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第266章 拳頭大才是王道相伴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
苏洛读懂了郑院长要表达的意思,十位灵王,放在前世根本不够看的,可是现在嘛,苏洛真不想与他们开战。
不是她打不过,而是打完之后呢?
苏洛可不想自己辛苦培养的手下牺牲在这种无用功上,毕竟人家和谈的诚意也很足啊。
双方在客厅坐下,苏洛瞬间感受到好几道神识扫过来,那神识中并没有多少恶意,就这苏洛也不爽啊。
她悄眯眯激活了阵盘,那些投过来的神识的主人顿时感觉脑袋一疼,瞬间收回了神识,不敢再随意打量苏洛。
隐藏在暗中的几个老家伙相互对视,齐齐发出感叹。
司南家族的底蕴果然 强大,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让他们齐齐吃亏。
当年如果不是下毒,打了司南家族一个措手不及,谁灭谁真的不一定。
此时几个老家伙终于认可了郑院长的决定,和谈是上上之策,下下之策才是继续与人家开战。
看看魔天宗与灵剑宗,两宗的根本都毁了,以后还能不能传承下去都成了问题。
“大小姐年纪轻轻成就不凡啊。”郑院长笑呵呵的赞上一句,眼底闪过疑惑,他并没有看透苏洛的实力。
这是为什么呢?
“郑院长过奖了。”苏洛笑笑,开门见山的说道:“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讨回司南家族的遗物。”
“应该的应该的。”何副院长在旁边接话。
郑院长点头赞成,身为后人讨回先人之物是应该的,他们并不想就此事争辩。
既然苏洛开门见山,那他也不含糊,立刻拿出了一份清单,这上面是九幽学院所得之物。
“有些东西九幽学院用掉了,大小姐可以提出赔偿,该是我们承担的,九幽学院绝对不会推辞。”
郑院长的话落地有声,一脸真诚。
苏洛看的再次挑眉,她觉得九幽学院的明白人真多,一个个都是千年的狐狸,他们肯定是看出了点什么,这才如此配合。
这年头拳头至上,拳头大才是王道。
如果没有强大的拳头威慑,九幽学院不可能这般听话,苏洛默默的回想,自己到底在哪儿露出了马脚呢?
飞白与五乔两个对看,内心有点小失望,他们没有展露身手的舞台啊。
“行吧,没有的就按市价赔。”苏洛想了一会,决定顺着台阶下。
主要是当年九幽学院一直负责外围,也没杀几个司南家族的嫡系,如今展示这份诚意也差左不多了。
要说把学院现在就灭掉给司南家族报仇,那就过了。
听到是市价赔偿郑院长松了一口,相互给面子挺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接下来就是讨论用什么东西赔偿。
这些苏洛没有出手,而是把任务交给了飞白。
陆小凤绣”花”大盗
郑院长也没插手,把事情交给了何副院长,他陪着苏洛聊天,两人天南海北的聊,从当前的局势,聊到了修炼 。
这一聊郑院长惊呆了,他发现自己真的小看了苏洛,在修炼的问题上,苏洛可以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核心。
聊着聊着郑院长有种拔云见日的感觉。
哎哟我去,郑院长看向苏洛的眼神带着佩服,看来修炼真的不能看年纪,还得看天赋,看底蕴。
不愧是司南家族的后人,见解就是与众不同。
如果不是年纪差距太大,郑院长都想舍了老脸拜师了。
“燕国欲一统天下,郑院长以为如何?”
苏洛话风一转,笑呵呵的看着郑院长,等着这位的回答。
灵犀至尊 九宫魂
郑院长呵呵哒,他能怎么看呢,当然是坐着看了。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九幽学院一心教学,无意天下大势。”
郑院长这个老狐狸瞬间把九幽学院摘出来,才不会卷入那场争斗呢,再说了,这也是九幽学院一惯的主张,没毛病。
“若有外界强敌来袭,九幽学院又当如何?”苏洛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拽丫头的霸道殿下
“外界强敌来袭自当全民抵抗,九幽学院自然不能置身世外。”郑院长严肃回答,这也是原则问题。
不过外界强敌来袭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以前也没听说过。
從 觀眾 席 走向 娛樂 圈
苏洛听后点点头,笑着转移话题,希望当那一天来临时,这老头还能如此正气凌然的如此说。
苏洛有直觉,那就是司南家的事情不会完,那个幕后之人肯定还会跳出来。
可怜的郑院长还不知道自己被套路了,想到一直困扰自己多年的修炼问题,嘴巴张了好几次,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那问题对郑院长来说很难,对苏洛来说那就不是事,心境见识苏洛都不缺,一语道破真、相,给了郑院长醍醐灌顶的感觉。
总之苏洛此行很满意,拿回了司南家族流落在外的东西,也见识了九幽学院真正的底蕴。
这让苏洛对提升手下的实力也更重视了,顶部的高手还是太少了。
唉,资源少,灵气稀薄是硬伤,想要提升实力就得离开这里。
取了东西苏洛带着飞白四人返回,他们回到燕京时是晚上,距离他们离开也不过是过去两天的时间。
这两天时间长宁侯也算是活过来了,没有继续瑟瑟发抖,而是跳出来整顿府中的事务。
胆子那么大的原因之一就是苏洛离开了,头顶的大山消失了。
第一个受到清算的就是孙姨娘与苏哲,长宁侯把两人拖到面前盯着孙姨娘一阵冷笑,笑的孙姨娘瑟瑟发抖。
孙姨娘是真的怕了长宁侯,都被折磨出阴影了,眼看大势已去,孙姨娘不想再受折磨,只得哀求长宁侯放过她。
她愿意再回那个小院,从此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再也不跳出来恶心人。
不看别的,就看她为长宁侯生了一个儿子的份上,放她一马吧。
这要求换个人或许就答应了,但是长宁侯是谁呀?那是人渣,而且最重要的是长宁侯心里有气啊。
这货悄眯眯的取来了苏哲的血私下验过,居然没有融合。
这说明什么?
长宁侯当时差点炸掉,真真是伤心的嗷嗷痛哭,他没想到自己三个儿子只有一个是他的种,那唯一的一个还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