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b60优美都市小说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txt-第四百四十九章 雅興推薦-syw9d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士兵们可以轮班休息,但师部指挥中心可没那么清闲。几万人的行止,根本不是大多数普通人想象中那样轻松。
逆戰未來
许多人会从自己生活的经验中得出模糊的判断,似乎主帅一声令下,士兵们听令出发,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真相。
但事实绝非如此。指挥的难度会随着部队数量的增大而急速放大。如果做一个形象的比喻:
指挥一支十人的小队,就像指挥自己的儿子。
指挥一支百人的中队,就像指挥自己的老婆。
老子是富二代
指挥一支千人的大队,就像指挥自己的丈母娘。
極密追蹤 王維尼
那如果指挥的是一支一万人的联队呢。对不起,你指挥的是一万个丈母娘。
在指挥全靠嗓门的古典时期,能够让十万人的军队开动起来,这就已经是顶级名将——就算他逢战必输。
宋兴负责的师团大约三万人的规模,虽然这已经是现代军队,无线联络快捷通畅。但别忘了他可是半路出家,行军打仗可不是他的专业。
他原本是某快递公司的小职员,在被郭昌城主派到滨海之前,他最多也不过带过十几人的队伍。
但孙象大老板似乎认为宋兴是个典型,一直赶鸭子上架对他委以重任。滨海腹地的清剿行动时,宋兴就被推到前台,现在更是作为先锋主力指挥三万军队,外加两千余人的修行者。
于是宋兴宋大官人整整一天忙得焦头烂额,一部对讲机放在嘴上几乎没有停下的时候,副官为他换了两次电池。
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一股脑涌到他这边。
上午从滨海开拨时,至少有五十名士兵没有归队。宋兴大意了,他没有提前一天让士兵归队,出发前各营点名才发觉大事不妙。
最強拳王系統
只能一面开拔,一面派出督战队到处找人。最后督战队在家里、营房里、衣柜里、酒吧里、下水道里、窑姐的被窝里揪出三十三名士兵。
之后于天宇师团部又客客气气的送来一个小队十名士兵。这几个宋兴师团的大头兵非常神奇的跟着于天宇的师团开拔,所幸于天宇行伍出身,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人被全须全尾的送回宋兴这里。
但督战队却走失了五个人……
这一切都落在指挥车中端坐的两位大神眼中,两位大神就是一直在闲聊的孙象和周青雪。这是真正的大老板,整个师团狼狈的样子被尽收眼底,宋兴压力山大。
临近日落扎营时就更好笑了。一切准备都很充分,但是此时正是隆冬时节,地面被冻得硬邦邦,士兵们用工兵铲愣是凿不开泥土的地面。
那就没法打桩固定帐篷。
几个关系好的营长立刻前来请示师长如何处理。
宋兴本来压力就大,接到下面请示顿时慌了神。他的参谋们立刻七嘴八舌的献计献策。
有的说调一队修行者过来,修行者用真元肯定能打穿冰冻的地面。
一个女人的史诗 严歌苓
有的说可以烧一壶开水,对要打桩的地面浇下去,开水能融化冰面。
反正各抒己见,吵吵嚷嚷。
宋兴眼神飘忽,拿不定主意,面对前来汇报的营长支支吾吾。他担心自己的决策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错误,他今天已经犯了很多次错了。
一旁的孙大掌门终于看不下去,他本来和周青雪正在就“花腔女高音的民俗唱法”的问题交换意见。周青雪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
孙大掌门,那是真正见过世面的人。他亲身参与过一战二战,在著名的兴登堡和朱可夫手下都有过不短的从军经历。行军打仗方面,孙大掌门道行深不可测。
他挥挥手,让宋兴站到一边,自己走上来淡淡道:“士兵,报上你的番号。”
军官哪有不知道孙象是大老板的,对方立刻立正,恭敬道:“大人!我是十四营营长潘智星,请指示!”
管窥俄罗斯
“潘智星。”
孙象点点头,抬手为潘智星整了整风纪扣,然后用十里外都能听到的巨大咆哮声顶着潘智星的脸怒吼:
“滚回去自己想办法!!!”
屁大点事都来师部汇报,猪一样。
这位可怜的营长失魂落魄的逃出指挥部,整个师部噤若寒蝉。唯独孙大掌门顺手倒了杯红茶,给周青雪端上,继续刚才被蠢猪打断的话题。
果然当晚再也没有白痴打扰孙大掌门的雅兴。做领导工作,特别是一支庞大部队的总指挥,绝对不能事无巨细——诸葛亮就是这么累死的。
“你得学会相信,至少假装相信自己的部下们。真的遇到无法解决的危情,他们会做出判断是否请求师团的帮助。”孙象抽空向宋兴传授经验。
宋兴师长欣欣然,自以为得了孙大掌门的真传,结果第二天依旧是人仰马翻。
强强联姻:恶少请接招 零下高温
整个师团大部在第二天晌午时分赶到淮山城。在那里头发花白的郭老城主准备了一个规模不大却很精心的欢迎仪式,另外还组织了城里几乎所有的精锐力量加入宋兴的部队。他将淮山完全绑上滨海的战车。
半年前,这位独具慧眼的投资界大佬将自己的得力下属送到滨海,另外还有五十名精锐的修行者。
追求永生的旅人
这份大礼对孙象可谓雪中送炭,于是投桃报李。在最近的一系列动作中,无疑淮山城是得益最多的势力之一。
这笔投资老城主赚的盆满钵满,但这种投资并不会令人讨厌,孙象与他相谈甚欢。上次昼锦会盟时,两人只是铿锵一面,并未深谈。
守腦如玉
宋兴师团再次休整。因为第二天大部队需要前出淮山城,渡过十里外的武扬江,正式进入预定战区。但渡河至少要持续一天时间。如果现在中午出发,那么渡到一半就会日落,这平添许多风险。
师团大部在淮山城做最后的休整,但一部分侦察营率先出发,抵达武扬江的预设渡口。这里江面宽阔,水流湍急,对人类和妖族来说都算得上天堑。
本来有一座淮山大桥连同对岸,坚固的桥面有八车道,可以通过坦克。但是这条江水中似乎有嘴贱的鱼妖出没。它们昼夜不停的啃噬钢筋混凝土的桥墩,用了一年时间终于将这座超棒的大桥彻底毁坏。
这种程度的损伤,就不是魏开诚的工程部队三天两宿能够修复的。如果桥墩承重柱还在,他还能想想办法,但现在只能架起临时浮桥。
数百名修行者保护两千多人的工程部队,不时有奇怪的东西从江面上窜出,隔着浑浊的河水,似乎能看到不怀好意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