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7jd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475章 挖空心思的(月票+更求訂閱)-h9eom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早在昨天傍晚,朱建斌就跟方年定了下来:
抽出今天中午的时间来请方年吃饭。
得空先去探望外婆,顺便再去棠梨吃饭,一点不耽误。
到棠梨街上后,方年去超市买了两条华子,提了瓶上佳的五粮液。
至于茅台,尤其是飞天茅台这种历史悠久的酒,在棠梨镇上是见都见不到的。
之后,方年直接将车开进了老职工院。
轻车熟路的走到了朱建斌家门口。
“方同学你好。”朱建斌的妻子拉开房门,笑着打招呼,“老朱在里面。”
方年面带微笑,道:“宋大姐你好,我来蹭饭,要换鞋吗?”
闻言,朱建斌的妻子宋芸女士脸上笑容都浓郁了些,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自己家里不讲究这些。”
又说:“你这孩子都把我给叫年轻了。”
却没有纠正方年的称呼。
毕竟朱建斌才三十几岁,宋芸也就是三十出头。
方年二十,喊个大姐一点问题都没有。
等方年走进屋内,宋芸才看到方年右手上提溜着的东西,连道:“方同学你这怎么又带东西来了!”
“别管他了,毕竟大富豪,随便吃顿饭都比这多。”朱建斌从屋内探头道。
老职工院的房子格局不大合理,反而是面积很大。
跟附近居民自建房一样,动辄一间房四五十平方。
当初就没规划有餐厅这东西,只能是在很宽大的客厅隔出来一小截当餐厅。
或许是为了请方年吃饭,朱建斌的孩子并不在家。
倒是能看到墙壁上的奖状。
朱建斌就是从隔开的餐厅中探头走出来的。
招呼方年在客厅落座,朱建斌给方年泡了杯热茶。
“先坐几分钟,菜马上好了。”
在沙发落座的方年从兜里掏出烟,掂出一支,微笑道:“老师,来根华子。”
“呵,学会抽烟了?”朱建斌打眼一瞧,调侃道。
方年就笑:“买来充充门面。”
在超市买烟酒时找钱差两块就够一包华子,方年顺手就买了。
“你还需要充门面?!”朱建斌啧啧称奇。
不多时,宋芸从旁边的小餐厅喊道:“吃饭了。”
“……”
在餐桌旁落座后,方年眼珠子一转,腼腆地笑着:“中午喝点酒?”
一听这话,朱建斌鼻子迅速变红。
面上一副为难的样子:“不是说有事,还是……”
宋芸恰到好处的打断了朱建斌的话,正好还没落座:“我去给你们拿酒。”
等宋芸一转身,朱建斌脸上立马浮现出赞许的笑容。
他还能不知道方年并不喜欢喝酒?
能不知道方年一定是开车来的?
他知道!
更知道方年这明摆着是为了给他个喝酒的借口。
见状,方年压低声音,不动声色的咕哝一句:“往后可得坐得住。”
“那是自然!”朱建斌斩钉截铁道。
其实方年还是很相信朱建斌的自制力的。
方年在八中上了三年学,朱建斌从来没喝过酒,只有抽烟比较凶和明显。
再有,方年更相信宋芸。
要知道前几次在外面喊朱建斌喝酒,一旦到某个界线,打死都不再多喝一滴。
…………
农村的饭桌上,尤其是宴请宾客时,并不讲究食不言。
边吃边聊了起来。
“邹萱的分数你知道了吧?”朱建斌滋一声,抿了口酒,问道。
方年点点头:“昨天跟你通话之前知道的,那会刚从申城回来。”
说着,方年看了眼朱建斌:“我是这八中是不是风水不行,连续两年都被状元压了一丝丝。”
“你还真别说,昨天中午成绩出来以后,大家都说八中这是风水不行。”朱建斌笑着道。
“说起来去年你那届还稍微好一点,虽然你也是全省理科分数排名第二,但你毕竟总分比人状元加分后差了19分;
这届邹萱才真的遗憾,总分比加分后都只差一分。”
“我都说这遗憾还带顺延了,我自己失败了,带出来的学妹还失败了。”方年笑着随意道。
接着又说:“不过这样其实也好,省状元的名头太扎眼,发展不一定有利。”
闻言,朱建斌略作思考,认同的点头:“不愧是方总,看问题就是远。”
“嘿,朱老师你这行为可很不好。”方年佯装生气,乜了眼朱建斌。
朱建斌又滋一声喝了口酒:“可没给瞎安名头。”
“更名当康时,棠梨街上可是闹得沸沸扬扬,反倒是后来百亿融资的事情,去了解的不多。”
听朱建斌这么一说,方年叹息道:“这就是我们这种山沟沟里很大的问题;
马上要移动互联网时代了,信息依旧自然的闭塞。”
“这种现象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朱建斌身为教师,有他的角度,“许多人是拒绝接受新现象的。”
对这一点,方年很认同。
即便是2020年,棠梨这个小镇依旧有许多中老年人不知道智能手机是什么。
虽说那时微信有十多亿用户,但依旧有很多中年人不用微信,也不用QQ。
也有许多人没被短视频覆盖到。
连对高铁特别惊讶。
更别说去了解外界的信息。
只有事情发生在身边,才会八卦起来。
这就是为什么贪好玩更名为当康会在棠梨闹得沸沸扬扬,而当康估值百亿却没起波澜。
说了两句后,方年话锋一转,提起正事。
“想跟你说的事情也跟当康有关,你下一步的岗位有没有确定?”
朱建斌略有含糊道:“基本确定,在市里,当个副科长。”
“去的局里哪个部门?”方年追问了一句。
朱建斌看了眼方年,含蓄地道:“应该是教育督导吧。”
方年稍加思索:“还有没有机会活动一下,换到发展规划去?”
接着方年解释道:“其实一早我就查了相关资料,根据你的经历,就猜到你能直接上市里;
教育督导是比较符合你想要的地方,不过影响范围有限;
你的资历足够了,有机会完全可以三级跳。”
方年的话语落下后,朱建斌面露不解:“我不是从高中校长跳出去的,能给个副科长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这可是正经体系内了;
跟所谓的享受同等待遇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层面;
同样是副科长,不同科室意义也不同,去督导都是花了很大力气,加上你跟邹萱接连在数学上表现十分优秀,才有说辞。”
“发展规划不是有个空缺的副科长位置吗?”方年不动声色地道。
朱建斌愣了下:“你……”
“无非是稍微更换一下调令内容的几个文字。”方年轻飘飘的道。
“现在桐凤教育的发展规划可比不上教育督导。”
听方年这么一说,朱建斌脑子里有个念头呼之欲出,但就差一点点。
见状,方年也不扭捏,直接道:“当康百亿你知道,同一天宣布的当康公益基金也应该知道吧?
预计到7月1日会规划1.5亿公益资金款项的落实;
我可以让这笔钱全数投入到桐凤基层教育事业发展上。”
朱建斌猛然瞪大眼睛:“你这是要直接把我往上推啊?”
“俗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对你们体系内的人来说,职位越高,影响力就越大。”方年轻轻一笑。
朱建斌面露恍然,一口干完杯中酒,道:“难怪你说着急。”
“今天都26号了,你这是让我去坐火箭了!”
说着话,迅速给自己再次满上一杯酒,又是一口干完。
再复又一次。
然后当做没事发生一样,扣上酒杯。
宋芸抬起的眼皮才放下,继续慢条斯理的吃饭。
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方年不由得心中暗笑。
宋芸这管得就很到位。
男人喝酒过头就容易坏事,能限定自己的量不容易。
即便朱建斌是个老师,但家里有宋芸这个贤妻,很难遭遇横事。
哪怕是之后已经确定要往实际工作岗位走,也不用担心。
“我看本来就应该是这几天的事情,你们这种调动应该不要求公示长久吧。”方年语气随意道。
朱建斌嗯了声:“这么大的手笔砸下来,我分一丝功劳就真要坐一次火箭了。”
“……”
说了几句后,方年也吃完了饭,放下碗筷,平静道:“所以你得早点决定。”
“倒不是说当康那边等不了,而是很多网民等不了。”
朱建斌认真道:“行。”
方年想了想又说:“要是一次性投入一个多亿的款项不太好消化,也可以建立定点帮扶;
当康游戏每个季度都会拿出5%的营收放入公益基金,每个季度都可以分出一部分资金到桐凤来;
都不用找借口,因为当康总部一直在桐凤。”
说到这里,方年望向朱建斌:“你去发展规划坐个年把,分润这部分功劳,应该可以往上挪一挪;
应该可以当个分管教育科学研究、督导的副局长;
也不算坐火箭,你之前是中学中级职称,享受正科待遇来的……”
方年向来是准备充分,相关资料查得很清楚。
算得上是挖空心思来推朱建斌上位。
毕竟方年是土生土长的桐凤人,现在身家几十亿,又有能力影响到一些事情,自然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而越是偏远落后的地方,就越需要更高素质的教育才能发展起来。
所以,帮助朱建斌上位是很合适的方案。
朱建斌蹙眉思考良久,下意识的夹菜往嘴里送。
好半晌后才开口:“争取今天下午给你答复。”
接着斟字酌句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说棠梨,就说桐凤,能走出去的人少之又少,追根究底,教育是根本问题;
将来如果真像你说的能往上挪一挪,我会在那个位置上坐个十年八年;
别的不说,至少棠梨维南这一大片地方一定会搞起来。”
“这才是我挖空心思的原因。”方年一点都不避讳道。
“见过的世面越多,就越发现能做得很少,尤其是我这样的普通人,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朱建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普通人能有百亿身家?”
“这你就高看我了!”方年笑了起来。
总而言之,这件事情方年是会想办法推动下去。
一个地方教育越好,就越能人杰地灵。
也不仅仅是大公无私的想法,总归是有亲朋好友能因此享受到更多的便利。
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故乡的意义很不一样。
方年也是大多数人。
======
破碗求订阅月票,PS:月票700+更,管它到没到,先加再说,今晚还有更新,不过别等了,明早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