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帝世無雙 txt-第兩千三百三十三章 可怕的秘境分享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帝世无双
毫无疑问,如今的血池炎侯为了可以突破突破自身的极限已经开始疯狂了。
本身只是同样实力的情况之下,他的战斗经验等等诸多方面就是比起夏渊来差了很多,如果直面夏渊的话,那么完全不是对手。
而现在…
更加的惨淡!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抗啊!
如果要是血池炎侯可以实力更加强大一点的话,那么也许还可以凭借自己实力上的优势和夏渊对抗一二的。
但现在的话…
完全就是被碾压!
然而,这却正是血池炎侯所需要的!
碾压?
或者就是碾压吧!
可面对这样之下的夏渊,血池炎侯却是可以感受到那种极限压制之下的恐怖震荡,却是可以感受到,那种崩溃边缘的动荡!
只是和夏渊战斗开始的瞬间,血池炎侯已经被压制到了极致,甚至连丝毫的还手之力都不存在。
这无疑是极端凄惨的。
可对于血池炎侯来说,却无所谓了。
因为血池炎侯本身需要的就是这样!
一拳又一拳,各种杀伐之术被血池炎侯完全的演化出来,在这时空之中不断交织纵横,不断出现狰狞。
绝对调教:国民女神太撩人
只是短短的瞬间,那强大的威能充斥了整个天地之间。
仿佛这里的每一寸时空,都是血池炎侯的存在。
周身的气息,已经开始起伏不定,夏渊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现在的血池炎侯正处于那种崩溃的边缘!
不,不是崩溃,也许这是崩塌!
是的,要么崩塌自己的境界,要么就是崩塌自己的生命!
这,就是血池炎侯的选择!
夏渊,震惊了…
虽然在夏渊的眼中,血池炎侯是和自己一般无尽极致疯狂的存在,在很多方面夏渊从血池炎侯的身上甚至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但此刻夏渊才知道,也许血池炎侯才是一个疯子,是一个比起自己更加疯子的疯子!
因为,如果是他的话,那么绝对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明明在需要一点时间,没有什么危险的情况,让自己陷入到那种生死之间大恐怖之中的!
是的,绝对不会如此!
夏渊知道,自己反正是不会这样去做的。
而且,现在的血池炎侯,不是自己逼迫他进入到这种生死之中局面,是血池炎侯自己主动寻求,主动进入的!
只是,为了省去那么一点点的时间,这血池炎侯竟然是如此的疯狂,如此的冲动。
这一点是夏渊之前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可以说,现在的血池炎侯已经疯魔了!
是的,在夏渊的眼中,血池炎侯已经是疯魔一般的存在了,如果不是因为疯魔的话,那么血池炎侯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不理智的行为来的…
血池炎侯,是真的疯魔了吗?
也许,是吧!
此刻的血池炎侯已经将自己的气息绽放到了极致,甚至已经超越了自己本体的极限。
他,已经将自己一切可以使用的力量,全部璀璨极致的燃烧了。
这一次,如果不能成功的话,那么也许他就要彻底的崩溃,而就算是没有崩溃,那么也许血池炎侯也不再是曾经的血池炎侯了!
只是,只是…
只是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或者,在大部分的存在,又或者是全部存在的心中,他血池炎侯已经疯魔了,竟然做出了这样疯狂到不可理喻的事情来。
是的,有时候血池炎侯觉得自己一个疯子。
然而…
他真的没有办法!
从小,他就从来没有被任何的存在看好过。
出身卑微,天资虽然就是惊骇,但他的天资却不是瞬间绽放出来,而是随着血池炎侯不断的强大,一步步解封出来的。
没有任何的道统传承看重,血池炎侯所有的资源,都是自己一步步杀出来的!
他曾经为了一点点资源,而于炼狱角斗场之中,成为那些高高在上大人物欣赏的玩物。
他也曾经为了一点点传承,深入到那些就算是顶尖大佬都不想前往的深渊之地。
九死一生,都不足以形容血池炎侯曾经的经历了。
可以说,为了强大,曾经的血池炎侯时刻都是处于那种生死的边缘。
当然他和夏渊的生死边缘是不同的,夏渊的生死边缘,都是被一步步推动,不得已而走到的。
是为了守护,是为了心中的信念,不得已前往的。
如果可能的话,那么夏渊难道就愿意时刻处于那种危险和绝望之中吗?
不,不会的。
可血池炎侯,是会的!
是的,血池炎侯就是这样!
他,是主动的,没有任何的存在逼迫他,一切都是血池炎侯自愿遇到的。
只是,只是…
如果仔细想来,血池炎侯真的能是自愿的吗?
他,血池炎侯!
也只是不甘心于平庸之中,他不想这样卑微的过完自己的一生一世啊!
所以,血池炎侯要崛起,可是崛起修炼,需要的就是资源啊。
没有资源怎么办?
血池炎侯只能依靠自己!
这也是为何,当初净莲天台只是开出了一些条件之后,血池炎侯就义无反顾的跨越诸天,来到了这秘煌天之中的原因了。
他,渴望强大,渴望一切的资源,渴望自己成长起来,向那所有曾经看不起自己的存在证明自己的伟大,证明自己的无双!
他要让所有的存在都知道,他血池炎侯,不弱于任何的存在!
而现在…
这一次…
如果在夏渊和其他的那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眼中,此刻的血池炎侯无疑已经是疯狂到极致的,甚至已经是忘记了生死的存在。
可是在血池炎侯自我的感觉之中,却不算什么。
真的不算什么啊!
虽然,失败的代价,是血池炎侯自己也承受不起,代表曾经的过往的一切努力都成为了笑话。
但血池炎侯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这样的道路!
因为,这正是他血池炎侯的道路!
不疯魔,不成活…
眼中只有夏渊的存在,此刻在血池炎侯的面前,站着的已经不是那尊不管他以后如何,都始终无法超越的无敌妖孽,那尊代表了这世间一起极致的无敌妖孽了。
而是一尊,自己的对手,是阻碍自己强大前进的对手!
所以,爆发了…
顷刻间,无数的极致之力,在血池炎侯身体之中完全彻底的绽放了。
只是那短短的一刹那,血池炎侯瞬间化作了一种无法形容,无法想象的恐怖震颤!
夏渊看到了诸天寂灭的画面,看到了无数劫难降临的瞬间,看到了那时空崩碎,亿万生灵虚无的诡异。
这是,一种大恐怖。
代表的,是一种世间极致的破灭和毁灭。
血池炎侯所走的道路,就是破灭之路!
夏渊笑了。
因为他发现,血池炎侯和自己是真的那么相似。
曾经在夏渊熔炼出那无上之力,在夏渊彻底的进化,夏渊彻底的升华之前,走的也是这样的道路啊。
而现在的血池炎侯,同样也是如此的选择。
破灭,破灭!
用自己的双手,将世间所有阻碍自己的存在,全部的破灭成为虚无!
这,就是真谛,这就是血池炎侯最强大一击之中蕴含的那种无上无敌的意志啊!
彻底的,绽放了。
瞬间,崩碎了…
一切和一切都消失了…
夏渊的力量,催动了起来。
和那恐怖的一击,在这无尽的秘境之中,完全的动荡了…

一尊顶尖净莲天台大佬面色无比的铁青,他从未想过,净莲天台会这样的极端,只是为了这短短时间之中的突破,竟然选择了这样疯狂的道路。
秘境,已经承受了可怕的震荡。
不过这终究是顶尖秘境,不是之前那些简单的秘境,净莲天台的杀伐虽然可怕,但是想要毁灭这一方秘境,甚至想要撼动这一方秘境都是无法做到的。
毕竟,净莲天台可不是夏渊。
如果是夏渊的话,那么依靠无上之力或者禁忌之力,真的有可能让这一方秘境崩溃吧!
但净莲天台不行。
差的太远太远了。
所以,秘境只是动荡。
可那尊净莲天台顶尖大佬,那诸多的净莲天台顶尖大佬在意的却不是这秘境的存在。
他们的目光之中,都是带着一种紧张的色彩。
担心夏渊?
不至于。
虽然夏渊正面承受血池炎侯这极致可怕的一击,但是在诸多的顶尖大佬眼中,只是这样的杀伐想要斩杀夏渊,那基本上——
不,那一定就是不可能的。
甚至,就连让夏渊重创的可能都没有。
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真正关心的,只是血池炎侯!
是在这无尽寂灭之中重新归来,还是于这样的无尽寂灭之中彻底的朽败,一切都要看这一瞬间了…
而后,看到了…
在无尽灰败之中,在那死亡和沉沦交织之中,一道身影就这样缓缓的站了起来。
此刻的他竟然是如此的虚弱,可是给众人的感觉,却又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巅峰,强大到可怕!
虚弱的,是他的身体,强大的他是灵魂!
是他,那无敌的气息!
是的,就是无敌的气息,已经弥漫诸天,已经足以动荡万古时空,沉沦一切和一切的无上伟大的气息啊!
出现了!
血池炎侯出现了!
那尊可怕疯狂的血池炎侯,出现了!
他的气息…
感受到此刻血池炎侯那种强大无比的气息,诸多的净莲天台顶尖大佬们都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们知道血池炎侯成功了,最终还是顺利的走过了这一关,彻底的破关,打碎了那壁垒了。
自此之后,血池炎侯成为了和夏渊一般的融道境界存在,修炼之上短暂时间之中,起码在成为那些合道之上境界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的障碍和阻拦了。
只是,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们,面色却又是瞬间难看起来。
虽然,净莲天台不是十分在乎这些资源,但这始终都是价值不菲的资源啊!
所以给血池炎侯这样的待遇,不过就是因为好看血池炎侯的未来,认为血池炎侯未来可以成为他们净莲天台的支柱。
但现在…
如果要是血池炎侯每一次都是如此疯狂的话,那么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觉得,血池炎侯绝对无法走到巅峰境界之中的。
虽然这些盖世妖孽,都是有着天大气运的庇护,本身想要陨落的话都是十分困难的。
但是如果按照血池炎侯这样的方式不断下去的话,那么就算是在天大的气运也有消耗干净的一天!
而那时候,就是血池炎侯彻底消失寂灭的一瞬间了。
所以,所以…
诸多的净莲天台都是深深的叹息,此刻他们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如今回过味来,这些净莲天台之中的顶尖大佬们似乎也都是看懂了。
血池炎侯的存在,绝对不是他们想象之中的那种不知道生死的白痴,只能说这是对方的道路。
想到之前关于血池炎侯那些事情,都是出现在了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的脑海之中。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才早就了血池炎侯如今这样的性格吧…

一道清脆的声响,回荡了整个天地之中。
那一瞬间,无数恐怖的气息不断蒸腾而起。
血池炎侯成功了。
他打碎了那壁垒的存在,真的进入到了那融道境之中。
这一刻的血池炎侯,气息无比的强大,虽然如今已经受到了重创,但血池炎侯依然还是闪烁着那种兴奋无比的色彩。
看着这样子,完全没有一点后怕后悔意思的血池炎侯,夏渊只能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当初有很多时候,他不也是如此吗?
所以,夏渊是没有资格说血池炎侯如何的。
只是看着血池炎侯,夏渊淡淡的说道:“在这里,趁着周围有着如此的环境,尽快恢复过来吧。”
“顺便,巩固一下自身…”
说完这话,夏渊就不在多说什么了,因为他知道血池炎侯一定自己清楚的。
血池炎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夏渊点了点头,不过从血池炎侯的眼中,夏渊还是看到了感激的意思。
也确实,除了夏渊之外,血池炎侯想要通过其他的存在做到这一点,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夏渊和血池炎侯是同辈之中的存在,而且还是顶尖妖孽。
本身这些顶尖妖孽之间的对决,就可以引动气运等等诸方面的震荡。
甚至夏渊可以说是牺牲了自己无数的时间,只是为了陪着血池炎侯战斗。
对于这些盖世妖孽而言,最为宝贵的就是自己的时间,可为了帮助自己,夏渊却毫不犹豫的牺牲了自己的时间,如果要是血池炎侯在不赶紧的话,那么血池炎侯就真的有问题了。
刹那之中,血池炎侯已经开始了漫长的恢复过程了。
当初夏渊肉身本源几乎粉碎,花费了可是足足数年的时间才终于完全恢复的。
可如果那样的伤势要是在其他的盖世妖孽身上,那么别说数年了,就算是数十年也不可能恢复的。
很简单,因为那些都是本源之上的伤势,而夏渊呢…
本身底蕴无比的可怕,加上他的那些极致底蕴,肉身无上的强大属性,让夏渊的恢复速度也是超出了任何的存在的想象极限。
不然的话,夏渊如何做到可以在短短的时间之中恢复呢!
血池炎侯不同于夏渊,他的各个方面都是比起夏渊来差远了。
就算是在这恢复的方面,同样也是如此!
不过好在现在血池炎侯本身的伤势不是特别的沉重,虽然也是伤到了本源,但处于这样的环境之中,加上血池炎侯自己已经成功的进阶,所以并非是十分夸张的。
但就算如此,血池炎侯想要恢复到自己自己极致圆满的状态之中,需要的时间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足足一年的时间之中,血池炎侯都是在恢复之中渡过的,而这一年的时间,夏渊则是在全力的进行冲刺,不断吞噬周围无数的灵气和玄奥,除了在提升自己对于各种力量的本质感悟之外,夏渊自身的威能也是开始提升,自身的境界也是得到了加强。
虽然,现在还是融道初阶,不过这初阶已经不是最初阶,甚至已经无限靠近高阶的存在了。
夏渊也是有些无奈,到了融道境界之后,夏渊在想要和曾经一般疯狂提升的话,那真的太困难了。
融道的提升,需要的力量简直就是无法想象数字的,除非是夏渊在进入到之前的那一处秘境之中,疯狂的斩杀那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而后/进行吞噬,不然的话…
太难太难了。
是的,夏渊的提升速度看起来很慢,在夏渊的感觉之中简直就是慢的可以。
但实际上,这样的速度已经无比的可怕了。
要知道,其他的那些顶尖的盖世妖孽,就算是没有了这境界的桎梏,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提升,疯狂的提升自我,但是花费的时间也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百年时间,能够提升到融道境界的中阶,这已经算是十分的夸张了。
而夏渊现在,已经是融道境初阶的近乎高等级别了,如果要是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那么夏渊在这里修炼大概五十年的时间,就可以成为融道中阶的存在了。
只是…
五十年的时间…
这秘境最多只能支持五年的时间,而五年的时间之后,这秘境就要处于冷却之中了。
秘境本身可不是随便就可以无限制开启的,除了一些特殊的秘境之后,其他的那些秘境开启,每一次都是需要时间进行冷却的。
就好像他们考核的那些秘境,每一次开启之后,都需要数百万年的时间进行冷却,如果要是贸然开启的话,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这秘境彻底的崩碎!
而之前那一处秘境,那一种诸多虚幻秩序生灵,可以让夏渊疯狂吞噬,疯狂提升的秘境同样也是如此。
夏渊很无奈,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终于,来到这一处秘境之后,已经是足足四年的时间了,还剩最后一年时间。
而这一年时间,对于夏渊来说是平淡的,不过对于血池炎侯来说,却是无比重要的。
成为了融道境之后的血池炎侯,没有在挑战夏渊。
因为血池炎侯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夏渊的可怕和恐怖,感受到了夏渊的极致和强大,之前不断的挑战夏渊,只是为了让自己尽量的掌控骤然提升之后的境界和实力,也是为了可以突破自己的境界,而现在一切都已经完成了,那么继续在劳烦夏渊…
这种事情血池炎侯是做出来的,毕竟他已经麻烦夏渊足够多了。
最后的一年时间,对于血池炎侯来说十分重要,因为现在的血池炎侯已经恢复完全,而接下来一年时间之中,算是血池炎侯进入到这融道境之后,提升最快的一段时间。
所以,血池炎侯根本不敢浪费任何,疯狂的开始提升起来…

“就是这里了…”
看着自己身边这绝美的女子,现在的逐月可人还是有些精神恍惚。
之前穿越那真实和虚幻的壁垒,看到的那些无尽可怕的异象,还是让逐月可人无尽震撼的。
如果不是处于对于身边女子的信赖,那么或者逐月可人也不会选择和对方一起,仅仅只是这样境界就离开那虚幻世界的…
“姐姐,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修炼吗?”
逐月可人看着年轻绝美到不输自己分毫,甚至更加有一种气质的女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而那年轻的女子只是轻轻一笑:“这里只是你的住所,自然不是修炼的地方了。”
“我人皇夏家,为最强大的三十三天之一——帝释天的三大圣地级别道统传承之一,怎么可能让你在这样的地方修炼呢…”
逐月可人有些沉默,只是心中的震撼还是无法形容的。
因为此刻那年轻绝美女子所说的,自己以后的住所,实在有些让逐月可人无法想象了。
那是一座宛若小境一般的悬空小岛。
说是小岛,那也只是相对于周围的那些庞大无比的建筑而言的。
如果要说到大小的话,那么只是这小岛的存在,方圆已经不下千里了!
千里悬空,这对于修炼者而言,似乎也是不算什么的。
而逐月可人本身也不会因为这一点而感到惊讶。
真正让逐月可人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还是因为这悬空的世界之中,在这小岛之中充满的那种浓郁到极致的灵气和法则!
之前的时候,在沧源混沌圣殿之中逐月可人也曾经去过那些沧源混沌圣殿之中的修炼之地,可就算是在那些地方,逐月可人也不曾感受到过这样浓郁到极致的灵气和法则玄奥啊 !
而且…
那些地方,就算是逐月可人的身份,也最多只是呆上几天就要离开,消耗的机会都是自己母亲给自己攒下来的。
在那样的环境之中修炼,让逐月可人体会到了境界飞速提升的感觉,这也是逐月可人第一次知道,这些道统传承之中修炼之地的重要性和巨大帮助性。
但是…
面前的这一处所谓自己的住所…
这根本就是一处最最顶尖极致的修炼之地啊!
是的,顶尖极致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远远超过了逐月可人的想象的极限!
此刻玄奥和单纯的力量浓度,都是之前那沧源混沌圣殿修炼之地中浓度的十倍以上。
而且…
这其中充盈的,都是混沌之气!
是的,是浓度极高的混沌之气,而且最少也是四级之上的混沌之气!
但究竟是几级的,逐月可人就不清楚了,因为她也只是感受过四级混沌之气的气息罢了。
而这其中充盈的那种混沌之气的混沌气息,是远远超越了自己曾经感受过的四级混沌之气…
甚至其中的差距,真的是无比的巨大啊!
如这样的住所,称之为修炼之地也一点都不过分的。
而要是在沧源混沌圣殿之中…
如此的修炼之地,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可现在…
逐月可人呆呆的看着。
这里,就是她以后的住所了,意味着逐月可人就是想要在这里修炼十年百年千万年的时间也是可以的。
似乎是看出了逐月可人那种震撼,那绝美的女子轻轻一笑:“这,不算什么的。”
“我们,毕竟是位列一切道统传承最巅峰的存在。”
“就算是时代破灭,我们人皇夏家,依然可以长久的存在下来!”
“这些,只是一些最简单的安排而已…”
逐月可人微微沉默,许久之后才抬起头看向了那绝美的女子:“姐姐,你说夏渊现在在什么地方…”
听到这两个字,绝美女子眼神之中也瞬间开始飘忽起来。
不过很快,她笑了,如繁花盛开,美艳到不可方物。
“夏渊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
绝美女子看着逐月可人,已经收敛了笑容,认真无比的说道:“不用太久的时间,夏渊一定会出现的!”
“是的,肯定会出现的!”
“这三十三天,才是真正妖孽汇聚的战场,才是真正属于强者的世界!”
“以夏渊的存在,他一定会在这三十三天之中,爆发出最为璀璨夺目光芒来的…”
是的,一定会的!
绝美女子眼中,出现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璀璨坚定的色彩和光芒…

最后的一年时间之中,夏渊依然还是没有成为融道中阶的存在。
就算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修炼,可现在想要提升一个等级,需要的资源实在太多太多了,多到让夏渊无法想象。
如果要是在加上夏渊本身这可怕的底蕴,那么…
太难了…
夏渊睁开了双眼,有些无奈的样子。
没办法,事实就是如此。
就算是夏渊如何吞噬这无数的力量疯狂修炼,想要在短暂时间之中提升自己,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这些力量还是需要转化,需要吸收的。
并非是说给你多少的力量,你吞噬以后就可以了。
如果要是真的这样简单的话…
那么将这些资源使用特殊的办法,全部还原成为最原始的灵气,那么岂不是一天时间就可以造就出一尊无敌的强者来?
夏渊知道,如果要是经历一场惊世的对局,就好像昔日自己和帝陀罗刹利那样惊世生死之间对决的话,那么自己也许不用多久的时间就可以顺利的突破了。
不过…
那样的对手,真的找不到啊!
想到这里,夏渊深深叹息,而后眼中也出现了一丝诡异的色彩。
他觉得自己会出现这样的想法,肯定是受到了血池炎侯那个疯子的影响!
如果不是对方的话,那么他夏渊怎么会出现这样疯狂的想法呢?!
不能要!
恩,绝对不能要!
夏渊深深吐了一口气,让自己努力平静了下来。
而这时候,血池炎侯也已经醒来了。
夏渊没有突破,血池炎侯自然也是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年时间之中就突破成为一尊融道境中阶的存在了。
就算是这里的灵气真的无比的浓郁,同样也是如此。
虽然血池炎侯的底蕴比起夏渊来差了很多,根本不需要和夏渊一般吞噬那无数的灵气和力量,才紧紧只能提升一个小小的层次。
可血池炎侯同样有着限制的。
那就是吞噬和转换的速度。
他固然是底蕴不如夏渊强大,提升起来无疑比起夏渊快了很多很多,但这转换速度,却也限制了血池炎侯的提升。
所以,就算是一年时间已经过去了,可血池炎侯提升的幅度比起夏渊来,不简单好上多少。
但是对于血池炎侯而言,这已经足够了,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是真正的融道境存在了…
终于,他们还是离开这一处秘境了。
而看到夏渊和血池炎侯出来的时候,那些净莲天台顶尖存在面色都不是十分的开心。
当然,这不开心不是针对夏渊的。
毕竟夏渊的表现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其实,如果不是夏渊的帮助,那么血池炎侯想要在这短短的时间之中达到如今的程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甚至,这五年多的时间,也只是让血池炎侯处于那种突破的额边缘地带而已!
在多了,就不可能了。
正是因为夏渊的出手,不断的帮助血池炎侯提升,这才让血池炎侯最终走到了如今的融道境的。
夏渊的表现,自然是无可挑剔的。
这些净莲天台的顶尖大佬不满,自然是针对血池炎侯了。
毕竟之前血池炎侯的疯狂,他们还是看在眼中的。
只是…
此刻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们也只是面色不愉,但却没有办法说出什么来。
毕竟血池炎侯成功了,而且本身血池炎侯就是这样疯狂的存在,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知道,就算是他们开口去说什么,估计血池炎侯最多只是答应下来,但是真的到了那样的时刻,血池炎侯还是会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是的,一定就是如此的…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诸多净莲天台顶尖大佬最终还是没有在多说什么了。
“好了,你们先回去休养调整一下。”
“一年之后,我在为你们开启其他的顶尖秘境…”
本身,这休养的时间应该漫长一些的。
毕竟大家突破境界之后,都是需要巩固一下的。
而一巩固的时间,就是十几年都是无比正常的。
可谁也没有想到夏渊和血池炎侯的提升速度竟然这样恐怖,如此的提升之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存在可以相比。
当然,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都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夏渊的帮助,那么血池炎侯也是绝对不可能做到和夏渊一般,只是在六年时间之中,就将自己的一切提升到了通灵境之中,甚至本身的力量等等诸多方面,都是掌控到了极致…
果然,顶尖的妖孽就是不能按照正常的思维来衡量的啊…
夏渊跟在了墓的身后,直接返回到了自己的宫殿之中。
按照墓所说的,虽然现在夏渊不需要修炼巩固什么的,不过最好还是好好的修整一下。
因为接下来的那一处秘境,可能会让夏渊十分的不适应…
具体是什么秘境,墓也没有告诉夏渊,不过从墓的字里行间之中,夏渊还是感受到了一种压力的扑面而来…

此刻圣殿之中,诸多的净莲天台顶尖大佬都是有些无语的看着净莲天台圣主面前的那尊存在。
恩,那是他们净莲天台三大脉主之一的能量一脉脉主。
而如今这能量一脉的脉主,已经没有之前那种脸上笑嘻嘻坐看风云起,当然就这样和气无比看着墓和肉身一脉脉主争抢夏渊时候的样子了。
恩,比起这两人了,有过之而无不及!
“圣主大人!”
“夏渊绝对我能量一脉之中,无数的时代之中都不世出的无敌妖孽!!”
“只要让他进入到我们能量修炼者一脉之中,我就敢拿我的性命发誓,如果夏渊要是没有办法层位时代至尊的话,那么我就直接自戕于此!!”
此刻能量修炼者脉主那是说得神采飞扬外加激动万分啊。
只是,听到能量修炼者脉主的这些话,其他净莲天台那些顶尖大佬都是低下头撇了撇嘴。
说的,真好听啊!
而且——
全特吗是废话!
夏渊的资质,这些存在已经看到了,而夏渊的意志…
之前那第二处幻境,专门给夏渊开启的那一处幻境试炼之地结果,这些存在也都是清楚无比的。
夏渊这样的存在,简直就是变态。
时代至尊?
呵呵,这些净莲天台之中的顶尖大佬觉得,就算是夏渊跟着他们身后,成为他们的弟子,那么他们也发下这样的毒誓!
在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的心中,夏渊这样的存在,不管是走哪一条道路,未来都是必然,是一定可以成为时代至尊的!
而且,就算是始终坚持这三道修炼下去,夏渊未来也是几乎于这九成以上可能,让这三道都成为时代至尊的存在。
是的,太稳了!
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知道的诸多盖世妖孽之中,从来就没有第二尊盖世妖孽可以和夏渊一般稳妥的。
如此的妖孽,用的着你说吗?
只是可惜,这能量修炼者脉主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存在,虽然平时看起来和和气气的,但实力绝对惊悚!
或者说,能够成为这净莲天台三大主脉脉主的存在,都没有简单的。
他们,都是时代霸主级别的存在,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时代霸主,不然的话也无法压制自己支脉之中的那些老不死啊。
所以,明知道能量修炼者脉主说的都是屁话都是废话,但始终没有任何一尊净莲天台顶尖大佬开口。
他们看着,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而后,一道声音骤然响起:“放屁!”
听到这声音,诸多的净莲天台大佬都是笑了。
他们等了那么久的时间,就是为了等待墓的到来,而墓果然不负所望,一出现就是直接痛骂起来。
那边能量修炼者脉主的面色微微僵硬了一下。
能量一脉和法师一脉本身已经针锋相对那么多年了,而他们这两大脉主之间,虽然不能说见面就掐架,但也好不到什么地方。
没办法,一共就只有三大主脉的存在,而显然肉身一脉作为一个弟弟,是一切鄙视链的最底端。
基本上墓和能量修炼者脉主都无视了肉身一脉的存在,自然都无视了自然就不存在什么针对一说了。
唯有墓和能量修炼者脉主之间,那是时时刻刻都恨不得可以镇压对方。
墓和能量修炼者脉主之间,也曾经切磋过很多次了。
每一次都是打的天崩地裂,都是打的时空震颤。
不过最终的结果,却基本上都是平分秋色。
当然,在外人看起来是平分秋色,但真正的结果只有墓和能量修炼者脉主才知道。
其实,能量修炼者脉主的存在,比起墓来还是差一点的。
能量修炼者脉主也知道,墓每一次看似和他血拼到了极致,但实际上墓还是有所保留的。
如果真的非要较真的话,那么墓的实力,还是在他之上的!
当然这个差距十分微弱,平时战斗的时候看不出来,那是因为两人都没有下死手。
可一旦要是真的血拼到了极致,那么最终陨落的一定是他而不是墓!
这一点,能量修炼者脉主心中十分清楚。
如果是之前的时候,或者面对其他的事情,那么能量修炼者脉主就会让一下墓了,毕竟本身吧,他们能量一脉就是压制元神法师一脉的。
不过这一次…
能量修炼者脉主恶狠狠的看着墓,而墓也恶狠狠的看着能量修炼者脉主。
这两尊堪称净莲天台之中四大巨头之二的存在,大有一幅就要在这里出手,不将对方嫩死誓不罢休的味道…
看到这一幕,净莲天台圣主也是有些无奈,他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而后就这样轻轻的挥动了一下手臂。
顿时,正在对峙,防备着对方的墓和能量修炼者脉主冷不丁的就被净莲天台圣主的力量直接偷袭成功了…
恩,本身这圣殿之中,就是属于净莲天台圣主的世界,在这里净莲天台圣主的实力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而且这两人注意都是没有放在净莲天台圣主的身上,所以对于净莲天台圣主突然的出手,他们是真的没有一点点防备啊…
然后,这两人就不在说话了,只是一脸委屈幽怨的看着净莲天台圣主。
而净莲天台圣主似乎早就意识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处理起来那是游刃有余。
无视这两尊顶尖巨头那种幽怨眼神,净莲天台圣主就这样轻轻的挥动了一下手臂。
顿时这两大巨头存在,瞬间消失在了这大殿之中。
“让他们好好的冷静一下在说吧…”
对于这样的情况,诸多的净莲天台顶尖大佬们都是见怪不怪了,因为以前的时候墓和能量修炼者脉主就经常这样吵起来,而当大家有些受不了的时候,净莲天台圣主就会将这两尊顶尖大佬直接放逐不知道什么的时空之中,让这俩尊顶尖巨头自己去解决问题的。
当然,以前的时候,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存在还担心墓和能量修炼者脉主一旦要是打出了真火,会不会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啊!
毕竟,这两尊存在,都是他们净莲天台的顶尖强者,是净莲天台可以维持强势稳定的关键所在。
不过现在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存在已经不担心这些事情了。
毕竟,净莲天台圣主可是真正无上的恐怖,那可是时代至尊啊!
有着净莲天台圣主的存在,足以轻松将这俩货都彻底镇压的。
看到最大的捣乱根源已经被彻底的放逐了,剩余的这些净莲天台也知道没有什么能看的热闹了,一个个都是变的开始在正式起来。
虽然之前能量修炼者脉主的瞎胡闹,让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们都是有了热闹可以看,但他们心中的那一份震惊,还是始终存在的。
夏渊,竟然是三道!
是一尊三道修炼者!
而且夏渊在能量修炼者一道之上的实力,是完全不弱于之前两道的存在。
这,就未免有些可怕了。
不,这已经不可以形容的力量!
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存在都知道,只要给夏渊足够的夏渊,只要让夏渊成长的空间,那么夏渊未来成为一尊时代至尊,那是肯定无比的事情!
而三道之下的夏渊,成为了时代至尊之后三道的夏渊…
那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存在了。
而且,这些净莲天台心中对于夏渊的期待,绝对不仅仅只是时代至尊!
还有,那传说中的境界…

“圣主大人,我觉得给他们开放那样的秘境,不太妥当吧。”
“毕竟,那里是真的有些危险了。”
“虽然他们两人都是顶尖极致的可怕妖孽,任何一尊走出都是无法想象的恐怖极致存在。”
“但是,那一处秘境实在有些危险了。”
“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影响到未来一生的!”
当净莲天台圣主将自己的意思提出来的时候,诸多的净莲天台顶尖大佬存在之中,竟然出现了不少反对的。
这,是在以前的时候从未有过的。
不是说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们反对净莲天台圣主从未有过,而是说他们竟然不同意让夏渊和血池炎侯进入到那样的秘境之中——
恩,准确说起来,其实是不愿意让夏渊进入到那秘境之中而反对!
要知道,在曾经的时候,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才不会去管这些呢!
如果要是有净莲天台之中的还是妖孽在其中真的被打击到沉沦堕落的话,那么只能说对方意志太薄弱,是自己垃圾!
但面对夏渊的时候,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瞬间双标了。
因为,真的很怕夏渊沉沦其中啊!
净莲天台圣主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了旁边的一尊净莲天台顶尖大佬。
而那尊净莲天台顶尖大佬轻轻咳嗽了一声,将其他全部大佬的视线都集中了过来之后,才将之前那一处秘境走出的夏渊,那态度说了一下。
听完这些之后,之前那些反对的嚷嚷的大佬们,瞬间都是沉默了。
他们之前最担心的,就是夏渊的意志是否可以支撑,毕竟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的想法都是差不多的,他们也认为夏渊以前的战斗,都是依靠本身那极致强大的实力,直接碾压过去就完事了。
要说有多少的生死之间痛苦经历的话,那么他们都不怎么相信的。
而这样的夏渊,就算是因为自己本身这逆天极致妖孽的身份,而让自己的意志同样十分强大,是毕竟没有真正经历过那种无尽炼狱一般的痛苦。
一旦真的到了那样的环境之中,夏渊的实力可以发挥出几成来呢?!
况且,就算是可以发挥出很多来,但是在那样的世界之中,时刻都是承受那种无尽的摧残,如果要是一心逞强的话,那么很容易会遭受到一种不可逆转伤害的。
所以,正是基于这些原因,诸多的净莲天台顶尖大佬们,才是反对的。
不过现在…
听到那尊净莲天台顶尖存在这样说起来,他们似乎有些动摇了。
毕竟,那一处秘境虽然无尽可怕,充满了各种危机和不确定性,但之后得到的好处却是无比震撼的。
而且,如果他们这些存在认真一些,谨慎一些的话,如果要是在夏渊和血池炎侯遇到危险的一瞬间,就直接将他们传送回来的话,那么还是十分保险的。
“还有,你们稍微想一下,之前夏渊在第一次的考核之中,创造的那些记录!”
这话,让诸多的净莲天台都是微微一震!
记录!
是的,就是记录!
夏渊在一处试炼之地中的四大考核之地内,创造了惊世的记录。
这记录,本身就是无法想象的存在。
甚至其中的几关,注定是不会再有任何存在可以超越了。
而这其中,绝对步伐一些意志考核的。
当初,就算是那些意志逆天的存在,尚且都是前面的关卡之中失败了,而夏渊却一路直接走到了最后,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吗…
至此为止,诸多的净莲天台顶尖大佬都是不在说什么了。
虽然风险不小,但是风险之后的收获,却都是无比巨大的。
而且,身为顶尖的妖孽,如果要是什么事情都不做,那么真的可以成功起来吗?
自然,是绝对不可能的!
是的,没有丝毫的可能,没有任何的可能!
你想要成长起来,那么需要经历的事情,那么就一定要经历的。
这一次,也是如此!
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不是那种愚昧无知的,只想将夏渊保护在这净莲天台之中,等待啥时候夏渊无敌时空大杀四方了才将夏渊放出去。
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
其实这秘境,如果要是看好,如果他们要是认真一些的话,那么说不定也没有那么多的危险。
要是连这里都不行的话,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既然如此,那么就这样说定了。”
其实之前的时候,净莲天台圣主就已经打算让夏渊进入到那秘境之中了。
虽然其中可能充满了无数的凶险,不过一旦成功之后,得到的好处还是无法想象的。
那一处秘境,才是他们净莲天台之中最为顶尖的秘境存在!
当然,最后时刻让夏渊和血池炎侯所去的地方,那可以得到惊天好处的地方,已经不能算是秘境了,而且就算是秘境,也不算是他们净莲天台的秘境了。
净莲天台圣主知道,只要是夏渊和血池炎侯可以坚持一段时间,等他们安全从那一处秘境之中归来的话,那么得到的好处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甚至,就此让他们两人都是齐齐进入到那融道中阶之中,也不算多么的困难。
不过后来犹豫之下,净莲天台圣主还是选择了放弃。
毕竟,有着其他那些安全的秘境可以选择,为何非要选择那危险无比的秘境呢。
但是净莲天台圣主没有想到,夏渊和血池炎侯——
准确来说,是夏渊竟然会这样强势逆天,短短六年时间,已经做到了他们计划之中十几年甚至二十年的事情了。
所以,净莲天台圣主在知道了夏渊的情况之后,已经又动了那一处秘境的心思了。
最终犹豫之下以后,他还是觉得,那一处秘境真的是最适合夏渊的地方。
除了那一处秘境之外,他已经想不到其他还有什么秘境,是可以让夏渊和血池炎侯在接下来的时间之中,做到飞速提升了!

一年的时间,在曾经夏渊的眼中,真的是一段无比漫长的时间。
因为夏渊曾经修炼的时间无比短暂,但是这一次…
一年时间,却似乎很短暂,和曾经一个月的时间也相差不多。
此刻夏渊才恍然,自己迄今为止修炼的时间,已经超过了百年了。
百年时间,悄然而逝,难怪曾经那些修炼者闭关,动辄一次的时间可能就是数百万年甚至数千万年啊…
以前夏渊还觉得夸张,可现在换成自己之后,夏渊却觉得就是如此。
当一年时间到来的时候,夏渊本身并没有多少的提升,毕竟如今融道境之下,想要提升一点的难度都是十分巨大的,那需要海量的资源。
虽然夏渊所在的宫殿之中,灵气的浓郁程度远远超越了昔日沧源混沌圣殿那修炼之地中,但相对于如今已经融道境的夏渊而言,却是没有多少帮助的。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墓,夏渊恭敬行礼。
墓轻轻一笑道:“好了,你们接下来要去的秘境,已经准备好了。”
“这是一处无尽归于强横的秘境,属于曾经时代之中流传来的,严格来说不算秘境的秘境。”
“在这其中,有着诸多的危险。”
“不过,你在其中可以得到的好处也是无比惊人的。”
夏渊看着墓。
之前的时候墓就说过,要让夏渊做好准备。
那时候夏渊还不太明白,可如今听到墓这样解释,夏渊似乎意识到那秘境不简单啊!
不过…
要是简单的秘境,那么对于夏渊的帮助和提升也不大啊!
夏渊倒是宁可选择那些所谓的凶险一些的秘境,只要可以让自己尽快的提升,那么就是付出一些危险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况且,既然净莲天台那些顶尖大佬愿意为自己开启,那么也足以证明这危险,应该还是在他们的控制之中。
夏渊的分析还是比较到位的。
毕竟如果要是危险,真的有生死之间大凶险的话,那么夏渊相信首先不答应的就是这些净莲天台的顶尖大佬们了。
现在又不是什么生死存亡的时刻,需要夏渊去扛起来什么责任,而且就算是真的到了生死危机的时刻,也轮不到他夏渊出手啊!
事实就是如此,完全不需要夏渊怎么样,所以夏渊就知道这些所谓的危险,其实是不算什么的。
起码,完全在夏渊的承受范围之中。
跟随在墓的身后,他们很快已经来到了那圣殿之中。
之前的时候夏渊或者没有什么,但是此刻看到这阵势,夏渊似乎意识到自己之前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如果那一处秘境真的如此安全的话,那么也许净莲天台这些顶尖大佬们就不会全部都汇聚在这里了。
不过,夏渊依然还是不怎么担心的。
毕竟危险的事情他遇到的太多了,如果要是事事都顺心如意的话,那么也是不可能的。
这些岁月之中,夏渊也是经历了难得的平静,但是在这之前,于那界域战场之中,夏渊可是时刻都在面对强敌环伺,遇到了一群时刻都想要弄死自己的强大存在啊!
看到夏渊那平静的眼神,诸多的净莲天台顶尖大佬都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而至于说血池炎侯…
大明逍遥
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基本上没有去看的。
不是因为血池炎侯不受到重视,而是想到了之前血池炎侯的表现,他们就觉得操心血池炎侯简直就是开玩笑的事情。
以血池炎侯表现出来的那种疯狂,只要是有着足够的机缘,他甚至都会主动将自己弄入到危险之中。
所以,害怕什么的…
完全不存在的。
“这秘境的存在,之前应该和你说过了吧!”
夏渊和血池炎侯都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在来到这里之前,墓已经详细和夏渊说明了那一处秘境的情况了。
那一处秘境,曾经叫做天堂国度。
只是如今…
如今却已经不再是天堂的世界,而是一个充满了无尽诡异和堕落的大恐怖深渊之地了!
按照墓的说法,曾经那一处秘境,本身是一处净土一般的秘境。
是无数时代之前,一个顶尖时代之中,当初统御三十三天之外,几乎全部的混沌虚无之地的一个可怕极致的道统倾力打造的盖世秘境。
这秘境的存在,可以让那一道统传承之中,一些最为顶尖的妖孽得到最为充分的培养,是真正无上的盖世秘境。
本身,有着这样极致秘境的存在,那一可怕的道统传承绝对可以培养出无数的盖世妖孽来,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那一道统传承最为巅峰的时刻,却出现了天大的意外!
是的,就是意外,无法想象的可怕意外。
那是,于无尽混沌之中走出的惊世大恐怖,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谁也不知道那惊世的大恐怖如何形成的。
只是当那尊惊世大恐怖出现之后,就给整个无尽混沌带来了可怕的浩劫。
半皇…
那,就是超越了时代至尊的无上伟岸存在,是半皇级别的可怕生灵。
强大的威能,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当那可怕的生灵出现的时刻,无尽的混沌都处于那种可怕的动荡之中。
时空在崩碎,世界在虚无,一切和一切的存在,都在这一瞬间化作了永恒的消逝。
面对这样的可怕存在,就算是在强大的恐怖,也无法对抗。
那是,半皇!
是真正凌驾在了准皇之上的无上伟岸存在,就算是在强大的存在,面对这样半皇级别的恐怖,也是完全没有对抗的可能啊!
所以,浩劫席卷,整个天地都处于了那种无尽的动荡之中,任何的任何,所有的所有,一切和一切的存在,都是开始寂灭。
最终,那一可怕道统的至尊,那一个时代之中时代至尊的存在,还是做出了真正伟大的决定!
为了避免这浩劫袭来,将万古的时空全部寂灭,他集结宗门之中最强大的力量,以最为强势的方式,将那尊可怕到极致的惊世大恐怖彻底的镇压!
而镇压的方式,就是这无上的秘境!
本身这秘境的存在,就是他们道统传承之中,用来打造的,作为传承至宝一般的存在。
受到亿万生灵信仰,承载了无尽生灵最终的希望,这秘境的存在无上可怕。
因为时间短暂的缘故,虽然最终这无上秘境没有完成超脱,成为那真正的传承至宝,可是本体依然还是无尽可怕的极致存在。
而就是凭借那无上恐怖的威能,加上那一道统传承无数盖世恐怖存在的联合,最终才将那尊已经达到了半皇境界的无上大恐怖彻底的镇压。
不过,虽然这秘境没有彻底的崩碎,可最终却也是彻底的变化了。
承载了亿万生灵最终的希望和信念,这秘境已经彻底的蜕变,成为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存在。
而正是凭借这些,最终才能成功的将那尊半皇级别的伟大存在彻底封印的。
是的,就是封印,而不是斩杀。
这,也仅仅只是封印罢了。
将那尊可怕的存在,封印在这一处秘境之中。
当然,这已经是无数时代之前的事情了,而因为这秘境的特殊情况,每一次开启之后,这秘境都是需要一定的本源的。
那尊半皇级别的存在,已经和这秘境彻底的融为一体,成为了这秘境的本源存在了。
每一次消耗的,其实就是那尊无上伟岸存在的本源。
无数的时代之后,在那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看来,那尊无上伟岸存在的本源早就已经被彻底的磨灭了。
不过…
因为受到了那不祥和大恐怖气息的沾染,也导致了这秘境本身出现了一些问题。
基本上,在其中一个不小心,就会陨落的。
当然,陨落未必是代表一定就会死去的。
但,这死亡的概率也是高的吓人!
基本上在其中陨落三尊妖孽的话,有一尊就是真正死亡了。
其他的两尊,所谓的死亡只是被传送离开这秘境。
而有一尊,却是真正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