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起點-第445章 是你一個,單挑我們一羣展示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聚气?”
猎人J吞咽唾沫,冷汗直冒。
不对,聚气怎么会有这种压迫感!
这特么的明显是霸主气场!
红光宛如实质,攀附上了葱游兵那柄重剑无锋的葱刃。
尔后,葱游兵纵身跃起,眼神凌厉,葱刃居中劈砍向龙王蝎。
在葱游兵的背后,金光乍现,浮现宛如凤王一般的大鸟。勇鸟的双翼涌起光芒,好似葱游兵长出了金色双翼,唳叫着极速俯冲!
勇鸟猛攻!!
炫光大翅膀,百分百暴击,一刀999!
“嘎!!”葱游兵摒弃怯弱,眼神犀利。
同一刻,葱刃斩落!
‘锵’的一声,火星四溅。
“嘶咔!”龙王蝎的双钳竟被直接斩碎,痛苦地倒飞出去,溅落出惨绿色的汁液。
姗姗来迟的陆老师,正好目睹了这一幕。
“嘶……”陆野倒吸凉气,“这伤势,精灵中心真的能治好吗?”
尔后,陆野朝着面如死灰的猎人J投去视线。
已经打完了?
陆野微微一怔。
我不在的时候,鸭鸭自个儿把对手的王牌给解决了?
“嘎!”高洁的白色骑士,手持葱刃,神色自若。
陆野不由颔首:“做的漂亮,回去给你做葱油饼。”
“嘎!?(´థ౪థ)σ”鸭鸭顿时破防。
我看你分明是在为难我鸭~!
不过,猎人J竟然这么弱的吗。
先前和空气斗智斗勇的陆老师,微微皱眉,心情微妙。
还是说…小家伙们又变强!?
“啧。”
败局已定,猎人J咬了咬牙,看了眼坑洞中的暴飞龙。
倏地扔出烟雾弹,猎人J飞快地朝向林间深处跑去。
“耿鬼。”陆野打响手指,“暗影拳!”
耿鬼瞬间出现在猎人J身前,露出狞笑,小拳头骤然挥出:
“口桀!(σ;*Д*)=3⁼³₌₃⁼³₌₃”(大胆妖孽,往哪里走!)
猎人J双目圆睁,捂住腹部,‘咳’地吐出口水,重重跌落在地。
沙沙——
“洛托姆,电磁波。”
陆野缓步走过草地,冷冷道:“耿鬼,催眠术。”
对待这种盗猎者,自然得让他们尝尝相应的苦头。
“你、你究竟。”
猎人J大口喘气,死死地瞪向陆野,不甘心道:“谋划了多久!”
“谋划了多久?”陆野玩味自语。
猎人J脸色铁青,紧咬牙关。
眼前的男人看似随和,却是火箭队的导师。
搜查官、君莎、神奥联盟,尚未意识到真正的危险。
邪恶的火箭队,将会在他的带领下,迎来新生的契机!
阳光落在黑发青年硬朗的脸部线条之上,身旁飘浮着狞笑的耿鬼。
陆野抬头望天,低声道:
“你会记得,你吃过多少片面包吗……”
明月游侠传奇 吉娜雪
猎人J倏地睁大双眼,深深的绝望感涌上心头。
这家伙…搞不好是个杀人如麻的终极反派!
下一刻,湿滑的触感沾上脸部,麻痹涌向全身,浑身的困意袭来——
吾命休矣!
“葱游兵,用打草结绑结实。”
陆野扫了眼,“打包送给搜查官,渡要是解决不掉这家伙,也就不用当冠军了。”
“嘎!”鸭鸭敬了个礼,旋即以捆香料的手法,开始捆绑猎人J。
把她递交警署,这事儿也就告一段落。
陆野摩挲下巴,眺望向坑洞中昏迷的暴飞龙,陷入沉思。
原来我现在,都已经这么强了吗?
虽说有围殴的嫌疑,但是一对一的话,我似乎…离天王也差的不远?
陆野看向水箭龟,好奇道:
“龟龟,你应该学了治愈波动的吧?”
药妃有毒
“卡咩!ヾ(⌐■_■)”水箭龟推扶墨镜,微微点头。
对龟龟而言,这种保命的大招,怎么能够不学呢!?
关键时给自己来一发治愈波动,再开水流环、啃元气块、喷伤药——
这才叫万无一失!
“给暴飞龙来一发治愈波动吧。”
陆野捋起袖子,晃了晃胳膊:
“等它醒了之后,你们挨个和它单挑…不管输赢,都有加餐!”
作为猎人J的王牌,暴飞龙距离天王级也相去不远。
以它作为参考,可以大致知道自家小家伙们的实力。
这样一来,在向装修公司描述损坏情况时,也能更好地表述……
更关键的是。
这或许将会是决定陆老师家庭地位,至关重要的一次排序!
一时间,小家伙们双眼放光。
鬼哭狼嚎,布咿声不绝于耳。
“卡咩…ヾ(⌐■_■)”水箭龟一推墨镜,歪嘴一笑,炮管轰出热腾腾的水柱。
陆野一怔:“不是说治愈波动吗,怎么就变热水了!?”
细看之下,陆野这才发现。
所谓的治愈波动,是特么的用热水泡的元气根茶!
赤红把白银山的温泉水,装进水箭龟的龟壳。
你特娘的,把元气根茶装进龟壳!?
真有你的啊,水箭龟!
“吼唔…”陷入昏迷的暴飞龙,迷迷糊糊中,觉得有甘甜的液体落在自己的脸上。
元气逐渐恢复,暴飞龙怒吼一声,扇动双翼,掀起一阵狂风。
“吼唔…”
暴飞龙眯起眼睛,睥睨着脚下一群小不点,极为人性化地勾了勾爪子。
围殴算什么本事,有种出来单挑啊!
陆野:“耿鬼先上,计时开始!”
“口桀!(๑`▽´๑)۶”
耿鬼纵身飞起,左手狂暴的暗影球,右手强酸的污泥炸弹,宣泄而出。
不到五分钟,暴飞龙狼狈地跌入坑洞,两眼泛起圈圈。
“喔,不错嘛。”
陆野颔首。
“水箭龟,继续治愈波动,下一个轮到仙子伊布……”
“卧槽,秒了?!妖精系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嘛!”
陆野咽了口唾沫。
“继续治愈波动,下一个,水箭龟……”
“卡咩!”水箭龟丢掉墨镜,摩拳擦掌。
小家伙们加油助威,场面一度变得血腥无比……
……
日落黄昏。
悟松合上书籍,诧异道:“怎么这么久了,陆老师还没回来?”
“要不然我去看一看?”小智挠头。
悟松推了推镜框,犹豫良久,还是点头道:“走吧,以防万一。”
两人前往陆老师所蹲点的位置。
爆炸声不断响起,悟松心头一沉,带着小智快步赶去。
等到看清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张大了嘴巴。
“波克比,在单挑暴飞龙!?”小智叫道。
“这不会被一口吞掉嘛!”悟松人都麻了。
却见波克比身前的暴飞龙,已经是一副过度劳累、怀疑龙生的萎靡姿态。
“吼唔!”暴飞龙泪流满面。
挨个单挑七只精灵…冠军来了也顶不住啊!
“恰叽嘟咿~!ヾ(◍°∇°◍)ノ゙”
波克比摇晃手指,魔法闪耀的光芒灼烧向暴飞龙。
“吼唔——”暴飞龙认命般地闭上双眼。
下一刻,暴飞龙从空中跌落,激起一片扬尘。
四下寂静无声。
目睹这一幕的悟松,一脸茫然。
和我打的时候,这暴飞龙怎么就猛得一比?
莫不是…精灵也存在‘萌即正义’这种说法?
小智歪了歪头,若有所思道:
末世猎杀者
“阿金前辈的波克比,也有幼年时战胜班基拉斯的记录。”
“对陆老师的波克比而言,这也是很合理的呢。”
“唔……”悟松推了推镜框,神色略显复杂。
合理个鬼啊!
我怀疑陆老师让波克比佩戴不变石,就是为了能够报名参加宝宝杯!
被打草结绑得严严实实的猎人J,悠悠醒来,第一眼就见到了令人惊恐的画面。
自己最强的王牌暴飞龙,被陆老师的波克比强势碾压。
他分明就是冠军实力,天天搁这儿炸鱼!
“咕…杀了我!”猎人J两眼一翻,再度昏迷过去。
“今天就到这里吧。”
陆野微微点头。
一个单挑七个,那也是单挑…这很合理!
悟松和小智咽了口唾沫,缓步上前。
“猎人J…已经解决了?”悟松问。
陆野朝猎人J的方向投去视线:“接下去,就是搜查官的事了。”
悟松松了口气,推了推蓝色平光镜。
好在…总算可以休假了。
多亏有陆老师,这件事才算妥善解决。
解决神奥的盗猎组织,这怎么说也是大功一件。
悟松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上报给神奥联盟的话。
由联盟亲自发放的奖励,应该也能让陆老师满意吧……
与此同时,陆老师看向小智:
“你没事吧?”
“好得很呢!”小智屡起袖子,得意一笑。
陆野眼皮一跳。
对不起,是我多嘴了。
超级真新人,你说你能一拳打死肯泰罗,我都相信!
“我打算先去雪峰市,挑战当地的道馆。”
小智笑嘻嘻道:“陆老师,你也和我一起吧!”
姻缘错:下堂王妃抵万金
陆野点点头。
打完野战,他也是浑身疲倦。
去雪峰市,正好可以暂为歇脚。
更何况,雪峰市有特产冰淇淋…没准还可以趁机偷学一手。
联系了君莎,将后续的事宜托付后。
陆野踌躇满志:“先去雪峰市,吃一顿晚饭再说!”
“太好了,皮卡丘!”小智欢呼道。
“皮卡啾~”皮卡丘可爱地摇晃脑袋。
“小智,还不过谢悟松前辈请客!”陆野正色道。
“多谢悟松前辈!”
“啊,为什么是我!(ಥ_ಥ)”
加班没有加班费也就算了…合着还得请客吃饭?
这个仇,我悟松记下了!
……