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eh2人氣玄幻小說 嗟來的食 愛下-第79章 濠江風雲(二)-oh31m

嗟來的食
小說推薦嗟來的食
“把手机给杨骏,我们要听到他的声音。”
离三单手搀扶着赵瑞泽,慢慢走入金碧辉煌、现代华贵的酒店大堂。
“声音变得年轻了,小子,你又是谁,是不是杨董担心自己的宝贝儿子是被绑架,一不小心拨错号码,拨到内地警察的电话啦?”
“不是,我是杨董的秘书,这次专程来妥善处理杨骏的事情。”
离三把面色苍白的赵瑞泽放在专门的休闲区沙发上,头斜歪着将手机夹在耳朵肩膀间,从唯一二套公司公费出钱定制的精致西装里,取出破烂掉皮的钱包,无奈摇头地入乡随俗,本来想取出一张10元澳币,想想又收了回去,掏出20澳币。
“服务员,麻烦端一杯红茶、一杯水给我们。”
虽然杨永宁不曾亏待他,工资跟工地那会儿相比是天壤之别,算是小小的从泥泞里爬到了地上,但要他一下子无缘无故地拿出汇率换成两百多的人民币,换两杯茶,相当得肉疼。
“呦,杨董的秘书到了,看来杨董很看重这个宝宝仔,好得很,这就好办了。你放心,杨少在我这吃好喝好,你不用担心得啦。”叠码仔声音粗犷,粤语说得不咸不淡,夹杂着浓浓的内陆辽东三省的口音。
“对了,先生贵姓啊?”他语气变得和善,客客气气。
“姓李。”离三瞄了眼半阖着眼虚弱的赵瑞泽,起身往柜台前走。
“李先生啊,不知杨董有没有交代你,关于杨少跟我的事情怎么办呢?”
“这个我们约个时间地点细谈,现在我要听到杨骏的声音。”
离三态度强硬,说得宛如影视剧里处理绑架案的刑警教授一样的台词。
“行啊,莫问题(tai),李先生这次来,就我做东,给你们洗尘好啦。”
叠码仔直截了当道:“依我看呐,不如就今天吧,我顺便带杨少一块来,你们当场见见,也好看看我系不系亏待了他。”
按事先跟赵瑞泽商量的,离三答应道:“好,你报个时间地点,我准时到。”
啪,挂断赵瑞泽的翻盖手机,离三走到柜台,把预订的房间号,身份证还有个人自由行签证等等证件全拿出来,给柜台小姐自己挑选有用的输入到电脑里。
“您好,这是您房间的房卡,请务必收好保管。如若丢失,请及时通知我柜台,可提供紧急备用房卡,另外,您订房时间从今天下午18:00,一直持续到19号的下午18:00,总共9天时间,凭房卡可以到一楼指定的就餐区免费食用早餐……”
“你好,麻烦你能帮我联系下03号房,就说一位姓杨的让我们来找他。”离三打断小姐公式化的话。
“好的。”柜台小姐不敢怠慢,能够住得起圣地牙哥古堡酒店的,非富即贵,根本不是有钱就能够预订到房间,人脉关系都要过硬才行。
“然后接通了跟他说,我们在房间里见面,请他到时代为照顾下和我随行的一位朋友。”
离三望向赵瑞泽,只见他病恹恹地靠在沙发背上。
“需要帮您通知医院吗,我们酒店同一家私人医院有合作关系,一般客人出现健康问题可以去那里。”
“一切都听03号房主的安排。另外,你们有租车服务吗?有的话,请帮我联系租一辆汽车。”
“您是内陆来的游客,不好意思,妈港目前不支持持内陆驾驶证驾车,如果您有港澳驾驶证,或者是国际牌一样可以。”
离三眉梢一挑,99年妈港回归,内陆的驾驶证无法在本国领土上行驶,无疑让他感到憋屈。
“酒店提供有偿的租车代步,有司机专程服务,有不同车型可供选择,像最普遍的奔驰S系每天只需要支付300澳币即可,超出基本时间每小时按13澳币付费结算。”
300澳币,1500元一天?
四哥在工地干活一年挣的钱,四分之一只够酒店租车一天?
土包子的离三果断拒绝,道:“那不用了。”
说完,就扶着赵瑞泽到预订的商务间。
路上,离三简单地把刚才来电的内容复述给赵瑞泽听。
“真是难为你了,想不到贪嘴吃了一份生鲜就吃坏肚子。”
“赵总助千万别这样说,你好好休息,一会儿杨董事长安排的人就到,他会送你先去医院的。”
“记住,只是了解下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探听下对方的口风,要是真的话到底想怎么解决。”
“好。”离三对自己的任务定位非常明确,就是一个马前卒,过了江试试对方的态度。
……
新口岸新填海区,就是坊间俗称的“皇朝区”。
新口岸的土地大部分,如其名靠填海填出来的,因为皇朝广场是该区域第一座新建成的建筑物,而且新口岸新填海区太过冗长,于是当地居民都用广场的名字命名。
因为02年开放赌权,多间大型娱乐场相继于新口岸区落成启用,其中永利、星际酒店、凯旋门以及美高梅金殿等都开设在这里,其中永利就是一条过江龙,而美高梅金殿,掌管它的是澳博的当家人,人称“赌王”的二房女儿。
而且如董昌路上介绍的,今年5月份,总投资达2.4亿美元、美利坚拉斯维加斯金沙公司属下的澳门金沙娱乐场18日下午开业。
杨骏,据说就是在这个赌场一掷千金,最后输光筹码,给叠码仔扣押下来。
像之前盛名一时,与某女星保持亲密关系甚至生下4子都不结婚的纪某人,就是从叠码仔干起。
叠码仔,有底层,有高级之分。
有的会介绍客人到陆家持有合法经营赌牌的赌场,有的小叠码仔会专门挑选内陆不熟悉的人到小作坊小赌场,联合做局坑害这些肥羊。
也有全职,有兼职之分。
高级的,他们手头里掌握着优质客源,就像掮客、高级向导一样,把客户引到赌场里,然后和赌场私底下合作提供的筹码底量,以个人财产信誉担保出赌资,先垫付给自己的客户,让他们赌博完以后再付账。
或者更夸张,直接包下赌场某个赌台位置,或者整个赌厅,雇佣小弟当叠码仔,就像推销员拉拢客人,但不管不管是兼职还是全职,收入都主要来自于佣金抽成,就是可以从垫付的筹码里,按比例收提成。
很多高级叠码仔,从事博彩业混得开的话,很快就能平步青云,富贵风光,然而,这只是表面繁华,潜在着巨大的风险。
一旦自己的客户付不出钱来,因为是以自己的名义向赌场担保,客户欠下的赌债追不回来,就会由叠码仔先行割肉,然后自己再找客户偿付,如果客户赌到倾家荡产,一无所有,就是一笔追不回来的烂账坏账。
事实上,叠码仔的命运跟客户的命运是绑定在一起的。
因此,便有了那句,来妈港赌客赌的是钱,叠码仔赌的是人性。
“到了,离三。”
马开合并肩跟离三坐在出租车的后驾驶座上,稀奇又兴奋地游览异地风景。
咔。
离三下了车,面前,是一栋如宝山工地附近街道上常见的筒子楼,门口有两个光膀子的男人守着。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下一句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