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pes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第三百五十八章 婚禮(三)熱推-yks6n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感谢黄金大盟少出川来老入川的慷慨捧场)
面对所有人震惊不已、心澜动荡的注视,曹沫在跟余一鸣、李晓东介绍过成希她爸妈过后,暂时也不多作寒暄,指着新郎、新娘开玩笑道:“咱们不要影响新郎官举行仪式,幸好接下来不是入洞房,要不然他就要将我们哄出去了……”
“也是,也是,哈哈……”余一鸣、李晓东、丁肇强都哈哈笑道,示意司仪、林云山夫妇以及一对新人继续刚才中断的仪式,不要受他们的影响,他们就站到旁边观礼。
余一鸣、李晓东跟丁肇强的地位,在林家今天这么多亲朋好友里是最高的。
主要也是东盛地产资金链承受的压力太大,丁肇强想着借这个机会跟余一鸣、李晓东好好拉扯一下关系,才在林家安排了这场牌局。
要不然的话,他们等到晚宴正式开始,出席一下就已经很给林云山面子了,
刚才他们在西侧小厅里打牌,也完全不管外面搞仪式有多热闹;周彬、陈田新等人也就在酒店时吃过中饭到林家宅院时,跟余一鸣、李晓李、丁肇强他们在院子抽了一支烟算是寒暄过,之后也没有人随意跑进西小厅里看他们打牌,怕打忧到他们打牌的心情。
且不管曹沫是什么地位、身份,也不管这事多么令人心震惊,余一鸣、李晓东、丁肇强三人都站在客厅里观礼,司仪以及林云山夫妇都怕仪式时间拖太长,叫他们不耐烦,以致接下来的仪式都有些草草仓促,却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在场除了成希她爸妈外,林云山、陈田新、周彬等人都是成希的领导,曹沫也不可能将他们丢在客厅,单独跑进隔壁小厅里跟丁肇强、余一鸣、李晓东三人说话。
大家站在客厅里寒暄了一会儿,说了一些“非洲天气太炎热”、“回国专门为参加婚礼买一套正装却怎么穿都有些别扭”之类没有营养的话后,曹沫就跟丁肇强他们说道:
“你们进去继续打牌吧,我拉沈济出去找个地方喝茶,晚上我再陪丁总、余总、李行长坐一起喝两杯……”
旁人都一脸惊讶:丁肇强、余一鸣、李晓东都专门放下手里的牌,主动到客厅里来跟你打招呼,你也不应付一下,说了几句客气话就把人打发了?
要是曹沫的地位不够,是有托大之嫌,但这时候丁肇强、余一鸣、李晓东却都很能体谅曹沫的处境:
现在时间还早,叫他们放下手里的牌,一大群人排排坐寒暄,也很是无聊;让董成鹏下桌,换曹沫坐上桌玩牌,人家的准岳父、准岳母还在场呢,也不像话。
最好的方式也就是他们继续玩牌,晚宴时安排到一起喝酒就行了,大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其他什么事都无需太刻意。
“成局长,陪我们玩两把?”余一鸣很客气的招呼成政杰道。
“我就算了,真不会玩牌;你们玩,我跟林行长、陈部长、周部长坐着聊聊天。”成政杰笑着摇摇头,示意余一鸣、李晓东、李肇强他们自便。
余一鸣、李晓东、李肇强进西小厅后,曹沫也不想继续留下来让人围观,跟成希她爸妈说道:“杨姨、成叔,我跟成希陪我们沈总出去喝茶,等会儿我们直接去酒店参加婚宴,你们在这里聊天吧……”
“哦!”
杨丽芳迟迟疑疑的应了一声,仿佛梦未醒,看着曹沫拽着成希的小手,与沈济往院子外走去,就像眼前隔着一层透明的塑料薄膜,有一种不是真实世界的虚幻感。
她是见过曹沫跟丁肇强、跟泰华副董事长陆建超在一起的情形,但曹沫之前说什么来着?
说他在卡奈姆闯荡多年,跟卡奈姆某个政要人物关系很近,泰华在卡奈姆的业务发展要借用到那个政要人物的关系,所以陆建超才会请他给泰华临时当顾问。
因此他还从泰华拿了二十万还是多少的顾问费来着?
曹沫是这么说的,她能怎么想?
无非曹沫利用陈蓉的关系,在东盛的西非分公司混得还算有滋有味,可能在东盛的西非分公司里算是个人物;而卡奈姆经济发展太差、太落后,东盛三五千万美元的投资在当地就已经大得不得了,从小心眼就比较灵活的曹沫,又因此跟当地地位比较高的官员得以结识。
所以说西康路的老街坊碰到面聊天,都说曹沫这几年在非洲发展得不错,年纪轻轻一年都有可能赚上百万呢,她也信,但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怎么可能配得上她家成希呢?
更何况曹家跟韩少荣的恩怨,她怎么可能无视?
“哈哈,杨总新女婿,还真就是在非洲做点‘小投资’啊……”周彬爽朗的笑声,将杨丽芳的思绪从恍惚中拉回来。
“……”杨丽芳尴尬的回笑道,“他们小孩子的事,我跟老成都不问的。”
这边的传统仪式都举行结束了,时间还早,新郎、新娘要招呼他们自己的同学、朋友,还要赶往酒店进行婚礼彩排;林云山重点邀请的宾朋好友都不用忙着去酒店,也不方便去打扰余一鸣、李晓东他们,大家就坐到院子里聊天。
周彬、陈田新则是万分好奇曹沫在非洲的投资到底有多大,以及具体从事哪些投资,然而杨丽芳实在是说不出来——成政杰却泰然处之,他连韩少荣都能看不起,也不在乎曹沫现在到底有多发达。
也不怪别人好奇。
他们看曹沫也就二十五六岁,听杨丽芳、成政杰说曹沫跟他们的女儿是高中同学,刚才田明华、周姗也点破曹沫高中都没能毕业就缀学了,却有着叫丁肇强、余一鸣、李晓东等人放下手中牌过来寒暄的地位跟身份,新海没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林云山、陈田新、周彬等人在新海富豪圈,虽然算不上多显赫的人物,但说到消息灵通,普通公司的高管肯定是远远不如他们的。
虽说新海是中国的金融中心,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亿万富翁,但丁肇强、余一鸣、钱文瀚一级的人物,在新海掰手指还是能数得过来的。
要是有一个人,财富及地位能比得上丁肇强、余一鸣、钱文瀚,又如此年轻,那他在新海、在中国,绝对要比年过半百的丁肇强、余一鸣、钱文瀚吸引眼球,绝不应该默默无闻到连他们都没有听说过啊。
“成希的男朋友叫曹沫,‘三点水加末尾末’的沫?”林云山刚才主要还是操心儿子的婚事,这时候坐下来听周彬、陈田新等人围着杨丽芳聊天,才猛然想起什么来,饶口令似的朝杨丽芳问道。
“嗯,‘泡沫’的沫。”杨丽芳见林云山的样子似乎也听说过曹沫,只是一时没办法将传说中的曹沫跟现实中的曹沫对应起来罢了。
“林行长也知道曹沫?”周彬好奇的问道。
“哈哈,这就对应上了。要不是丁总、余总、李行长他们今天都在这里,就算是知道名字,还真不敢想象杨总的新女婿真是那个人物呢!”林云山哈哈笑道,“我说成希怎么就眼光那么挑呢,行里几个老家伙介绍的青年才俊都看不上眼,原来早就钓着金龟婿啊!新海的那些个青年才俊,确实差距有些大啊!”
“林行长,你就不要跟我打哑谜了——杨总、成局他们低调不肯说,你也跟我们打哑谜,不怕我们晚上多喝你两瓶茅台解气啊!”陈田新笑道。
“杨总不说,我当然也不好多嘴啊,”林云山笑道,“曹沫这个名字,在新海金业的年报里出现过,你们自己功课做得不扎实,不能怨我啊。你们现在问我没什么事,要在李行长面前说没有听过‘曹沫’这个名字,肯定会挨批!”
林云山提醒到这里,却有人突然想起来:
“林行长,你是说曹沫是新海金业投资的那个伊…什么……古矿业实控人?”
上市公司重要投资项目都必须对公众作披露,特别是海外投资项目,证监会对信息公示的要求更严格,基本上都要求穿刺到实控人。
其他人对新海金业投资的海外矿业项目,一些细节地方或许没有那么关注,毕竟再详细也不会将实控人的年龄等信息都公布出来——这些需要财经媒体或者投研机构自己去挖掘,但对伊波古矿业这么一个项目,周彬、陈田新他们要是没有印象,就不能算是合格的金融人了。
有人记忆力很好,很快就回想起一些具体的细节来:
“伊波古矿业!旗下在阿克瓦拿到一座超级铜金矿,公布金属铜可经济开采储量五百万吨、黄金可经济开采储量三千万盎司,这个储量在国内可以排进前三、在国际应该可以排进前二十了——新鸿投资与新海金业注资三亿美元,都没能换到20%的股份。在此之前,伊波古矿业还转让一座金矿给新海金业,转让价倒不是很高,交易好像在国内完成,四亿还是五亿人民币,国内的投资平台叫什么天悦投资……关于这个伊波古矿业,国内媒体都没有什么报道,好像也就新海金业披露的一些简单信息。”
“新鸿投资跟新海金业注资三亿美元,都没能换到20%的股份,那曹沫持有伊波古矿业多少股份?”有人好奇的问道。
“股权披露还是比较复杂,新鸿投资跟新海金业好像还是就阿克瓦的这个具体项目进行了注资,伊波古矿业之上还有两层股权结构,穿刺到最后,曹沫个人对阿克瓦项目的实控持股,可能是百分六十不到一点吧?”熟悉新海金业财报的人回忆道。
“……”众人都有点面面相觑。
这意味着曹沫在单一项目里的个人持股,就令他们这些自以为在新海混得很可以的家伙们,望尘莫及了。
林云山当然听说过更多的一些事,见杨丽芳、成政杰这样子,还以为他们不愿意提及,自然也不会喧宾夺主乱宣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