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三國之巔峰召喚笔趣-第2130章:自作聰明讀書

三國之巔峰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峰召喚三国之巅峰召唤
第2130章:自作聪明
叶轻眉走后,秦昊的目光又转移到陈霸先身上。
老实说,秦昊对陈霸先这位陈武帝还有一定好感的,毕竟能在南北朝这个混乱的时期,靠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番基业,并且综合口碑还算不错的人,肯定都是一代英杰,这也让秦昊有些期待和陈霸先的见面。
秦昊本以为陈霸会是员好汉,其他的暂且不论,起码不会贪生怕死,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眼中的一代英杰陈霸先,如今却毫无英雄气概的匍匐在他面前摇尾求生,对自己的之前所作所为更是半个字都不敢承认,一门心思的只知道甩锅。
真是见面不如闻名。秦昊暗叹,心中也有些失望。
当然,秦昊并没有因此就鄙夷陈霸先,毕竟蝼蚁尚且偷生,又更何况是人呢?
不怕死的人确实值得尊敬,怕死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别跪了。”
秦昊伸手虚扶道:“快起来吧。”
“谢王上。”
陈霸先连忙回应齐声,而秦昊又道:“陈霸先,老实说,你是否被世家胁迫,本王一点也不在乎,不过……”
秦昊的话让陈霸先的心悬了起来,就在他觉得自己要完了之时,秦昊却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回转。
“既然叶姑娘都这么说了,可见辽国世家确实已经烂到骨子里了,那本王就当你是被胁迫才称的王。”
听到此言,陈霸先彻底松了口气,毕竟秦昊都已经这么说了,想来应该不会以称王为由杀他,而除了称王之外,他貌似也没有其他足矣致命的罪了……吧。
秦昊眼中却闪过一丝玩味,淡笑道:“既是被胁迫称的王,之后更是被彻底架空,那伪陈国举国降清一事,自然也就跟你自然没多大关系了。
至于你曾相助逆贼王莽,数次和我军为敌一事,考虑到各为其主,本王也同样可以追究,但是……”
陈霸先本以为已经逃过一劫了,可秦昊的一句‘但是’,让他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里,不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还有一件事却不得不追究。”
秦昊冷笑着说道,眼中杀气更是丝毫不加掩饰,这可把陈霸先吓的直冒冷汗,‘扑通’一声再次跪倒在地,心中无比后悔轻信了黑冰台,结果投靠反而变成了主动送死。
该死黑冰台,竟然敢片骗我。陈霸先心中怒吼起来。
黑冰台在拉拢陈霸先时,所给出的好处的第一条就是既往不咎,保证可以让陈霸先活命。
也正是如此,陈霸先才会反清投秦,毕竟要是连这点都无法保证的话,那陈霸先又何必冒险叛变?
可让陈霸先没有想到的事,秦昊好像并不准备放过他呀。
难道是想违约?
这个念头一出先就被陈霸先的否定了,毕竟秦昊的声誉很好,既然承诺了就不会违背。
况且为了他这么个名声狼藉之辈,落下不遵守诺言之名,这对秦昊显然是件不划算的事。
那么也就只有一种可能了,秦昊根本没有给过他任何承诺,从始至终都是黑冰他在蒙骗他罢了。
一念至此,陈霸先心中怒意滔天,却又不敢发作,一脸苦涩道:“王上,罪将虽有过错,但也为秦军立下了功勋,求王上给罪将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呵呵,这么说来,你反而有功无过喽?”
听到此言,陈霸先彻底绝望,不在奢望被秦昊放过,也不想死的毫无尊严,齐声直视秦昊,问道:“请王上让罪将死个明白。”
陈霸先现在也有些好奇,秦昊到底会用什么理由处死他?
刚刚可是秦昊自己说的,称王叛国罪在世家并不怪他,而和秦军作对一事也可既往不咎,那么秦昊还有什么理由来处死他呢?
他现在的身份可是降将,并且还是立了功的降将,处死他的若是理由不够充分的话,今后谁还敢来投降秦军?
秦昊有些诧异陈霸先的转变,却依旧不准备就这么放过他,淡漠道:“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自己好好想想。”
陈霸先一愣,随即陷入沉思当中,除了称王和抗秦之外,他没干过其他得罪秦军的事呀?
另外,他还趁机突袭满清军港,焚烧了大量的船只和粮草,彻底断了满清的退路,总体而言他对秦军是大功臣才对啊。
“罪将实在不知,请王上明言。”
“既然如此,那本王就让你死个明白,焚烧清军船只是你的主意吧?”秦昊反问道。
“是罪将没错,这有什么不对吗?”
陈霸先不解的问道,在他看来烧掉船只,断绝满清的退路,对秦军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啊。
“当然不对。”
秦昊的声音变大了起来,寒声道:“陈霸先啊陈霸先,你难道就没想过吗?清军港口既然如此重要,我秦国为何不发兵奇袭,反倒给了你机会呢?”
陈霸先顿时一愣,秦昊要是不说的话,他还真没想过这么被问题,仔细深思之后顿时冷汗淋漓。
他好像真的干了件蠢事啊。
“陈霸先,你是不是认为这世上就你聪明?其他人都是傻子啊?
真以为没人能想到这点,就你陈霸先一个想到了是吗?
我秦国水军纵横北地,鲜有敌手,若真想毁了秦军港口,区区倭国水师岂能阻挡?况且倭国水军也未必会为满清和我水师死磕到底。
对于本王而言,毁掉清军的船只简直轻而易举,之所以没有这么做,只是不想逼迫太甚,防止满清死战到底,才故意给满清留了一线生机。
可你倒好,自作聪明的把满清的船只都给烧了,没了这些船用以逃命,失去希望的清军绝望之下,必定死战到底。
这一战我军本来可以轻松取胜,可真是因为你的多此一举,就算最终能够取胜,伤亡也必定会大大增加。
你若是想要归顺,大可在决战时反戈一击,可却偏偏自作聪明、善做主张,打乱了我军的战略部署。”
说到这时,秦昊一字一顿道:“你,说,你,该,不,该,死,啊?”
碰……
与帝为谋 何以言
陈霸先如遭雷击,面色变的惨白无力,双脚无力,直接瘫倒在地。
秦昊说的对啊,他若是想投降,在秦清决战时反戈一击更好,结果却自作聪明的去袭击清军军港,干了这么一件多此一举的蠢事。
“报……启禀主公,努尔哈赤破釜沉舟,焚烧了最后十几艘船,并且烧光了剩余的粮草,绝境之下清军群情激奋,十二万清军正在努尔哈赤的带领下向我军杀来。”
哗……
秦军众文武顿时哗然。
十二万清军,和十二万敢死战的清军,这可不是一个概念啊。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陈霸先的眼神都充满杀意,就是这个人自作聪明,才让本来稳妥的局势出现这么大的变数。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秦昊冷冷道。
“无话可说,但求速死。”
陈霸先心灰意冷的说道,这次对他的打击比被世家架空,被满清羞辱还要大,甚至让他对自己的能力都产生了怀疑。
“来人,将陈霸先押下去关押起来,待战后在决定他的生死。”
“诺。”
秦昊没有直接杀了陈霸先,是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未来对付辽国世家,他是最锋利的一把刀,而且他和陈庆之还有关系在,未来也可以借着这层关系招降陈庆之。
陈霸先被押下去后,秦昊看着下方文武,笑道:“诸位,努尔哈赤狗急跳墙之下,竟相仿霸王行破釜沉舟之举,却不知我华夏兵法之博大精深,他此举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根本难登大雅之堂。”
看着一脸轻松的秦昊,在场大多数将领都被其所感染,不过也有部分人心中犯嘀咕。
主公真有把握破解努尔哈赤的破釜沉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