道:“FUCK,怎么小弟都是活的,反而老大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