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第1271章 商量閲讀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柳海,曾经有过它的传奇!
但岁月流逝下,又有多少人还记得这样的传奇?尤其是在这传奇人物在吃饱喝足后还把饭桌子掀了的情况下!
在道佛两家心照不宣,似是而非的模糊下,剑道无名碑在天择大陆所有后天大道碑中的声名地位,其实远远不能和树立者的成就相比。
就不能宣传这样的,走自己的路,断别人的路!
只有太古兽们拥有这里的记忆,因为它们都是当事兽!
……最近这十来年,游荡在剑道碑附近的人类修士骤然增多,也不拘某个位置,不管是在附近的人类国度,还是在相临的北境兽领,都是这些人类修士的活动区域。
寻仇的,较技的,寻根的,各有目的。
十数年下来,在这里也是发生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战斗,战斗双方泾渭分明,一边就是天择剑修群,一边是那些有同门亲友毁于回声谷周仙剑修的苦主们!
守财小皇妃 阳光晴子
一开始,这样的战斗还算是平分秋色,不相上下,但渐渐的,法修僧人在数量上的优势越来越显著,哪怕苦主们的亲友团十成中来个一二成,也不是区区百来人的剑修团能相比的。
剑修群在这里支撑的很是辛苦,但好在伤亡不大,不是法修和僧人手下留情,而是在靠近剑道碑的地方战斗,剑修们就总有最后的庇护所-钻进碑里!
不是单只剑修可以进碑,其它道统修士,甚至包括佛门僧人也可以进去,但谁又会跑进剑道碑和剑修打架?活得不耐烦了么?这里可是曾经的神仙留下的道统!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十余年,也就是娄小乙满大陆溜达,然后闷在贾国做门童的时期,他却不知道有两拨人在为他而战斗。
这样的情况在周仙使团离开后发生了变化,仙留子非常的狡猾,事实上,整个使团没有按时回归的修士可不止娄小乙一个,而是有好几个,元婴真君都有。
没人知道他们都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能按时回归,想来也无非几点,在大道碑中领悟忘记了时间,被人所害,或者他事脱不开身!
作为带队之人,仙留子必须考虑队伍的安全而不是几个行事莽撞的家伙,所以必须按时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人都装进浮筏中,对外宣称全员到齐,打道回府!
这样的措施能瞒过大部分门派,却瞒不过那些拥有阳神的上国,只要人家想知道,就能根据周仙人在进入天择大陆时留下的印迹来判断!
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
剑道碑外的修士们走了一批,但大部分都没走,因为他们通过各种消息得知周仙使团虽然离开了,但那剑修可没离开,只要没走,那必然会来剑道碑,他们对此深信不疑。
但在数月前,修士们开始大批离开,因为有确凿消息表明,那剑修真的走了,这个没胆鼠辈因为害怕,竟然都不敢回剑脉至高传承的剑道碑来看看。
身处他乡,书生不敢去书院,官员不敢拜同僚,豪客不敢登花楼,不是鼠辈又是什么?
虽然鄙视,但木已成舟,人既远走,谁还能真的追出去?
也就只剩极少数苦大仇深,心眼执拗的,还在这里流连忘返,恐怕也坚持不了多少时间。
但他们并不是最失望的,最失望的是另一个群体,剑修群体!
天择剑修们是真的想和这个周仙单耳交流,从中得知剑道碑的真相,现在,正主却走了,让人心中不平。
有心中不屑的,认为其徒有虚名,畏难如虎,实际表现和在无常道碑中完全不符的,也自顾离开,当然这是少数;对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很明白这剑修在天择的处境,有这么多的法修僧人阻截,一个陌生客是很难独身前来不被打扰的,他是元婴,又不是阳神!
也有私事离开的,正主都走了,也就没必要在这里继续,修行还得继续,这就是生活!
但还有将近一半的剑修留了下来,大家平时天各一方,各自修行,也没个固定的会聚之地,现在既然赶到了这里,也是一个互相间交流的好机会。
五十余名剑修,或进剑道碑感悟,或在碑外较技,这里也终于回归往昔,成了剑修们的天堂。
荒年有些闷闷不乐,满腔热情,一心等待,却是虚掷十数年;关键是,这单耳一离了天择大陆,下一次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了,短则百数年,长则……大家都生命有限,谁能等得起?
斑竹发现了他的情绪低落,劝道:“荒年不需耿耿于怀,我等来这里可不是为你所邀,而都是自愿前来,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哪里不是修行,各自回去也是修行,留在这里何尝不是?还更热闹些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再者说了,此人虽走,又不是不知归处?周仙离的也不远,等我等好好筹谋一番,找个机会大家一起出去,既能领略主世界风光,又能找他比剑,何至于就断了联系?”
众剑修轰然叫好,这是一箭双雕的事!虽然剑修跳脱不拘,但这里的大部分人还是没去过主世界的居多,就很有些响应,毕竟抱团出去,有老手领着,总不会失了方向。
就有好事者开始串连,都是孤家寡人,一时间竟然没有拒绝的,现在需要商量的,开始变成怎么搞一个能穿越正反空间屏障的浮筏的问题;斑竹等少数几个真君剑修有这东西,但无一例外都是单人浮筏,没法载太多人,可以肯定,消息在剑脉圈子中传开之后,恐怕还有不少要加入的,中型浮筏都未必装的下,可大型反空间浮筏又哪是他们能负担得起的?
回到明朝:拐个杀手当相公
剑修的一大特点,穷的叮当响,好像不用人教,哪里都是这德行。
一群人正在这里热火朝天,斑竹等几名真君剑修神识远,却是隐隐察觉不对劲,仔细辨识,一名真君剑修失笑道:
“原来是小兽潮!怎么,这是太古兽也要来这里和我们剑修一较高低了么?”
说归说,但和太古兽这样的种群,还是不能像对待人类法修僧人那样的无脑开干,因为这可能引发整个大陆的动荡。
剑修需要热血,但在大势之下也不能失了理智!
斑竹招呼大家道:“算了!咱们人类在这三不管的地方也折腾了十数年,也不能不让太古兽群来这里体现存在感?
大家都进剑道碑,让过它们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